Citation
論文藝統一戰綫

Material Information

Title:
論文藝統一戰綫
Series Title:
大衆文藝叢刊 ; 3
Alternate Title:
Da zhong wen yi cong kan ; 3
Alternate Title:
Lun wen yi tong yi zhan xian
Creator:
è•­æ„·
Xiao, Kai
Place of Publication:
香港
Xinggang
Publisher:
大衆文藝叢刊社
生活書店總經售
Da zhong wen yi cong kan she
Sheng huo shu dian zong jing shou
Publication Date:
Copyright Date:
1948
Language:
Chinese
Edition:
第1版 = Di 1 ban
Physical Description:
90 p., [1] p. of plates : ill. ; 21 cm

Subjects

Subjects / Keywords:
Communism and literature ( lcsh )
Chinese literature -- 20th century -- History and criticism ( lcsh )
共產主義和文學
共产主义和文学
中國文學 -- 20世紀 -- 歷史和批評
中国文学 -- 20世纪 -- 历史和批评

Notes

General Note:
[蕭愷等著] = [Xiao Kai deng zhu]

Record Information

Source Institution: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Holding Location: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Rights Management:
This item is licensed with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Non-Commercial License. This license lets others remix, tweak, and build upon this work non-commercially, as long as they credit the author and license their new creations under the identical terms.
Resource Identifier:
c.351.h.10 /66678 ( SOAS classmark )
838550 ( aleph )
PL2512.L8x 1948 ( LCCN )

Downloads

This item has the following downloads:


Full Text
刊叢藝文衆大

論文藝統一戰綫

售經總為書活董港番


HSI AO (K'ai ) and others.

[Lun wen-i t'ung-i chan-hsien.
Essays, short stories, poems and
letters reflecting literary
tendencies in the anti-Japanese
war. Ta-chung wen-i ts'ung-kan
she collection No. 3. Chinese
text.]

著等爾別巴

o .這里钲括八個蘇聯作家的短篇,其中有著名的
廟

潘菲洛夫和皮湼克的作品,和埃爾特堡的中國
、揚 .的故事中的一篇。主題的內%和播寫的手法是

各式各樣的,都已達到相當.髙的藝術水準• f
港幣定價一 •五O )

巳攝成電影,也到中國來放映過,看過這
不會忘記货的.°(港幣定.償七.六0}

藝伯隱

這本長篇
小說,是
描寫蘇聯,
國內革命

叉諾夫著•郭定一譯 馨的『
【材是作者所韻身經•歷的戰鬥生活、主人公
是作者所服務的那個部隊的首長。§樸
字,使我們看開了頭就放不下手。在蘇聯.

著等克伯加
.譯等文剽黎

島之待期

弱小民族的文學,常常以其嚴
肅的創作態度感動它的讀者0
這本包括十二個短篇的翻譯小
說集,反映了十二個民族當時
的生活:有的尙在痛苦中呻晔
,<的巳開始了流血的鬥爭。
而如媒對照今天他們的生活來,
看,則其中艽個已獲得了A芷
的自由,尤足啓發我們O c港
幣定價四*00〕

行發店書活洼


巴阉

別

爾、揚
ç­‰

è‘—è­¯

遶里钍括I個蘇聯作家的短篇,其中有著名的
潘菲洛夫和皮湼克的作品,和埃爾特堡的中國
;的故事中的1篇。主題的內难和描寫的手法是
各式各樣的,都已逮到相當富的藝術水準、(
港幣定價1,五0 )

片子的一定不會忘記货的0;(港幣定償七、六^0^3

1垣本小說早巳攝成電影,也到中國來放映過,看過這

-' - ï¼›

質有力的文字,使我們看開了頭就放不下手❺在蘇聯

史詩』。題材是作者所韻身經.歷的戰鬥生活,主人公
却派也夫就暴恨者所服務的.那個部欧的首長0^襆

富曼諾夫著❸郭定一譯

養做陽

// - : ---- / .' - 、

這本長篇
小說、是
播寫蘇聯
國內革命
戰爭的『

著等克伯加
繹等文剽黎

島之髫期

弱小民族的文寧,常常以其嚴
肅的創作態度感動它的讀者0
'這本包括十二個短篇的翻譯小
說集,反映,了十-個民族當時
的生活:有1尙在痛苦中呻眸
厂—巳開始了流血的鬥爭❸
而如艰對照今天他們的生活來
,看,則其中五個已獲得了眞正
,的自由,:尤足啓發我們0 (、港
幣定價四,0.0 ):

行發店書活洼


刻夫野 們人的餓飢


福貴(小說)趙樹理
反趙害進行曲(長詩)…::.:::…:、:馬丁

(å…­å…­)

(五六)

談紀德::':靈珠(三五)
從「白毛女」的演扭看中國新歌劇的方

向馮乃超

6^广.:

有奶便是掇與乾媽媽主義鉗弩

(四四:

(四九,

文藝統一戰綫的幾個間題蕭愷
堅持「脚踏實地」的戰鬥::…呂,熒
方言文學的創作…。:靜聞
關於「對于當前文藝運動的意見」的討論

一. 關於當前文藝運動的一點意見::以群

二. 論右傾及其他陳閑

三. 來信摘錄…….,編者

(二五)
(二八〕
2二)

(å››)

6 1 二)

(一七)

例

5 -

7:01

..11




迎親

南方

將軍,你霧訝嗎?
參軍、::

饑餓的人們(木刻:-

音樂與人和人的關係(散文)

来 凇

楊老板,::::…::…….:…
渡淮河.。……:
記清華園外的一個女人
幾個小故事…:…
六月五日::,

来 来

實

在

çš„

æ•…

事

来

糸

,李晦(1)

丫戸(七八〕

-盧耀武(七九)
,惠(八一)
崩納(八四)
、佚名(八六)

李立方(九2
草(八九〕
草(八九)
藍(九0)

夫(曇)

野柯禾禾


I確立無産階級對文藝統I戰線的思想領導

當前文藝運動的方針,必然服從當前全國人民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資本的百大政治鬥爭的任務。這個驚天動地的人域
大翻身的鬥爭,是以無產階級爲領導,國結農民,城市小費產階鈒及民族資產階級,展開鞏固而擴大的統一戰線,爲寶
現新民主的聯合政府而奮鬥。因此在文藝上也就有結成强大的,統一戰線的必嬰,從一切獻身於勞動人解旃鬥爭的革命
作家到敢於暴露帝國主義侵略陰謀,憎恨封建獨栽專政的殘暴的一切愛國的民主作家,一直到表現小資產階級對舊社會
不滿苦悶而有所反抗的各種不同階層的作家,都應該團結起來,結成强大的戰綫,在無產階級文藝思想的領導卞,從事
文藝爲人民服務的光輝事業。

不可否認的,在抗日階段,我們的文藝運動,有了相當的成就,但和全國廣於人民艱苦抗戰的直接鬥爭的事業來比
較,我們的成績是非常不够的'。特別在解放區以外?文藝爲人民服務的明確認識,不够深入普遍。有的從槪念出發,並
無實際具體內容;有的竟是「口是心非」,保持歡小資產階級的文藝觀0.因此撿査在解放區以外的文藝成績,竞擧不出幾
本以廣大農民武裝抗日爲題材的作品,遺不能不歸咎於我們在「重慶時期‘」的文藝運動領導上存在着嚴重的缺點,特別表
現在批評理論方面,缺乏嚴正的無產階級思想領導的正確方針,也可以說我們沒有認眞的負擔起文藝統一戰線中應有的
領導實任。

、在解放區,,毛涔東先生在文藝座談會上提出「文藝爲人民服務」的文藝理論,不僅給了解放區作家一個思想上正確的
道路,而且在文藝創作的若干實踐問翘上,也作了明確的解決:如大衆化問題的具體解釋「在普及的基釀上的
提髙,和在提高的指導下的普及」,如創作形式的取捨方針丨—提煉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形式\擷取民間形式的精華,
賦以新的內容。在不久的過程中,解放廣的新舊作家,從各楓地區就交出了相當數目爲廣大人民所歡迎愛.妊的作品,其
中如「白毛女」那樣的劇作,連非解放區的大城市的市民羣衆也是一樣愛好,。自然我們不否認,解放區的人民大衆!丨工

文藝統一戰線的幾個問題

è•­æ„·


曲哀兵,已經具備了要求他們「自己的文藝」的文化水準,並且保有閱讀自由的充份條件,而在非解放區中連作者的自由'創
作的權利都被剝、奪了,更不用說爲人民服務的優庭作品是嚴密地被禁止出版。我們當然不應該苛求非解放區有同樣的成
績。但在非解放區內卽使在以知識份子,小資產階紘讀者爲對戴,的作品中,能够深刻反映廣大人民抗日戰爭,特別以農:
民武裝抗日具體鬥带的作品究竞有多少呢?革命的階級,革命的人民,爲着中華民族生死存亡,進行了長期性的可歌可
泣的偉大鬥爭,難:不値得作者們來刻劃謳歌?因此不能不歸結到我們領導運動方面的弱點。

在過去文藝界也曾出現不少暴露黑塒,刻割醜惡,描寫.被妖役,撫迫的各色各樣的作品。儘管在這類作品中往往缺
乏嚴正的階綾觀念,內容與形式都不免存在若干缺點,佤亦有不少爲人泯所愛好的。這樣的作品雖然有其現實意籤的一
面,我們的批評工作者:却又經常忽視這些作品,不敢理直氣壯的指出遺狴作品能擁有相當多數讀者的意義,何在,幷指
出其藝術價値之高低,同時善意的批判這些作品所表現的小資產階級意識的社會根源,帮助作者及讀者在思想認識上消
除那些不自覺的有害的毒素。,,

在饱于共同抗,日而聯合起來的作家與作家的關係上,始終保持容忍,客氣的態度;不敢在團結的基礎上,對有1聋\
不關心人民大衆鬥爭事業的作者?進行合情合理的批評指導,發揮文藝思想的鬥爭,達到提高與更鞏固翻結询任務。這
稀文藝揮動上的只有團結沒有批評(鬥爭9的右傾尾巴主義,至今還存着殘餘。

另一方面,由於小資產階級觀點的宗派主義的存在,批睁與介紹經常遞小集團利害出發,忽左忽右,純粹以個人的
好惡,決定捧場或攻擊。這樣妨礙了統戰的擴大,並破壤了旣倒結又鬥爭,II鬥爭德了鞏伺團結的原則方針。

把過去這些缺點,認眞自我檢討起來,就不能不承認我們在非解放區的文藝運動上,還沒有能够:止確掌握毛澤東先
生的文藝理論的指導方針;特別應該承認在抗日時期的最初階段上,是忽視了無產階級的文藝思想在文藝統一戰線上的
領導作用。

今後的文藝運動,要配合當前人民反帝皮封建反官僚資本的鬥爭而走向澈底勝利.,我們第一等的任務,首先要確立
無產階級的文藝思想在文藝統一戰線中的領導,掌握正確的文藝統戰政策,在文藝爲人民服務的總方針下力求文藝統一
歡線的擴大與鞏固,組織文.作品變爲有利於人民的武器!

二文藝統|戰綫的|般性興特硃性

文藝家是人民的一份子,自然也要參與和一般人民有關的政治鬥爭,如過去的抗日,規在的反美,反官僚的專制壓

、5


迫,反封建地主的剝削,反官僚資太的獨裁,爭民主,锦自.由。在這檬的鬥爭中,我們文藝家和其他民衆一樣,必
須聯合一致,共同鬥爭,共同自衞。過去在抗日戰爭中許多文藝家要共同進行航綫慰勞,民間宣傳等工作,當前的「反
実扶日」運動中,文藝家們也曾聯名發表宣曾,這是文藝家爲着人民一般的政治鬥爭而聯合的一面。但文藝家在一般人
民中又有他們的特殊性.。他們以文藝爲其專門事業,恰如其他自由職業者II敎員,醫生,科學家一樣、於是文藝家又
必須在文藝範疇以內的專門活動上,團結起來,通過經常的文藝鬥爭生活,爲人民大衆而服務,這是文藝統一戰綫的另
一面。前者是一般性的,後者是特殊性的,特殊性必須服從于—'般性,但也不能以一般性去代替特殊性。「論文藝問題
」咿說:「文藝服從於政治的第一個根本問題是抗-日,'因此黨的文藝工作者首先應該在抗日這一點上與黨外的一切文舉家
藝術家團結起來。其次,應該迕民主丁點上圑結起來,在這V點上,有一部份文藝家就不贊成,因此,團結的範闘就不
免嬰小一些。再其次,應該在文藝界的特殊問題——藝術作風一點上團結起來。我們是主張無產階級現實主義的,又有
二部份人不贊成,這個闓結的範圍犬槪會更小些。在一個問題上有團結,在另,1倜問,題上就有鬥爭,有批評…」

爲一個共同政治主張而聯合,(如主張抗戰,反美:…。等),其圑結與鬥爭關係是屬於1般性的,它並不能代替文
藝的特殊性的問題(如文藝思想,作風,形式)?因此不能單以前者的團結與鬥筚的,規律,去代替了後者。這就是說,
我們不能因爲在具體的政治主張上。在具體的政治鬥爭中的1致性而取消文藝上的鬥爭(批評)只要在文藝思想上怯然
存在痏不一致或甚至對立。這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因爲在政治鬥爭的一面,有了一時的團結,就放鬆了我們在文藝思想
上鬥爭的一面,反過來說,亦不該因爲文藝思想方面有了門爭(批評),我們徽敖棄了政治方面的圑結。

,說淸楚這個問題有什麽意義呢?這容易帮助我們瞭解在抗日戰爭時明,以,慶爲中心的文藝統一戰綫的領導,是否
發生過右傾的錯誤;同時也容易說明爲什麽過去忽視無產階級思想的領導,以及非解放區中何以發生了文藝領域上歉收
的後果。

彳我們曾經在抗日的目標下,在爭民主的目標下,通過具體的政治行動而把極多的文藝作家團結在一起,不管他們的
文藝思想的千差萬別。這樣做,並不是錯誤的,而是非常必要的。爲了這種政治上的圑結,適當的思想鬥爭也幷沒有被
忽略。但問題是在,當我們只照顧到在一般的政治行動上文藝家之間的團結與鬥爭時,我們恰恰忘記了在文藝工作的特
殊性上文藝家之間的鬥爭與團結問題;我們只注意到表現於其體歧治行動上的文藝家的思想問題,而忽略了表現在創作
活動中的文藝家的思想問題,在後一方面(在文藝思想方面)的鬥爭也就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文藝家不僅是以參與某一政治行動來服務於人民,而且應該以他的文藝活動來服務於人民。錯誤的文藝思瓣就會妨
害了他的文藝活動。文藝思想的鬥爭的任務正是爲着提高發揚文藝運動的成果,使能適合人民鬥爭的利益。因此,帮助
在反動陣營以外的一切作家,都能在文藝爲人民服務的總方針下向前進步,幫助一切有正義感而無明確認識的小資產階
級,甚至資產階級的作家放棄其對人民有害的文藝思想,承認文藝必須爲人民服務的麗理,幫助I切革命的小資產階級

# 6 #


克服其在文藝思想上的缺點,進一步認眞進入爲工農大衆服務的戰線上來‘這正是領導文藝運動的責任。但實際
上,過去却有這稼的事實;我們可以與一羣思想意識與我們距離還相當遠的作家,「團結」有五六年之久,而我們從來沒
有認厦展開搿他們的作品適當的與必要的批評工作,對於他們的作品採取不問不聞的態度,—尤其是擁有相當數量讀
若的作家,在我們的團結過程中,除了在政治問題上以外,在文藝本身上不能得到幫助而提高,進步乂發展。實際上我
們是砰有酸結沒有鬥爭,不能不齔是文藝戰線上的尾巴、王義。沒有思想鬥镩的職結,表向上一團和氣,骨,子裏貌合神
離。,這是統1戰線上的貧血症,經不起上陣作戦,遇敵必紛紛潰退。

我們當然袈培養無數爲人民服務的新作家,同樣也耍努力爭取老作家的轉變,進步。現在的作家們都出身於各個不
同的階曆,承繼了舊文藝傳統的敎養,特別在文壻:上巳有了相當的聲譽的作家,要求他們思想轉變,確不是一件容易
事,而且生活上彼此也不太容易接近。但當此民族歷史轉裨的關鍵年代,文藝家大多數對於人民鬥爭事業是能够’深切關心
與同情的,也就比較容易在某一個政治事件的具體一:带中画結起來、這就給了互相接近,互相瞭解?互相深刻認識的好
機會,我們必須善於利用這種機會,從其他政治鬥爭的團結中,展開文藝思想,作風形式,和文藝匕的各方面問題的互
相討論硏究,以至達到理論上的批評.,提供基本必要的理論方面的知識。對於他們的改變,不求速達,但求促起其自覺
的瞭解與認識,而逐漸進步。

我們在統戰中的思想鬥爭,必須抱着風、人爲善的爭取態度,不論是當而的或文字的批評解釋,旣不放棄我們的基本
立場,同時也要注意到對方接受的可能程度,處處以說理說情態度相處,把我們的正確的領導方針,溶化在團結與鬥爭
的具體工作中,而不是雖起有名無實的領導者姿態。

「對於可以1同進行的一切文學層,表示最大的節度,愼電和忍耐。共產主鶄的批評,平常必須力避文學上的命令調
子。只有從批評達到意識上的卓越性的時候,才可以獲得深遠的敎育意義。」2九二艽年蘇聯關於文藝領域上心政策)
統一戰綫範閬內的鬥爭,基本上不同於對付反動文藝家!-反革命階級的御用作家。分淸敵友界綫是必要的。我們

往往看見有塾淡評家,對於可以举澉敎育I作家,經常施以申斥,辱罵的批評,不僅不利於驄結,而且镌背了批評的原
則,這玀輕率虛驕钠態度,.與人民文藝的思想立場,沒有任何相同之處。文藝統戰的#|結與批評,應該是.,

「對於朋友,對於各種不同的同盟者,我們態度應該是有聯合,有批評,有各種不同的聯合,有各純不同的批評」
人毛澤東的文藝報吿〕

^7 -


三建立嚴謹的批評工作

文藝批評是統一戰線的昇體表現,I-旣國結又鬥举,同時也是展開文藝理論方面的敎育與說服的最好的武器。

我們的批評工作,不備是對某個作家或某個作品作客觀的分析,不是以槪念的發掘作品中所表現钠階級背景,思想
根源爲滿足,也不要籠統把結論歸納到非新現實主義或非新浪漫主義:.等等呆板公式就完事。「我們的批評,也應該容
許各種各色藝術品的自由競爭;但是按照藝術科學的標準給以芷確的批判,使較低級的藝術逐漸提高成爲較高級的藝術
(卽使是很高級的藝術3,改變到適合廣大羣衆鬥爭要求的藝術,也是完全必要的。」(毛澤東的文藝報吿)

在有一幾作品中所表現的政治觀點,還有某些缺點,指出這壁缺點,並不妨害我們來同時承認遺樣的作品在另.1方
面所表現的政治上的積極作用,也不妨害我們來承認這樣的作品在藝術表現卜的某種成就II只要這作品的確還有値得
肯定的積極作用和藝術成就。批評者旣不闶其政治觀點的某些缺點而抹殺其藝術上某些値得我們來肯定的成功之處,同
時對政治觀點正確而沒有良好的藝術形式的作品,也不因爲青定其政治觀點而忽略對其藝術形式的批判。正如毛澤東先
生所說:

「我們的要求是政治與藝術的統一,內容與形式的統一,革命的政治內容與盡可能高度的藝術形式的統V。缺,
乏藝術性的藝術品,無論政治上怎樣進步,也是沒眘力量的。因此我們旣反對內容有害的藝術品,也反對只講內容
不講形式的所謂「標語口號式」的傾向,我們應該進行文藝問題上的兩條戰線鬥爭。」(仝上)

批評家的作風,應該是以馬克斯,恩格斯批評方法爲範例,以明.1的藝術科學的立場?具體批判每種作品所表現的
內容的莕觀社會價値,及其藝術形式的特點,遺植科學的批評方法,目的是爲了闡明我們的基本立場,幫助作家們克服
其弱點而進步。我們的批評家,應該從馬克斯「給拉薩爾的信」,'馬克斯恩格斯對巴爾札克的批評,特別是恩格斯「給
哈克納的信」,這些寶貴的遺敎中,接受豐富的,芷確的批評方法與態度。(請參敌「海上述林」上卷第一篇」

正確的批評,方能鞏固與發展文藝的統一戰線,因此我們有理由要求從事批評工作'者,,隨時隨地以嚴謹的態度,從
事工作。近年來我們看到不少嘻笑怒罵,任性曲之的批評文字,甚至發出某某作家該上吊的叫囂‘,或是輕率的給人戴上
遺樣,那樣的帽子,都不是戰門的,科學的批評。我們要堅决反對這種傾向的滋長,因爲這種傾向妨礙了我們當前統戰
的疋確方針I旣國結又批評。爲了建立正確的批評工作,我們今後要展開對批評家的批評,所謂展開批評運勐上的戰
鬥11對於舊文藝遺產的接受,及資產階級成功的作品的批判,我們的方針應該是「無產階級對於資產階級的文學藝術


作品也必須棑斥其反動的政治性,而只批判地吸收.其藝術性。」(毛澤東的文藝報吿3對於當前提倡民間形式的問題,
我們要批判一般的盲目性無條件利闬的偏向,力求毛澤東同志的「對於封建階級興資綠階級的舊形式,,我們是並不拒絕
利用的,但這些舊形式到了我們的手狸,給了改造,加進了新內容/也就變成革命的爲人民服務的東西了」‘,要扠對曲
解與誤用,要识確的提倡普及與提高瓦相結合的大衆化的方向。

批評工作的基本立場,亳無問題的應當從「文藝爲人民服務」的觀點出發,但僅僅憑僮個槪念,公式化,敎條化地
去執行實際的批評工作,不僅不能發掘問題也不能解决問題,也無法克服文穗上各色各樣不诳確的傾向。其結祺必然是
走上「左傾0險」的主觀主義。整個運動的發展不會按照主觀主義者的願望而前進,相反的:這種主觀的願望只足以被
壞文藝統狒的笨画與擴大。因此我們的方針是堅持原則的立場,在實際鬥爭中,要根據客觀條件而具體靈活地運用
我們的批評武器。換句話說:批評的立場要堅定不移,批評的戰術要生動靈活,理論與實際相結合,從實際中提高到理
論的高度。1切違反了這個規律的批評,都不是乐確的批評:。

强有力的正確批、評,必須熟練無產階級的思想方法與文藝理論,‘好好的學習馬列主義的毛濟東思想方法與文藝理
論,是我們每個從事文藝運動工作者的必要課題。

四克服宗派主義的傾向

文藝戰線上的宗派主,義的傾向至今是個嚴電問題。宗派主義破壤了統戰的發展,也妨害了文藝運動的進步。爲了鞏
闹摘大統一戰線,使文藝戰綫健康發展,反對宗派主義是十分必要的。

堅持正確的思想原則以反對錯誤傾向,那不是宗派主義,宗掀主義表現於無原則的爭,論,紛歧,對立和不圍結中。
有人以锔文藝界中的宗派主義的原闵是「文人相輕」,,這其實只是片面的理由,其基本根源是由於不能堅定把握文藝爲
人民服務的原則。

往燕聯文壇上曾經發現了「,惠」及「列癣格勒」兩個雜誌編輯部所犯的錯誤,,給予了嚴识的批評。「這兩個
雜誌的領導X作人員不是把正確的報導蘇聯人民和政命上指導文學工作者的活勐的利益作爲對待文學工作者的關係之依
據,而是以私人的,朋友的I!就是說,庸俗的利益爲其對待文學工作者的關係之依據。由於他們石願意破裂朋友的籣
係,所以他們對浚有價値的,反藝術的,脫離政洽的作品不加批評。曲於他們害怕得罪朋友,便登載了非常不適當的作

9 -


像菊職的這兩個雜誌所犯的錯誤芷是最容易產生宗派主義的榧源。像這樣的情形,在中國的文藝界難道不是相當普
遍的麽?以利害關係,以感情關係,以藤史關係爲基礎,或以對原則方針的某穂曲解的觀點爲基礎而互相照顧,互相捧
場,講面子,講資格,講友誼,而恰.恰忘記了文藝工作是要向廣大的讀者,向人民負責任的。在這種可恥的惙形中,滋
長着宗讽主義的毒菌,

毛澤東的文藝問題卜說得好:「爲什麽人的問題是I個极本的問題,原則的問題,過去有些同志的爭論,紛歧,對
立,不圑結,並不是在篋個根本的原則問題上,而是在一些的較次要的甚至無原則的問題上,而對於這個基本問題,爭
論的雙方倒是沒有什麽分蛟,倒是幾乎一致的,都有某種程度的輕視工農兵,脫離羣衆的傾向'。…」在我們的文藝界,
是存在着這樣的現象、這一幫作家和那一幫作家互相指摘,攻訐,好像眞是在作什麽文藝思想的論戰似的,但仔細檢査
起來,他們的基水文藝思想與文蹲創怍上的熊度其實倒是&相影響,同樣都是背離了嚴肅的思想原則。

於是我們的文藝界也就有這欉的現象,對於「自已人」的錯誤,大家心照不宣,無論如何不能形之筆墨,但一看見

「別人」有了遺樣的錯誤就竭力加以誇大宣揚,當做「敵人」一樣地打擊。因此對於批評,就常常不是嚴肅地把它當做
思想上的相互樑討,工作上的治病救入。批評者把批評當做爲「自鬥人」捧場,爲「別人」出醜的工作,被批評者I看
見對自己的指摘,馬上想到的,不是批評的對不對的問題,而是:有人在「陰謀暗算」我麼?批評者和我有什麽「舊怨
新仇」麽?

上述這種種情形,幷不一定是表現在有了定型的文藝宗派之間,就是在表面上並無宗派的進步作家中,實際上也往
往感染着這種無原則的宗派主義思想,。遺是値得我們每V個人認眞作自我檢討的。同樣也不乏這樣的現象:以自已的小
資產階級觀點去曲解了無產階級文藝思想的某'本原則方針,自行提出一套思想,一套理論,以此來團結與我相同或有利
於我的人,自成一個小集團,排斥其他。他們自命爲有原則的結合,但他們的「原則」不是向人民負責,而只是向自己
這個小集團負責的。因此,根據他們的「原則」,對於「自己人」身上的小資產階級的傭疤,可以形容之爲戰鬥者的美
德,而對於「別人」的瘡疤,則咒罵誹謗,越、「尖銳^1—.越好。

最後我們也應該指出,如果抱着無產階級的文霧思想的原則,但只知道在原則^^上進行鬥爭.,不懂得同時還耍姑
在原則立場上進行團結,那也是會造成宗派主義的。毛澤東說:「花一個統一戰線里面,只有團結而無鬥爭,或者只有
鬥爭而無團結,而實行如過去某壁同志所實行的右傾的投降主義,尾巴主義,或者「左」傾的棑外主義,宗派主義,都

-10 -


是列甯所謂跛了脚的政策。政治上如此,藝術上也是如此」正確地站在原則立場上,1定是能够旣求同,又立異,旣圑
結,又鬥爭的。我們嬰看出在無產階級的文藝思想與一切小資產階級的文藝思想之間的區別而進行鬥爭(批評3,又要
看出多數的小資產階級是比較地傾向於革命的,是可能更進1步的,所以就嬰以無產階級的思想原則來圑結他們,提
高他們,幫助他們前進。無產階級在文藝統一戰線中的領導作用圯是建立在鬥爭與團結相互結合之中。「左」傾的宗派
主義與右傾的尾巴主義同樣是自行放棄了在統二戰線中的領導作用。

由以上所述種種現象,可以知道,不應該用'「調和」「一導和氣」來解决宗派、王義,無原則的調和只有增强宗派主
義的傾向。要克服宗派主義,就必須提高文藝運鄄和文燕思想匕原則性,有了共同的目的襬在所有進步作家的面前,爲
大家一致承認,大家一致來爲之而工作,爲之而獻身,在遺1樣的0的下,從事創作,批評,辦雜誌,、II那麽宗派主
義就沒有寄身的餘地。所以毛澤,東先在文萼問題講話中提出文藝爲人民服務,爲工裊兵服務的問題當做是一個最基本的
原則問題。雖然毛澤東先生也指出,在非解放區內,「這個問題0文藝爲什麽人的問題3很難澈底解决,因爲那些地方
有人壓迫箪命文褻家,不讓他們有到工農兵霞衆中去的自由」.,但遺只是說,很難澈底解决,而不是說不可能涿步解
决、在這全國人民的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資本的巨大政治鬥爭向我們的文藝運動提出緊急任務的時候,我們相信,解決這
個問顯的時候是應該來到7。

我們的作家們批評家們難道不應該採取更嚴肅的態度對待文藝工作麽?但如果不把向自己負賣,向自己周圍1小羣
朋友負責的態度眞正改變爲向人民負寶的態度',文藝工作上的嚴肅性與原則桦都是空話。只有在廣大人民的迎拒成爲文
藝運動中的最高原則的時候,宗派主義的傾向才不能再猖獗。而爲要達到這目的,就必須注無產階級思想領導下正確地
運罔鬥爭與團結的方針擴大和鞏固文藝統【戰線。

編者附語

近來關于左翼陣線內文藝思想的討論與批評,漸漸展開了。這是一個好的現象,佴是在討論與批評
中間,我們必須緊緊把握「又批評又圑結」這一個原則。我們的批評與討論是爲了更鞏固和擴大文藝界
的圍結,以期配合整個的革命戰線,爭取新民主生義革命的勝利。所以割分敵友,堅持原則,反對無原
則的論爭,宗派的傾向,使思想鬥爭與統二戰線在一個芷確的基礎和關等上去發展,這是非常讃要的。
蕭愷先生這一篇文章,對干這問題提出了一些原則性的意見,希望讀者注意此文,我們希望聽到各方面
意見,能從逯些問題上,硏究出當前文藝統一戰線一個具體的綱領來。

11 -


一個新文學運動

在這個人民解放戰爭狸,多少年來和牛馬一樣的俯伏着,聽受驅使壓搾的人民,現在翻身姑起來了。他們認識了自
己的力量,認識了他們是新中國的主人和創造者,他們用茛大的排山倒海的力量,擊毀舊勢力的抵抗,推倒舊政治制度
的殘骸,建設新中國的新社會。

今天,進行創造新中阈的戰鬥的5民,他們不但在建設新政治和新經濟,同時也丧建設新文學和新藝搬。

镡個新束學和新藝術,就是直接在'人民中間,以人民.做讀者,以人民的生活做組材,以人民的願望,蝥好,情緖做
對象來創作。這樣的作品,我們今天看到的,秋歌劇是I個形式,年畫窗花等的木刻又是I種,板話等叉是.一種,,各種
眞實的故事,英雄的傳說交是一種。

,在這欉的創作鹌,文藝的大衆化,詩與現實的結合,與人民結合,.這些^;民藝術的創作原則,今天巳經得到了實
踐。這個實踐不但把文學從知^層鞭小的圈子,經解放出來,而且使它從內容到形式起了 一個大變化。

中國的新文學從五四的時代開始,但是那是以知識份子爲主體開始的。後來的革命文學,懷抱着爲人民戰鬥的意
旨,原則卜以現實生活做題材,以科學思想作指導-不過在實踐锂也還沒有能脫離知識份子的圈子。革命文學不但以知
識份子做主要的讀者,以外阈文學做主要的.範本;在作者本身方面/侬然存在着濃烈的小資產階層的氣息,愛好,作
風,乃至於情緖,意識。環境迫害朿縛作者,斷絕作者和人民的接觸,作者也只蹲在那個黑暗的角落狸,沒有衝出來突
破重圍的力量。 ,‘,

今天,這秫新文學新藝術是「從人民中間來,到人民中間去」的。創作這種作品,不但要求作者深知人民的生活和
情感,而且要求作者克服自己的舊氣息的根底,向人民學習、追求廣大的强有力的人民性的藝術,來表現他所要寫的人
民,在這一個克服,.學習,追求的過程铿,作者和他的藝術也將衝破舊钠圈子和氣氛,得到新的生命、

宏持「脚踏實地」的戰鬥 呂凝


今天看到的解放區的作品,雖然還很粗樸簡略,沒有達到深廣的高度,也脊些還要改進的地方.,但是,它所表現的
强壯的力量,眞實的生命,决不是脫離了生活的作家們,拿生活的碎屑來冒充現實,拿文字的技巧來掩蓋空虛,蒼白的
凝固了的作品所能比的。新的藝術的鮮明的光輝和內容,說明只有人民和生活才是藝術生命的泉源。伸根在廣大的土地
和人民中間的新文學創作,它在內容,形式,結構,語言,各方面所醞釀的新的變化,將要產生脫離歐化,眞芷中國氣
派中國作風的文學,人民的文學。

在中國文學史上,這是一個新的劃時代的運動❸

善的肇

在今天革命戰爭的大風暴狸,我們感到非解放區許多作家們的作品是落後了。可是,在這個新藝術的光輝之卞,我
們更感到宴提出一個問題:是不是今天时作品在趨向衰落的方向?,

好像是在一九四三年,中國木刻在蘇聯開過一次展覽會,。蘇聯的木刻家參觀過之後,曾經有過一次座談會,把他們
的集體批評,,由蘇沃羅夫執筆,寫了1封信給中幽的木刻家。信獲除/批評個別的作者和作品之外,整個的說來,他們
很佩服中鼯作家優秀的技巧,精美的畫面,十^(是套色的木刻;不過他們覺得學習歐洲藝術的地方太多,表現中阈自已
藝術的特點很少,他們提出一個意見,希望中阈作家能在木刻藝術「民族特點」方面有更大的深入的成就。

違一個客觀的圧確的意見,不獨對木刻作家是寶貴的,就是對文學作家也是寶貴的。因爲在文學方面的情形也是如
此。我們歐化得太多,中阈氣息太少。我們自已蹲密歐化的知識階餍的小圈子狸,並不覺得怎樣,可是在旁邊的人,!
眼就看了出來,這到了人民大衆的跟前,一下子也就顯露出來。

這?個意見的內涵,顯然决不僅僅指形式或是技巧,而是指整個作品的內容,風格,氣氛。這铿疋提示我們深人現
實深入人民的重大的課題。實在,今天的創作;形式上的遠離了\民,首先也是凼於內容上遠離人民生活而來的。

今天的時代,是一佩空前未有的劇烈變動的時代,可是,這1個偉大的時代,在非解放區文學作品铿,反映得非常
不够,這固然由於環境的迫,使作家沒有暢所欲言的自由,但,是满們也不能不承認一個事賞,卽是若干作家在思想上
和生活上是遠落於現實社會鬥鉢之後。作家們浮游在生活的表面上,也浮游在創作的表面上,只有拿表象的生活枝葉,-
空虛的精神影象來代替深刻的典型的現實和人物,拿機械的公式敎條來代替能够顯示撼史和社會動向的人生。這樣的創13
作是很難突入到人民大衆的世根中去。文學的作品?當它離開了現實的土壤,只籮知識階層的微溫的理想,情感,以及-


外國搬來的文學技巧來培養的時候,不論在外表上有些什麽成就,在實質上只能是枯黃,是溫室程的花草。這在眞正的
大太陽下面,在眞實的戰鬥稹面,就不得不先掉了顏色。自然更經不起歷史和時代的風雨,也不會被人民所喜愛了。

散漫的陣線.

文學,和其他的部門一樣,必薷要和現實結合,和戰鬥結合。 。

現實主義的路,並不只是一條認識現實或者表現現實的路,它包含着變革現實的意旨1他要求爲人民事業獻身衲意
志,科學的辯證的思維,藝術的創造的力量,面臨現實戰鬥。在本質上,這是一條戰鬥的路。

游離了現實戰鬥的文學,知識份子個人主義就要侵'入,舊的氣息,情緖就會滋長起來,作家就容易停滯,凝岡,庸
俗,衰落。例如作家中間!穂自我滿足,自我尊大,自我啟任的傾向,我以爲是最危險的。革命作家的自我批判,,自我
學習的精神,前進追求的勇氣,會由於這種自我滿足,自我尊火而逐漸消失,因而影響了或甚至喪失了嚴肅地進行實踐
的决心。這樣,文化思想上,或理論批評上有一個問題討論了,人們不僅浮淺的片面的去了解它,而且是形式的懈惰的
去實踐它。作家旣+能正視現實,也不能正視思想問題,文藝問題,文藝便必然的趨向衰落了。

例如現實主義的藝術要求創造「典型環境中的典型人物」,這要求深入生活和藝術,完成艱苦的槪括的雕塑/但
是,在對於藝術創作滚有嚴肅的實踐的作家,這只是被當做一個時髦的口號而巳。而且因爲脫離了生活實踐的原故,根
本上也沒有力量去創造這樣的人物。於是他所創造出來的人物,是沒有社會生活的根基,這個沒有根的人物,就只有寄
生在公式敎條上面,聽住剪刀漿糊的攏怖,成了枯稿的紙人了。後來又有人說,這是因爲沒有「形象化」的原故,於是
講技巧,荞形象,在這枯稿的紙人身上做了許多塗脂抹粉的工作,甚至把弗羅貝爾左拉捧出來做大師,恰恰走了和現實
主義創作藝術分離的方向。

例如,看到公式敎條主義的缺點,提出反公式敎條的論點,這原是希望戰鬥實踐能够更有效更活躍的進行,更深刻
地理解融會科學的思想原則,創作更有力的深度的藝術。、可是結果,有的作家却連科學的思想方法論也拋棄了,只剩
下他自己的主觀認識來馳騁應戰。可是這種主觀認識,卻是在觀念論的思想敎育中形成長大的;於是結果就是自動解除
了新思想的武裝,做了唯心論的俘虜。而自巳却以爲是凌空一躍,跳出了公式敎條,得到了最新的思想方法和創作藝

術。

飢作的實踐是這樣理解和進行的。甚至於,在理論和批評方面,也表現着同樣的情巧。

14,


今天,理論批評工作者,如果連最基本的科學理論^I礎都沒脊,只是憑着一串「革命」「人民」的名詞,一點浮淺
的槪念,1套半唯物半唯心的邏輯,小資產階級的意識^念,就這樣的從事理論批評,這不僅使理論批評降低了水準,
而且混亂了觀點,損傷了它的意義。

作家遠離着人民,脫離了生活,拋棄了思想,失去了集體,奔忙着個人的生活利益,這種純粹知識份子個人主義的
生活,又怎麼會不滋生出這樣的果實?

例如,北方的「年畫」「窗花」一類的木刻,原是人民生活的贊葵,健康的勞動的詩,而到I上海,就變成了一種
病態的,市民生活的裝飾畫底倣製膺品,弄得人不像人,物不像物,人物都成了玩偶和玩具。許多人都認爲這是新奇,
這種現象說明了今天文學理解脫離了戰鬥實踐,1般的無原則的混亂的情形,說明了沒有被克服的舊藝術觀念的復興,
說明了散漫的個人主義生活做成的結果。

要有一個「實踐運動」

今天,由於現實戰鬥情勢的迫切和作家陣線的散亂,爲了淸除舊的負累,開展新的道路,文學工作者須要從思想,
生活,到工作,作一個澈底的檢討和根本的革新,文學工作者需要有1個嚴肅的思想檢討。

我們鄱知道,對於1個人民的文學工作者,思想是首先重要的;沒有科學的思想就不能有芷確的行動,也不能淸除,
知識份子的根1—舊的氣息,情緖,意識。思想的光引導作者深入現實,走向人民。我們都知道生活是一個熔爐,生龙
賢踐可以增强革命思想的堅度和戰鬥精神的旺盐,同時,藝術生命也只有在這個熔爐铿才能鍛1成形。我們都知道創阶
方法是作家的指針,只有從的現實主義的路,才能走到深廣的藝術,和人民會合。但是我^們很少嚴肅的逐一的去實
踐它們❶這些原則的實踐關聯着根本的問題,這是一個艱苦的戰鬥和克服。今天的思想運動就要求這些原則的嚴格的實
踐11這不是一個紙上空談的「運動」而是脚踏實地的「實踐」。

文學運動不是形式上的運動。一個作家,如果自己舊的負累和弱點依然存在,自己無心也無力去革除它,却來打起
新的旗號,高唱新的藝術,這固然可以得到一些力量,可是,有一個陳舊的內心靈魂存在,這種「新」也只能做些新的
形式上的事物罷了。比如山歌,這是質樸的人民的詩,它是可以而旦應該發展的,可是,如果不能深入人民的生活和情
緖,感動他們影響他們,只是從形式上去模倣以迎合小市民的趣味,那只是庸俗的小調的革「新」而巳。同樣的,文學
工作者如果不能革「新」自己,深入現實,就是和人民在一起,寫的是人民的生活戰鬥,說的是人民的土話俗語,結果

15 -


(續接「福貴」〕

可是照你當日說的那種好人?我實在不能當!照你給我
作的計劃.,每年給你住上半個長工再種上我的四畝地,到
年頭算帳,把我的工錢和地铿打的,5艮都給你頂了利,叫
我的老婆孩子餓肚0 1年又1年,到死爲1110你想想我爲
甚.麽耍當得權的好人略?.我賭醇是因爲餓肚:我做賊也因
爲餓肚,我當忘八還是因爲餓肚!我餱肚是因爲甚麽啦?
因爲我娘使了你一0棺材,十來塊錢雜貨?怕還不了你,
給你住了.五年長X,沒有抵得了癢筆帳,結果把四畝地繳
給你,我才餓起肚來!我從二卜九歲壞起,壞了六年,挨
的打,受的氣,流的淚,餓的肚,誰數得淸呀//直到今年
,大家還說我是壞人,躱着我走,叫我的孩子是「忘八羔
子」,這是.你老入家的恩典呀!幸而沒有叫你把我活埋了

,我跑到遼縣去討飯,在那雜仍是賭溥,偷人,只是因一協
日本人打進來了,大家顧不上取樂,才算沒有再當忘7\!
後來那地方成了久路箪的抗日根據地,抗日政府在那狸改
,造流氓,懶漠,小偷,把我組織到難呙組铿到山铿去開地

。從這時起,我又有地掼了,有房住了,有飯吃了,只是
不敢囘來看我們受苦受難的孩子老婆!這七八年來,雖然
也沒有攢下甚麽家當,也買了 頭、牛,攆下I審榖,一大
審子山藥蛋。我遺次囘來\原是來搬我的孩子老婆,本沒

有心事來和你算隈,可是陶來以後,看見大家也不知道旧
我偷你們,也不知道是怕沾上我遺個忘八氣,總是不敢踉
我說句話,我想就辑樣不明不白走了,我墩個壞蛋名字還
不知要傳流到幾時,因此我想請你老人家向大家解釋解
釋,看我究竟算一種人仟麽?人!看這個壞‘蛋貴任應該誰
負?」…… 1九四六年八、一一二。

也脫不了公式主義形式主義的老套,镡我們在有的作品裏不難看到他的、痕跡。

今天的新文學運動不僅僅是一個形式?語曾,技巧上的革新運動,、王要的有决定意義的因素,還是杓麥。希臘史詩

的形式已經過去兩三千年,可是氓們,仍然愛讀,扔然被它感動.,今天的秧歌劇裏,也採用了一些歐洲文學創作的表現方
法。形式並不是作家和人民中間不能溝通的永久的障礙「自然,在目前是一個障礙〕。人民是智慧的,有接受力,有創
造力,也有判斷力的。新文學如巣沒有實的深刻動人的內容,只是空洞的形式上的新文學,新的公式敎條,人民也不
會害愛,它的。/

今天知識份子的革命,文學,也只有在革新自己,深入現實之後,才能突破懈惰遲滯的狀態和歐化的厨子,創造新的
藝術。我們今天不能再關在房間裏或是跳到半空中去創造,.必須走到人民中間去「脚踏實地-1—的創造。只有從這個路走.
去,才能够和人民的新文學運通的主流稍會合。

革命要求人民的戰士脚踏實地,作艱苦的戰鬥,革命的現實主義也要於人民的作家如此。

人民的作家必須堅持這個戰鬥。 一九四八年五月

8

1


方言文學的創作 靜冑

8^1次在香港發生的方言文學討論,1開頭就帶着不同的性質。如果過去談到方言文學,大都是從班論上出發的,
那麽,這一囘却是從創作實踐出發的。對於這個拥題,首先發難的林洛君,他反對大膽地發展方言文學的理中是:「在這
方面,我們發現一種偏向,把方言當作時髦的貸色,不經選標便搬來應用,……而且寫出廣東方言來.,和現布應用的文
字完全脫離,連讀了幾十年書的也摸索不逋,僅能認宇的人就更不必說了。(這1寫作很多,篇幅關係,恕不1,1擧
例。)」\見5報」第二年第八期「普及工作的幾點意見」」儘管他的觀察有偏躜和結論有欠圯確的地方,却木是憑空
立論。他的問題是從對創作實踐的檢討出發的。

不久,遺個討論發展開來。結果不但建立了方官文學的理論塞礎,同時也壯大了這方面的創作潮流:幾個月來,產
生了許多方言詩謠、方^'速寫、方一百.故事、方I短劇和方言雜文等。中間也有狴相當優秀的。這是很可喜也疋是很自然
的事情。因爲這個問題本來是從創作的實踐中發生的,它檢討和解决2卽使是粗略的〕的結果也必然要囘昶去推進創作
灼實踐,擴大創作的實踐。

展望起曠遠的前途,我們今天的方言文學創作,還不過是個「開始」。它疋在一步一步地學行。創作的眞實進步,
除客觀的社會條件外,自然主要是靠作家們英勇而勤苦的實踐\可是,理論上的指引或忠吿也是不可少的。爲着這秫瓔
由,我來試寫出一些粗淺的個人見解。

題材7題旨和作者態度

方言文學,從名詞上看,好像它的特性是在於語言。它和'普通文學不同的地方只是表現媒介上的。因此,談論到它
的創作,,好懺應該只限於語言或形式方面。但實際上,今天提倡方言文學,決不僅僅是語言的、形式的問題,同時也是
內容的問題。兩者實在有密切的關係。要不是,我們何必辛辛苦苦再來創作?香港廣州許多報紙和小刊物上的粤語小說
和導謳,不是「方言的」作品麽?或者把新文學運動以來一些優秀作品以至世界名著改譯成粤語不就得了麽?如果你覺得

-17


事情並不是這麽簡單,就多少證明今天方言文學創作問題,不僅僅是語言的、形式的了。內容的問題正一樣重要。我們

不能够大意地忽略它。

,提到內容,請先談題材和題旨。

'作品的內容是不能够離開讀者對象去空談的。要使你的作品容易魔生效果,就必須使你的題材題旨適合於讀昔或聽
者的需耍和理解等。我們要談万言創作的內容,必須先確定這種作品的對象。從今天箪命的整個情勢看,從方言文學問
題發生的原因看,作品的卒要對象沒有疑問是農民和工人?而在人口的數量上和在革命力量的比重上,前者今天更估着
重要的位置。此外,當然還有士兵、小市民、智識份子等,不過比較上次要些。今天方言文學主要對象旣然是鄕1人,
(中阈的工人和士兵也大都是從農村出來的,)我們的作品的題材和題旨,首先就必須向着傳們(或爲着他們〕去選擇
决定。中阈絕大多數的罄民,因爲受長期的、多方面的壓迫,物質和一般敎養都很貧汔。他們很少人能使用文字一他們
對於木身和村落以外的事情知道得很少,理解得很模糊。他們除了山歌、俾說%民間故事和土戲等:也很少文學的訓練
。他們的趣味,和他們的行事一樣地受着藏統的拘朿。當然,農民的智力和趣味等是會變遷的。在生活解放之後,他們
的精祌也就耍跟着解放起來。.可是,在今天,對於一般未解放或疋爲着解放而鬥爭的農民,,却小能够期望太高,嬰深切
地理解他們,懇摯地提携他們。現借段選擇、處理題材韻旨的原則,應該是採用他們所急切需要的,並處理得使他們容,
易理解和高興接納。這看來像簡軍,實際却相當困難。因爲今天我們多數的作家,雖然和思想上感情上是站祐人民!
邊,並情願將自己的勞作去獻給他們。可是,由於出身、敎養的關係,由於眼前生活和農民隔離的關係:對他們眞實的
遭遇?要求、思想、感情和趣味等,不免相當隔閡。而他們的遭遇、感情等又不是到處一樣,歷久不變的。我們的創作
要能够眞芷滿足他們的需要,激動他們的感興,就非有極大的努力不可。(這並不僅僅是觀察%選擇、表現的問題,而
目狹是作者生活、思想等的改造問題。9

從I般情形上看,越是和人民現實生活的景呪和要求等接近的題材題旨,就越容易產生效果。譬如說,眼前內地芷
普遍在釗糧拉丁,那暴露這穂事件的罪惡和鼓勵抗爭的作品,如果寫得相當眞實,就會被人民高興接受,並日‘影響到他
們的行動。再拿些實際的作品來做例子:好像黃寧嬰先生的「西水漲」,是寫己經遭水災而又「受官氣」的民問情形
的;春草先生的【我是拖車佬」,是寫農村被迫出來,在都疳又受重踺-,因而决心阎去革命的勞動者的。這兩首詩,獨於
那些有相同或近似遭遇的人,就耍喚起他們眞實的感應。它要使他們悲傷,憤怒以至於奮起。但是,社會和人生的種種
事翁道理,並不是彼此孤立的。它們往往互相關聯。這邊掀起一陣浪潮,那邊也就藝生I陣動蕩。今天主要把農民等做
對象的方言文學的內容,自然應該多多採取他們切身的或現於周圍的事象和道理。可是,却不能以此爲限。它必須在

18 -


有節制的原則之下拓展開去。例如給今天廣東內地農民寫的作品,也可以取材北方農民的翻身,上海工人的罷工,或美
兵在中阈的暴行,以及京滬學生的反壓迫反扶日等。這些事情,有的看起來好懷和他們的生活和鬥爭不大有關係,其實
是血肉相聯的。不過採用這種題材題旨,作者在剪裁結構上,要更加關顧到人呙的理解、興味和藝術習慣等罷了。此外
,我以爲還有一個可以採取題材題旨的資源,那就是民間文學,人民自己的藝術寶遍。我們都知逍:世界文學史上,有
許多偉大的作家是採用饯衆的創作,去塑造成自己卓越的藝術的。中國民間文學的寳藏,正懺她地下的礦魔那樣可驚地
豐富。在這種民衆自己的創作中,正不乏很動人的故事和很寶貴的眞理。它的優賦有咔候絶不是我們的創作所能够&得
上。像希臘的普羅米修士神話,和俄羅斯的拉進(^61113^绘一口)歌諦或傳說,那種有意義的衷西,並不只是那I個民
族所特有的。中國古代的崁間創作中像夸父追日或牛郞織女等神話:如报能够:止確地把握它原來的意義,正可以寫成相
當有價値的駁西。現在民間流傳的故事、笑話中値得拿來再創作时更多了 0取自民間文學的題材題旨,不單是人民容易
感覺興味的,而且是對他們相當滋補的。這條道路,眼前走的人還很少,可是,我們敢担保:誰要是肯認眞走下法,收
穫决不使他失望。此外,關於題旨問題,有一點値得在這铿特別提出,就是在這樣歷史轉折的時候,對於社會的及人生
的事黎,必須從新生的'發展的那一面去把握它的意義。遺樣,才能够切合歷史進步的眞理:,也才能够有效地去敎育廣
大的人民。 ,

內容問題的第二項,是作者的態度。前世紀那些寫實主義或自然主義的作家們,大都不肯讓自己的思想情感滲進作
品中去。他們中的一位大師就這樣育說過:「藝術和作者完全沒有共通的地方。:一他們所努力和驕做的,是在作品中躱開
自己。在我們看起來,這種態度不但是不應該的,而且也是不可能的。一個人怎能够在有光的地方藏匿他的影子呢?老
托爾斯泰到底是偉大的師匠,他雖然是個寫實主義者,可是,却以爲作者對事麓人物的主觀態度是藝術作品最囁要的原
素之1。那秫對於自己所描寫的事物漠不關心(沒有愛和憎,沒有贊成和反對,)的作法,是具有祟高情操的藝術家所
'决難忍耐的。現在的文學瑚論,大體已經把這個問題合理地解决了。作者應該在作品中表示他的判斷和愛憎。(它:^;是
務術作品勐人力量的二個來源。〕這原則,不管用什麽語言寫作的人都應該祀住。可是,原則到底還不過是原則,在具
體的應用上必須有些分別。由於文學體類的不同,這種主觀態度的表現不能够漫然一猙。譬如轵抒情詩或諷刺詩上,你
可以(或應該)率直地凸出地表白你的對事物的判斷和愛憎。可是在敍事詩性質的作品(例如小說、戲劇等)上,你就不能
使用那樣率直的做法了。你得把自己的是非的判斷,愛憎的情感,滲入在對客觀事物的寫述中。你可以從事象、人物的
選擇配置上,或者從作品人物的口中,去顯出你的態度。莎士比亞是被看做在劇本中躱捌了自己的作家。也因此,他

、19、


的創作方法.,被稱做「莎士比亞式的」,而和主觀主義的帟勒的創作方法對立起來。但是,莎士比亞麗地在他的作品裏
逃跑了麼?他對於客觀而深刻地表現丁的事象人物,沒有流露出他侗人的態度麽丫我們只嬰舉出一個顯著例子就可以明
白了。「哈鄉萊特」是公認的莎翁最偉大的劇作之1。壞個儉敦的戲子對於性格奇怪的丹麥王子,抱着怎樣的態度呢?是
的,莎翁自己沒有姑到台前對我們說,我愛這侗古怪的年靑人;或者說,餘看,,這倜傢伙是念樣優柔寡斷呀!俱是,他
對於自已作品中的主人翁眞地沒有一點意見和愛憎之感麽?在對於這位靑年王子行動和說話的表現中,已經透露着他的
態度。可是,並不就在遺程止步。他借着王子敵人口中的話來給與稱揚。最後,他又相挪威王.子的舌頭唱出這欉贊美的
詩句:「假如他登基爲王,他I定是最爲威武而尊嚴」(用曹氏譯文)還有比這更淸邂的態度麽?可是,我們不
要忘記,莎翁是用一種間接的方法在表現自己的情思的。他决不讓他的情思魯莽地破壚自己的藝術。瓊雖然是I般創作
的規律,方言文學作者也不可不错意。因爲我''經看見有些敍事性質的作品,由於不能適當地安排自己的情思、使本來
可以表現得更深刻‘更生動的事象人物成了「漫畫性的」東西。這是不好的。其實,這點,I般民間的作者,也大都能够
411道。他們的敍事作品,在事象人物的寫述上,决不心急地去塗上自己主觀的思想情感。他只忠.於事件的敍述和人物的
表現。好像「羅敷行」、「孔雀東南飛」之類,在敍事寫人上面?作者並沒有怎樣明0說诏自己的意見和愛憎。但那種意
見秕愛憎是明顯地存在的。不過表現的手法不同罷了。這是値得.方言文學的作者們學習的,。

以上對於方言文學創作內容的敍說、不免相當闊略和偏重。好像關於寫給小市民或智識份子等看的作品方面,就根
少提到。但我希望文中所說的1些原則,有的多少能够包涵它。花遺里,我要提出一個更槪牯的原則來。不管你的作品
的對象是那一類人,不管你用的是什麽題材題旨,不管你在作品中怎樣表示自己的態度,同時也不管你是在怎錄谶境下
鋪紙執筆的,今天對於創作內容,都必須牢守住這個原則;要直接或間接地服務於常前中國人民偉大的解放事業—促
成它的徹底勝利!這是一道嚴緊的境界線!如果誰輕輕滑開了,他的作品的意義也就喪失了。

體裁,語言

我們移到胗式問题。

首先是體裁。茅盾先生對於近年解放區產生的作品,曾經做了 1個簡嬰的分析。據他的韋电,那甩共有一 一‘種形式(
體裁),第一是新形式,大都是短篇小說;第二是改遝過的舊形式或民閒形式,好像「洋鐵桶的故事」「李家莊的變遷」
等;第一「是創造性的形式,懺「王貴與李香香」、「李有才板話、」等。他的結論是:「在形式方面,他們.:…大膽採用舊

眷20,


形式而同時大瞻把新的血液注入舊形式和民間形式,他們敎人民進步,同時又向人民學習,不超過羣衆,同時也不做羣
衆的尾&!這都是値得我們取法的。」(見本刊第一輯、「冉談方言文學」〕原則上我.同意他這個見解。周檣先^生在論
秩歌的時候,也說過一段話:「戲劇上各種形式應該讓它們同時並存,共同發展。任何藝術形式,只要是能够反映人民
大衆的現實生活和鬥爭與歷史的1 叩內容的,都應當讓其存莅,促其發凰。:。我們的任務只將各種藝術够式引導到一個
共同正確的方向,而同時使之I相配合,.各盡所長。」(見「表現新的羣衆時代」〕這也可以帮助我們去决定處理方言文
學創作形式(體I )的態度。我們.略把過去幾個月創作的實踐情形檢査一下,大體上也正是走着這種途'徑。單就韻文來
說,有仿山歌,仿龍舟,仿木魚,仿十二月調的,這是1方面.,又有採用「五四」以來新詩形式寫作的,,這是另一方
面。此外,還有用四句1節連綴成長篇,創作出新叙事詩的,(好像樓棲先生的「靄鴦子」,金帆先.生的「芷月寒冷桃花
開」。〕就數量上說,運用舊形式的顯然多些。這並不是怎樣不自然或不應該的現象。因爲這闽方言文學運動的產生和
發展,是凼於要使藝術更貼近地方的人民大衆。民間文學和通俗文擧是人民大衆自己的文學形式,,或和他們比較接近的
文學形式,它不但容易接納些,在某種程度內,也許還比較適宜於表現他們的生活和情思。大體,在形式上和在内容上
一樣,今天我們梁去提高人民藝術的鑑賞和創造能力,就必須先貼近他們原有的「藝術基地」,馒慢從那里高升起來。運
用民間形式或舊形式,识是實踐這種任務的一條比較便捷的路(當然不是惟一的路3。

'對於運用民間形式,我要添說雨點。第一是,眼前已經蓮用的這方面的形忒還浪有限。必.須更擴大起來。民間文學
和通俗文學的種類是很豐饒的。我們發掘的,工作本來做得不够,運用的範阛自然更狹窄些。例如就我個人所知道?廣東
和浙江(別的省分恐怕也一樣)民間都有一種簡短而佾妙的「對話」,‘遺是很便於應用的小形式。又如各處瑚方戲的插劇,

(好像潮州戲的「桃花過渡」等,)形式簡鍊,且富於凰趣,芷可以拿來表現某種時事或世態。它對於某些農村或小城卞
中的民衆,可能比新潮的活報更感興味壁%這不過隨便擧一二例罷了。民聞的形式可利用者正多。我們不單要寫新五更
調,新十思量,還要寫新笑話,「最潑辣的文學形式新^^言,甚至於新俚諺!第二是,作者運用的形式‘最好是自己
所熟悉的,同時也是民衆所熟悉的。方言文學,主要是「地方人的」文學。不但讀者或聽者是地方人,作者也大抵必是地
方人。因此作品所運用的形式,自然是地方性的比較適宜。例如我們廣東方言戈學的作者,要給某種語言(廣府話、客
家話或潮州話〕地區的讀者或聽者寫1篇韻文,他可以在那地區裏選擇適宜於表現他的內容的形式,芷不必去仿效自己-
和民衆都不大熟悉的北方某種民歌的格調。因爲那往往是吃力而未必討好的事情。藝術的親切感,在創作者或享受者都21
是很重要的。「新鮮」是藝術的必要因素,「陌生」却不一定有什麽好處,。總之,在運用民間固有的形式上「熟悉」最I個應,


該注意的原則。至於運用時必須帶有「革新」的意味,這點說的人巳經很多,我可以不必囉唆,了。

前面已經說過,採用新形式,創造新形式,這是很必要的。但是,它必須小心地關觀到眼前民衆的生活,思想和藝

術等的固有習慣。這就是所謂「中阈作風」。好像用新詩.形式做「方言詩」是應當的。可、是,你的形式必須和原有的歌曲有
壁接近的地方。例如詩句的腔調,雖然不必懞山歌之類那麽整齊,却也不能隨便違反原有的習慣。(這種習慣,可能有
相當的生理學或語言學的根據。)苻這一點上,符公望先生「太婆上祠堂」等篇的做法,是頗適當的。又懺散文作品(小
說之類〕,雖然可以打破通俗文學或民間文學那些「公式化的」形式,可是,多少必須保持着那種固有形式作品中的某些
特點,好像,故事性耍相當濃厚,多叙述少描畫,線索眉目要淸楚。有了這些特點,就是一種新形式也不會妨害民衆的
理解和感應。總之,新形式的嘗試也好,舊形式的蓮用也好,都必需密切注意眼前讀者或聽者的文化程废和藝術胃口。
不要自己覺得完滿了,就以爲可以暢行無阻。民衆的眼洱、頭腦和心臟,才是判定你的作品價値的法官。

其次是諝言。

在方言文學的創作上,語言問題,無疑是極重要的一個問題。關於方言的運用,此聞文藝界的朋友,巳經發表過許
多積極的或消極的意見。有的說,應該分淸楚方言的階級性,不要把流氓或剝削階級的語言,當做工農的語言去使用、
(孺子牛?李梨尼各位先生〕有的說,「要在照顧到人民的文化水平的原則下予以升格,」(洮理先生〕,有的說,應該
把原有的素材拿來狐工、洗鍊,(馮乃超、邵荃麟、高陽各位先生)有的說,應該糾芷那種「喜歡用稀奇古怪的成語隱
語之類,好懺愈古搔就愈妙的偏向。」(琳淸先生)…這些意見都値得我們重視。記得瑚揚先生在批評秧歌劇方言運用
的時候,也曾經指出了一些缺點,就是「旣少而又不精。」那種語言含着一些有害的雜質,一種是舊戲式的唱白,另有
1種是智識份子氣的語言I學生腔。又「語言是一般化的,不能表示岀人物的性格和個性。」(,見,「表現新的羣衆時、
代」)這是一般方言創作很容易犯的病,同時也是極必須淸除的毛病0

對於這個問題,我乱簡略地提出三點意見。

第1、運用方言,要使它成爲有活氣的,有生命的。大家都知道:文學的語言,跟普通記事、說理的語言不大相同
。它必須帶着濃厚的生活氣息。它應該使事物具有「表情」。這樣,才能叫讀者或聽者不單是理智地知道,同時還感情
地激動。要能够使人感情地激動,那語言就非具有生命不可!我們今天所以拿方言來寫作,大半的原因,闹然在使那特
定方言區的人民大衆容易懂得,喜歡接受。可是,同時也爲着它在表現上更便利於寫態傳神。(這自然是僅對於能够懂
得和應用這種方言的作家說的。)可是,要達到這種藝術3效果,作家必須有一種正確的努力。讓我在這里引用一段戲

22 -


劇批評家的話罷:

劇作家把方言用論理的思維去使用的時候,那方言就變成了死的方言。結果只是方言的形態上的模仿,不能够
得到一點戲劇的效果。跟這相反,劇作家把方言甩生活、感情去使用的時候,那方言就成了貫通着血液的語言
。換一每話說,跟方言I ’哭泣,跟它一道嘩笑,跟它I道生活的時候,那方言就發揮着戲劇性的效果。(大
山功:「現代新劇論」)

這些話雖然是只就戲劇創作方面說的,可是,對於詩歌、小說、報吿等創作,大體也一樣適用。文學的語署必須是生活
的、感情的語言,而一般的方言,在生理上也許要顯出貧乏生硬的,在表現生活和情趣方面,往往倒勝過那些應用較廣
的普通話。可是,事情也不是這樣簡單。用方言創作,在我們還舍1個開頭,手法上難免陌生或粗硬。而更囤離的,是
我們對於人民大衆生活、情感和他們的實際語言的生疏。因此,在創作上多少會產生些欠健全的傾向。這原是相當自然
的現象。但是,作家要完成自己的任務就必須盡可能克服它。誰克服得徹底,誰僦得到更大的成功。肉貼生活,肉阽感
情,肉貼熱供洪的思想,這是一切文學創作語言努力的標的,同時也识是,方言文學創作語言努力的標的。

第二、要承受並發揚民衆語言的基本特點。從生活、鬥筚中產生幷緊,緊服務着璜種生活、鬥爭的民衆語言,不管在
另^一方面,它帶有怎樣的缺陷,可是它的基本特點,是確切,是具體,是簡明,是素樸:是生動。這些不單單在I般語
言上是優良的,就在文學藝術的語言上也是優良的。世界文學史上多少偉大的作家,遞藉了這些特點建造了自己不朽的
藝術殿堂。我們的新文學,過去由于作家出身和敎養的關係,已經造出了許多奇形怪狀,浮腫贅疣的「文學語言」。如果
我們現在不特別小心,在方言文學的創作上多少沿襲了過去的錯誤,那麽,辛苦製造出來的精神武器,就要因爲它而減
少火力了。我們用方言寫作,不單單要採用大衆口頭上現成的健實美妙的語言,同時更要虛心學習他們語言的特點。把
這些優良的特點變做自己的。我們更要努力去發揚這些特點。今天新生的大衆文學,同然要建築在這些語言特鄰的基礎
上面,將來更高級的更完成的大衆文學,也一樣要建築在這些語言特點的基礎上面。這些特點是基本的,同時也是高超
的。

第一一.要以一定地區民衆口頭的活語言做主體,並有限制地滲入新語。在討論這侗問題的初時,有一些人主張拿國
語做主體,在必要的地方德入方言,這樣可以使地方色彩或情調顯得鮮明。遺種主張,後來在討論中被否定了。其實,
這也並不是什^新主張。自新文學產生以來,就多多少少有人在實踐。抗戰以後,小說家這樣,寫的更多了。我們並不,根
本反對這種做法,而且在今後國語文學的創作上,它也許還要被推廣或加强。可是,我們得明白指出,這和今天所特別

、23、


提倡的方言文學有顯然的區別。方言文學,是用「非國語的」特定地區的語言,去給那特定地區的一般大衆寫作的。那語
言的主體,當然是方言,而在必要和有限制的條件下才德入阈語及新語。、遣是和拿阈語做主體的文學截然各別的東西“
可是,和前面的意見相反,也有人主張要用「純粹方言」寫作。這也許是矯枉過正些。語言隨着社會生活而變遷和混一
。在這樣的世代,社會動盪,交通便利,就是比較偏僻的鄕村或市鎭,語言也不能完全保持一種靜比和純粹的狀態
謂「純粹方言」,至多也不過只是程度的問題罷了。這還是就自然方面說的。如果再從敎育方面說,某狴語言雖然一"屯
在人民口頭上還是生疏的,但是因爲迫切需要,我們就不能不藉口頭或文字去灌輸給他們。自然,這種灌雞必須經過考
暈。它絶不是漫然的給與或賣弄.。要顧到他們的接受能力。如果藉.以灌輸的是文學作品,還要顧到它的性質和全體的調
和。在這一點上,我覺得北方的新女學己經做出了很好的例子。好像「王貴與李香香」它租的大體當然是經過選擇鎚鍊
的農民口頭的活語言,可是中間也用了好些新名詞,1!白軍、紅軍、平等、游擊隊、少先隊閙革命、自由結婚等。
因爲事實上的存在和必要,又因爲作者藝腕的靈巧,這截新名詞用來並不俾人覺得剌眼或刺耳。這正是値得罄循的一條
道路。 -

X X X
這篇小論,本來是拙作「方言文學試諭」05表部分中的一節。因爲本刊編者殷殷指索,只得略加增訂交卷。這
侗問題在方言文學難論上',是比較複雜難處理的,加以篇幅有限,更不容許周詳地寫。這只能算是一個「備忘
錄一罷了。我希望不久能够比較精密地談論一下。

'—;—! 一九网八年六月六日作者附記?

-24 -


二)對于過去十年來文蕃運動的
估價

過去十年來(抗戰八年和戰後二年)的文藝運動一直
是在民族抗戰統I戰線的方針下進行的。這個基本方針在
强韌的政治思想的領導下,經過波瀾汹湧的十年間,是始
終沒有動搖或歪曲的。自然在實際的運動中,經過這樣長

的歷史條件的演化,要完全沒有錯誤或缺陷,那是6可能
的,但是,由於先進的集體的政治力量的無間斷的領導,
這些錯誤和缺陷,部分及時地被糾正了過來,部分也提起
了作家們的警覺和防,上。因此,在這艱難的十年間,才使
交藝連動和政治運動的結合空前地緊密而寬廣起來,使文
藝蓮動在基本方針上,始終沒有從政治路線上逸脫。

由於這正確的基本方針的堅持,所以,在十年來的文

本刊第一輯上,本刊仝人「對當前文藝運動的意見,」一文發表後,得到了海內外各方面讀者玄人的寶
貴意見很不少’這使我們感到非常興奮。我們發表這篇文章,原說明過是作爲討論的開端,企望各方面讀
者和友人,能就這些問題給我們指正並展開討論。現在我們先把I部分收到的文稿和信件發表在這锂,仍
然希望各方面讀者與友人,繼續予以指敎,並就各別問題上展開討論。而我們也準備誠摯地硏究各方意
見,進行自我檢討.。又關于第二輯「論文藝創作與主觀」I文,我們也收到一些意見,準備在下期刊出。
本期論文藝統一戰綫,1文,亦盼各方能賜示卓見。

這畢所發表的信件中,除第七件係讀者向編輯部投書外,其餘都是摘錄自寄給私人的信件中,因爲沒
有徵求到寫信者仝意,故1律不署名,但我們相信,這些寶貴意見.都是値得公開,以供大家參放和討論的。
尙望給我們指示的朋友們鑒諒。 、 編娄會

關于當前文藝運動的1點意見 以群

關于「對當前文藝運動的意見」的討論

-25 -


藝蓮動中,使我們看見了一幾具體的收穫。

第一、文藝運動和政治鬥爭始終保持着密切的配合,

特別是從一九三八年武漢撤守,遷都熏慶以後,1直到一
九四六年六月國民黨挑起全面內戰止,在反對國民黨的思
想統制,爭取言論出版自由的運動中,差不房是前撲後
繼,從無間斷的,戰時在重慶,在昆明,在桂林,戰後
在上海,在北平,都聯合了相當廣泛的中間作家共同鬥爭
。反動的國民黨政府始終不容易找到單獨打擊進步作家的
機會,也完全是由於這較廣泛的動員的成功。

第二、前進的新文藝運動的影響範阗是擴大了,遺不
僅在解放區爲然,在國民黨統治區也是如此,甚至在淪陷
區(例如太平洋戰爭之前的上海)也沒有例外。較通俗的
新演劇,新文藝深入了偏僻的城鎭、鄕村以及部隊之中,
完全是抗戰以來的事。抗戰後期,國民黨的統治局促一隅
,交通線被敵人切得支離破碎,而在大後方出版的進步文
藝雜誌尙能銷到五—七千份,這不能不溯源於新文藝讀者
豳的較前擴大。在每一個較有新鮮氣味的文藝雜誌上,總
能發見三分之I至五分之一是新作家的作品.,而在戰時出
現,到現在還能姑定脚跟的靑年作家,也不難舉出十個以
上的名字,,這些,都不能不說是十年來新文藝運動的收穫
。至於在得到政治力量扶助的解放區,新文藝蓮動在人民
大衆之中更有極廣大而堅實的展開,是不待說的。

第三、,一般向上的作家在戰爭中,生活範圍都相當地
擴大了 (自動地或被迫地)。因此,創作上,在題材的多

面化,多樣化及克服敎條主義,公式主義一點,有了相當
的進步,關在亭子間狸寫工農革命的傾向已殘皆極少了。
在作品中,我們巳能發見1些比較生動的士兵、農民、小
地主)小商人、投機分子,發國難財者…:。的形象,而不
再限於知識分子,這不能不說是I個進步。

這些收穫,是不能不歸功於先進的政治思想及集體力
量的領導,和統1戰線的基本方針的堅持的。

(二)十年來文蕃邃動的主要缺陷

儘管承認十年來的文藝蓮動有了上列的收穫,佴這却
並不能掩飾我們在這運動中所表現的缺陷。主要的缺陷,
我覺得可以從厕方面來着:

第丁在運。動方面,我們雖然堅持了統I戰線的方針,
和中間作家作了各種程度,各種方式的聯合,和靑年文藝工
作者或愛好者,通過作品,集會或組織發生了聯系,但是,
我們却忽視了思想的領導和敎育。我們對於中間作家往往
以交際代替了影響,以拉櫳代替了爭取,以隨和代替了批
評。而對於靑年文藝工作者則以事務聯絡代替思想敎育,
甚至發展小集團傾向,將新進作家視作自己的資本.,掩
護他們的缺點,以致造成助長他們的不健全傾向的惡果。
對於戰友,我們又往往屬,避批評,企圖以調和來鞏固團
結。結果,反6能開誠相見,互相戒忌,造成批評不够,
圑結也不够,甚至沒有批評,也沒有團結的悲慘緖局。這
就是我們思想力貧弱或薄弱在文藝運動中的露骨的暴露❹



第二、在創作方面,題材的範圍雖然比前擴大而多樣
,但是我們却缺乏對於遣些複雜的素材的分析和解剖的力
量,我們不能從現實的素材中發掘出含義,預見着遠景。
因此,我們的作品縱然表現了一些現實的素材,表現了I
點主觀的願望,但是却不能發揮解剖社會現實、分析階級
關係、指示發展前途的作用。從表面上看,這弱點似乎只
表現在傾向「客觀主義」者的方面,其實,注重「主觀精
神」者的作品也同樣是表現着這缺點的。只是,前者以素
材的羅列來掩蓋他對於現實認識的小足,而後者則以空泛
的熱情來遮蔽他對於現實分析的含糊。兩者的根源是一樣
的,都是由於思想力的薄弱。

假如要用「左」和「右」來表示這種缺陷的性質,那
末,上述阑方面所表現的缺陷都是由於思想右傾,所以說
「思想右傾」是十年來文藝運^的主要缺陷或偏向,是
並無不妥的。

(三)耩成缺陷的因素

造成上述缺陷的主要原因是付麽呢?

首先,我以爲是由於我們文藝工作者雖然也經常參加
着實際的政治運動,但是我們往往或多或少地辦離了現實
的鬥爭,縱使不是姑在鬥爭之外,也是站在鬥爭之旁或鬥
爭之邊,我們的思想受現實鬥爭的磨鍊是比較輕微而近乎
間接的,因此,就往往不够敏銳,也不够尖銳❹在現實鬥
爭的複雜變化中,我們往往追趕不上,而容易落後1步:。

其次,我們在過去的運動中,太不能發揮批評的作

用。我們不懂得「沒有批評就沒有進步」的崴理,我們有時
甚至爲了維持「I團和氣」的局面而逃避批評,抑制批評,
‘因此,使批評者往往沒有批評的勇氣,也沒有批評的好
風度。而被批評者,更沒有接受批評的勇氣,也沒有接受
批評的好習慣。這就大大地阻滯了我們思想的進步。

上述兩點,都是屬於我們自己方面的原因。此外,國
民黨反動統治十年來對於進步的文藝(文化)運動和創作
的殘酷統制和廹害,我們是决不能輕予估計的!同然,我
們不願以敵人的迫害來辯護自己的缺點,但我們也不能不
承認敵人的壓迫確實給了我們鉅大的損害。戰時攏佈起來
的「圖書雜誌檢査制度」不知壓殺了多少作品,幷使多少
作品不能岑流產,對於作家的無休七的神經戰,乃至殘酷
的逮捕,暗殺(例如聞,李慘案),只有異常堅强的人才
能使自己的工作0特別是創作)不受牠傷害!照理,壓迫
只能使應有的沒有(消滅作品或取消作品的精神處3,而
不能使應沒有的有(增加作品的缺陷〕。但事實上,對於
鬥爭性不够堅强或鬥爭經騐不够充足的作家,却往往會使
他爲了逃避迫害,不單應有的(精彩場面)沒有,甚至不
應有的(贅疣或歪曲)也有了!這固然作家自己應負責任
,但一半也不能不算在敵人迫害的賬上。

(四)當前文養邃動應該怎樣做?

毛澤東先生莅解釋中國的新民主主義的革命時說;「

無產階級領導的,人民大衆的,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
和官僚資本主義的革命,就是中國的新民主主義的革命。

-27


」我覺得這也是對於當前文藝運動的最明確的解釋。無產
階級領導的,人民大衆的,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和官
僚資本主義的文藝,就是今天我們'所需宴的文#蓮勒的方
針和性質。我們可以說:反映農村的土地改革的文藝應是
今日文藝的主流,但却不能說這就是新民主主義文藝的全
部,因爲新民生主義的文藝還必須包括反映城市的人民大
衆的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資本的鬥爭的文藝。如果只抓
住目前文藝的具體任務而忘記了中國新民主主義的文藝的
總任務和璁路線,那「就會迷失方向,就會發生左右搖擺,
就會貽誤我們的工作。」

新民主主義的革命從全國檮,是不平衡的,城市和鄕
村不词,蔣管區和解放區不同,卽使同是解放區也還有老
區,半老區,接敵區和新區的不同。所以,我們的文藝工
作必須分地區,分階段',分步驟,分對象地來完成新文藝
的總路線和總任務。我們必須分析具體情況,根據不同的
區域和不同的歷史情況而分別地課給作家以具體任務。如
果以對於解放區作家的要求課於蔣管區的作家身上,那就
必定會犯錯誤,會失敗!這楗地區的不平衡狀態不僅今天
存在,卽在人民的聯合政府成立後若干年內,也還是會存
在的。所以,這種分地區,分階段,分步驟,分對豢的文
藝工作方法並非暫時的,而是適用於相當長時期的。

我們所說的「人民大衆」是「包括了工人,農民,獨
立勞動者,自由職業者,知識分子,自由資產階級以及從
地主分裂出來的開明紳士」。這碧都可、以成爲我們的文藝

的描寫對象。新民主主義的文藝只應該寫工,農,兵的狹
隘說法是錯誤的。不特如此,甚至人民大衆的敵人—地
主,買辦階級,官僚資本家,頑同豪霸5反動軍人……也
都可以成爲我們描舄的對象。我們所必須堅持的是無產階
級領導的,革命的思想立場,而诹非題材本身。

廣大的新民主主義的革命運動正給當前的文藝工作者
,開闊了廣大的天地,帶來了無限豐饒的素材,前進的文藝
工作者正可以各就自己的地區,自己的接觸面,自己的生
活範圍,而發掘新主題,創造新作品!

附記:本來還該一談智識分子出身作家的生活和思想
的改造問題,但因超過預定的篇幅巳多,只好待以
後的機會再談。

4鋼右傾及其它陳閑

由于今天人民大翻身的新形勢迫切要求,以及甶于這
形勢而來的文藝本身發展的要求,對過去十年文藝思想,
重新來一番檢討,無'論旣成作家,新生作家,廣大讀者,
我想都必認爲是一件非常切要的事。

大衆文藝叢刊笫I期「對當前文藝運動的意見」一文
首先指出。十年來文藝思想運動是處在右傾的狀態中,這
種看法,我認爲是正確的。

所謂右傾,我想應該是這樣解釋,卽是在執行我們的
抗日民族統I戰線的文藝政策中間,我們沒有能够很堅定

-28,


把握到它的芷確的立場和思想內容,以致引起文藝落後士
現實。一九叫二年毛澤東先生的「論文藝問題」就是這個文
藝政策,也是整個新民主生義文藝運動的最豐富而淸晰的
內容。周然對于這個原則性的指示是應該根據于具體客觀
環境與時期去靈活運用,但原則的本身是絕不容許打折扣
的。我們拿這個文藝政策的內容來檢視一下十年來我們的
作品與工作,我們不難看出,無論在爲工農兵服務的文藝
觀點上,在圑結又批評的文藝’統一戰線的內容上,在大衆
化的要求上,顯著地呈現右的傾向。

自然,這並不是否定了十年來文藝運動的進步,成縷
和收穫,我們是有進步和收穫的。而尤其從他的歷史意義
上來說,這種進步與成績,基本上應該首先肯定的。例如
我們抗戰中間,荜取了更多的讀者羣衆,闹結了更多作家
于進步政治領導之下,向反通者不妥協地去爭取出版言論
的自由,但這並不容許我們滿足于巳有的收穫,而忽略了
一倜思頹的問題。就作品來說,我們也有過I些健康的作
品,如暴露法西斯特務罪惡的「腐蝕」,如猛烈地反抗黑暗

勢力的「屈原」,如寫出人民堅强戰鬥性的「東平小說集」,

在藝術上,有反映士兵的摯愛的製作「野火」等等,這些都

在敎育羣衆上起了積極的影響,但是從全面來說,我們的
作品,無論小說,詩歌,戲劇和其他藝術上,姑穩在工農
兵大衆的階級立場上,而又能栩栩如生表現工農兵的生活
和其階級意識的作品,却是何等的稀少’,這和偉大的十年
中國歷史,毫無疑問是不相稱。抗戰初期,我們作品中一

:般還有種蓬勃的單純的愛國熱情,而到了政治轉趨黑暗以
一後,1般作品,不但顯出其思想上的薄弱,而且感情也愈來
⑽愈冷,縱然有人感到不滿,想去追求,所謂戰鬥的熱情,

或想招阃抗戰初期的魂,但是離開了人民大衆的立場與意
"識,不去從實際鬥爭中,改造自己的意識,這種努力的結

,果曇蠢、。

而在遺铿,我們還可以看到,在適應客觀環境的理由
.之卞,甚至產生了,完全失去政治立場的少數诈品,如在
皖南事變以後,與湘桂撤退以前,我們還在寫出和演出謳

歌國民黨的劇本一勝利進行曲,是一個顯明的例子。
然而,這種右傾的根源在什麽地方呢?

如所周知,中國新文藝的光輝傳統是中阈革命反封反

帝的光榮傳統的I翼。而這個反封建反帝的思想鬥爭,和
在政治上一樣,必須由無產階級的思想來領導,因此作家
只有深入工農兵大衆的革命實踐越深沉,則其所產生的作
品的感人力量也越深刻。魯迅先生早就向我們指出「惟有

。無產者才有將來」的明確指標,.這一貫下來的文藝運勐,

-都是由於在這侗無產階級思想的領導下而取得其眞實內容

的。抗戰以前,我們曾經有着「民族抗曰戰爭底文學」和「
國防文學」的提出和論爭,實際上卽是這樣一個原則性的
論爭。雖然在當時理論II還不够明確,還不够和實際結合
,然而抗戰爆發以後的遺個口號,無論前者後者,孰輕孰
重,兩者的有機關聯又怎樣?我們就I直懶怠不作更深入

一 的硏討,求取更明確的解决。因此在思想鬥爭與團結的問

^29 -


題上,顯出了原則性的放鬍。爲了照顧統一戰綫成爲放棄
思想鬥爭的一種辯解。而在創作上,也就缺乏明確的指標,
從而繼續引導創作前進,換了話說,在抗跸爆發&後,我們
進步作家的原有階級思想稹糊了,更不能廣泛深入灌注於
每一新生作家的靈魂深處,化成創作實踐的血液,而相反
的,.侗人.主義思想.",這情形卜便容易抬頭了,我們的文藝
思想上的右傾,我以爲是從這里來的。

有人說,江南事變以後的長期政治逆流是文藝思想右
傾的主闶,這是很難解鍵的。.政治的壓迫,是阻礙了運動廣
泛展開的最主要原因,這是無疑問的,但對於革命作者的思
想來說,這種壓迫應該更鍛鍊他的意識與鬥志,更加强他對
於現實鬥爭意義的認識。反動派可以阻礙我們的工作,禁止
我們钠作品,但不能軟化1個革命文薄家的思想與意志
因此,革命文藝家思想上的弱點,决不能以政洽壓迫的理
由來辨解,更不可把它作爲文藝思想右傾的主因。基本的
原因仍應歸到作家本身的思想和文藝思想領導上的問題。

X X X X
關於文藝批評,我也聽到一些意見,例如穴衆文叢第.

1期對臧克家先生「泥土的歌」的批評,反映的意見最普遍
的約有兩點:

一、 臧詩寫的時間是在抗戰勝利前,因此以今天農民
大翻身的觀黯看臧詩,似不公平0

二、 臧詩寫在大後方,「王貴與李香香」寫在解放區,
空間不同,兩者相提幷論,也欠公平。

我不想來談臧先生的詩,我只想借此約略談到一些關
於批評的問題。我侗人覺得問題不在時間與空間,問題仍
在批評的基本立場與基本觀點,分析是否芷確。如果批評
立場與基本觀點是巫確的,分析是對的'那决不會有適合
于今天,適合于此地不適合于那地的問題。例如革命作家
對待農民問題的基本態度,在戰前戰爭中與戰後,都應該
是I致的;在解放區或非解啟區,也.應該是一致的,僮大
的批評家的作品能永傳不朽,能够在任何時期都有它的意
義,卽是由于他掌握了正確的批評觀點,和作了科學的分
析。

但是態度的問題,是有厫別的。首先是敵友之分,其次
在友人中間、也還有層次之分,因爲接受的程度有不同,產
生缺點的條件有不同,批評者應該去,具體把握這些問題。

文藝批評原來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最高的批評,應是
高於創作底創作」從而可,知文藝批評,的確不是單純的指
摘,它應該肩指摘之後,能够指出創作未有的新發見,使
創作更完美,或者更有生發的前途,然而這不是說,批評
不應尖銳,思想上的尖銳,不等于兇暴的責罵。「在批評
家的工作上,激怒!|是不好的忠吿者,而且少有是正
當的見地的表現。但是,有些時候,也容許從批評家的心
臟奔迸而出的辛辣的嘲弄和憤怒的言辭,別的批評家或讀
者,以及首先第1是作家的多少有些敏感的耳朶,是懂得
什麽地方有憤怒的自然的動彈,什麽地方飛出單單的惡意
的。」(盧那卡爾斯基)

,30骞


要說評臧詩的缺失,我以爲恐怕是在沒有從一面指
摘,1面更深入於某1特定時空產生的詩作,指出臧詩應
有的前途吧,而從指摘一方面說,我是同意那篇文章所指
出的缺點的。

,(1九四八、叫月十日。〕

來信撟錄編者

XX兄:

……文叢第一期各篇,當時己詳細讀過,尤其頭I篇讀的
不止一次,其間如對于抗戰初期的「空空洞洞」的評語,或
自然主義的具體內容如何,不無疑問之點,但是只是些小
意見,而全篇的主要思想:認爲由于非羣衆的觀點,沒有
羣衆聯繫,以致發生各種不同的右傾傾向;而要克服這些
傾向,惟有與羣衆聯繫,從羣衆觀點出發,這是非常之正
確的,十分贊成,這是確確實實抓住了病根並下對症的
藥。文藝上的!切問題,都可由此理論的基礎以求解答,
否則都是枝枝節節的浮論,甚至歪論。其後也曾和朋友們
談及過這些問題,縱有小處不同,而都受到這篇文章的剌
激,想振奮一下……

X X

X X兄:

:.:,叢刊前兩天才收到,看郵記是上月底寄的。並且
是航空掛號,港台的信件眞太慢了。一收到,全本立刻就

讀了。非常好,瘭個刊物今天是需要的。第一篇論文,公
正嚴肅,弟全同意,不過於「右傾」的方面,弟覺得有的還
需要劃分一下,如詩歌上流行的「憂鬱氣氛」,「戲劇上
市儈傾向」,許多並不是後來變成這樣,而是本來就是如
此的,這多是未能克服的,本質上的,不健康的知識份子
傾向的表現;甚至「自然主義的傾向」,弟覺得也不完全
是意識的右傾,而是和思想生活關聯着的一種現象、不知
兄覺得怎樣?……

…:。指出侗人主義一點,弟覺極爲重要,這是今天許多退
後傾向的來源,希望有材料,在這個題目上再論一下,弟
想會有更大意義的。,:…

X X

X'兄:

至於內容方面,弟己在給別人信上說過些,現在可梢
詳述幾點,供兄等參放:1、第一篇文章寫得極好,那樣
結實,扼要,深入淺出,抓緊原則,可以說是歷來理論文
章锤難得的傑作之1。所指摘的過去的缺點及不良傾向,
都說得深刻而得當。但有幾點我認爲値得討論:人,新方
向指得仍嫌獏糊,祗說了新民主主義,而這是匕年前早提過
而並未充實起來的,現在仍寫得空泛,況且還有地方顯出思
想上的混亂,如「新民」與「小贅」的問題,一則說「爲小資」的
文藝,再則說「小資作家的」文藝,三則說「革命小資」的
文藝,混合不分,殊不知三者大有不同。「爲小資」的文
藝和「小資作家」所產生的文藝,本質上是兩闽事兒,至

-31 -


於「小資作家」的革命文藝和「小資作家」的反励文藝,尤
其兩囘事,怎能含糊帶過去?又如「農民爲生要描寫對象」
與「農民運動爲新民主文藝主耍內容」,這又是兩回事,
不能混合的。因爲揣寫農民有種種寫法,反動文藝他描
寫農民,革命文藝也播寫,强調描寫農民,有何道挫?新
民主主義文藝之所以以農運爲主要內容,不是就題材的的
容而言,倒是就思想內容而言也……新民主主義文藝者,
思想上,以無產階級思想爲、王而包括農民及其小資產階級
思想多樣的統1,的容上,以下層人民生活的描寫爲主而不
排斥其他任何生活的描寫(因爲有了思想上的保障,而所
以强調其爲主的,是爲了切實反映當前現實之故〕形式
上,以大衆文藝的優良傳統的創造的形式(包括魯迅和趙
樹脚0爲主,而不排厄一切己,的形式,仝時創造更新的
形式。我的了解,極粗略的說來就是如此。(編者按;
此處恐因原文文字不很周密有所誤會,原文中是指岀在表
現今天新民主主義文藝的中心內容上,「農民便目然將成
爲文藝更重要的對豢,而另一方面.,反映城市的羣衆鬥
爭,也仍是重要的主題方向,」這和上述稍有出入,而且
並無棑斥描寫其他生活之意,又關于前一問題,原文「我
們也應該有爲小資產階級的文藝,革命小資產階級及作家
在反帝反封建的戰鬥固檩卜所產生的作品,也仍爲人民所
歡迎。」這铿本來就是指兩闽事,並未混爲一談。我們曾
檢討,該文文字上不够淸楚,致易引起誤解,應在此認歉。)

3、檢討抗戰以來的文藝總動向時,完全以大後方的

材料爲根據「固然另一世界的己撇開不談,這是不成問題
的)。而實際上,整個文藝的形勢是:1、某些地方(按指
解放區9,二、大後方,三、上海及東南。第一區與二三
區自然不同,大大的不同;而第二區與第三區其實也不同
,至少是大同之中有大異(不僅小異3 ,蓋因環境有特點
耳,所以例如文中說,一九四一前後,政治逆流造成「局
部的暫時低落」,影嚮到知識份子精,和意識上的退郤,
苦悶,「非常黯淡無力」等.等,郤不知道上海並未發生這
種現象(上海直到日軍入租界,卽太平洋戰爭爆發才發生
大變化,但那和後方又不同。3總之,這一問題茲不詳
論,我只嬰指出;戰時文藝形勢是三分天下,現以重慶的
眼光,根據重慶的事實,而作全國性的總結,那是必然不
妥當的。.…:」

X X

X兄:

……覺論文太泛,批評各種傾向,,還應該盡可能舉出
作品。而且所批評的傾向,似乎主,氣是文人在政治鬥爭方
面的認識作風,對于作品本身所代表的傾向,因爲不舉作
品「舉得極少」,就小大突出,不見眞切。文藝究竟是社會
關係,人的關係的表現,總不能專從政治方面來作批評。
爲什麽這篇文章不提到北方文藝呢?一些很好的東西,爲
什麽不列舉出來呢?:…。我讀了北方一壁東西,深深感覺
到在中國土地上新的人在生長,新的人間關係在出現,
像劉巧團團那個本子铿的幾個人、李有才板話锂面的

-32


人,像「白毛女」的喜兒,在我看,這應該是中國文藝幾
十年來的時代的收穫,也就是中國政治鬥爭的偉大意義。
……不提到北方文藝,不提作品,我怕這篇文章不會有它
應有的効果。….;

X X

XX子

…:。獨論問題,細細硏究起來,是很多的。當時看了
兄文,也覺得有點意見,但此地不談了,談起來也太繁雜,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大衆化的推進,大衆化的傾向正確底作
品的創作;有更多的創作,理論問題才能開始解决。但
大衆絕不可看锝太簡單和狹窄,應有各種程度的路途和
樣式,層次和程度是可以很不齊。對於說文藝可以和政治
離開或反大衆化的意見或傾向,應該無容情地打擊之,但
處理文藝問題,和處理實際的人民生活上的問題一樣,切
忌劃一辦法和命令式。…… X X

XXå…„

…:.我非常仝意你們的意見,這是多少年來,似乎還
未見到遺樣有指導性的文章,上海的朋友們及一般讀者,
都非常注意。我們有八個脈友,也因爲你們這文章的暗示
與鼓勵,曾集談過過好幾次,雖然在小的部分上還有一點
不同的意見,但大體上是完全同意的。:….

空氣甚費況悶,這是生活在遺樣的圈子狸之故。知識
份子要進行改造,在這種圈子锉,眞是太不容易事。……

X X

編輯先生:

首先是「新方向」一文裡流貫着的中心思想,是文藝
衲羣衆性。這一點我們認爲是非常重要而芷確的,過去文
藝理論及作品種種偏向發生的根源,是在於脫離羣衆的個
入主義;而今後糾正遺些偏向的最根本的條件,就是創作
要以羣梁爲對象,批評要對羣衆負寶,並且爲要能够好好
地做到這兩點,還要文藝家的生活嗯想,都不得脫離羣衆,
他嬰和羣衆,一起生活,習得羣衆的思想、感情,甚至於習
得羣衆的表現形式。這樣I來。作家自己就得成爲羣衆中
的一員,和羣衆密切結合的I員,然後文藝才能够順利地
走向新的道路。這種理論是絕對正確的。

雖然在大的原則上,基本理論上,我們都完全同意;
但是在小的地方,也還有些懷疑的或者認爲尙欠周詳的。

譬卯抗戰初期,本是文藝和羣衆結合的最好的開始,也
就是文藝大衆化實踐的坦途的開始,各地散在的文藝家,文
藝作品,都因爲配合抗戰而適應羣衆的耍求,走上了新道
路(可惜當時印刷不便,作品流傳不廣,而如街頭劇之類
演出以後,劇私便亦淪亡。假若能够搜集整理,雖未必能
發現驚人傑作,郤也說不定有相當好的作品)至少己走上
了大衆化實踐的道路遺I點,卽可以看作是常時文藝運動
.;的成果,因此抗戰初期的文藝運動「轟轟烈烈」誠然有之

」,「空空洞洞」便頗難斷言了。

又如自然主義傾向的指出,因爲文中沒有擧出實際的

例子,讀後有點意義稹糊,誠然有些作品如沙汀的「淘金

-33 -


我們接到一狴讀者來信,抗議一些什誌對紀德的捧場,我們特約了繆靈珠先生寫了一篇「談紀德」
,對於紀德的反動思想實質和其特態,了作一個詳細的分析,這篇批評我們以爲是很重要的。

趙樹理先生的小說,是久爲讀者所歡迎的,本輯發表他「福貴」一篇,以後還將繼續發表。環一篇
^對於人物與社會關係的分析,我們以爲是很深刻的。

上輯徵求反映當前蔣區鬥爭的各種報吿,通訊,實在的故事等,巳經收到了好些稿子,這輯刊七的
砂,都是讀者投稿,我們懇切希望讀者不斷的寄給我們這類作品。

,記」是诗有强調地表現新生的一面,偏重於暴露沒落的1
面。其實這兩,面原是一倜整體,貧落者的沒落,可能預示
着新生者的穀生,瓊種作品認爲有舊現實主義的傾向或者
較之自然主義更恰當狴。又如姚雪垠的「春暖花開的時候
」,其偏重粉紅色的描寫,雖冇莫泊桑的不好的一面,但
要擧來作文藝奎流氓的主要傾向,也許来必妥當。

自然因爲作者的脫離羣.衆?:&品的無由適應羣衆的要
求,以致作者精神上的灰暗,作品感動力的輭弱,遺瘙傾
向是有的,而且是不好的。只是關於窘點我們以爲還須比
較詳盡的檢討,能由實際的例子去說明會要更好些。

此外如文中指出了過於重視團結I拉攏、缺乏批評

領導的傾向也沒有擧例說明。其實如捧名角的作風,
對錯誤見解的過度容忍,遺壁都是這種傾向的具體表現,,
而這些金今也還留下一些不好的影響。

對舊的檢討的目的,自然主要的是爲着新的。出發。因

爲新的現實情勢,對於文藝有新的要求,而文藝爲着自身
的正當的發展,也應當取得對於新情勢的更適切的配合。
所以我們也.認爲應該注電現在的文藝的實踐,在各種不同
環境中的各種文藝工作的進行。 ,。

只,是某穂特定的環境中,作者無法跟醒覺了的,進步
了的大衆結合,自然文藝工作受了限制。甚致於作者自己
的意識也受了限制。對於這種特殊客觀的條件,我們應該
要認識淸楚,但是大衆也好,團結與鬥筚也.好,乃至客觀
的條件限制也好,這狴都不是死的,固定的東西,我們的
對象依然廣大得很,我們的工作也依然繁重得很,而我們.
也認爲無論在怎樣的環境中,都有應當而可能做的事。尤
'其是獨於惡劣的反動傾向的作品及瑪論的打擊,對於小市
民的文學創作與批評,在特定的地區則是更重要的,我們
、不能因爲總的方向,而忽視這些特殊環境中的文藝工作。

易信謹上五、十。

^34 -


XX兄: ,-

我不該答應你寫這篇關於紀德的文章,我現在有點後悔,我太不自量力,糊糊塗塗的答應了你。隻身到了香港,手
邊只有零星幾本書,紀德的作品,更加稀少。老實說,要我把他來一侗總淸箅,這是十分難的。而且,爲了食飯,整天
敎書,白X狸沒有片刻空閒,到了晚上,人疲倦極了 :便沒有寫作的情緖,每逢執筆,腦子空空洞洞,繁雜的俗務湧上
心來,思想亂了,難著一字;好容易才得集中精力,思索一下,但是一個呵欠,帶來了疲倦,搬性又起,便索性停筆。

這是兩月來的情祝,所以這筆文債,一拖再拖,拖到了今日,抱歉極了!但是今晚我不敢再拖了,對不起朋友,我
打算和你作竟夜之談,預備了兩包香烟,一蛊濃茶,好把睡魔趕去。

吿訴你,我現在坐在一角小樓的露台上。是無星無月的夜,但夜幷小謐靜,從不遠的地方,頻頻傳來了庸俗繁噪的
舞樂,呼呼的汽車急走聲;一切繁囂都市的雜响,沒遮攔的闖進來,這樣的夜,使我不由得想起巴黎之夜,和寄生在那
都市狸許許多多招搖撞騙的江湖文人——他們有的是漂亮纖巧的風格,或者僞裝自曲進步的外表,但你得當心他們賣的
可能是麻醉劑或者毒素!眼前我們就有册典型的例——安得列.紀德。

我不是開玩笑,苻我看來,紀德就是那、1流江湖術士式的文人。入有因他的豪邁古今的氣槪,或者經得起考驗的人
格,而獲得千載敬仰;也有因他的聰明『狡I、僞裝、欺騙,而名噪I時。江—士式的文人有的是後一件法寳。

紀德這名字,在中國不算是陌生,也曾有過一個時期,許多靑年給他迷着,近幾年來他好懷漸漸給人淡忘了。但是
去年十一月,諾貝爾文學獎金突然贈給紀德,這消息引起了許多報導與紀載,卽‘痒國內沉悶的文擅上,也翻起了一倜波
浪,雜誌上時時看到一些捧場的或者唾罵的文章,更有幾無聊的文人要替這傢伙辯護,洗滌他的臭名。最近我也接到一
些國內靑年的來信,問及我關於紀德的意見。自然你可以想像婼這些來信的內容,有狴是寬大的饒恕,有些是懷疑的評
議。近年來,紀德因他的「從蘇聯歸來」的雜感、暴露出他的反動的本來面目,义冈他在巴黎淪陷後的言論,對德韶媚,
厚顔無恥,巳經早爲人唾罵,爲甚麽去年諾艮爾文學獎金委員會,獨垂靑於這無卷的傢伙呢?於是,一般的疑問,便轉

談紀德 靈珠

-35


到紀德作品的本質。是不是紀德本來傾向不壞,頗有可取的思想,但判了暮年,人入老境,未免糊塗,憑了錯誤的直覺,

1時昏矇,放出這樣反動的言論?我們批評一,個作家總得寬大一點,念及他早年的貢獻,那麽,那些錯誤是可以原諱的
篼?抑或,這傢伙本來是個混蛋,但靠了他的文筆和狡滑善變的手腕,所以名噪1時,但是終究經不起時代的考驗,狐
狸的尾巴,到底露了岀來呢?這幾問題都引起靑年們對他饒恕或者懷疑的原因,我想這銎問題値锝我們去淸算一下。'

本來,在今日人民翻身,開始淸算法西斯的餘孽的時代,像紀德這類的作家,就早該給時代的洪潮淹沒,無聲無息
的滅亡了,但是居然還有些人要替他捧場要利用這些僞自由的甚至墮落的思想,好去麻醉別人,於是借了這獎金事件,
大事馆染一番。諾貝餽獎金委員會,近年來之漸趨反動,信譽消失,巳經有人指責過了,我不用複說。老實說,在今日
,進步的人士對於這委員會已經不再寄與幻想和希望.,在人民看來,這獎金之贈與,幷不是一個榮譽的挂冠,而是一侗
反動的烙印。那麽,紀德之得獎,沒有甚麽稀奇;稀奇的,倒是這傢伙爲甚麽在今天中國還有人在捧他,以致靑年還在
提姆紀德是侗怎樣的人底問題,倒底這江湖術士賣的是甚麼藥呢?讓我們打開他的葫蘆,,看看痤面的貨式。

X X X X
可惜我手邊沒有他的全部作品,檢討未免困難,我試隨便的就他一篇散文丨!題名「快樂與自由」1—譯幾段給你

看看:

一個動物只是一個快樂的合成體。

萬物愛生存,1切生靈在生存中享樂,當快樂豐沃的時候,你稱它果爲實;當快樂歌唱的時候,你稱它爲鳥

兒。

眞的,自然萬象昭示我們:人是生來享樂的,是官能快感的追求,使得植物茁芽,使蜂巢充滿蜜漿,使\心充
滿慈愛。

一開首,他先賣了 一劑麻醉藥;官能的快感是生命唯一的動機;,八生沒有別的目的,只在滿足官能的快感。

性怎樣的美,是靠你怎樣去使它美,智慧不存在於理性,而存1愛中,啊,直至今日,我活得太拘謹了。

人得如沒有法則,然後去聽取新的法則。解放呵!自由呵!我欲望能伸展到那兒,我便向那兒奔赴。啊!你,我所

愛的人,跟我來罷,我帶你到了這兒,爲的是你可以跑遠一點。

於是他開出了一條藥方,向你誘惑:跟我來罷,你得拋棄了理性,我將帶你到一個滿足欲望的樂園;一切法則—不
可信,但我却有個新的法則,你且聽這法則罷



我要求滿足,所以我要每天創造一個上帝,自從我醒覺了那刹間,我便感到生存之可欲,無限的頌讚生存!爲
甚麽痛苦停後的快樂,總比不上快樂停也後的苦痛這樣强呢?.這因爲亦.痛苦時,你夢寐不忘失掉了的快檠;但是
在極度快樂的時候,你從來不會想到免除了的痛苦,因爲快樂是你的本性。

每天要創造一侗上帝,那就是說,不要有固定的信仰,只糞那股追求官能快感的欲望,亂衝亂撞,這是.「沒有法則
的法則」。假如這人間眞如這班官能快感主義者所想像的那樣美滿,當然一切如意,魔鬼狂舞,妖狐痛飮.,人生便不會
發生問題。可惜現實的世界幷不是壞樣,它充滿了矛盾和不能避免的失意,官能快感,往往撞壁,於是紀德曠道:

一切肯定是透過否定完成的。你對自己否定的一切,將取得生命,努力去肯定自己的,將被否定;被否定了的,
將被肯定,有全「予」,纔得全「取」。沒有犧牲,便沒有復活,成熟了的,便成獻菓,你打算永遠佔有的,會凋
萎,你怎樣知道菓實成熟了呢?.闵爲它從枝上落下來呵,一切菓實爲了「予」而成熟,它在獻菓狸完成自己。

透過否定去肯定,從予中去取,從犧牲中進步:遺番話,驟然看來,似乎不失爲合理的和進步的話,但是我們要當心他
的僞裝的進步呵!究竟紀德所要取的,是甚麽呢?

自然萬象所憧憬的是官能的陝感,它使草長,使花發,使蓓蕾盛况,自然的本性,編織了花冠給陽光去吻,使
一切生靈和諧,敎幼蟲成蝻,蝴蝶化生,受了自然的感召,萬物憧憬着最大的幸福,最高的自覺,要求進步……這
所以我從官能的感覺锂比從書本狸學習得更多,這所以我發現書本比陽光更加晦暗。

繞了一個圈子,說了一番美麗的謊言,紀德終於轉阃到他原來的出發點:生存的唯一意義,只是官能的快感和欲望的滿
足,一切的「快樂」來自它,一切的「進步」是爲了它,於是乎,紀德便洋洋得意的說:

無所謂考慮,也無所謂法則,我不顧I切的投入快感之海锂,恬然的浮遊其間,我沒有給波浪呑沒,唯有在官
能的感受锂,我們的生命找到自覺。

人生的快樂,只在感官和欲望的滿足,巳如上述;但進步判底如何追尋呢?

需要改革的,不但是這世界,而且是人,那麽這個「新人」從那程產生呢?不是從外面的世界呀,同志,,從你

的內心锂去掘發他罷,正如從沒有渣滓的礦苗狸去提鍊黃金,從你自己的旳心铿去提鍊遺侗新人.敢於表現你之所
。以爲你,別受欺騙,每個人也有可愛的潛能,相信你自己的力量與你的靑春,常常科自己說:一切全仗我。

顯然的、紀^謂「進步」是指內心的發展,而這發展是極端侗人主義的和觀念論的,照他的想法,一侗人可以離開了
羣衆,實的社會,只要掘發自己的內心,便可以提鍊出一個新入,這「新人」有點像尼釆的「超入」,可以睥

-37


睨一切,散視人羣,不受一切的約束,於是感官和欲望的滿足,便可以達到極致了……

X X X X

請恕我,我的徵引未免亢長,但是從瑗我們可以窺見了紀德思想的輪廓和他的作品的動機。事實上,镦紀德這流的
狡滑善#',沒有闹定的信念,而且時時自相矛盾的人,是說不上有甚麽思想的體系的,因而他的作品,從全部檢討,也
够不上有甚麽,1實的動機,然而,作爲他的思想的根底的幾個點,卽使在上面幾段的引證铿也透漏了出來,這江潞術士
所賣的到底是麻醉劑和毒素罷了!不錯,紀德是,個不斷地在變的作家,他的作品的主題也異常雜博和多面性;可是一
條臭黃魚,無論是紅燒,靑蒸、,或是酸溜3到底也使人噁心的,任紀德如何的僞裝和善變,也不會使他本來的氣味更好。

我們不防透過他的思想演變的過程去追踪他所跑過的路。

第一,我們先看看紀德如何去提錬他自己的「新人」。

紀德的處女作凡爾德手册(一八九一)的主人翁是個極端侗人主義和神秘生義的1,他不滿於現實世界的紛亂和
,煩擾,於是鄙夷外在世界的一切,沈緬於心靈的樑險,憧憬着遙遠的理想,和飄渺的靈界。那時候,紀德剛在十八歲,
懷着做作家的夢想,無疑的,他濃重的受到當時象徵派的影响,他曾一度與象'徵派大飾馬拉爾美91巳18367會見,
五體投地的對他祟拜,紀德曾說過『當年我確實把他看作一侗聖人,而如今也保卷這種看法……‘1種從他自身中所閃發
的聖潔,在一個與世俗絕緣的境土中,他行使着敦士般的職守』。

你曉得的,在十九世紀末葉爭雄於法蘭西文壇上的是左拉的自然主義和馬拉爾葵的象徵主義;前者要求正對現實,努
力去晷露塊實中人性的黑喑面,,讀者憎恨現實的醜.惡,因而逃避現實,沈湎於心靈的樑險,兩者的傾向雖各走柄端,但
是承認現實的醜惡這點則是一致的,在法蘭西日漸趨向資本主義的沒落時代,生活弁道德墮落的巴黎社會铿,這潼意識
上的反應是必然的結果,當時的靑年。不傾於左拉便傾於馬拉爾美,照I拉爾美看來,遺現實的、世界沽眞實的世界之歪
曲,而唯有那崴實钓世界纔是永恆的世界。詩的能事是.在恢復那永恆的世界,所以詩人的責任,在於找尋現實5裂隙,
擴大這壁裂隙去看出現實之外的永恆,所以要作心靈的樑險,在內心狸琪建一侗詩人的美夢。由於反抗自然主義,由於
想替象徵主義彌補它所缺少的小說(那時候象徵主義的作品差不多盡是詩)紀德便寫出了「幻舟」,想乘起這隻幻舟去
作心靈的棵險。

「凡爾德」和「幻舟」的失敗是意中的事,老實說,象徵主義作爲反抗極端的自然主義,也曾褐起了一股洪潮,但
是瓊洪潮只是一時的現燊罷了。到了紀德躍登文壇的時候,它巳經是许低落之期,它的病態的心理,不能够噺足追求官

38 -


能快感的巴黎人的欲望。這兩本作品未曾引起熱烈的反嚮,紀德意識到這失敗的原因。一侗聰明狡滑的人是很懂得轉變
的必要的。於是紀德轉變了。

「我很明由,我太明白這種對外冼世界的藐視所能產生的結果;它必然會誘惑你背向生活。詩入日漸與現實絕了
緣;他甘冒使文學落入抽象與凍結境域的危險…稍後我就感到有重建文磬與外#世界直接接觸,用感営去接觸的迫切需
要」紀德宣言他的轉變.了。

「我要用赤裸的脚踏在大地上」於是就產生了「地糧」。

表面上,這宣言是健康的,是進步的,是勇敢的。我們彷沸看到紀德眞的從内心锉提鍊田一侗「新人」。但是,危
險性就在於這表面的,膨裝的健康,進步,與勇敢!老兄,大槪你會同意我的想法:文學1-的僞裝比甚麽還要危險,它
傲帶有瑪啡的止痛藥,可以麻醉你一時,使你有一刹間的痛快舒服,但是你的神經便受害於無形,遺江湖術士紀德賣
的,就是遺類的藥,從靈界的憧憬與夢想狸解放出來,用肉眼去芷視瓊現實的世果,用感官去直接接觸這外在的世界,
無疑的,這是解放,然而,這解放將引你到基麽地方去呢?在「地糧」中,紀德喊道:

但奈帶奈蘢,你將像把光執许他自己手上的人那樣追隨着光前進。……

欲望是有益的,同樣,有益的是欲望的滿足II因爲欲望從而增添,我實在對你說,奈帶奈藹,每種欲望比我
欲望中的固的物虛幻的佔有更使我充實。……

我那天性充滿着愛的心,流質似地散瀉在四方;沒有一種快樂像是屬於我自己的,我每邀請任何遇到的入去分
享,,,而當我獨樂的時候,那只全憑着孤傲。

有些人責備我自私.,我責他們愚妄,我志在不愛任何一個入、男人或女入,而僅愛友情;感情,或愛情,當我
-把愛給與一人的時候,在我只是徇人之意,因爲我不願從而就不愛另一僴人,我也不願意霸佔任何一人的身與心;
像對自然一樣,對人間我也是遊牧者/小停住在任何處所,一般偏愛我認爲是,反正義的;願與衆人處,我不把自己

給與一人。

顯然的,在紀德的面前是兩條路II1條是欲望和本能的滿足,另一條,是極端的個人.主義。

第一條路是很易理解的,紀德自始至終是侗官能快感主義者,本能的歌頌者。强烈的愛慾和肉慾滿足的追求,始終

'潛藏在他的內心铿。在他初明作品锂,靈界的憧憬小過是意識的壓制,但是潛意識的反抗終於衝破了這阻障,赤裸裸的
暴露出來,:這過程就是他之所謂「解放」。正如1個懷春約處女衝破閨房,爲了欲望的滿足,便索性公開賣淫,這樣地

-39


紀德便從內心狸欲望虛幻的滿足3衝剷外在的世界,要求欲望實際的滿足,但是一個欲望的滿足又帶來了另一個欲望,
於是不斷的放縱欲望:不斷的要求欲望的滿足,他永遠滾在遺追求狸,以此麻醉自己,麻醉別入。「我的欲望伸展到那
兒,我便向那兒奔赴」,紀德便把官能快感認作人生唯一的霸機,認作最高理想的生活。

這種說敎倒投合了享樂的,縱慾的,墮落的巴黎布爾喬亞社會的胃口,官能快感成了新的福音,紀德成了新.的偶
像,事實上,他也是遺階層的代言人,紀德在墮落的法蘭西文壇上之所以名噪一時,不是偶然的事呵!但是這僞裝的進
步,却發生了它的魔力、有不少的靑年中了它的毒素,卽在中國,也有入替他辯護,如盛澄華先生在「安德烈.紀德」
一文中說:「由於强烈的詩情與意懺,『地糧』往往被誤認作是歌頌欲望與本能的一本書,誠然,它容易予人以某種放
浪,過激或竟極端具有破壞性的印象,但紀德積極,晛朗,建設性的倫理觀是藉摧毀了一部分舊道德與舊傳統纔被磕立
起來,紀德始終令那些衞道或衞義的人士皺眉,不斷的遭受他們的圍剿,芷因爲他的思想徹底地破壞了他們的巢窩,他
不怕使別入或自己出醜,把一切腐爛搬了出來曝曬在美麗而赤熱的陽光下。」

「地糧」之具有破壤性,倒是事實,自然,它的破壞的對象是當時法蘭西布爾喬亞社會的舊道德與舊傳統。紀德差不
多一生住在巴黎,有時作短期的旅行,可以很快便囘去;他生活在布爾喬亞階層锂,耳染目濡的是那雜囂都市的罪惡,
他看出了自已階屬的墮落和僞善,在花飾的表面下遮掩着的糜爛生活,在宗敎觀和道德觀壓制下的時時騷動的潜意識和
肉欲傾向,由於反抗這些,他便坦白地搬出了別人的或自己的腐爛,坦白地要求欲望的滿足,,而且坦白地宣言官能快感
爲人生唯一的目的……直到這點,以他的坦白的暴露,勇於作階級自我批判,紀德是富有革命性的和向上性的,但是僅
僅到這點而巳,過了遺臨界點,他便跑向下據的路,墮落的傾向,因爲要把官能之快感與欲望之滿足推至極端,他便陷
落到只歌頌本能與欲望,而至引向惡魔主義,唯慾主義,道德的無政府主義,紀德在大地上親手播下的種子,自己收獲
到「惡之花」。

至於紀德的建設性的倫理觀呢?那是騙入的鬼話罷!紀德從未有過甚麽建設性的說敎,我上雨說過,紀德所要求的
是欲望的滿足,但是欲望永遠不會滿足,因舊欲望的滿足便帶來了新的欲望,所以他永遠#欲望的追求中打滾,這追求
便表現爲紀德自身的矛盾,動盪,不安,朝三暮四等等特性,一個「每天要創鏜一個上帝」的人是不會有明礁的信念姻,
沒有明確信念,建設性的倫理觀何從產生呢?說破壞本身就是建設吧,或者說透過破壞去建設吧,正如紀德自已刪說
「有全予纔有全取,沒有犧牲便沒有復活,」紀德否定了自巳而去肯定自已,因而提鍊出一侗「新入」:但是他所取得的
的却是惡之花,不斷的追求欲望滿足瑄傾向,我們眼前的新人是個沈緬於官能快樂的極端個人主義者罷了!

40。


據我猜想,盛澄華先生所認爲紀德思想之具有建設性者,大槪是指兩點III、紀德從靈的憧憬裡解放了出來,卽
面對現實,因而徹悟到生活不是單方面的;二、他投入現實的世界,體驗生活,因而覺悟到生活本身卽是敎育。

現實?老實說,除了那些象徵主義者和頹廢的浪漫主義者之外,現代作家很少有不面對現實的,但是有人從現實中
吸取敎訓,襬脫/狹隘的主觀的我;有人却透過狹隘的丰觀的我來看現實,.因而甭曲了現寶,同樣有人看到了現實整個
面影光明面和黑暗面,理解到現實的眞相,冈而能够批判現實;有人却只牛。自己的階級圈子內看到現實的片面,於是以
這片面代替了全體,有意無意地宣傳了與現實相反的敎養,,因而受現實所束縳。前者是眞正的輿敢地面對現實的人,如
高爾基、羅曼羅岡等等,後者是僞裝的現實丰義者,紀德是後一侗典型,紀德的眼锂,這現實的人間是追求官能快感
的冒險家之樂園,是追求欲望的滿足的享樂主義者的老家,是自私自利的「背德者」的舞台,是一個「沒因由的行爲」
的侗人主義者的用武之地,他頌讚這現實的人間5因爲它能滿足這一切;他熱愛1間,因爲它可以使他沈緬,但是現實
的人間铿絕大的矛盾,被壓迫者的呻吟,被損害者的血,人民的生活苦痛……那些構成入間全部面影的現實,紀德從未
去看一看,或者有意地閉上自己的眼睛。

沈緬於現實的享樂,跟逃避現實有甚麽分別呢?算了吧,現實幷不是紀德肯去觀察的範圍一切墮落者,背德者,
侗人主義的心靈纔是他所醉心去掘發的領域",他沒有看到人生的多面性,他只看到布爾喬亞糜爛生活這一面,假如他對
這一面抱否定的,批評的熊度的話,他還不失爲勇於批判自己的階曆的進步作家,可是他反以這招搖叫賣,甚至於歌頌
讚美,我們便不得不暴露他的原形,滾開罷,你,賣假藥的江湖術士!滾開罷!你,打鑼號召的小伙計!

在向下的生活中敎育自己的入,只能成功一個官能快感主義者,我又何用多說昵?
XXX X

以上的話,我拖雜說來,說得太多了,'我逗留於,「地糧」討論太久,無疑的,這部分作品宣示了紀德思想的轉扭
點,那就是說,他從內心的欲望虛空的滿足,轉向要求外在的直接的感官的滿足,我們要繼續考察「地糧」以後紀德的,
轉變。 、

這種官能快感主義引向甚麽呢?

在「梵諦崗的地窖中」铿,紀德提出了所謂「沒因由的行爲」11紀德的「道德律」,或者更正碯
的說^紀穗的「背德律」,讓我們看看這些沒因由的行爲的邏輯的發展II

自從我醒覺了刹那間,我便感到生存之可欲,無限的頌讚生存! 、

41 0


對於一個生靈,每一分的快樂,是比例着他和心靈和感官所能够接受和所應該接受的。卽使否定丁我們快樂僅
僅一點兒,我也覺得被剝削。沒錯,我不知道:我未降生之前,我是否需要生命纟但我旣降生了,則宇宙的I切是
我所應得的……我需要享受,這敎訓我把我目前的I切化成快樂。

(見「快樂與進步」)

因爲要求享受快樂的權利,所以就要求解放,但是—1
自我解放並不算什麽,困難的是自由了又怎樣呢?

(見「背德者」)

眞的,紀德陷於絕大的苦悶和矛盾,欲望是永沒有滿足之期,那麽得到了解放,便又怎樣呢?於是,他便一步跨人道德
的無政府主義。

我對我自己的行爲爲甚麽要負責呢?我的行爲本來是沒因由的啊!

(見「背德者」)

這是多美翳的誘惑啊!這是爲惡者多可愛的自恕啊!一個入可以爲所欲爲,可以不受任何拘束,可以不負任何行爲
的責任,這世界是爲我而生,我可以任意的支配它。,我不能够受任何的拘束,但是我可以任意拘束任何入,尼乘的「超
人」給予法西斯主義以理論上的根據,紀德的「沒因由的行爲」給予它以行爲上的根據。

假如紀德只是向布爾喬亞階餍開開玩笑而巳,那麼瓊個「背德律」也自有其破壞性的和暴露性的作用可是,並
不,紀德實在把它認作人類行爲的定律,「浚因由的行爲」在藝術上是他的創作的主題,在實生活上是他自己的行爲的
解釋"

是這種「沒因由的行爲」使得「梵諦崗的地窖中」的主人公無緣無故的殺人。是這種「沒因甶的行爲」眷「背德者」
的極端倜人主義辯護。「背德者」寫一個極端自私自利者的行爲,他患了一場肺病,靠他的妻子的小心料理,他漸漸的
復原了,可是輪到她因爲過勞和傳染而至得了肺病,他却看也不看她一眼。他幷沒有忘記她對他的愛和恩情,他也不是

無所謂考慮,也無所謂方法,我無拘束地投入快感之海毬,恬然的浮遊其間:….唯有在官能的感受铿,我們的

生命找到自覺。 、

42


不愛她,忘記了她,那麽,爲僅麽他瘰樣做呢?爲的是II人類的行爲本可以沒因由的啊!

也是這種「沒因由的行爲I在「僞幣製造者」狸解釋爲甚麽撒謊是最崇高的,可愛的德行。

盛澄華以爲這期間紀德的作品,是帶諷刺性或批評性的,紀德是反面地對生活作了批判,「他在這些小說铿闻對着

生活所提出的問題,他把遺些問適留給讀者去體驗去思索而不作任何確定性的解答。」

這是近視的看法,他忘記了紀德一切作品中有倜「我」在,差不多紀德全部的作品,都是主觀性的氣味甚濃,他從

未曾作過甚麼冷靜的客觀性的批?或者觀察。那就是說,紀德的作品以自我表現爲中心,不過紀德钠「我」從來未得到
調協,和諧,平衡;相汉地,它永遠充滿着不安,動盪,矛盾,無固定的思想和信念。把這個多卸性的,多重性的「我」

提到人生的舞台上,於是讀者便彷彿东紀德的作品中處處見到自已,見到別人,自己的缺陷,別人的缺陷。

二母侗人在靑春的時候,總不免有許多錯誤,追求,罪惡,或者沒因由的墮落,但是生活的經驗,敎我們如何控制了
自巳;現實的體驗敎我們如何取得了欲望與意志間的平衡,我與世界間的調協,靑春的錯誤便漸漸的淡忘。我們找得了
人生的目的,和生活的路徑,堅定地勇敢地前進,我們不會再反顧,不會留戀靑春的錯誤。可是紀德來了,他把你久巳
忘記了的錯誤,矛盾,不安,罪惡,從墳墓铿掘起來,幷且吿訴你那避錯誤,矛盾,不安,罪惡,纔是美麗的,有益
的,健康的,只有它們是人生的目的,於是你在紀德的「我」,看到自已的「我」II紀德就是這類多面性的善變的誘
惑者。

這多面性的紀德的「我」遂使得一般批評認&德最最不可捉摸的作家。事實上,假如我們明白了他的官能快感的主
張,沒有固定信仰,和對沒因由的行爲的歌頌,則他的多面性就不難了解了。從精神的親緣上說,紀德綜合了尼采的「

個人意浐說」,陀思朶易夫斯基的「魔性價値」,勃朗冓的「缺陷美」,勃萊克的「兩極智慧」II他是反動的,頹廢
的,神秘的文學遺產的產物,但是他却沒有從這狸獲得平衡。

由於瓚種「沒因由的行爲」,他到「岡果」旅行,到「察」旅行,在那雜,他久己埋葬了的人道虫義,曾一度的在
他的心锂復燃,他看到黑奴的受虐待而感到不平,他感到蜘魚海鳥彷彿是自已的兄弟,他在月夜樹下朗誦米爾頓的詩,

那時候的他使讀者幾乎忘却了他的唯慾主義,惡魔主義……可是 '他幷不因瓊次旅行而改變了他的觀點。

是遺種「沒因由的行爲」使他跑到蘇聯,可是他闾來却帶着了更反動的面自。.

也是這種「沒因由的行爲」敎他在巴黎淪陷後對德諮媚,甚至於公開無恥的說:「改造法蘭西的將不是我們,而是
他II希啟也。」

呵,「沒因由的行爲」,好一個無恥者,墮落者的護身符!

但是以紀德的朋友引爲自豪的盛澄華,却替他辯護說遺早1「知己知敵」。這「蹩脚的恕」大槪也是「沒因由的行

爲」罷! ,

00

X X X X 4
天將亮了,但在黑暗還籠罩着的時候,我們値得去指閔霜些魑魅的醜態,紀德滾開!黑暗滾開!讓我們歡迎太陽!,


「白毛女」布香港的公演,得到了意想之外的成功。這表現在觀衆熱烈的愛護上,和肯定的輿論上,也表現在文藝、
戲劇,藝術工作者熱烈的提出問題和辯論上。

說是意想外的成功,那是2爲在香港這個地屬南方而又是殖民地的商業埠頭,,演出帶有北方民間藝術特色那麽濃重
的新型歌劇,又以一向深受話劇和西洋音樂敎養囊陶的舞台工作者,來演出北方農村氣味那麽深厚1劇,事先不能不
恬;計到許多頗難克服的客觀的和主觀的困難,而這些困難的大致的克服,又說明「白毛女」這部作品本身和從事公演的工
作人員,己經得到了極大的考驗。因此,可以說,「白毛女」在香港公演的成功,是這個新型歌劇在全中國範圍內的成功
;它是地方色彩極濃厚的歌劇,郤打破了一切地方戲所受到的那種流行地區的限制。這次在香港的公演和在張家口的公
演比較起來,在意義上是入民大衆新歌劇的又一次勝利的收穫。

「0毛女」這個劇本,深刻地反映出中國革命的歷史的主題,集中地暴露出地主階級殺人喝血的罪惡和他們所統治的
社會的黑暗與落後;在褐露舊社會精神世界的蒙昧與欺騙,戳穿它的神話與鬼話這一方面,又盡了破除迷信的敎育作用
。一般人封於地、王階級的殺人喝血的剝削制度的感覺,由於長明的習慣,而變成麻木不仁了,很少有人覺得中國農民的'
窮苦生活就是非人的生活'。「白毛女」瀉出一個荏弱的農女,由於報仇和求生的慾望,逃出了舊社會的天羅地網,過着一
種野生的非人生活,同時,,又以鬼怪神仙的非現實的存在而再現於舊社會狸面。用這個逃避荒山過野獸一般的生活,因
而毛髮變色而失去人形的白毛女,,來描寫舊制度下的農女以及一般窮苦農民所過的非人生活的故事?在表面上看來也許
使人覺得太離奇而非現實的,但還, 有比這樣離奇的故事,更雄辯地暴露地主階級的罪惡和被壓迫入民的慘痛的麽?如果
說遺個故事是怪1 ,那末,我們應該說地主社會本身就是怪誕的。因此,用落後的神怪故事,來揭開地主社會藉以維
持其存喪的神怪思想,暴露其愚昧與黑暗的實質,反而加强了作品中指導人民生活的積極作用。這個劇本寫出了一個陰

看中:

:新歌劇的方向

馮乃超

從「白毛女」的演出

-44


森慘酷的地主嘴界,和這個慘淡的世界在現代的農民解放運動的曙光之前而烟消雲散;白毛女所象徵的農民大衆的非人
生活!|地主階級的剝削是以不斷地破壞農民的生產力而迫使他們窮困到不得不過野生的生活— 1在這狸得到實質的反
映。這侗實有其人實有其事並非劇作家虛構的作品,有着比精心結構的作品所沒有達到的深刻的眞實性;這就是「白毛
女」遺侗歌劇在政治上和藝術上獲得偉大成就的地方。

說「白毛女」是「民族形式的歌劇」,是「中國第一部歌劇」;說「它在人民藝術的發展與進步上是具有里程碑的
意義」;這壁說法並' 不是誇大的。

「0毛女」對於中阈的舊歌劇來說,是形式的革新者,它和改良平劇,改良地方戲,或模仿的西洋歌劇是有區別
的。它首先吸收了話劇的特點,以對印爲主;但由於觀衆欣賞習慣的程度,這種錄白大體上還是沿用舊戲的自我介紹方
式,因此,它—從舊歌劇過渡到話劇去的1種新的形式。铊舊歌劇只留下形式的軀殼時,新1劇爲要能够裝載現實的新
內容,從戲劇形式的發展歷史看來,大槪要循着這條路線發展的。至於「白毛女」的歌唱和音樂部分則服務於各侗情節
的情緖的加深和創造。因此,,劇本本身就包含着從這倜大膽的嘗試而來的許多按術上的問題。怎樣根據中國人民大衆欣
賞習慣的要求,鎔冶歌劇、話劇和舞踊的特色於一爐、來創造中阈形式的新型歌舞劇,這是我們新舊戲劇工作者,音架
工作者以及觀衆共词努力的課題。

這侗六幕十九場的劇本,並不是完成了的中國新型歌舞劇,而只是一個實驗品。硏究它的構造,歌唱與對白,舞踊
與行動的安排,以及演技的樣式化與寫實手法的關係;這對於建設中國新歌舞劇是有很大的幫助的。因此,這個戲的演
出也是前無範例可倣的?必須有開創的精神,要從舊歌劇及話綁找些合闬的東西,但是不能拘泥於平劇或話劇的觀念和
習慣的。就劇本而論,單拿第三幕來說吧,第一場在劇本的編製上是純粹的歌舞劇,在整個劇本锂遺一場是比較突出
的。演出的,時候,以歌唱和舞踊來表,達喜氣洋洋的情緖,是相當完整而成功衲。接着下面的第二場和第三場則大致是純
對白的話劇形式,特別是第三場是用幾侗話劇形式的過場戲來構成的?這是旣是話劇又是舊劇的1種混合形式,如用話
劇的標準來衡量,自然難免覺得太枝節而不够完整,但爲照顧沒有欣賞話劇習慣的觀衆,這也許是必需經過的過程。不
過這一幕狸面歌劇與話劇的適當安排,則仍然有値得再加硏究的餘地。有入主張索性改編爲話劇,但這不是創造中國新
歌舞劇範圍內的問題。因此,怎樣使新約歌舞劇與話劇%歌劇與舞踊的要素有適當的安排,使它們有機地互相協調,而
不是生硬地凑合甚至互相破壞,使歌唱與對白得到調和,行動與舞踊得到統一 ,使形式更加優美,演出更加動入1這芷
是今天專家們所提出來討論和企阖解决的問題。

45


這次公演,從導演到每一侗舞台工作人員,在克服各種困難條件上都盡了最大的努力,遺種嚴赚的態度,是値得我-
們歎佩的。

但是「白毛女」是一個接受,民間藝術而發展的新歌舞劇,它本身就包含着互相矛盾的各種表現手法,最基本的就是,
機式化與寫實手法之間的矛盾,這個矛盾是貫通到整個戲的各部份的。從趲次公演看來,則蓮舞台裝置以至小道具也都
表現出寫實與樣式化之間的矛盾。因此,「白毛女」這個戲的有創造性而較完鴉的演岀,是需,要一壁前提條件的,比如一
個能够綜合中國舊歌劇,北方鄕土戲、話劇、音樂、舞踊各部的豐富知識與經驗的導演,和受過中國民歌和中國舞踊訓
練的舞台工作者。但這並不是說,這次公演是毫無償値毫無成就的,誠如導演王逸所說的:「在嘗試中接觸我們想耍理
解的許多問題」,單在發掘問題取得經驗上說來,這次公演就巳經有了很寶貴的成就。這壁成就爲將來創造的完整的演
出打下了基礎。

「白毛女」的演出,首先必須在思想上搬緊它的政治意義,其次,必須抓緊中阈化的方向,第三,不要把它當作一俪
完成了的作品來處理,應有大膽的改革與創造'0

1、在政治把握上,這次公演有侗別的地方,還殘留着技術沒有服從政治的弱點。狗腿子穆仁智的演技,掩蓋了地
主黃世仁的罪惡,布觀衆印象中做成了可恨該殺的是穆仁智而不是黃世仁,這就破壞了劇情的眞實性。這是一種由於表
演手法的矛盾(,寫實的與樣式化的),沒有得到適當的處理而產生的政治上的反効果,就不能說是單純的技術上的問
題,而是沒有根據政治要求來蓮用技術的問題。遺種沒有把政治要求貫徹到細微末節上去的弱點,又表現在對新社會的
區長和農#主任遺兩侗角色處理得太隨便上。對政治要求的忠實把握,只有加强戲劇演出的効果,而決不會是相反的。

二、這侗戲在演岀上所褒現的中國化的程度,是測量整個舞台工作者「自我改造」的標準;就是說,由於公演這侗

戲,或者由於扮演其中的I個角色,担任其中的一部份的工作,確曾使全體舞台工作人員深傑地反省了自己,改磯着自
己。整侗戲的北方農村氣氛的濃淡,人物眞實性的强弱,表示着每個工作人員辛苦摸索的努力的大小,也表示着他們
和中國被壓迫人民結合程度的深淺。在這倘問題上,我們應該承認客觀的匦難是很大的。方熒在「角色誕生以前」一文
中,道出了這裡面的酸甜苦辣。以一個話劇演員來演歌劇,以一個南方的長久生長在城市的知識份子來演北方的農民,
而且又缺少調査硏究的便利條件,這是一方面的困難;在另方面還有藝術工作者和被鑛迫的農民同感情共呼吸的問題0 、
關於後1個問題,方熒非常坦白的批評着自己.。他說:「對於遣個角色除了深加同情與可憐之外,實在‘不敢欺入欺己的
說喜愛了他,(也許是出身小資產階級的緣故3 。可是,舞台良心與實任感,(也夾雜着不甘示弱的心理),促逼着自


己,鼓舞着自己」。在這次公演中,方熒所飾楊白勞的角色,1般地說是成功的。但也確實可以看得出來,他妁成就是
中於「舞台良心與責任感」加上苦心慘淡的摸索得來的,而不是由於對這個角色的精通熟悉而來的,這種藝術工作^:和
勞苦人民之間的距離,如實地反映在一個演員誕生、一個感情相隔太遠的角色的艱難和痛苦上。這種追求眞實的演技態度
是嚴肅的,這種態度在其他演員身上也可以看得出來的。如果從這一個角度來尋求黃世仁這個角色模塑得不够完整的原
因,那戟是因爲演員對於地主階級欠缺和農民那樣的憎恨的感情。衡量「白毛女」公演成績的尺度,牢要是要看這次公
演把農民的思想感情再現至什麽程度,爲人民大衆所接受到什麽程度。中國化的實質是人民化,是我們藝術工作的方
向,對於遺個方向的認識的深和淺,把握得緊和鬆,是要影嚮到每一個角色的完成,影嚮到劇情的眞實性,影嚮到整個
戲的通俗程度的。

在這次公演中,音樂部門的爭論是比較熱烈的。這一方面由於「白毛女一是」個歌劇,音樂和歌唱在演出中佔着重
要的地位,但主要地還是因爲這,一部門對於中阈化的5向比較把握得不緊的原故。這次公演中把中國新音樂運動沒有足
够電視中國民間音樂的偏向顯露了出來:這一方面說明我們的音樂工作者平素對於中國樂器的硏究與訓練的不够普遍,
因此,公演時無法大矗運用中國樂器;另方面說明我們的作曲家雖然循着巾國化的方向走着民歌民謠的創作道路,並因
此產生了一些優秀的作品,不同於死守洋敎條的「學院派」自陷於絕境,但在民歌民謠的唱法上顯然落後於創作活動,
筏有積蓄了多少的經驗(主要由於對舊歌劇唱法的硏究不足),在這個範圍內也反映着進歩的音樂工作.者和人民之間隔
着很大的距離。我們現在己經有了幾位在世界上露面的歌唱家,但可以說還沒有二位道地的中國域歌民議.的歌手。赏說
明我們的新音樂運動只走上中國化的第一步,還沒有跨出第二步.,也說明我們只部份地擺脫了「學院派」的影響,而並
沒有完全擺脫了它的影響。

唱歌法上有沒有「洋唱法」?有「洋唱法」,那是把中國民歌唱成外國歌的唱歌法,是要不得的唱歌法。有沒有.「土
法唱」?有「±唱法」,那是民間自然生長的歌手唱他們自己的民歌民謠的歌:唱法,也爲中阈人民所習慣,了的唱歌法,是
要用「科學發聲法」來提高的唱歌法。「洋唱法」,絶不可能代替和提高「七唱法」,但「土唱法」却是通過科學發聲法
提髙得來的中國民歌的藝術唱法的基礎0我們反對洋敎條的「洋唱法」,(承認和認識這個洋敎條,爲的是打倒它,遘
是十分有必要的),那是不理解中國語管(在中國範圍內說是备地方言3的特點,輕視人民萌芽狀態的藝術'沒有創造
性的一種歌唱法。今天我,們還沒有好的民歌歌手,倒不是因爲聲樂家受了科學發聲法的訓練的原故,而是因爲科學發聲
法是洋貨,他捫接受了呵洋發聲法,同時也接受了洋敎條,失去與中國民間音樂的聯系,沒有大膽的創造力。我們也反



歌山的陀凡馬

續

集

馬凡陀的山歌是勝利前後的「時代的產兒」,它突破了
新詩原來的圈子,使廣大的城市沛民也成爲它的喜愛者。同
時,批評意見的多與熱烈也是嘗試集以來所少見的。有的痛
罵,有的讚美,距離很大。初集已三版閉書,現在、這續集在
時間上是緊踉着上一本的。仍有名畫家小丁作精美的插觀。

(港幣定價二.六0)

0

0

關

對不求長進的「土唱法」,這只是一般人在日生活常中隨便唱唱的唱歌法,,如果堅决拒絕加X與提高,那也可以說是一
種「新國粹派」的唱歌法。^'就是我個人封於「洋唱法」與「土唱法」的看法。有沒有中國發聲法?在習慣上(僅在習
慣上〕是有的,一些東方的及中亂,歌劇的發聲是部分地或大部分地經過合理的整瓔的,但仍留存着未經合理整理的部
分,這種發聲法仍嬰一些天才的歌唱冢來改造的,在相當長〃2時間內,這種發聲法仍然存在的。

三、我們認爲「白毛女」是一部創造中國新歌劇的里程碑的作品,遛並不妨礙我們把它認爲是一部草創的作品,或
試驗品。瑗樣的認識,就是要使每一次的公演,都能够得到更多的演出的經驗,要每一個參加工作的舞台工作者——導
演、演員、音樂工作者、舞踊家、戲劇家和劇評家,都能够對原劇的組織與編製提出更多的改革意見❶認識這個戲的草
創性是有好處的,這使我們在每一次新的演出之後得到新的創逯,以便達到完整的演出;同時,這樣的認識對於克服舊
歌劇或話劇甚至以西洋歌劇的一定藝術觀點來衡量這個戲的偏向,也是有好處的。這個草創性是適合着人民大衆藝術生
活的要求,從民間藝術的基礎,把人民的藝術提高起來的草創性。因此,必須從人民大衆的立場來瓔解它,而不應該從
文,化貴族的立場來理解它。從文化貴族的立場來看這部在草創狀態中的新形式的作品,也許有人會懷疑它的價値不敢肯
定它的成就,甚而至於覺得它是非驢非馬的。但如果我們用人民大衆的心來感覺世界,那末,不管這侗作品有着多少由
草創而來的缺點,但它的成就依然是極其偉大的。

48 ,


有幾本書,例如「中阈四大家族」,「官僚資本論」
等.等,都雄辯地證明南京政權的政治與經濟的封建性和買
辦性。我想,南京政權對人民的殘酷的壓迫與剝削的本質
以及壓迫與剝削的方法,具有封建性與買辦的雙重意義,
是無可置疑的;但人類行爲不能與思維分開,當這般傢伙
识對人民施行其殘酷的壓迫和剝削的時候,他們腦子里在
想着什麽呢?什麽是和他們的行爲相配合的理論根據昵?
不管怎樣荒謬,這一定要有東西,才使他們在實施那狴壓
迫和剝削的時候,心安理得,理直氣壯;但這東西究竟是
什麽呢?那婴魔王,那些財閥,他們自己是文化的眞空
管,是文化國土的生番,無論口里說着三民五權也好,四
維八德也好,大學、中庸、唯生論唯死論也好,都不過嚷
嚷而一3,他們自己也不了解囔的什麽,不了解那囔出來的
語言所包含2意義。「鸚鵝能言,不、離飛鳥.,猩猩能言,
不離禽獸」,那是不當作人話看的。作算他們說的,也就
是他們所想的吧,甚至連他們代言人馮友蘭,錢穆,沈從
文的言論在內,也都封建性有餘,而買辦性不足;其餘如
胡適,林語堂等,則又北足以代表其買辦性的一面。雙方
兼備,完美無缺的高明理論家,就只好到別的一裝人中去

找,雖然那狴人和他們貌似疏遠的。

蕭乾先生發表過兩篇文章:一、「人道與人權」(

副題「課題:中國人好嗎?」);二、「吾家有個夜哭郞」
(副題「五千歲這個又黃又瘦的苦命娃娃」)。讀過之
後,不禁拍案叫絕。「踏破鐵靴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代表封建性與買辦性雙方兼備完美無缺的高明理論家,
原來就是蕭乾先生。我知道我很翦陋,恐怕還有更高明的
理論家未被發見,也知道這兩篇文章只是蕭乾先生的等身
著作中的一小部份,或者還只是這種高明理論的一個開
端.,但在發見更多更好的理論和理論家之前,暫時只好以
蕭乾先生和這點點巳知的業績爲滿足。

「吾家有兩個夜哭郞」描寫了一囘孩子的哭和「親而
明&的娘」與「乾而糊參的娘」對於哭的理解與對應的方
法等等之後說:

有人說,把哺嬰和治民並談是不合民主激流的。在
民主政治中,政府與人民的關係不是母與子,而是公司
經理與股東的關係。然而激流要合,現實也要顧及。與
其在股東經理名義下實行着乾娘後子的關係,還不如由
母與子做起,進行到股東經理的關係。多少人厭倦「親

有奶就是娘與乾媽媽主義

甜弩

-49 -


訓政」,其實厭倦的不是'「訓政」,而是訓的方式。

許多熱中民主的,恨不得中國卽日有議院,有內

閣,有總铳,肩所有民史國家的全副行頭,。這芷如要那
又黃又‘瘦的娃,娃學人家少爺,也帶衣帽,也穿馬褂,也
登閃亮的皮鞋。殊不知人、那些I審侈,對於這娃娃毫無
嚴實好處;3、娃娃旣比起人家少爺差了十幾歲,人
家需要,原子鋼筆網球拍子,娃娃需要的是不折不扣的奶
汁,……他是不會說話,也還不懂話的娃娃。他的肚皮
比他任何氕官都更徵銳

中國有了總統制,中國就,民主了嚼?至多至多是少
數人當了股東,那鄕下,依然是娃娃。……

敎育是奶水,農業改進是奶水:水利是奶水,公路
鐵路都是奶水……如果一朝天上飛下來1個大獨裁者,
一到中國就張貼布吿說:孩子不上學殺頭,往街上倒垃
圾殺頭,投機殺頭,任用親故殺頭;同時又保證,每人
I年爾套衣裳,三石聚,兩間光線充足的房子,多了奪
少了補。那麽,人民將歡迎滿口民主滿袋憲法的政治家
呢,還是這個獨裁者呢?從餓了五千年的娃娃看,他是
寧要霉個嚴厲而認麗的獨裁媽媽的。

中國歷來的政治學說中有一個最大的欺騙,也就是以
民爲子,以君爲父,把君民關係比附爲父子關係,也就把
政治關係比附爲血緣關係,把壓搾關係比附爲愛的關係。
君旣如父,人不能無父,以此推論,也就不熊無貧,「無
父無君」,是禽獸也。「父二而巳」,「焉有無父之國哉」

,無論怎樣,父總是父:以.此推論,也就「普天之广,莫
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無所逃於天壤之間,推
至其極,「君要臣死,臣个敢不死」,幫同治民的臣尙且
如此,對於完全被治的民生殺予奪,自然更無一而非雷霆
,雨露之悤了。.還不僅如此,還要反轉來影響父子關'係,使
成爲「父要子亡子不能不亡」。雖說君要臣死是常事,父
要子亡是變例,根本不能相提齔論:但封建主義的政治學
說只要達到君權至上的目的便成‘,別的也管不得許多了。
蕭乾先生却更進一步,不但把人民比作子,還作嗷嗷待啼
的「又黃又瘦的苦命娃姓」;不但把統治者比作父,還比
作娘,雖說有「親而明白」和「乾而糊塗」之分。(假如親」
而糊塗乾而明&又怎樣呢?)「丈夫亦愛少子乎」,何祝本
來具有崇高偉大的母性的娘呢?於是「愛民如子」,「如
保赤子」,「天下飢猶己飢,天下溺猶己溺」,這些統治者
的詞藻,都是至理名言。至於人民,不過除了「肚皮比任
何五官都更敏銳」的以外,就一無所知,一無所能的娃
娃,如果沒有娘的奶汁,也就是當今聖上的深仁厚澤,會不
會活着,反是天大的問題了。旣然人民只是娃娃,娃娃需.
要的只是「奶汁」,那就給他奶汁好了,只需給他奶汁就行
了。「敎育」,一農業改進」,「水利」,「公路,鐵路」
,如斯而已。至於「議院」,「內閣」,「總統」等「全
副行頭」(這就是蕭乾先生所理解的民主呀!V,都不過
是「衣帽」,「馬褂」,「皮鞋」,「原子鋼筆」,「網
球拍子」,「那狴奢侈對於這娃娃毫無眞實好處」。那麽

,30,


本來獨裁的還是獨裁下去吧.,、本來訓政的還是訓政下去
吧;.(可惜據說訓政巳宣吿結束了)本來兒皇帝的還是兒皇
帝下去吧!用不着絲毫改變。什麽民主運動啊,什麽土地
改革啊,都是非現實的奢侈。蕭乾先生就這樣替現中國的
銃治者畫好了策,同時也把民主運動宣布了死刑。

但這還只是反民主主義的,也就是封建的1面。蕭乾
先生還有輝煌的另一面,即反民族的,也就是買辦性的I
面。那另一方面,雖然在前面的引文中也可看出多少端
倪,最警闢的雄辯,却在「人道與人權」那篇大交中。他說
他「坐着一輛吉普車在路上「拋了錨」,「只須輛車由後
面推一下,羅旋架便可以轉了起來」。於是,他和司機,
『立在馬路中間,揚着雙臂,以阿椬伯人在沙漠祈禱酌
姿勢,向過往的汽車哀求起來。」

1輛軍用車風馳電掣的過來,我們連忙閃開,一輛
半新不舊的派克車過來,而且是空着的,司機僅狠狠瞪
了我們一眼,車屁股冒了一股紫氣衝過去了。又一輛…
…又一輛……好容易來了一.輛坐着客人的別克….:里面
那位穿淺棕色西服的主人面無表情地吸着雪茄。我撲到
窗口說「先生……」。他裂開嘴(露出了兩顆金牙),對
他的車夫喝了一聲「開」……

咒詛着那輛別克的背影,我狠狠對長天一望,吐了
口痰說:「這個:國家居然沒亡,眞是奇事!」然而就在
此時一輛吉普駛來,而且不等我們招呼就停下來了。1
個自己司機的美國中年人用很不高,明的中文問「什麽事

?」他那是人,他是神仙啊!我奔上前去向他解釋。他
這囘用英文說:「就是一推嗎?那太容易了 I」他倒岡了
車,對我司機嚷I聲「準備」兩車一碰,兩輛吉普全
活了。我跳卞車來向他道謝,問他姓名,他亳無所疑地
說:「這是當然的,應該的!」冷冷淡淡似乎盡了點本
分似的,,1冒烟,開走了。事後我才記起他吉普面前漆
着美國領事館的字樣。

以下是幾個中國人與外國人的對比:人、中國人營
私,美阈人「法令是法令」,决不通融;3,中國人虐待I
頭;美國人(一位太太,是最保守的共和黨極右派)看不
慣,親自去找警察;中阈人吃猴子,英國(這阃是英國)則
有愛猫愛狗協會。當然的結論是:「中國人好麼?」,「
不好!」「這個國家沒亡,眞是奇事!」那麽美國人好麽?
頂好!頂好!「他那是人,他是神仙啊!」假使更進一步
問:中國讓美國人來統治如何?蕭乾先生在這篇大文章里
未提到這個問題,因之也沒有答案假如提,,答案也現
成,那另一大文「夜哭郞」里不是說「如果1朝天丘飛下一
、個眞芷的大獨裁者,1到中國:…,」只要他保證發給人民
衣裳,米,房子,「從餓了五千年的娃娃看來,他是癉要
這個嚴厲而獨裁的媽媽的'」麽?這個「大獨裁者」旣保證
娃娃的奶汁,又强迫娃娃上學,禁止倒垃圾,投機,任用
私人,處處都在替娃娃設想,他那是「大獨裁者」,他是
靑天大老爺!他是英明的聖上,他是嚴父慈母,他是神仙
,测!眞禁不住要喊:「眞吾主也!」我不諱言自己翦舾,

,51


我從來不曾看見過如此喪失了民族自信力,如此心甘情願
讓外國人來統治中國,如此明目張阻'地主張有奶就是娘,
公開承認以外國爲鴕爸爸或鴕媽媽的理論!眞不知道日汪
僞政權的理論家講的是一壁什麽,更不知道他們爲什麽沒
有羅致蕭乾先生,蕭乾先生又爲什麽沒有去投効。除了一
個是日本,一個是美國這點分別以外,這種極端的反民族
思想,正是買辦漢奸的意識的具體表現,和前面說過的那
種反民主的封建思想一起,芷是甫京政權的封建性與買辦
性最完備的意識形態丨

有一種紙牌的玩法叫做「說謊」。比如說,「人」本
只有四個,說起謊來,可以變成五4-二個。卽有一點點根
據,亂說一通。唯心論哲學也是說謊,「我思画我在」丨
把存在與思維顚倒起來,用這顚倒的方法說謊。過去統治
者的哲學,都是唯心的,也就都是顚倒的。舊世界整個系
統都是顚倒的,唯心論疋是那系統的忠實反映。我不是說
蕭乾先生是什麽哲學家,但他所說的人民與政府的關係之
類,都是在說謊,而且把客觀眞實顚倒過來的說謊法。首
先,說人民是娃娃,政府是娘,無異說人民是仰賴政府養
着的。早在唐虞之際,就有人擊壤而歌:「日出而作,日入
而息,鑿井而飮,耕田而食,帝力何有於我哉!」這是說
人民是以自己的勞力養活自己,幷不仰給政府。孟轉說:
「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食,
於人」,韓愈說:「民者,出粟米麻絲以事其上者也」。
民不但自已養活自己,而&養活那些壓搾他們的統治者。

和蕭乾先生所說的剛剛相反。但蕭乾先生的話非無根據,
那根據就在人民眞的沒有飯吃。這也不待蕭乾先生今天才
看出,我們的古聖先賢也早有「足食」,「民以食爲天,
八口之家,可以無飢矣」,「衣食足而禮義興」等等無數
的理論和計劃。蕭乾先生不過有意無意地拾起他們一點點
唾餘罷了。從孔孟到現在已經二千多年了,有了那麽多那
麼好的理論和計劃,爲仃麽人民還是沒有飯吃呢?說到這
里,就必須指出,有一件最重嬰的事實,是從孔孟到蕭乾
先生都沒有看見或裝做沒有看見的。設想一想,人民「日
出而作,日入而息」,「是粟米麻絲」的種植者,怎會沒有
飯吃?君臨他們之上的統治者,「四體不勤,五谷不分」,怎
會反而有飯吃而且吃得好?無非人民的飯,給統治者用統
治的方法搶跑:以前是封建地主和代表地主的封建政權,
近百年加上國際帝國主義,把他們的飯搶跑了,「苛政猛
於虎」。那些「苛政」不但搶他們的飯,還比虎更猛地吃
了他們的人咧!那狴搶人民的飯,吃人民本身的統治者,
如果不搶'卜吃,他本身就不存在了;怎會讓人民有飯吃,
給人民飯吃?假如讓,給,他早就不搶不吃了❶那麽,
無論怎樣讓人民有飯吃的理論與計割,除了給銃治者裝裝
幌子以外,還會有絲毫實際效果麽?其次,蕭乾先生以爲
人民只要飯吃就够了,用原來的話說,只要奶汁就够了,
沒有政治要求,無須滿足他們的政治要求,政治要求,讓
他們吃飽了飯爯講,因此民主的政治,至少,在今天,是
非現實的,奢侈的。這也是顚倒的說法。人民的飯是被統



洽者用政治方法搶去了时,必須也用政洽方法才能奪岡。
人民要飯吃,這事情本身就是政治問題,也是I切政治問
題的中心問題,基本問題,要在一定的政治形勢之下,人民
才會有飯吃:另外的形勢就不會有。,一定要改革今天以前
的舊政治形勢,人民才有飯吃.,不改革就不會有。人民要
有飯吃,要使人民有飯吃,除了改革政治(包括改革社會
制度〕以外-决不會有另外的方法;另外的方法决不會有
效果.。因此,吃飯問題(包括敎育、農業、水利、公路、
鐵路等等等3决不能單獨解决,或在政治改革之前解决。

魯迅先生在一篇文章里分析西崽.說西崽因爲自己的
主人是外阈人,自以爲自己在一切中國人之上;又因爲自
己是中阈人,懂得中阈國情,在這一點上,又比洋鬼子高
明(大意)。有着這穂優越感的西崽或非職業的西崽,一
面不是外國人,一面巳非一般的中阈人,他的拿手好戲,
是姑在中國人和外國人兩者之外,以第三者(用流行語說
「第三方面的資格)」,「自由」地分析,比較中國人和
外國人。結論是很容易知道的:中阈人,在他看來,和印
第安人有什麽不同呢人「這個阈家居然沒亡,,眞是奇事
!」?外國人呢,「話說得太透了會令人傷心的」(「人道
與人權」中語)因爲是給他吃的主人,他能看出他具有無
數的美8^(「他那是人,他是神仙啊!」)。西崽,是地
位較低的買辦;而買辦,對不起得很,是兩國還未正式宣
怖敵對時的漢奸,也就是一:握政權或未握政權,曾經經手
或未曾經手的賣國賊。蕭乾先生的意見不幸而類是。首先

簫乾先生是什麽樣时中國人呢? 一佩坐吉普車的。在申
阈而能坐吉普車,地位可算是相當高了.,他是高等華人或
準高等華人。他所礎見的那個中阈人又是什麼樣的中國

,人呢? 一個坐別克車,穿西服,吸雪茄,鑲余牙的又,是高等
華人或準高等華人。高等華人,失禮得很,有時就是買辦之
別名。這位仁兄,蕭乾先生事後知道他是「乂^烟公司副
理」,正是買辦之流的人物。眞是大水冲倒龍王廟,自家
不認識自家人,兩個高等華人碰在一塊兒了,I個竟不肯
替另一個撞一撞車,但不肯撞車,頂多也不過缺乏同情,
不肯互助,不講「摩托道德(「人道與人權」中語)罷
了,何至於咒詛到「這個國家居然沒亡,眞是奇事」呢?恐
怕一面固然是一時憤恨,一面也有根本看不起中國人的成
見在先吧?假如是這樣,那就難怪:這個高等華人旣看不
起中阈人,那個高等華人也可以看不起中阈人,他在你的
眼中是一個中國人,你可以,咒詛他.,你在他的眼中也是一
個中國人,他就可以不幫助你。有趣之極,兩個西崽或買
辦式的優越感的高等華人一相碰就現出了如是的奇景!但
無論怎樣,在這場合,蕭乾先生的「課題:中國人好嗎?
」應該是「高等華人奸鳴?」「這個國家居然沒亡……」
的咒詛也只能對高等華人而發,與別的中國人是不相干
的。至於那位坐「漆有美國領事館字樣」的吉普車的美獨
人,他的身份更明確,是美國帝國主義派來的人物,這樣的
人物,都是爛熟生意經的精明鬼,是很喜歡幫助華人的,
因爲一點小幫助常常可以換到一批意想不到的大收穫。比

-53 -


如撞一撞車,那算什麼呢?豈不眞的只是「盡了本分麽」
?高等華人却由衷地向他舞蹈高呼:「他那是人,他是神
仙啊」了——恐怕一面是一時感激,一面也有崇拜美國人
的成—先吧!這樣的美國人碰見別的中國人(低等華人
)怎麽樣呢?如所周知,是女學生就强姦,是黃包車夫就
打死,是莅河邊散步的閒人就摔到水里去淹死!他那是
人,他是魔鬼呀!而且這樣的美國人對高等莪人的幫助,
豈止撞撞汽車而巳,他們還要用金元、軍火、剩餘物資、
箪事家、技術人員,在中國發表吿中國國民書的大使或特
使-幫助高等華人戡亂咧!對低等華人,又豈止强奸,打
死,什麽的而還要指揮在他們卵翼之下的中國政府的軍
隊,向他們瞄準!開槍!開砲!丢炸彈!殺!衝!一樣的
美國人,對怎樣的中國人就做出怎樣行爲,怎樣的中镯人
就對他們發生怎樣的印象和感想,低等華人决不會感,激他
們給高等華入撞車以及金元,軍火之類的帮助,高等華人
對於他們强姦,打死低等華人或喊向低等華人瞄準,認爲是
理所當然,天公地道。|邊歡呼:「他是神仙!」一邊咒
詛,他是魔鬼!然而「理論家」曰;中國是沒有階級的!

要說蕭乾先生完全沒有民主思想,也不公道,「人道
與人權」中,就有這樣的話。

……作爲民主政治基礎的人權在中阈爲什麽不發
旺。人權是人類的均等化,合理化,規律化,但人權的出
發要必須是人道,那是說,主觀方面要「老吾老以及人
之老」,客觀方面,要承認每個同類最低的天賦權利。

問題是這點點民主思想的光芒,在那巨大的反民主的54
黑暗中,未免過分微弱,反而顯出他的論點種種矛盾:(-
1 )人民不是娃娃麼?.娃娃知道什麽人道與人權呢?(二
〕民主不是非現實的奢侈麽?怎怪「作爲民主政治基礎的
人權在中國爲什麽不發旺」呢?豈不是正因爲人權思想的
不發旺,才更需要民主政治的訓練麽?(三)美國人不是
神仙麽?爲什麽强姦沈崇,打死臧大咬子,淹死河邊的閒
人?豈不是也不懂人道與人權麽?(四)美阈不是有總統
制麽?爲什麽美國人還不懂人道與人權?豈不是眞正民主
與否,並不在乎有無「全副行頭」麼?.爲什麽總以那些「

議院、內閣」之類爲民主呢?.(五)開口中阈人,閉口中
國人-而人民只是娃娃,所擧的中阈人則是乘吉普或別克的
紳士和副理,營私舞弊的公務員,虐待丫頭的蓄婢者,吃
猴子的有綫的老饕,豈不是中國人只是指高等莪人麽?把
低等華人不包括於中阈人之內,是不是也不包括於人之內
呢?如果是,對於那些不在人之內的或物,豈不用不着講
什麽人道與人權?把低等華人不當作人的這想法本身,又
豈不最不人道鞭?等等。而最奇妙的是,這點點民主坍'

相义反而給他做了反民族思想的,根據,他從中國人不人’,
不尊重人權這一點,看出美阈人比中國人好,恨不生,爲美
國人,恨中國人尙未被美阈人完全統治。他不知?’他所說
的不人道不尊重人權的中國人,其實都是高等華人,尤其
是統治者。只有高等華人才有資格。有機會對低等華人不


人道不尊重人權;低等華人在他們翻身之前,縱然耍對高
等華人不人道,不尊重人權;也無法可想。只有主人才能
虐待奴婢,奴婢無法虐待主人;只有官吏才能欺職平:4 ,
平民無法欺鞑官吏;也只有憑藉權力或地位去迫害別人,
才能把不人道反人權的意義發揮到極致。而人道與人權的
要求,又只有對不人邁反人權的權力者說,才有若干意
義。比如他所舉的虐待婢女的蓄婢者說:你應該講人,應
該「尊重婢女的人權」(!?,無論於實際上有無補益,
無論「婢女的人權」這名詞滑稽與否,總還像話;若對被
虐待的婢女說:「你應講人道,尊重你的主人或別人的主
權」,那就完全是開玩笑了。她官什麽不人道的地方呢?
她能侵犯誰的人權呢?中阈是個古老的封建國家,近百年
來才變爲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國家,這種國家,從受過資本
主義文化的洗禮的洋學生之流看來,縱然是低等華人方面
吧,要完全,沒有落後現象,那才是奇蹟!但無論怎樣落後的
現象,都是幾千年來封建統治和百年來封建與帝國主義共
同統治的結果;它本身並不是原因,只足以證明中國應該

效法西洋資產階級新興期的改革精神,批判地接受西洋資
'產階級新興期的文化思想:巾阈政治應該改革,中阈人民
的生活與思想上的朿縛應該解放;而遺解放又正以中阈的
獨立自、王爲前提。决不能證明中國人根本不可救藥,根本
沒有政治要求和政治能力,應該完全由帝國主義,在現階
段上,美國帝國主義來統治。事實上,中國近百年來的民
族解放運動卽民主運動,,巳經,正在,將要給那些洋奴、
買辦、漢奸、賣國賊的理論與行動以怎樣的囘擊。

總之,蕭乾先生的見解是反民主的,同時也是反民族
的。他的理想政治、是美國帝國主義到中國來建立開明專
,制政府。就他的論據,用一句話槪祜,就是有奶就是娘與
乾媽媽主義。不用說,和百年來中國人民反帝反封建的要.
求剛剛相反;而和南京政權的封建性與買辦性的雙重反動
意識剛剛相合。他是南京政權的最合適的代言人。無論他
和南京政權有沒有付麽關係,無論他怎樣&稱爲自由主義
者!

一九四八.四二五、

55 -


一前奏

中國的屠場

日夜在宰殺

屠戶的-國啊
你屬於專制魔王

看!

暴戾的手掌

又伸向了北方

他們

公佈「査封學聯」的御令
向華北學生
開刀……

我們不是牛和羊
我們不能受人隨便驅趕

我們要活

爲了绝命與自由
我們要反抗!

「罷課!」

「罷課!」

像黑暗世紀里
嚮應
宗敎戰爭
全華北的學生
起來了

——要保衞學聯

可是

反動派的陰謀
是不會罷体的
他們1

血的暴行

出現了……

「1九四八年)

四月九日的深夜
血的繁星

飛舞在北中國的天空
血腥的夜霧

瀰漫了師範學院的大門

1羣兇徒
衝殺進來.…..

在這可悲的黑夜
沒有援救
我們的八個伙伴
受了毒打,又被架走丁
而更多的伙伴的血
沾滿了被褥
谪滿了石锴

反迫害進行曲 7

-56




染紅了路上的黃土

è¡€

由紅變到紫,由紫變到黑
它描繪着反動派的面形
它記載着血和淚的控訴
它使我們的熱淚倒流
使我們叫得發腫的喉嚨
再沙啞地呼喊
―:-要示威
I要遊行
^-要到「行轅」去
I要活命

吼叫的聲音

像淒厲的汽笛
?號早晨
向每個角落

發出:「反屠殺」的信號
又一次偉大的鬥爭
開始了

二出發

一個女聲在呼喊

「師院的隊伍
開上去了

联俨--

趕快!趕快!
不然,憲兵警察
要來包圍了……」

我們底

血液

沸騰

脉搏

急跳

心頭的狂怒

爆炸掉身軀

今天

我們誓師

--要自由

--要戰鬥

1要勝利

我們是

被侮辱而組織起來的隊伍
我們是

被殘殺鍛鍊出來的鉄流

我們要洗盡
災難的血腥

我們要雲
,黑色的霧'

我們要放出
,被監禁的太陽
我們

走呵

放大剛健的步伐
走向騷動的街心

浩蕩的隊伍

排列着

敎授,講師,助敎,學生
棑列着’

一切爲正義而赴難的人們
我們,把反迫害的大旗
高高地舉起

擧起擧起
讓北平市民
姑過來!站過來

我們---

堅决的願望



就是

每一個市民的願望

我們

走呵

向「节轅」

前進

三會合

我們,來了
越過軍警的警備線,
我們的隊伍,來了
我們從四面八方
來了

我們是

北大的伙伴 、
鉄工的伙伴
師院的伙伴
淸華的伙伴
燕京的伙伴

我們,要從迫害者的手
奪取屠刀

我們,要和瘋狂者
作五步以內的决鬥

看呵!

一張張狂叫的嘴
一個個悲憤激動的臉
讓我們把憤怒加起來
把痛苦和仇恨的力量加起來
嬰向前進

我們是千萬條江河
匯集在閃電同暴雷爾的海洋
我們憤怒的海洋,更遼闊
我們奔騰的波濤,更壯麗

一股一股聲浪沸騰的激流
流過去
流準

掌聲呼聲雷鴉的人羣大海獲

我們興奮得癲狂
1—反飢餓
I!反'迫害

我們的聲音越叫越響
我們用盡毎1塊肌肉的力量
把憤怒叫出來

把仇恨叫出來

她,控訴了—1
她用盡全身的力量
恨不得噴出心頭沸猿的血液
她撕迸開了喉嚨,高聲地
向千萬隻張開的耳朶
嘶喊:

「我們--

沒法抵抗
沒法抵抗呀

四控訴

口號

呼嘯着

掌聲

爆響着

人的曠場

人的海呀
一個波濤翻騰過去
她,起來了

千萬隻眼晴直望着她
像要從她身上找出

被迫害的兄弟的生命


——貢承先同學
被打斷了耳柒I、
打斷了耳朶II」

這慘叫的聲音
‘這血淚的語言呵!

II是誰
迫她這樣地哭訴

她蓬着頭髮

張大了眼睛

她的臉,脹滿沸騰的血液
她的手臂抖慄慄地擧起
她的腰往後傾
她昂起頭來,拚命地叫吼

「服雲徒
那費暴徒
又連開了兩槍
連開了兩槍

」

這鋼針的聲音
是一顆催淚彈
要使我們的眼皮
擠下了眼淚

這聲音.1:

是,死亡的叫喊
是撕破聲帶的叫喊
是在敵人的猛擊下
最後死去的叫喊呵

這聲音是一把鋼刀
指向我們的咽喉
要我們咆哮
要我們呼號-

霆音呀
已掀起
狂怒的浪潮
—1嚴懲兇手
— 打倒特務組織

這聲音

叫我啊記住血的控訴
血时暴行

我們忘不了呀
我們都親眼看見了

,——那些子彈売
——那些木棒
II那些鐵棍
--那塾暴徒留下的兇器呀

我們都親眼看見了

我們忘不了--

—衣服上的
è¡€

流在被單上

變成

黃土顔色的

è¡€

被迫、害者的

è¡€

賜給我們

良由

è¡€

誰比血

更能解釋

自由的意義7

59


五團結的力量

血的代價

付够了

今天

我們以自己掙扎起來的力量
衝上去11
要求淸償

我們是一團火

要净化這個骯髒的世界
我們是一團火
要照亮這個黑暗的世界

我們脚下的道路
是和監牢相通的

不是被捕的同學
從這路上歸來

便是叛亂的人羣
向監牢衝去

我們用鐵手環成的陣營
糾察人員怖立的三道防線
不怕特務狗子

絕不受狡猾的諾言欺騙
咆哮的口號

突破黑夜的雲陣
沸滾的歌聲

燒燃了黑夜的大氣

在長遠的
沸騰的

時間里

不怕警察憲兵

我們,糾合着

敎授,講師,助敎
糾合着

一切不甘遭受荼毒的入
在這里
以生命

解釋人權的意義

誓死

堅持我們的要求

「要釋放被捕同學」
「嚴懲兇手」

我們千萬顆炸彈
看準

這朱紅色的大門
等待爆炸

用什麽來計算時間?

只有
我們底.

周身锻流着的

血液

我們咆哮着的生命呀
—1除了勝利

只有死……

夜深了

勝利‘的火焰
點燃了

代表團1聲突鳴的聲音
宏亮的呼聲
吿訴我們

「八位同學己經釋放」
我們像聽着凱旋的角號

忍不住跳起來

我們顧不得喉嚨里的乾痛

,60 -


拼命地狂呼:

「團結就是力量」

「圑結就是力量」

喧囂的人海呵
載着勝利

它永遠宣示着

圍結的隊伍

是不可戰勝的

六歸來2)

我們

離開這朱紅色的宮殿
我們岡去呵
從黑夜里

阃去

我們環起手臂

唱一支新歌子
囘去

---我們的歌聲

:象徵着團結

我們的年老的敎授
年輕的講師助敎
一齊囘去

II從被迫害的災難里卸去

阎去

—回去呵

囘去

看護

受傷的兄弟

囘去

呼喊

守夜的戰友

闽去

和受難的伙伴
握手

阃去

囘去呵

回去

叫更多的敎授在一起
叫更多的講師助敎在一起
叫更多的職員工警在一起
叫更多的愛自由愛正義的人們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叫團結的經驗
來訓練我們
担當

下一次的戰鬥

七歸來3)

我們走呵

走向

火的隊伍

走向

光的隊伍

守夜的人羣

來迎接我們了
走呵

他們舉着火把
騎着快車
奔馳而來
迎接我們了

我們走進去呵
讓我們的險
殷射出

,61,


勝利的光輝

我們曾是那樣堅决地
救出,

自已的兄弟

我們有權利

迎向

火把

有權利

向熊熊的火光

歌唱

我們II

載着光明

載着勝利

走過去呵

八民主廣塲

燈光

照亮了

民主廣場
ç„¡ç·šé›»

廣播着

向我們

歡呼

王席台上的人
講話了

「今天II
證明

團結就是力量
證明

反迫害的隊伍
1定滕利

,—1明天

因爲--

更多的工作
須要開展

--同學們

夜深了早點体息
迎接明天的
新任務II」

是的

我們的武器
不能放下
不能放下,

血的控訴
沒有終止

我們要發出

新的號召

新的戰鬥

要打擊

反動派繼續而來的
暴力

九黑色的日子裡

時間

前進着

我們

在沉默的厮殺铿

前進着

那些喪心病狂的瘋狗
II希特勒的子孫
又計劃着更毒辣的陰謀
向我們進攻

在四月十一日的中午

他們

要挾

一羣無知的學生
å‹•å“¡

1批無賴的軍人

62


武裝了

被御用的「工會」
「農會」
「商會」

僱買了

大批的特務狗子
流氓惡棍

結成一支
行兇的隊伍

遊行出來了……

這些黑心的傢伙

擧着木棒鐵棍
扔着石塊磚頭

向各個大學

圍攻了

這一天

暴徒們

任意

抓綁搶殺
搗毀了我們的校舍
搗毀了敎授的宿舍

又嘩然地
獰笑着

走了

我們是人哪
荼毒的苦水
直灌進
我們的喉頭
我們怎能不响喊?

我們這一羣
被手槍

鐵棍

木棒

馬刀

驅趕着的人
我什--

再不能白白被打死

自由與刀
是不可分離的

我使--

聯鑫來

搏鬥去

讓反迫害的戰爭
像風暴一樣的展開吧

被殺者也能殺人

翁俨--

跳出去呵
向民主廣場
奔去

十團結大會

今天

是四月十四日
我們又在民主廣場
開會

我們的會場
排列着
更多的人
我們的陣線
擴大着

增加I許冬新的人
--氣授

講師助敎
男女工友
校警和

從城外趕來的
各校代表

、63


這是

打破紀錄的

國結大會

在播音機前

衣服染着血

頭部紮着紗布的
受傷的同學
先出來
報吿

「一I要大家
圑結
防備

那些瘋狗
更要防備
那吃人不貶眼的
張大血口的魔王II」

悲憤的控訴和

師長代表們的講話

完畢

是

詩朗誦和

話劇表演

「狗狼」和
「血的日記」

叫我們看淸
暴行的事實

雨

淋着

我們還沒有散會

惡狗

6在會場外)

狂嘷着……

迫害的包圍
還沒有解除
我們悲憤的心在問

是誰

迫着我們罷課?

紮着紗布的
受傷的同學
走過來了
我們的眼睛
永遠映照着
他們痛苦的

悲憤的影子

十一尾聲

被迫害的人們
起來
再前進:

我們沒有死在
煉獄般的時間里
我們的担子
更沉重

看

血漿的流雲
又蓋在我們的頭上
子彈焭

還在我們的脚下冒煙

我們底

凄涼的記憶呵.:

不能遺忘!

前天

我們不是聽見
一個寃屈的靈魂底

-64


哭泣麽?

她死了
是王陵基
殺死的
不是用槍彈
、是用「獸刑」

---用剌刀

剌進她的下部
活活震死的

她

II像我們一樣呀
爲了要求吃飽飯
而被剌死
他們

1百二十多人
被毆打
被逮捕了

一次又一次
這樣慘劇

發生在成都的平原上
能不同樣發生在中國其他的
地方麽?

被迫害的人們

我們要反抗呀

從血的河游過去
從肉的山跨過去
屠刀是他們的
而意志

是我們的

我們

起來呀

再前進

像太陽

穿過了黑夜

再從東方

歼起

起來呀

再前進

向破裂着的

夜的邊緣…….

II九四八,四,一六I 一八日

後記

當川大「四九」血案消
息傳來的時候,我懷着絞
痛,把原來交響着勝利的呼
喊底「尾聲」撕去;而另寫
成這一篇不成爲尾聲的「尾
聲」,我們很難受,爲什麼
反迫害進行曲沒有一個輕快
的勝利的尾聲II讓大家來

,完成它吧!

馬丁



福貴%個人,在村狸比狗屎還臭。村8:入說他第一個
毛病是手不穩,比方他走到誰院狸,院狸的人總要眼巴巴
看着他走出大門才放心,他打從誰地狸走過,地狸的人就
得注意一下地揠頭狸的烟袋衣服;誰家丢了策西,總要到
他家狸閑轉一趟。誰家丢了牲口,總要先看看他在家不
亦.;不過有些事大家又覺着非福貴不行;誰家死了人,要
叫他去穿穿衣服;死了小孩,也要叫他給送送,遇着埋殯
死人,拾棺打墳都離不了他。

說到莊稼活,福貴也是各路精通,一個人能抵一侗
半,只是沒人能用得住他II身上有兩毛錢就要去賭隗,
有時候誰家的地揠場了大壑,任憑雙工錢,也要請他去領
幾天工I!經他補過的壑,就不容易再塌了。可是就在兩、
他的時候,也常常留心,怕他順便偷了什麽傢俱。

後來因爲他當了吹鼓手,他的老家長王老萬要活埋
他,他就偷跑了,直到去年敵人投降以後,八路軍開到他
村一個多月他才回來0

我們的區幹部初到他村狸,見他很窮,想叫他找1找
窮根子,可是一打聽村程人,都一致說他是侗招惹不得的
壤傢伙,直到好多的受苦受難的正派人翻身以後,區幹部

福 貴

福貴長到十二歲,他爹就死了,他娘是侗把家成人的
人,紡花織布來養活福貴。福^:是好孩子,精幹,漂亮,
十二三歲就學得鋤田,十六七歲做手頭活就能抵住一個大
人,只是擔挑還差一點。就在這時候,他娘又給他訂了個
九歲的媳婦。這閨女叫銀花,娘家也很窮,爹娘早就死
了,哥嫂養活不了她,一訂好便送過來作童養媳。不過銀
花進門以後却沒有受折磨—福貴娘是個明白人,又沒有
生過閨女,因此把媳婦當閨女看待。

村裡有自樂班,福貴也學會了唱戲從小當小軍(
跑龍套),長大了唱正生,唱得很好。銀花來了第二年正
月十五去看戲,看到福貴出來,別的孩子們就閬住她說;
「銀花,辩!你女婿出來了!」說枵她不好意思,後來慣
了,也就不說那侗了。

銀花頭幾年看戲,只是小孩子看熱閙;後來大了幾歲
,慢慢看出點意思來!倒不是懂得戲,是看見自己男人
打扮起來比誰都漂亮II每逢廟铿唱自己村狸的自樂班,

才慢慢打聽出他的詳細來歷。

趙樹理


不論怎樣忙,總想去看看,嫌怕娘說,只看到福貴下了台
就回來了。有I次福貴一直唱到末|場,她闽來誤了做
飯,娘罵了一頓,她背地狸只是笑。別人不留意,福貴在
台上却看出她的心事來,因此誤了飯也‘不怪她,只悄悄的
笑着跟她說一句:「不能早接阃來」。

二

福貴長到了二十一17他娘得了病,吃了東西光吐。她
自己也知道好不了,東屋嬉也說該早點準備,福貴也請萬
應堂藥店的醫生給看過幾次,吃了幾付藥也不見效。

一天,福貴娘跟東屋嬸說:.「我看我這病也箕現成了
。人常說『吃秋小吃凟,吃褢不吃秋』,如今是七月天,
秋快吃得了,恐怕今年冬天就過不去。」東屋嬸截住她的
話道:「大嫂不要胡思亂想吧! 1侗人吃了五穀能不生
災?」福貴娘說:「我自己的病自己明白。死我倒不怕!
活了五六十歲了還死不得啦?我就只有一件心事不了:給
福貴童養媳在半坡上滾着,不成一家人。這閨女也十五了,
我想趁着我還睜着眼給她上上頭,不論好壞也就算把我遺
,點心盡到了。只是咱這小家入,少八沒手的,麻煩你到時
候給我招呼招呼1」東屋嬸滿口稱讚,又問了日期,答應
給她儘量帮辦。

七月二十六是福貴與銀花結婚的日子,銀花娘家哥哥
也來送女。銀花借東屋嬸家狸梳裝上轎,抬在村锂轉了一
圈,又抬闽本院,下了轎往西屋去。堂屋锉坐着送女客I

小人家一共四畝地,沒有別的指望,怕還不了老萬的

請老家長王老萬來陪。福貴娘嫌豆腐粉條不好,特別殺了
一只雞,做了個火鍋四樣。

不論好壞吧,事情總算辦過了。福貴和銀花是從小就
混熟了的,兩個人很合得來,福貴娘看着滿高輿。

不過仍不出福貴娘所料,收過了秋,天氣一凉病就重
起來II九月狸穿起棉襖,還是頂不住寒氣,肚子狸I吃
東西就痛,一痛就吐,眼窩也成黑的了顴骨也露出來了。

東屋嬸跟福貴說:「看你娘的病恐怕不中了,你也該
準備一下了。」福貴也早看出來,就去尋王老萬。

王老萬說:「什麽都斑成」。王老萬的「萬應堂.」是
藥鋪帶雜貨,還存着幾口聽缺的楊木棺材。可是不論你用
什麽,等到積成一侗數目,就得給他寫文書。王老萬常敎
訓他自己的孩子說:「光生意一年能見幾侗錢?全要靠放
,債,錢生錢比人生錢快得多。」

,將就收罷秋,穰草還沒有鰂,福貴娘就死了。銀花是
小孩子,沒有經過事,光會哭。福貴也才二十三歲,比銀
花稍强一點,可是只顧央人抬棺木,請陰陽,顧不得照顧
家狸。幸虧有侗東屋嬸,帮着銀花縫縫孝帽,掛掛白鞋,
坐坐鍋,杆杆麵,才算把一場喪事忙亂過去。

連娶媳婦帶出喪,布匹什貨錢短下了王老萬十幾塊,
連棺木一共算了三十塊錢,給王老萬寫了一張文書。

三

67 -


錢,來年就給老萬住了半侗長工。銀花從兩條小胳膊探不
着紡花車時候就學紡花,如今雖然不過十六歲,却巳學成
了紡花好手。小兩口子每天早上起來,誰也不催誰,就各
幹各的去了。

,老萬一.共僱了四個種地伙計,老領工伙計說還數福
貴,什麽活一說就通。老領工前十年是好把式,如今老
了,做起吃力活來抵不住福貴,不過人家可眞是通家,福
貴跟-八家學了好多本領。

不幸因爲上一年福貴辦了婚喪大事,把家狸的糧食用
完了,遺一年一上工就借粮,1直借到割麥。十月下工的
時候,老萬按春天粮價一算:工錢就完了,淨欠了三十塊
錢的利綫十塊另八毛。三十塊錢的文書倒成四十塊,老萬
念其一來是本家,二來是東家伙計,讓了八毛利。

福虫1此好像兩腿掙進沙窩程,越讫彈越深,第四年
便滾到九十多塊錢了。十月锂算賬,連工錢帶自己四畝地
餘下的糧食1同抵給老萬還不够。

這年正月初十,銀花生了頭一個孩子。銀花娘家只有
個嫂,芷月天要在家招呼客人,不能來,福貴只好在家給
她熬米湯。

糧食巳經給老萬頂'了利,過了年就沒吃的。銀茈才生
了孩子,1頓米湯只用一把米,福貴自己不能跟她吃一鍋
飯,又不敢把熬米湯的升把米做稠飯吃,只好把銀花米湯
鍋狸剩下的米渣渣暍兩口算V頓。銀花見他兩天沒吃飯,
只喝一點米渣子,心痛得很,拉住他的胳膊直哭。

å››

十四那一天,自樂班要花廟狸唱戲,打發人來叫福
#5;。福貴還時候餓得心慌,只好推辭遒:「小孩子才一二四
天,家狸離不了人照應。」

白天對付過去了,晚上非他不行,打發人叫了幾次沒
叫來,叫別人頂他的角台底下不要。有些人說:「求村唱
個戲他就拿這麽大的架子,抬也得把他抬來!」

東屋嬸在廂房樓上聽見這話,連忙喊道:「你們都不
知道!不是人家孩子的架子大!人家家锂沒吃的,三四天
沒有吃飯,只喝人家媳婦點米渣渣,那能給咱們唱?」東屋
嬸這麽一叫喊,台上台下都亂說:「他早不說?芷月天誰
還不能給他拿個饑,東屋嬸說.。「這孩子臌皮薄,該不
是不想說那丢人話啦?我給人家送侗鍍人家還嫌不好意思
啦!」老萬在社房祺說:「再去叫吧!跟他說明,來了叫
他到飯棚底吃幾侗油糕,社狸尚綫!」

問題算是解決了,社锂也出幾個錢,唱戲的朋友們也
送他幾個餿,才供着他唱了這三天戲。

社铿還有個規矩,每年芷月唱過戲,賞給唱戲的人一
些小費,不過也不多,1個人不過分上1兩毛錢,福貴是
個大把式,分給他三毛。

那時候還是舊社會,正月天村锂斷不了賭博:十匕這
1天前晌,他才從廟锂分了三毛錢出來,一夥愛賭薄的靑
年孩子們把他鑭住,要跟他耍耍錢。他心狸不净,急着要

,68 〃


回去招呼銀花,遺些年輕入偏要留住他,有的說他撇不下
考婆,有的說他捨不得三毛錢II有的說得不好聽:「三
毛錢是你命?」一不能給人家老婆攢體己?」說得他不好
意思走開,就跟大家跌起錢來。他是個巧入,忖得住手勁,
當小孩子時候?到正月天也常跟別的孩子要,趲幾年的日
子過得不趁心才4^嬰了。他跟這些年輕人跌了一會,就把
他們贏乾了:數了數贏够一塊多錢。

五

囘到家,銀花說:「老領工剛才來找你上工。他說正
月十五也過了,今年春淺,掌植說叫早些上工啦!」福貴
說:「住不住吧不是白受啦!咱給人我住半個,1月赚人
家一塊半;咱欠人家九十瑰,人家一月賺咱三塊六,除給人
家受了苦,見一月還得阽兩塊多。幾時能貼到頭?」銀花
說;.「不住不是貼得,越多嗎?」福貴說;省下些工担担
挑挑還能尋個活錢。」銀花說;「尋來活錢就不是給人家
尋嗎?這日子眞不能過了呢!」福貴說:「早就不能過
了,你才知道?-」

他想住也是不能過,不住也鸯不能過,一樣不能過,
爲什麽一個活入叫他栓住?「且不給他住,先去糴二斗米
再說!」主意一定,向銀花說明。定了侗口,袋便往集上
去0

打村頭起一個光棍家門口過,聽見有人跌綫,拐進去一
看還是咋天那狴靑年。有一人跑來攔住他道;「你這人賭

溥眞不老實!咋天爲甚麼贏了就走?展不算人!」福貴說
:「你輪鴕了叫我跟你赌嘴?」說着就阃頭要走,這靑年死
不放,一手拉着他,1手拍着自己口袋狸的銅元道:「騙
不了你!只要你有本事,還有你臝的!」

福貴走不了,就又跟他們跌了一會,也沒有甚麽大輸
贏。這時候來了個大光棍,擠到場上下了一塊現洋的注,
小靑年誰也不敢叫他這一注,慢慢都抽了腿,只剩下四五
個人。福貴正預備抽身走,剛才拉他那侗靑年又在他背後
道:「福貴!你只能捉弄我,碰了 一侗大把式就把你的戲
煞了!」福貴最怕人說他做甚麽不如人,嘔蒲氣跌了 一把,
恰恰跌紅了,殺過1塊洋來。那入又從大兜壯裏掏出兩塊
來下在注上叫他復。他又不好意思說注太大,硬着頭皮復
了一把,又殺了。那人起了火,又下了五塊,他戰戰競又
跌了 一下,跌了兩侗紅一個皮,碼錢又轉到別人手裏。遘
時候,老領工又尋他上工,他說:「遲遲再說吧!我還不
定住不住啦:」那個靑年姑在福貴背後向老領工道:「你
不看這是甚麼時候?贏一把抵住受幾個月,輸一把抵住歇
幾侗月,那狸還看得起那一月一塊半工錢來?」老領工沒
有說甚麽走了。

隔不大1會,1侗小孩從門外跑進來叫道:「快!老
村長來抓賭來了!」I句話說完,全場的人,不論賭的看
的,五另四散跑了侗光,趕老萬走到院铿,1個也不見了。

晚上福貴買米岡來,老萬打發領工叫他到家,好好敎
訓了他一番,仍叫他給自己住,他說:「住也可以,只要

-69


3.8借一年粮,」老萬合算了 一下:「畝地打下的粮不够
自己上利,再借下粮指甚麽還?不合算,不如另僱侗人,
」這樣一箅,便說「那就算了,不過去年的利錢短七塊,
要不住就得拿出來!」福貴說:「四畝地乾脆繳給你吧!
,我種反正也打得不够給你。」

就這麽簡單,遲一兩天,老萬便叫夥計往這地铿担

,福貴遶幾年才把地揠壘得齊齊整整的,如今給人家種
上了,不看見不生氣,再也不願到地铿去。可是地很近,
1出門總袈看見,因此常鑽在賭場不闭來,賭不賭總要去
散散心,這樣一來二去,賭場也離不了福貴II手不够就
要來叫他配一配。’

福貴從此以後,在外多在家少,起先還只在秫子铿
混,後來別的光榥也常叫上他到外村去,有時候走得遠了,
三月兩月不囘來。東屋嬸跟銀花說:「他再闽來勸一勸他
吧!人漂流的時候長了,就不能受苦了!」銀花有一天眞
來勸他,他說:「受不受都一樣反正是侗光!」

他有了錢也常買些好東西給銀花跟孩子吃,輸了錢認
憑餓幾天也不闾來剝削銀花,他常說我幹的不是正事,不
願叫老婆後子跟着受累。銀花也知道他心上不痛快,昆也
闾來常是順着他;也知道靠他養活靠不住,只能靠自己的
兩隻手養活自己和小孩。自己紡織稼錢買棉花,只好給別

人做,賺個手工錢0

有一年冬天,銀花快要生第二侗小孩,給人家紡織赚
了 一疋布。自己捨不得用,省下叫換米熬米湯,恰巧這時
候福費囘來了。他在外邊輸了錢,把棉衣饱輸了,十冬腊
月穿件破衣衫,銀花實在過意不去,把布給他穿了。

腊月二十銀花又生了侗孩子、,還跟第一,次一樣,家锂
沒有一顆糧,自己沒米熬米湯:X孩子四歲了,1直叫肚
餓,願貴也餓得肚锂呱呱叫。銀花說:「你拿上個升,到
前院堂屋支他一升米,就說我遲兩天給佌紡花!」福貴去
了。因爲這幾年混得招牌不正,人家怕他是搗鬼,推說沒有
碾出來。聽着西屋的媳婦哭,她婆婆揭起簾低低叫道:「
福貴!來!」福貴走到跟前,那婆婆說:「有點小事叫你辦
辦吧!可不対道你願意不願意?」福費問她是甚麽,她才
說是她的小孫女死了,叫福貴去送送。福貴可沒有幹過這
一手,猛一聽了覺着這老婆太欺負人,,「壞些事怎麽也敢
叫我幹,」他想這麽頂闾去,可是又.沒說出口。那老礙見他
遲疑就又追道:「去不去?.去吧!這怕;麽啦!不比你去
借米强?」他又想想倒也對,自己混得連一升米也不値了
、還說什麽面子?他沒有答話,走進西屋铿,一會就挾了
個破蓆片捲子出去了。他找着背道定,生怕碰上人,苻村
狸沒有酏着誰?走出村來,偷偷往阀看I下,村邊有幾個
人一遴望着他一邊咭咭呱呱談論着。他沒有聽淸楚是誰,
也沒有聽淸楚是談什麽I只聽着福貴長福貴短。嬗時候,
他躱也複處躱,蔗捲也沒處藏,半路又不能丢了,只有快

-70 -


快跑。

,這次賺了兩升米,可是他環次做成了門市,誰家死了
孩子也去叫他,靑年們互相罵着玩,也好說:「你不行
了,叫福貴挾出去吧!」

來年正月狸唱戲,人家也不要他了,都嫌跟他一塊丢
人,另換了個新把式。

七

人混得沒了臉,遇事也就不很講究了.,秋頭夏季餓得
沒了法,偷誰倜南瓜找誰侗蘿蔔,有人碰上了,罵幾句板
着臉受,打幾下抱住頭挨,不管臌不臉,能吃上说算0 ,

有一年秋後,老萬的親家來了,說福貴偷了他村铿人
的胡蘿蔔,罰了二十塊錢,扣在他村村公所,消息傳到銀
花耳檠狸,銀花去求老萬說情,其實老萬的親家就是來打
聽福貴家狸還有產業沒有,有,就叫老萬給他答應住這筆
賬,沒有就準備把他送到縣狸去,老萬覺着他的困畝地雖
交給了自己5究竟還沒有倒成死契,况且還有兩座房,二
十塊錢還不成問題,遺閑事還可以管管,便對銀花說:「
你闾去吧!甲倒累甲,戶倒桌戶,逢上遺些子弟,有什麽
辦法?」錢也答應住了,人也放囘來了,闪畝地和三間堂
屋±死契寫給了老萬。

寫過了契,老萬和本家一商量,要敎訓這個敗家子,
晚上王家戶下來了二十多個人,把福貴綁在門外的槐樹上,
老萬發^..令:「打!卜水湛蔴繩打了福貴滿身紅龍。福貴

像殺豬一樣鴕叫喊,銀花跪在老萬面前死禱吿。

福貴挨了遺頓打,養了 一月傷,把銀花半年來省下來

的二為多米也吃完了。

å…«

傷養好了,銀花說:「以後不要到外邊跑吧!你看怕
不怕?」他說「不跑吃什麽?」銀花也想不岀辦法,沒說
的,只能流兩眼淚。

這年冬天他又出去了,這次不論比那一次也强?不上
一僴月工夫' 9囘來衣服也換了,又給銀花送囘五塊錢來,

銀花問他怎樣弄來的,他說:「還你不用問!」銀花也就
不問了,把逭幾塊錢賀了些米,又給孩子換了季。

村狸的人見福貴的孩子換了新衣裳,又見銀花一向不
到別人家铿支米,斷定福貴一定做了大案,丢了銀錢的,

失了牲口的,都猜疑是他。

來年正月,城锂I,位大士紳出殯.,給老萬發了 一張訃
聞。老萬去城铿弔喪,聽吹鼓手們唱侍宴戲,聲音好惙福
貴。酒席快完,兩個吹鼓手來謝賓,老萬看見有一侗是福
貴,,福貴也看見席上有老萬。趕緊把臉扭過一邊。

喪事完了,老萬和福貴各自囘家。福貴除分了幾塊錢
,並不覺得自己做了什麽壞事,老萬覺着遺福貴却非除之
不可。1

這天晚上,老萬召集起王家戶下有點面子的人來道:-71
「福貴這東西&是活够了!竟敢在城铿當起吹鼓手來!叫


入家外人知道了,咱王家戶下的人那還有險見入呀?1墳
一祖的,遣堆狗屎塗到咱性王的頭上,誰也洗不淸!你們
大家想想這51垣叫怎麽辦啦?.」這地方人,最講究門第淸,
叫吹鼓丰是「忘八」「龜孫子」,因此1聽這話,都起了
火,有的喊「打死!」有的喊「活埋!」

人多了做事不密,東屋嬸不知道怎麼打聽着了,,悄悄
吿訴了銀花、銀花跟福貴1說,福貴連夜偷跑了。

自那次走後,七八年沒音信,銀花只守着兩個孩子
過。大孩子十五了,給鄰家放牛,別的孩子們常罵他是小
忘八羔子。

福貴定後不到.1年。日本人就把這地方佔了。有入勸
銀花說:「不如再找僩主吧!盼福貴還有什麽瞪頭?」銀
花不肯。有人說:「世界上再沒有人了,你一定要守倜忘
八賊漢賭博光棍啦?」銀花說:「最你們不摸內情,,俺那
個漢不是壞人!」,

區幹部打聽淸楚福貴的來歷,便同村農會主席找他去
談話,農會主席說:「老萬的帳己經箕過了,凡是霸佔人
家的東西都給人家退了,可是你也是侗受剝削的,沒有翻
過身。我們村幹部咋天跟區上的同志商量了一下,打算把
咱村铿的廟產給你撥幾畝叫你種,你看好不好?」福貴跳
起碾道:「那些都是小事!我不要求別的,只要求跟我老
镇家長對着大衆表訴表訴?出出遺一肚子忘八氣!」區幹
部和農會主席都答應了。

晩上,借冬學的時間,農會主席報吿了開會的意義,
有些古腦筋的入們很不高與,不願意和忘八在一侗會上開
會。福貴不管這些人願意不願意,就發起言來:

「衆位老爺們!我囘來半侗月了,很想找個人談談話
,可是大家都怕沾上我這忘八,11氣,只要我在那裏一站
,別的入就都躱開了。對不住!今天晚上我要向我老萬家
長領敎領敎,請大家從旁聽一聽。不要怕,解啟區早就沒
有忘八制度了,咱這狸雖是新解放區,將來也是|樣。老
萬爺,我仍要叫你『爺』!你逢着這種忘八子弟就得受點
累!咱爺們這帳很淸楚;我欠你的是三十塊錢,兩石多穀
;我給你的,是三間房,四畝地,還給你住過五年長工。
不過你不要怕!我不是跟你算這個!我是想叫你說說我究
竟是好人呀是壞人?」

老萬悶了一.會,看看大家,又看看福貴:「遺都是氣
話,你跟我有基麽過不去可以直說,我從前剝削過入家的
都包賠過了,只剩你遺一戶了,還不能淸玛淸理?你不要
看我沒地了,大家還給我留着個鋪子啦!」

福貴道:1老家長!我不是說氣話!我不要你包賠我
甚麽,只要你說,我是甚麽人!你不說我自己說:我從小
不能算壞孩子,1直長到二十八歲,浼有幹過!點胡事!
」許多老人們都說:「對!實話!」福貴接着說:「後
來壞了!賭博,偷人,當忘八;甚麽丢人事我都幹!我
知道我的錯,這不是甚麽光榮事!我巳經在別處反省過
了。 一^卞接第16頁一^

鲁72,


有一天,我到布魯克林去訪友。拕那蔓碰到了一位先
生和夫人。他們和我一樣都是做客人的。積位先生在中國
住過一年多。曾在好萊塢寫過比較進步的電影劇本,現在
又在華爾街的號筒無線電廣播上佔了一個位子。我是
聞名已久。所以很喜歡見到他。因爲他是一個文化人。人
家總以爲文化人是善於觀察人情物理,了解文化趨勢的。
此人肥肥白白,不高不矮,不胖不瘦。發言吐語有點緩不
濟急,常常被他那個出口尖銳而洶湧的太太把話搶過去。
此公於是紳士樣子的沉默起來,好像胸口上盪漾着智慧。

太太樣子比丈夫好像大了十幾歲。但情感表現上却比
他年紀靑。在吃飯時我們曾經談到了大家的一個朋友。大
家都對籩朋友有點以爲不然。這位太太特別是尖銳的利
害,常常發點誅心之論,也不是沒有道理。因此我也很喜
歡她,覺得這人相當敏銳。

吃完了飯坐在主人的客廳裏。對於主人,這實在是一
種抱歉的事情。因爲、王人所租的這所小樓油漆粉裱\傢具
圖畫樣樣俱全。房東好像是一個精神上的大窮酸,自已空
空,1無所有,所以要把外面弄得花花綠綠,百般雜豔。

統共雨三間房子,每間房都用紅花紙綠花紙裱起來,再加
以不成器的油畫若干張掛在那裏。還有銎五顔六色的傢共
繞在週圍。走進去令人不敢睜眼睛。主人以爲自己反疋不
打算在這雜豔的美國久居,所以對付着住下來。但是碰到
朋友們到來,低頭發榜時,他就要重三兼阀把自己的地方
嘲笑一番,以資解釋。這時他正在笑笑的說:

「就是這樣,亂亂的。好像你自己滿頭都插着亮兮兮
的鳥毛一樣,整整的是一個美國中產階級的人物,時常叫
我想起最近蘇聯所批評的近代音樂,1110^^-^31 311810。

這話還沒說完,那位做客人的丈夫就忽然像心祺觸動
了一樣把主人打斷了“他紳士式的表現懷疑,沉聲沉氣的

說:

「批評音樂家的這闺事,我看是錯誤,政治卜一的錯
誤。」

就這末一句話引起了一場大辯,弄了一個晚上。叫個
人,主人,客人兩夫婦和我吵來吵去。大致是主人和我站
在一邊,那兩夫婦姑在I邊。現在爲方便計,把叫個人叫

音樂與人和人的關係 李晦

美國什您之二

,72,


做1,男丑,女3,0。厶是把男丑的話接過去了。

炙「你這話什麽意思?怎麽叫政治錯誤?」

男3.(斯斯文文又有些拿不定〕「我的意思是:他們

正拒說蘇聯沒有政治自由,沒有文化自甶。這個擧動茁中
他們的下懷,對於智識份子有很大的影響。」

0,「我覺得這事不能够那樣看。文化政策是爲了糾正一
種文化傾向,提高文化界和人民的認識,使一般文化能够
進步。它不是外交政策尤其不是國際政策上的策略問題。
除非你說蘇聯根本就不應該批評音樂家,不應該糾正音樂
界方面的一種傾向。至於這次擧動的政治錯誤,阈際影響等
等,實在與這個問題無關的。」(我之所以拆穿這I點有個
原因。美國人是實甩主義的子孫。實用主義有好有壞。壞
之極端在於它基本上無宗旨,無原則,無是非。能做到成
功的事,能做成功的方法是最好的,最理想的。所以他們
追求技術,追求策略。久而久之策略代替了事物的本身,
久而久之,根本不講求認識和分別事物,策略就是事物。
我可以從大到小擧出無數例子。說一個最明&的第三黨運
動。這運動原意是用進步的政治認識,政治目標來團結人
民,打破舊政黨的官僚式控制,建立新的階級性的政黨。
但實際上因爲策略萬能主義的原故,現在就專門只看見了
拉票,而不講求政治敎育和認識。事實上是策略主義早已
使得許多主持人和智識份子稿不淸I些政治問題的内容和
意義,自己說不上認識淸楚,更不能叫別人認識,所以拉
票就天經地義變成了最髙原則。對眞芷問題不求甚解,專

講拉禀,在目前的美阈也是最行傳通的方法。遺個運動的
前途包涵了一些危險的可能性,投降出賣不會是意外的發
展。現在巳見端倪。這是國內所應當注意的。現在讓我們
言歸疋傳。〕人在說話。

1「我也是這個意思。爲了反動派胡說八道\就自己
小心翼翼把自己該做的事都不敢做。那還講什麽革命,講
什麽改造?十八十九世紀資產階級革命中耱種投降出賣,
大部分原因是由於此。蘇聯之所以變成他們的眼中釘不是
由於她忽視了策略,而是因爲她堅持原則和宗旨,堅持姑
在進步和人民的利益方面。比如音樂"蘇聯爲付麽要怕反
動派攻擊,就聽任一種壞傾向繼續發展下去,使人民的音
樂不能與樂隊音樂合流呢?」

男3(咕囔咕囔地.)「我就是覺得這批評不對嘛。怎
麽能把葛斯塔可維支,普洛可非也夫這樣的人用政治敎條
-來管住?」

女3 (忽然痛心地〕「而且要他們承認錯誤!普洛可
非也夫承認錯誤!這樣全世界聞名的人!眞是侮辱!」,

6「3太太你很懂音樂嗎?你常聽普洛可非也夫鳴?」

女3「常聽!無線電匕天天有。我的,女兒簡直是被普洛
可非也夫迷死了,那樣好的音樂!現在他們要他賠罪,還講
什麽音調音曲不對,眞是侮辱!侮辱!」(我想起有一灭
1個朋友說的話,就知她的智識來源。這人說自從蘇聯批
評普洛可非也夫等的消息出來後,美國無線電忽然關心蘇
聯昔樂起來,把從來不肯收送的夏斯塔可維支普洛可非也

‘74


夫天天二十四個鐘頭收送。我那朋友曾說笑話,以爲蘇聯
應該把共產黨宣言批評一頓,以便美國無線電每天二十四
個鐘頭收送共產黨宣言。)

五「遺不是個人的問題。並不是一個人出X名就絕5會
有錯誤,而且銪了也不許批評。這種商業社會的明星崇拜
在蘇聯是沒有的。」

女3 (還是怒氣本止)「那麼錯布那裏呢? 一些不懂
音樂的人來講什麽音調,音曲旋律,不是笑話?」

男3「太犮,你知道就是美阈新聞記者也說發動批評的
日丹洛夫是音樂方面的老手,他精通音樂。」

人「問題不在這裏,問題是蘇聯音樂家還是把音樂當
成少數尊家的私門,只有他們才能製樂,才能了解欣賞。
蘇聯要音樂大衆化起來。」

0,「我覺得問題還不也此。霭裏面包涵了一個深刻的人
的問題。我並不懂音樂,也沒有時間常聽,除非是自己特別
喜歡的幾個人。但是近代畫我看了I些,也聽了一點近代
音樂。蘇聯對近代畫與樂的態度是一致的。而我和他們同
意,從我的經驗,近代畫打破了習慣的?61召60穿6習慣
的構圖,打破了前景和後景,打破了集中和分散的關係,打
破了和諧。他們把許多矛盾的不倫的形象在布面上舖開,使
每個形象象徵他自己1種觀念,I種感情,一種意象。這
完全是一種象徵主義,用來表現他自己的衝突,矛盾,煩
燥,失意,無望。一句話,表現他自己破碎的人。而我看
了那些東西彡只覺得抑鬱,冷酷,紛亂,破碎,乃至於覺

得是一種煩瑣無聊的自我陶醉,自我暴露,蘇聯畫向來拒
絕這一穂想法。音樂方面我聽了一點斯特拉文斯基安自?
5-814。我什麽也聽不到,只覺得是I大堆你衝我撞的聲
觉曇成一場混亂01^08 。完全沒有和諧。但音樂是比較
繪畫更難了解,更難把握。因爲你聽它的時候,它跟着可
不停留的時間走掉。不比畫,.老在那裏,可以老看,可以
硏究了解。所以近代音樂不知不覺能在蘇聯發生影響,以
這穂音樂所表現的人卽蘇聯所不願產生或者沒有的。」

女3,「近代音樂家的音樂也是代表性的。它代表人幷不
光是音樂家自己。」

0,「對呀。正因爲它是代表資產階級社會裏衝突,矛
盾,失意,徘徊,破碎的人。蘇聯所要的是新的,統一的,
完整而積極的人,蘇聯所要的是發展的和諧,和諧的生長
的人。蘇聯當然不願有那種矛盾破碎的意念和感情,從資
本主義社會輸入進去。難4因爲紐約有百分之九十的人發
瘋或者I ,蘇聯也就應該自由得把瘋病輸\嗎?蘇聯提
倡古典音樂的法則,正因爲古典音樂如莫扎得,貝多汶,
是完整的上長意願抓情操的表現。」

男3,「我不覺得有什麽特別的蘇聯人。人都是人,是普
遍的,一樣的。」:

0,「我的看法芷好相反。我不認識蘇聯人,卽有見過
面的,也說不上眞認識。但我曉得中國人和美國人就大大
不同。中國人是封建家族社會的產物,底子是散漫的,手工
的農業經濟,所以中國人重人情,講迂迴,好閒散,愛說

,75,


愛想不愛做。獒國人是資產階級個人主義社會的產品,底
子锂雖是資本主義由競爭而壟斷的經濟。所以重個人,重
事務,講直接,求緊張,愛做不愛想。中阈人隨便一個朋
友無事上門,聊半天。在美國,無論什麽人有事見面,
得打半天電話,約好時間,到辦公室,飛風說十分鐘,最
多半個鐘頭,趕緊拿腿走路,否則你沒得罪他,他也是開
趕。被趕出來,你還得怪自己不像個人。佔人的時間。人
家不請你,你永世不可到朋友家去吃一頓飯。每個人隔得
懞一隻小盒子似的。'這還是小事。你們不是常常說中國人
不愁安全860111芽而美國人人人爲了愁不安全1一1 860111芽
常常發瘋嗎?中國人的不安全太多了,愁之無用,遺是一
。其次,中國的親族主義使人大感到自己屬於一個較大集
團,不是一個人孤鬼一樣在一個生死闽轉的競技場賽命。
美國人不然。從小父母就叫他去擦皮鞋,賣報赚錢。誰能
在許多競爭的孩子中得勝賺到多錢,誰就受尊重,愛護,
從小他的價値就掛在他是否能獨自競爭賺錢上面。大了更.
是這樣,不管他用什麽卑鄙惡濁的手段,只要他能够抓住
位置,賺到錢,他就是高等公民、那些手段也是高等的,
應該的。假如他不會用這些手段,爬不上去,浚有錢,他就
是社會的渣滓,人的渣滓。一九三二以前,甚至於週期恐
慌使他失業,,他也要鄙視自己無能。弄到這個地步,絕無
親戚朋友認爲自己有責任應幫助他。他們都相信應該讓「魔
鬼抓住那跑得慢的人,」你們所謂的。!一巴3

從這樣看中國人和美阈人除了大家都要吃,要喝

,要睡,要結婚等等之外,我看不出什麽普遍一樣的地方。
來。」

女3.(難過地3「是呀,我們都是這個寶貝的什麽自
由營業芝66 2^.61.131186弄出來的。」

九「這是對的。說到人不可以光拿些天然慾望來一槪而
論,說大家都是一樣。天然慾望是禽獸也有的.。不能說
我們和禽獸都有這些慾望,就認爲我們和禽獸是普遍一致
的。人與人之不同在乎他們是在各種不同的經濟社會制度
之下,其生活的杗旨,目標,方式,行爲都大大的不同,因
此他們的思想感情,態度以及省,德的法則,人與人間的關
係都不同。除非一個中國人接受一些美國的生活宗旨和方
式,中阈人不會要美阈人所要的東西,反過來,美阈人若不
接受中國生活裏的一些東西,也不會喜愛中阈人之間的關
係。」

男玖「關係有什麽講究呢?人當然各人有不同,關係
總是一樣。」

6「當然關係不能够一樣。非但方式不一樣,連性質
都不同。拿親族關係說,中國的父子關係许過去是絕對第一
重要,爲之應該犧牲一切。一個人爲父母殺了老婆是應該
的。現在雖不到這個地步,但父母依然是他的責任。有錢
而丢了父母,不管社會的意見,,德的信條,可以逼他發
瘋。在美國,有幾個人爲父母操心?父母不過是他們的朋友
之一。弟姪野不用說了。父母餓肚子兒子賺大錢而不加以
理會,密這裏,社會旣不覺得是奇怪,輝德信條也不會譴

76、


責他。在我們看,這簡直不是人,而在美國人看,我們把父
母親戚綁在自己身上,弄得一子做官,九族升天,也是人
所不能理解的事。有父母,有妻子,依然是.人然的獸性的
關係。而如何處理對待遺些關係,是人超於獸的範圍。恰
恰也就是在不同的經湾社會生活狸,不同的處理對待這些
關係的態度和表現使這些關係改變性質。父母爲無上的控
制一切的父母,與父斑之爲一般的朋友的父母絕無相同的
地方。它表現了兩種類型的人。資產階級在其上長期發現
了獨立的,尊貴的個人,但是它沒有發現人的關係。在他
們,人與人的關係是貨幣在表現,是商品的聯繫。實際上
他們所謂的獨立的尊貴的個人,也是貨幣來表現的。一.
個人沒有15,不要說什麽自由平等,他簡直就不是人,他
是 1*3811。

科學的社會主義正是從分析檢討資產階級社會這種人
的關係的經濟事實出來的。可以說蘇聯已經發現了遺個重
要東西:這個建築在經濟關係,包括生產消費等等之上
的人之所以表現其爲人的人間關係。它要掌握它,發展
它,引導而致於全體人的和諧進步。因爲這樣,它不能够讓
資產階級社會裏表現破碎,矛盾,孤獨,抑鬱,冷酷的音
樂在那裏傳播,反使在人民中生長的熱情,統一,向上,
和諧的情操和意願,使新的人,新的關係不能得到表現。
我覺得這是自然的。」

立「你這話是對的。但是你說蘇聯闾到古典主義不對。
蘇聯提倡杏典音樂,提倡旋律與和聲,一方面因爲古典音‘

樂是資產階級的精神力量還未破產,不但未破産,,有些地
方還有很大生氣的時候出來的東西。這穂音樂是完整,向
上,進步,要求的表現。另外一方面,也因爲古典音樂離
民間音樂不久,它帶着人民的生氣爲人民所了解。但是被
蘇聯一部份音樂家所接受的近代音樂却完全是一個破碎而
失掉了自信的社會出來的龐雜形式,像我遺房子一樣,和
蘇聯人民無緣"音樂家們接收了這些東西,只有使自己的
音樂空虛、貧乏、孤立,變成I種浚有生命的儀式,一種
空洞的形式。所以在强調古典之外,還要他們囘判人民,聽
人民的聲音,製造廣大人民共同向上的音樂。我上商所說
大衆化應該是這樣看的。」

0「你這話對。」,

那對夫婦以後就沒說什麽I。也不知他們想狴什麽。
這場談話之後,不久,我發現連美國簧產階級樂評家如诚
約時報的唐尼斯01^3-^006168都讚美蘚聯共產黨中央委
員會的這個擧動。聯共批評大部份西方音樂缺少思想內
容,沒有信仰,風格顏廢,唐尼斯說他要爲環個批評三呼
萬歲。他自己罵這種西方音樂是「疗德的藝術的頹廢。」

罵儘管罵,他們還是拂命要挽救遺個兩條腿已經入了
土的,產生這種頹廢的文明。甚至於不惜用原子彈去炸掉
一切,希望鹈此挽救成功。可憐的資產階級社胷的音樂家
們,在這铿除發瘋之外,那裏能找到信仰,找到思想,找
到滂溥的生命力?!

一九脚八年五九紀念在纽終,

巧7,


抗戰頭1二银衡,成都祠堂街開張過一家戰
時出版社,那招牌字還是郭洙若先生寫的,專門
銷售各地出版的戰時讀物,自己也出版抗戰救亡
,的小册子,供應華西的讀者。

戰時出版社的老版叫楊道生,他是江蘇人,
大約三十歲,高個子,險色紅潤,一對近視眼,
架着一付黑邊眼鏡,他和人I見面就是熱情的
笑,熱情的握手,呱啦呱啦的講話說笑。後來敵
人對四川的大轟炸開始了,楊老板的家疏散在成
都外瓯鄕下。他有個母親,還有弟妹,家狸負祖
很童。他於是到處找工作兼,在二十八年的下半
年,他任成都通俗文藝和成都英文日報兩家報刊

的發行入。他每天進城,總是傲從前一樣和人-招
呼,和人握手,而朋友們仍然不忘記喊他楊老
板,只要他到,1羣熟的朋友處,馬上會沸騰起一
片叫楊老板的聲音。

二,九年成都搶米事件發生後,我和楊老板
就不曾碰過頭。只知道他家仍住在外西鄕下。三
十年我離開成都,1年、兩年又過了,到三十三
年,在重慶碰見在成都坐了三年牢出來的I位女
朋友,聽她描述了他三年的牢獄生活後,她突然
想起的說:

「要像楊老板才値價呢!」

「那侗楊老板?」我一驚,想起楊道生。

楊老板 V ?

「實在的故事」,昆一種新的文藝形式。這是參照蘇聯戰爭中所提倡的1^2^‘01:7形式以及日本的「實
錄」聆式而,創造的。中阈舊時有所謂「筆記小說」,也是屬’於即頓性質。我們企藺配用它來作爲迅速的反映
當前人民鬥爭的一種短小的文藝形式。它比報吿文學要更加.經濟,通俗,樸素;把人民鬥爭和生活中具有典
型意義的事實,用說故事的方式樸素地記錄下來,不加渲染;不加舖張,使它通過朗誦或口頭轉述,可以廣
泛地流傳開去;或者可以由新聞記者逋過電訊去報導,並且可以供給畫家作連環圖畫的材料,同時也可以作
爲作家創作的素材。

在這個人民鬥爭激烈的時代,日日夜夜都有無數悲壯英雄,可歌可泣的事件在發生。對於這些事實,文
'藝工作者有貴任把它迅速的芪映和傳播。爲了加强文藝在革命中的敎育和宣傳作用,我們以爲這種形式的提
倡是必要的。我們誠懇地希望全阈作家和讀者以及文藝靑年,不要輕視這一工作,能夠熱心地來共同提倡,
把這類稿子寄給我們,我們相信它的作用和效巣是很大的。 編者

å·±.


「戰時出版社那個楊老板呀!」

「怎麽,他也坐牢了?」我迫小
及待的追問。—

「豈但坐牢,連人都己經沒有了
」那女朋友嘆了 一口氣,眼淚就吊下
來了。「這年頭兒,I,侗善良的人是
隨時都可能坐牢殺頭的。」她眼睛铿
閃出一絲憤怒的痛苦。

「楊老板,他跟我們關在一起。
在一間屋里,男男女女的關上一二十
個。在他死的那天下午,我們聽到了
風聲/‘說當天晚上要殺人,但7曉得
是那一個。人總是戀生的動物,在我
們一羣犯人當中,怕死的是沒有,貪
生.卻是大家都有點的。在一天吃晚飯
的時候,有一位案情嚴霍的難友,端
起碗嘆息地說;「這也許是最後吃人
間煙火了。」使穴家心頭都沉重的吃
不下飯,只有楊老板毫無表情瞪了他
兩眼,依然還是吃他的飯。夜里,個
偁都睡不着,都默默的瞪着眼徘徊在
死亡的邊沿上,只有楊老板一個人睡
得挺熟。躺不下一會,他就吹撲打斜
了。不料來叫的就是‘他,他像早知道I

當去年秋天劉鄧反攻大軍南渡淮
河,千里躍進,深入蔣方心臟作戰的
時候,大別山的老百姓傳說了許‘多’神

渡淮河

似的。他醒來,不慌不忙的爬起來,從
,從容容的走出去,走到門口,囘頭給我
招呼道:『大姐,我先走一步了。』
我來不及闽答他,他就消逝在我的眼
前,也就永遠消逝在壞侗世界上了。」

「他究竟是爲甚麽事呢?」我問。
「那還用問嗎?我是爲什麽坐牢

的呀!」

我眼前浮起了楊老板瘦的臉,高
的身村,同時似乎聽到他那熱情的朗
朗的笑聲,我苦痛的並不相信地想:
「猜.樣的人會死麽?」但我看到女朋友
眼睛潤撫着,3於是落下淚。隔的一會
,她抹去了淚水,鎭定自己的感情說:
「他母親聽到了死的消息,到西

門外,甫門外遍處去找屍首。只要看見
有一塊新士,她就去挖掘。因爲她聽

說成都那倜時期殺害異黨,都是&天
在附城一帶挖好坑,晚上用汽車載出
去,推到坑邊,用一把特別打的小刀
,從心窩扎進去,連刀和人推厂坑,
然後蓋上泥土,這叫『埋耗子』。她老
人家始終沒有找到她兒子的屍體。這
位倔强的老太太,失望的囘去,把眼
淚一抹,哼都不哼一聲,接替她兒子
祖起了家庭的重祖,變賣手飾,當賣
衣服,很艱苦的過日子,偶爾也得到
楊老板的一些朋友杯水車薪的幫助,
但那是很微呵。」

貶眼又是好幾年,了,不知楊老板
的母親,那崛强的老太太己復員到江
南來了麽?還是流落在成都?倒使人
時時惦念起。

(五月廿八日)

盧耀武

話,有的說三黃六月下凡救世。又有
的說,劉伯承將讲的六十萬人馬像天
兵天將般一飄就飄到大別山來,的。實

79 -


瞭情形是怎樣呢?某旅政委和某旅同
志談了一個動人的故事:「打到大別
山去,,建立新的根據地I當敵人
發覺我軍這二偉大戰略企圖時,就拼
奏了十九個旅死追。我軍勇猛的突破
了敵人的封鎖,强渡汝河後,敵人就
企圖注汝河與淮河之間來阻111我大軍
前進。

八月廿六日晚,我軍到達淮河北
岸某地渡口,這雜集結約有七萬多的
人馬耍渡河,根據旅長和我的調査、河
水本來可以徒涉,但在渡河之前,淮
河上游突然漲水,我軍所要賴以渡河
的只是靠敵人破壞和刼走所剩下的十
來隻小木船。司令郁李達參謀長吿訴
我說,敵人的四十八師、七師、五十
師、-師、十二師、騎一旅等十九個
旅追擊我們,我們决定要今明兩天渡
過,淮河。阂此,他叫我旅必須在夜十
二點以前渡完。

渡河開始了,戰士們一批一批的
渡過,時間溜得特別快,預定的時間
快到了,渡河的秩序也跟着忙亂起來,
我跑去報吿參謀長,他一直緊閉着

I嘴,最後說:「那麼,一定要在下兩
I點渡完」。我又跑到渡口去,渡河的
秩序已經大大改善,一分鐘都沒有浪
費,算起來勉强可以按時過完。但
一是,忽然起了一陣大風,每一船的來往
,時間要增加I倍以上,顯然,听規定

的時間是完全不够分配的了,我焦急.
萬分。如果,一到拂曉,隊伍渡河是
很困難的。我旅人數只佔這個渡口渡
河部隊的四分之一,如粱我旅就佔去
一個整夜還多的時間,那麽,其餘的
人怎麼辦呢?我沒有信心的又走向碼
頭去指揮隊伍過河。一會,我去到旅
指揮所。

-旅指揮所設在河北岸一間小屋子
狸,劉、鄧等首長們都在這铿,大家
很久沒說!句話,都在用腦筋,非戰
勝淮河不可。一直到沉思着的劉司命
員忽然問我.,「河水眞的不能徙涉嗎
?」「到處都很深?」我肯定的囘
答:「到處都一樣深!到處都不能竣
涉!」劉司令員又問我說:「河上
的老百姓都這樣說,淮河忽漲忽落,
從來沒有人敢在水漲得正深的時候徒

涉?」「你們實在親自偵査或試驗過
沒有?」我說:「先鋒團和我們自己
都偵査過,試過。」劉司令員還是細
心的反覆追問淮河各方面的情形,最
後半懷疑的問道:「你們是石是找老
鄕調査了,有沒有多找幾個老鄕問1
問?」劉司令員走到岸匕靜默的望了
望汹湧澎辉的淮河的濁浪,立卽决定
先把他的指揮人員渡過一部份去。

我囘到渡口去佈置,不一會,劉
司令員走來了,他翕了一根很長的竹
竿,不知是誰給他找來這樣一根不合
適的手杖。劉司令員登匕船時,天快
要黎.明,月亮已經落厂去了,迷濛中
我肴見他的黑影子,在船邊1上一
下的活動着,我很奇怪他到底在作什
麼,忽然我聽見他在船上大聲喊我:
「^^,能架橋呀,我試了好多地方
河水都不大深呵。」並且用力的喊:「
吿訴李參謀長,叫他堅决架橋!」這
時我才恍然々悟,原來劉司令員是在
船邊親自用竹竿測量水的深度。我執
行了他的命令,臨七船時又接到一封
信,上寫:「河水不深,流逐甚緩,

,80、


北平淸華大學南校門外有個村子
叫保福寺,有一百多戶人家,都最1
墼貧苦的佃農和浚有地的小販以及一
些靠「瞎抓」過日子的人。靠「瞎抓
」過日子的久,男的當吹鼓手,做短
工,冬天砍點劈柴賣;女的做針線,

也有的要去「跑口」!,就是坐車皮
到張家口,下花園那逖販三兩斗小米
到村子狸來賣,跑一回可以賺幾天吃
çš„0

東大院十號何明的老婆于惠珠就
是靠「跑口」過日的0她才廿七歲,

記清華園外一個女人惠

速吿李參謀長架橋!」我到了南岸,
劉司令員正站在河邊看我們渡河,見
了我又叫我用他的名義寫信給李參謀
長,要想盡一切辦法.並求迅速架
橋,他並且吩咐我要在字的旁邊加上
豳圈,我寫完信,讀給他聽了 一遍,
他說:「在那圈圈的外邊,再加上一
曆圈圈。」信發出去了,劉司令員又
啊我說:「河水再大就要害死了。」
並且用那根竹竿往地上重重的劃着,
又重複II句:「要害死了!」他姑在
河邊,他的和靄面孔一直沉思。

不一刻,我派人把信送到對岸,
這時恰巧對岸有些戰士過來了,我忙

問個明白,他們說有從淮河的上流游
過來的,。劉司令員剛才說的:「淮河
忽漲忽落」的話一點也不錯,我趕緊
把遺個好消息寫信報吿劉司令員,我
又立卽轉吿李參謀長,請他不要架橋,
他回信說,把部隊很快的就帶過了,
我帶着無比的興奮的心情到劉司令員
那锂,這時太陽己經升出地平線,這
位百戰百勝的將軍始終都站在山尖下
含笑的望着他那無敵的常勝軍,千軍
萬馬沿着用竹竿標誌着的水上路檩,
分成四路,五路,六路浩浩蕩蕩的過
淮河,戰勝/千里長征最後的一個難
關6」

人很聰明又能幹。她丈夫何明三十六
歲,害着羊癲瘋,這半年又發得跑,
便在城铿辭棹了活阃家來靠媳婦過日
子。去年來,平綏路戰事越打越緊,
火車經常十通,南口那邊又打得兇。
「跑口」的人就沒頓吃了。于惠球一
家過日好苦,不是吃一頓窩窩頭,就
是借錢買西苑兵營狸的剩飯來吃。

去年十月我們淸華同學成立了一
侗醫療隊到村子狸給他們看病,同他
們聊天,帮他們解决困難,他們很歡
迎我們。有I天,于裏珠求我們替她
在淸華園锂找個活做做,我們就讓她
到善齋替男同學補衣服。她很髙興地
來了,見到我們上下樓梯都要行禮問
好。還常常到女生宿舍找胡紅聊天。
做起活來眞勤快,工綫又便宜,同學
們都很喜歡她。

今年五月铿,國民黨槁了個甚麽
「民衆淸共委員會」,不許我們下鄕
敎書,看病。「剿總」又派了一個什
麼「人民服務大隊」來强迫接收我們
辦的學校,並且不准鄕下人接近我們
。他們威嚇鄕下人,說我們是「八路

81,


」'。誰要接近我們,誰就要吃手榴
彈,要槍斃。可蟋于惠珠就這樣再不"
見他到淸華園來了,也就齊樣敎他們
逼瘋了,I個精明能幹的女人硬被他
們逼得不像佩人。

X月廿六日吃過晚飯我們四個同
學到村子裏去看她。我們聽說她發瘋
了,她被逼發疯的詳情,我們却不淸
楚,別人也不敢說。想送她上醫院,
我們又沒有錢,何呪進了醫院不一定
治得好;我們只好自己去安慰她。

到了她家,央求了半天,她丈夫
才讓我們進去看她。她穿了一身又破
又滿是灰的單衣褲,肚子亮在外邊,
披頭散髮,躺在地上,滿身是泥土,
兩眼發靑,上唇的泥土就儉塗了口紅
似的。我們問她認得不認得我們,她
兩眼發直望望我們,然後肯定地說:
「不認得。」

「我是楊先生。」

她在地上一淺滾一邊哼着,「兩
兩!塊,錢!I你叫兩塊錢。」
「她就是胡先生,你可記得?」
「胡紅I:我認得你。」她不斷

地點頭,她似乎開妗由一憶;「胡
紅,胖子先生,兩.塊綫,我都認得你
們。」

「你有甚麽不舒服?」我們問
她。

「胡紅,我心裏難受。」她一倜
一個字,重複地講着。

「爲甚麽難受呢?」

「他們,他們I!欺侮我呀…:-
他們說你們是八路,說我也是八路。
」她又兩眼瞪着問胡紅:「到底你是
不是八路?」

「我不是八路,我要是八路,我
也不來了,早到八路去了。」

「你不是,」說着她猛拉胡紅的
手:「我跟他們說你們不是八路,他
們就罵我呀。」

突然她擧起手來大叫一聲II「
敬禮’,」

「他們怎麽罵你?」

「他們,他們要,」突然她抓起
一根繩子撊在頸子上說;「他們要我
這樣!」,

「不要這樣。」我們怕她眞想尋

死,奪了她的繩子,又吿訴她丈夫把
剪刀,繩子收藏起來,留心她尋死。

這一驚,她可平靜了,想了一會
就慢慢地想一句說一句:「那天,他
們在廟裏開會,我去問他們爲甚麽不
敎我們上園子狸做活?那個「人民大
隊」的,那個該死的陶書記啦,(他
是個保幹事,其實是特務〕便要人經
我,不敎我住许保福;寺啦。他們還要
打我呀….:。」跟着她把胡紅的手抓
得緊緊地說:「你們不要走呀,他們
要打我,要趕我…:乙。

「別怕,」胡紅扶着她說:「我
們都在這狸保護你。」

「你們可別走啦!」

我們敎她丈夫端了水來喂她,她
暍了一 口說很漩便浚喝了。我們又問
她:「想不想吃飯?」她只是搖頭。
我們問她丈夫,他說她瘋了六天,有
四艽天沒吃東西了。於是我們要他拿
一碗冷的小米粥來喂她,她不肯暍,
我們就哄她說是我們特意帶給她的。
"一她才暍了雨口又說:「好漉呀!」

1 「不澀,是好的。」

,82,


螂指着碗說:「你們嘗嘗。」一

於是我們每人了喝一 口,她才肯
唱了,可是沒喝幾口她又說澀不肯喝
了。

胡紅說;「她受迫害太兇了,1
方面幾天沒吃東西嘴锂發苦,又一方
面怕人家結她毒藥吃,所以她要我們
也喝。這是受迫害呀。」

芷說着,「人民服務大隊」1個
姓李的傢伙跑進來了,他正在廟狸,
聽說我們來了,以爲又有甚麽「作闬
」,穿XI件綠襯衣戴着軍帽氣急冲
冲的跑來了。一進門便問我們:「你
們可有辦法?」

于惠珠不等他說完,就叫起來:
「人民大隊,人民大隊,」「走!」
「走!」這走字越喊越大,越喊越可
怕。我們只好哄她:「他是善齋三樓
的陳先生,他說他要找你補襪底。」

她却用懷疑的0光問我們每個人
:「他眞是的嗎?」停了一看,她播
搖頭說:「淸華的學生我都認得,他
不是,他小是!」

我們再欺騙她,肯定地說;「他

是的。」

但她反抗地說;「他不是,他是
人民大隊,」跟着她拔出手揮喊:「
走!走!」那姓李的走了出去,我們
兩個人便跟他出去。

1'姓李的楞着眼睛,望望我們,問
我們是哪狸人,張同學囘答說他是山
東人。他又追問「你們是讀哪系的?
」我們說是社會系的,他說:「社會
系複雜。」我們問他爲甚麽,他支吾
了半天才說:「功課複雜。」他要我
們把于惠珠帶到學校狸養病,說他這
兒不能容納一個瘋子,他似乎想把58
麻煩事推給我們做,却又想盤問我們
是不是「八路」,可是他一樣目的也
後有達到,怏怏地走了。

我們剛囘進去,于惠珠又叫了起
來:「楊先生,快走,他去叫偵緝隊
啦。快走呵,他們要抓你們了。」

「不.要怕,他們不敢的。」
這時候矮牆上坐了兩侗看熱閙的

人。她一看見驚怖地大叫:「偵緝
隊。偵輯隊來啦。」我們叫那兩倜人
走開,又才哄住了她。

胡紅給她擦了險,大家讓她進屋
子锂去睡覺。她倒在坑上也把胡紅拉
倒在坑上,她分了一半枕頭給胡紅,
便緊緊地抱住胡紅,不讓她走開。

遺時我們跟她尤夫談,他說;「
也不是沒想辦法呀,…人家開會,她
跑去亂說,囘家來閙個天僻地覆。說
了一大篇道理,入家上了六年大學也
趕不上她呀。給她吃了打藥也不見好
,陪她出去溜蔺,她在空地上拉下褲
子就撒尿,1個婦藩人拿岀去現眼,
我們還嬰不要臉這還要不要過日
子?……。」

然而他想的甚麽辦法呢,他們相
信瘋子可以打醒,于是他把于惠珠打
得滿臌發靑。自己打得不够,還要請
巫師帮着打。

天快黑了,我哄于惠珠說:「胡
先生險太髒,讓她洗個臉再來睡吧。
」她先不肯、哄了半天才放了手。過
一會她問我;「胡先生走了,是不是
?」我還哄她:「她洗臌去了。」

「不,她走了,她明天還來不來

、83。


1 三個惇虜嚇走I城兵

這是一個稅務員吿我說的。
「洧川失守後,我們這一羣幹稅

務的,被新四軍帶去了。

因爲他們在城只住了一天,我們

被帶到鄕間。對我們很客氣,讓我們
吃的要比他們自己吃的還好。可是問
的很仔細。問過之後,知道我們只是
小職員,沒有什麽,便問我們願留下
還是願闽去。我們因爲各人都有家庭

幾個小故事

哄她閉上眼睛,我們才出來,大
家一起阋學校。

第二天胡紅又去了,她起先仍然
是擱,後來才平靜^來。今天廿
九日晚飯後我們又去看她,她剛發作
過,倒相當平靜,心跳每分鐘九十八
次,說話的聲音也啞了。還不住地說
、,「陶書記拿了人頭,1個,兩個,
三倜……」她臌上不停地抽筋,握緊

的牽連,又沒有勇氣革命,他們便一
侗人發給二十斤麥子,讓我們闽去。
只說,以後不要替老蔣來剝削老西姓
了。岀了村子,聽說洧川已經被國軍
克服,便雇了一輛土車,推着行李向'
城裏走,走到城邊,巳經黃昏了,急
於進城,便走近城門邊,城上的兵,
大聲暍問是幹什麽的,我們便高聲答
道:「我們是稅局的,前幾天被八路
箪俘虜去,現在把我們放阎來了,老
總,開開城門吧!」

周納

着拳頭像要找人打架似的,她那愚笨
可憐的丈夫,那些忠厚而無知的鄰人,
又不能給她安慰,不能敎她好。——
但是,這是誰的罪過呀?I個善良而
聰明的女人,活生生地給逼瘋了。這
是法西斯署殺人性的鐵證啊,我們要
控訴環件事,要向全國人民控訴環殘
酷的迫害!

五、廿九、一九四八於淸華

最先,他們還喊着「不許動」,
「再往前便開鎗」,嚇得我們一身們
汗。但停一會、郤鴉雀無聲了。我們
問,也沒人答話,一個大胆的同事,
便走進城門,城門並沒鎖,手可以伸
進去,那同事便自己開了門搭,把城
門用肩頭扛開。原來那狴兵們,聽到
「八路」雨侗字,已經嚇得跑光了。

我們的土車,從東門一直走到西
門,連個兵毛也沒雕見。我們三個被
放的俘虜,把I城兵嚇跑了。」

、故事講完後,這侗稅務員補充了
1句說:「你說這仗怎麼打法!」

二六個人解放偃師城

這是一個偃師商人說的:

「偃師第I次解放的時候5只有

六個八路箪。六個人,一共只帶了1
挺機關鎗。離城還有一二十里,城裏
便亂成一窩蜂。縣铿的大入物們,拼
命抓車抓牲口,把値錢的東西租姨太
太往外抗。縣長帶着科長秘書長衞隊
長等,浩浩蕩蕩往東南山裏退。

六侗八路箪很妙,並不直撲縣城

-84 -


,他們知道璜1千膿包菜要過河東,
逃,便一直冲'偃師東南的楊村渡口埋,
伏起來。

半渡的時候,機關鎗嚮了。縣長一
的衞隊長也不知道有多少八路,嚇得一
魂飛天外,亂成一團,自相踐踏,光落
水淹死的便有幾十個,鎗都擲下了。

這六侗八路軍,1挺機關鎗,便
祈囘去估了縣城。」

三沒有見過這樣的軍隊醺

遺是我囘鄕後,鄰居李栓柱吿訴
我的:,

三月底中央軍就從這裏「鞏縣)
往東退。好傢伙,見鷄殺鷄,見狗殺
狗,見人就抓,見牲口就拉,1拉去
就是沒影蹤。順着公路三十里,家家
弄得光光精精,箱子底下有I尺布也
給你翻出來。

人的阻叫給嚇酥了。都說老日也
沒有遺麽兇。

他們過去,八路來了雖然也聽說
他們紀律好,誰敢相信?我們老百
姓,是沒見過穿二尺半不欺負老百姓

—-71的。所以當我的牲口被派去送他們的
時候,他們的嘴說的雖然甜,可是我

』想:雷完了。

從前我支過幾十阃兵差,挨打,

挨罵,不給吃,不給喝,拉半年六侗
二月還是兩個字;不放。逼着你自己跑
4了,他們賣牲口賣車。就是醯着好心
:眼的,放了你,也是第二次第三次再
;在囘來的路上叫抓囘去。九九歸一 ,
’跑不出他們的手心。我想什麽八路九

路,誰不知道錢中花。前方兵荒馬亂
二,眼看就要割麥,又明知道牲口終歸
「拉不囘來,心狸一掂算,早跑早好,

我在路上假裝着往空地出恭,空丢了

牲口跑囘來了。

誰知道,隔了兩三天,村裏去的
牲口都囘來了,說送一天就一天,兩
天就兩天,到時候就放,囘來給個路
條,誰也不再麻煩,一路管吃管暍,
說話跟弟兄一樣。我一聽說,眞是又
懊悔又着急,心疼一匹土黃騾子就這
白白自己丢了。

誰知道,又隔了三天,米河一個
親戚來,牽着一頭騾子。呀!可不是

我的土黃騾子是誰的?我問他是怎麽
囘事,他說:「八路軍査到這騾子沒
人拉,人家預先都有調査,一査問,
知道是你的,問有人跟你熟沒有.,便
託我替你帶回,來了。」活遺一輩子,
我算開開眼,我沒見過瑗樣的軍隊。
這樣的軍隊:下次再打這裏過,雜種
才不送他們。

四分糧的小故事

這事情發生在尉氏縣的I個鄕村

裏。

大富戶趙仙舟聽說風聲不好,帶
着全家往城裏去了。-

臨走的時候,叫村裏人開會,說
他將來阎來要放賑。如果八路軍來
了,叫分他的東西,都不要分。如果分
,八路軍走後,小心腦袋瓜。他還說
:「我的孫子也在讀北京大學的時候
幹上八路了,要叫我過不去,將來給
你們的好看。」

他的威風,人是領敎過的,眾然
,八路到後,家家雖然都窮得鍋滾沒
腊下,却也不敢去分他的粮食。

85 -


今天早上知道,反扶日聯號召全
市大中學生到外灘美領事館去示威,
抗議美駐滬領事,五卅在美軍追悼會
上的誣蔑,毀謗。恐嚇我們的反美扶
日愛阈運動的演講。

,午後陳君來找我一起去,路上竟
是處處配置雙崗,警察瘡步鎗,上剌
刀,戴鋼盔,全副武裝。

交通整理組警員,不見了,原來
當局早就處心積慮地準備下鎭壓人民
的力量。幾千個街頭「交通整理組員
」I齊都改成武裝力景了❹

一路上,不時聽到恐怖的,困獸
掙扎似的警備車叫聲,在空際掠過,
一輛輛的紅警備車,飛行堡壘,向四
川路橋北衝去,路人說是包圍復日!,

六月五號 佚名

八路就叫大家開會。許多老頭們
都說趙仙舟人好,時常周濟窮人,不
願分。

「你們可別後悔!你們旣然執意
不分,便分到別的村去。」負政工責
任的同志說。便把粮食一夥運到十里
外的集上去了。

趙仙舟的腿子闭來運動,說:「
與其外村分,何如自己分,大家吃了
香過意不去,那怕以後再還哩!」這
一說,村裏又派田代表,說:「我們想
開了,還是分的好。」負政工責任的同
志看穿了,說:「晚了。」不肯分。

趙仙舟的腿子又出來運動,#了
一羣代表泉政工員說;「這狴粮食,
雖然在趙家放着,但却不是他的,
是白衣會的公粮,白衣奶奶的。」政
工員看透了,說:「要是私人的,本
來還預備略少發點價,旣然是奶奶的
便不發價了。

終於,把這些粮食,分給附近幾
侗村子的窮人們。

當那些替趙仙舟奔走的「代表」
走的時候,那個政工員說;「你們大
約不認得我,趙家的事我全知道。我
就是趙仙舟的孫子。」

同濟二大學,二大學的同學一向姑
在八民愛國運動的最前線,這次二校
可以有百分之八十的同學出來參加示
威隊伍,想來是遭到反動派的靑睬了

當我們倒外灘的時候,各校同學
乱的己經很多了!可是隊伍不能進入
外灘公園,本來大家預備在公周狸集
合後再列隊出來,然而,公園己經給
武裝警察佔領!隊伍祗得站在漢彌登
大厦下的人行道上,雖然我們知道各
個主力!交通、同濟、復旦、上法
11都被武裝包圍,未能出來,同學
們却仍然熱烈地等待着,我們向對面
看着的同胞喊口號,唱歌曲,吿訴他
們我們出來的@的。

這锂我不能不悲痛地記卞反動派
爲了取得羡帝國主子的支持,不惜卑
鄙地有計劃地來打擊,摧殘這個愛國
運動,在紅帽子政策之外,他們今天
對於演有武裝的人民也設計了一個戰'
略II控制主力,集中力量打擊,逮
捕個別愛國學生,他們一面武裝包阓
各大學,1面在隊伍里進行公開逮捕

86


。各校特務和公開的警官,配合起來
,指揮警察在隊伍狸指譌那些領導着喊

口號,唱歌以及發宣傳品的同學,把
他們拖出來,用拳頭/皮靴、棍子、
鎗托、鐵條在頭上、胸口、腰部、背
脊上打着,踢着:.…血,血,血呀,
鮮紅的血冒了出來、支不住的同學俯
了下來,可是法西斯黨徒欣賞着他們
的傑作,更努力的拷打,他們三五成
羣,蜂擁而來拖走了同學,遺是光天
化日之下的外灘、在祖國的土地上,
掩萬千同胞衆目睽睽之下的公然演出
的罪行!狗强盜,聽吧,遺是我們的
囘答。II |-跌倒算什麽,我們骨頭
'硬,爬起來,再前進…!」。我們整理
好隊伍,組成第一道糾察隊的防線,繼
續喊出我們的口號。「反對美國伕植
日本法西斯復輿!」「抵制日貨,愛
用國貨。」「禁也海南島鐵砂輸日。
」「枸捕筏中國領海捕魚的日漁船。
」「澈底淸除日本軍事勢力。卜……

楊君遲到,他說他哥哥剛在復旦
突圍洱來。大槪復旦大隊是不會來了
!因爲警備車對着校門,不准他們列

隊闭來。說是誰衝門"機關鎗是無情
的,開鎗打死人,不負責任。

法西斯黨徒們忘記了他們是,黃帝
子孫,一心只想獻媚美帝,從三時開
始大批警察便源源載來。帶來自動步
鎗。手提機鎗…馬隊在隊伍的周圍橫
蠻地逡巡着,各校趕來參加指認愛國
同學的特務更多了!狗子們搖搖尾巴
,來囘嗅.着,1個又一個的同學被逮
捕了!他們衝不破糾察隊,便伸手到
隊伍铿來,抓住同學的頭髮拖出法,
又一次,同學給抓走了!又一次,他
們毫脒忌憚地在靑天白日之下公開地
私刑拷打了!

四時至五時至六時,警察一車車
過來,可是我們主力是不能趕到了!
而迫害仍舊繼續下去,爲着今天長期
的愛國運動打算,我們考慮主動撤退
,這侗相信同胞會原諒的,我們向兪
叔平提出三點要求:(1〕立卽釋放
被捕同學(二」讓各校同學列隊返校
2二〕撤退危害同學安全的警察,遺
時五千多同學己經陷入三曆密密的包
圍中了!北面是長長的一列的馬隊,

東面是一排的全副武裝警察,南两是
架着機鎗的紅色警備車,要走,嚇!
可沒有那麽容易。

喊出了「警察同學一條心,槍口
向外打日本。」雜察同學團結起來,
反對美阈扶植日本。」「天下興亡,
匹夫有責。」「八年抗戰爲的啥?啥
人不恨東洋人?」…等等口號。可是
要知道當形勢緊張得還沒有來得及讓
同學考慮次一行動的時候,特務己經
指使警察武力解散隊伍了!隊伍從北
面開始被解散。我們大家雖然緊緊地
挽着臂,又緊緊抓住全排肩胛,終
於抵不住兩旁擠來的警察們的槍桿的
的壓力II給截斷了!我們脚踐着脚
急急地退出去,每人的臉色都氣得鐵
靑。我們會記住您們的!剛一停7人
馬隊把同學一批一批地分別趕上小路
讓埋伏在路旁的特務任意抓去他們所
要抓的人。

我剛在圓明園路停下,想招呼同
伴。一個胖子走來,瞧了我一眼:「
喂,你那铿來的?走。」他抓住了我
的手臂,拖走了。前面是,三輛卡車.'

87 -


「上去!」沒容我跳上去,旁邊走來幾
個特務往我的胸口,背上打了,咬緊
牙關,沒話說,我跳上了車。他們把
我扔在車廂的角落铿,車上躺着五六。
個同學。他們的眼晴用手帕蒙住了。
血在頭上,臉上渝着,有一侗身上像
是中了一刀,白襯衣全染紅了!昏迷
地也不呻吟,有一個滿嘴是血,臌頰
腫了!臨開車的時候,又拖上來兩個
女同學。

「車開XX分局」我低下了頭,
埋起我的臉,我不要看這些滿手是血
的壞蛋。我不願看這些被難的同學。

「你是甚麽學校?甚麽名字?.誰
叫你來的?學校狸來了幾侗?」每問
一下,淸脆的掌聲就打在臉上。呼叫
囘答。求少打……1樣換來「拍,

抬,」「不用手掌打,用棍子,甩棍
子。」「我早就勸你不要參加這活動
了。你不聽。」啊!同校的周學也是
一樣地下毒手「你哥哥可以保證你?
嚀!我哥哥就是父^%黨。」「、你沒畢
業?畢了業可以到X X區做工作去了
!」一連串惡毒的誣罵,就給你重重
地一棍二棍。

大槪是他們太忙吧!竟沒有找上

我。

車到公濟醫院,1侗重傷的同學
給送下去了。另一個說有心臟病,希
望把他也送入醫院。「王八羔子,這
時候還裝病呢!打死你亦不犯法,再
給你兩巴掌!」同學們,你以爲特務
還懂人道那就錯了!

旣沒有被打,又沒有給蒙上眼睛

丄垣樣,使我有機會逃出魔爪I在
下車混亂的時候。

回到家铿,表弟吿訴我很多的人
都給捕上車。.當然經過毆打,刑問
後,全給送入各侗殘害人民的法西斯
窟^—警察局。

但是入民的意志是不屈的。隊伍
是給法西斯毒手解散了,中華民族優
秀子孫的光榮傳統精神是鬥爭,鬥爭
,再鬥爭!我們不忘記民族危機,不
忘記歷史號角手的使命,於是1部份,
未被嚴重驅散的同學,集合了起來,
擧起不倒的戰旗,在南京路上前進。
。未被搜去的傳單,送給了市民,喉
巳啞而心末死的同學須努力地把一切
吿訴了同胞0

-88 -


將軍,你驚訝嗎?
讀麽一羣破衣爛樓的人

這麽一羣土氣又粗壯的入
是的,就是他們!

將軍,你驚訝嗎? 禾草

南方的人民也是一團火
個個人的怨恨
都在往心狸燒!

南方和北方

已經一同堅强地姑起來
南方和北方的臂膀
己扣露緊,

南方和北方的手掌
己握得緊緊

南方

你們不必夢想
南方不是你們的天堂

禾草

你們不必夢想

南方不是你們的天堂

南方是革命的策源地
南方人民的血
奔騰得如珠江一樣激烈!

你們不必夢想

南方不是你們的天堂

統治者

你休想偏安南方
甫方

同樣也是你們的墳場!

是的,就是他們!

你驚訝嗎?將軍!

將軍,你驚訝嗎?

就是這麽一羣平常的人
使你底威風虎虎的坦克翻了兜
使你底驕傲的堡壘倒塌了
而且,瓦解I

你驚訝嗎?將軍!

將軍,你驚訝嗎?

31是多麼地出乎意料
遺是多麽難敲準算盤
就是這麽一羣

被你稱爲「烏合」的人
他們俘虜了你
他們摘下了你底金牌領章
而且,還耍開大會來把你審問
你驚訝嗎?將箪!

將軍,你驚訝嗎?

你底兵法書上不曾有過的
你在步兵操典卜:不曾讀過的
你在上級的指令中永不會見到的

^89


這麽一羣破衣爛鏤的人
這麽一羣土氣又粗壯的入

參軍

圈狸牽出我的馬
公家發給一枝槍
騎馬又掛槍
參加八路上戰場

馬是好快馬

槍是好快槍

看我小伙子

迎親

大靑馬

黑老犍

還有騾子雪狸站
這一害二

全靠大夥兒鬥爭把身翻

他們的名字叫做「人民」
你驚訝嗎?將箪!

柯藍

來阎走在邊境上!

邊境北風寒
北風單怕英雄漢
邊境有豺狼
豺狼單怕好兒郞
英雄漢》好兒郞
拿槍上馬保家鄕

李立方

太平車上搭棚子
隆隆駛進張家寨

雲蛋

鋼鎗隊上的老伙伴
王翠蓮

姊妹團锂大姐姐
看,看
這對新夫婦
好匹配呀

兒童團

姊妹團

沒人用麥秫棒把脚量
沒人把鍋灰塗險蛋
他們年輕的I代呀
嘻哩嘩啦走櫳來
新媳婦,唱個歌
不唱不許你下車

新夫婦

拜天地

農會長,當主婚
武委主任把禮讚
感謝共產黨
向咱們的毛主席
敬禮

一 5 二丄1'-。

-90 -


郭沫若:療家绰

周而復:白求恩大夫

無 咎:讀「圍械」

本期共十二萬言.,二十五開本一厚册,實售港幣二元。
預定全牢十二期,暫收港幣4-五元,半年六期八一兀。

:(國外定戶,另加郵費,全年二元半年二兀)

,傻侍國內定戶辦法,請函詢前進鲁局丨

要

茅盾‘
西戎‘
高朗亭
æ²™ æ±€
巴 人
蔣牧良
適 夷

å·¨

é©š

喜

é›·

選

I

老

å±±

老

個頭

秀

蟄

事

''婆

災

家

才

村

巴人蔣牧良葛琴適夷

專載小說的大型文藝州物

9創刊號

七乃一0出版

小議月

寒盾周而復以群孟超

主編

總

經

å”®

å±€

首

出說

版月

者刊

社



號九九三道敦彌龍九港香 樓二號六十道老威連加龍九

1赞匕
114.港澈

皇福
00后州
1^è·¯
2道三
-1 5中八
卽芄四

卩四四
54號號

却涮者

大衆文藝叢刊之三

論文藝統I戰綫

三十葢七月出版

著作者 蕭 愷.等
出版者"大衆文藝叢刊社
總經售 坐活書店
司

預約三册-'港幣六元
5 預約六册港幣十二元
I 掛虢郵数另加

å¾½

海册定價港幣二元正、




書.關

邏輯與認識論
社會發展諸問題
豸辛亥革命與袁世凱
I變革中的東方
I:中國土地問—話

近三十年國際關係小史
罾世界政治地理講話
目蘇聯文纛話
戲劇藝術槪論
原子能講話

價特,約預



每册零售港幣二元



杜守素 (撰述中)
莫迺羣 (發排中3
黎乃涵 二,九0)
陳 原 (排印中〕
狄超白 (1,六0 )
徐 弦 (印刷中)
陳 原 (三,00 )
戈寶權 (發排中)
章 泯 (撰述中)
曾昭掄 (撰述中〕

發

行

預約十元(原定價二十元〕外埠郵費另加。三輯1起購訂者
,特價二十五元。特價、預約期自六月十九日起至七月二十

本叢書每輯十册,裝一紙匣,巳出一/二兩輯;第三輯巳出
三册,其餘七册在排印中,睦續出版,至九月底出齊,第I
11兩輯特價每輯九元(原定價十八元,十七元。〕第三輯

1

æ´»

書

大衆知識的淵
靑年自學的指針

幣港係均價定列上女


Full Text

PAGE 1

nɵÖ8}n½j"òn/¾<‰ãzè•æ

PAGE 2

!!"#$%$$ &"'($$)*+,-r9r'9˵"•<^H=L*•YõÐdI•Þr9¤Y=™r?~ÃqdB#4Y*Üdq~'$Y•n7enYB+•YSÐfôZY«qg3Y",J¢Ì¢uYdNJ:Q´…RëYµ”å_h•Æ›Shžn‹r"eBdpQ•n78óH@d¶@µ”6™¾nY•Æ›µV¬^µ,¯µI—Ѓ­dJ\3=Ldn7«'vxUÃr9hƛSGZYžŽ¿J*kÔò¾hÝY·ø[zeô[®J*kÔnYHÅrŸY/—f²Î¿d4¢A¶ršY˜1ó”h"f¯=Lr9r4,GrÖṙ•˜‚®ƒOnÄYÖªdnlnløIr Yô*"nn4YØkµIr
PAGE 3

Ëô9'enrr9G,µ"”<*H=L*•YõÐdI•Þr9¤Y™r?~ÃqdB#4Y*Üdq~'$Y•n7iYB+•YÐfôZY«4q\3Y",J¢Ì¢uYdNJr‚Q´…,Yµ”å_e•Æ›džnêYS›”6™¾nYi•Æ›µVe¬??êIƒ­Ø‹r"eBdpQ•n78óH@d¶@µi/ÞbYÖ¿d4¢A¶ršY˜1ó”h" b¯=L&ŸfZ¿J*kÔò¾ÝY·ø[zdô[®@{|pÃ1s'kÔnYHÅxY/—?/È,nUÃr9 `ƛSGnnr¢eµI—Ѓ­eJg3=Ln7«'v·FYžr9r4,«rÖṙ•˜*à‚®ƒOnÄYÖ¹dnlnløIr Yô*"nn4YØkµIr
PAGE 4

MÃÉA[Yoô

PAGE 5

Ernƒ­n»"#À»”r†Ü—nnnjejõU¬¬nž¬nÏCj3.gžnn}šcã~›Y©¶•n7-YÙ£r¹Wrt?(jÞ2©Jú~ûrørøôÈLº,,j,XdÖµUS·7lY;HrœZ=n:5š7£8¼®›Y·øjjnPd&ÙnÖªYô*nf‘rëõšÁr…ÃÖµ6nY›YÀSëõ…ÃÖµ6nYSÃjjøÊZrÄ¿Iü"r›g8¦Ü}nndÜkZžnZ^‹Zn,nZnSVn7

PAGE 6

ŽKÌÙnZd+ïŸr×kneYoY[AÝM*€~[q[Yë·sÖnŸB*@üdjjjjnjjnnjn¨n&fnnj¾nör6rä.YSH~[;HƒB+nn¬ÜžÚjjrŸŸ¼¯YB+Ÿød½nÌnk2“V^‹4VXnrI^Snnev^,ne2¤^¬n½mÙX£^X‹£^XnXnÃËnÉZkk

PAGE 7

*½mÌpr tÁÖµU*·ÞY ſtÃÖµ6nYÙæd@Ín}…ÃŒn7[OÀÀÀœƒIYõ}A7øFY‚nfµHÂn®Y[n9}YøFdJøÌ*r t!ï¬dn7r5Odì9ƒrl*r #=¿OnÄ*r tdršixþ"}YUS·Þd!$-OôYL•A´þ§øfªä¯Öµjp1Þr"AN}YdUS·ÞY@Ãdn}S² õön[ÁøFY'v*•Qrõs£n7ôȧ+'QdR'ùônYAYžsYS²n7YOô*•dS\QŒ$ƒ*r tÁ_6”îHþÞÔÀ¤Y¢G”r 4Y*•dÇРrÎ8dr"AN}Y·7ld¯Ì*r tÖµ Yלּdn}+Öµ![OnYˆ>+8f”I©Yd¯¤Úr ld¢AYÖµ6ndÞY´…Y"1d(qŒn7?õ[OYY\nŸøFY+88â0d¢AY"6J¢nl”@ãYf$9¯ónø.kÖµ![OnYü½©Æd”@ã]wAfÞYn}7Âïd(̼çH«™iÞYÞJšyJТ›d­5ǃ*r tYÖµHªäÂ5ȯónø.YÖµ"6dé7¨”;Iø?}5O¤Ú!Z¿Y*Üdr””åwõ¢A¯š Eۂ¦›YÖµ6nï¬jÀ¯Bà YyÃd$9Œ$¯­rY#Ù&dyöMYÌ*r t ï¬YM½Ùædpø­¢AÚÞ©BÞYÄÎÖµUS·Þ•ÐÞYלּ‚fe¯ónddã‹[¯Öµ­6jdšÖµ![On›YÖµ#d”rÃrYón*•SH jM½Y8)dþò¯Öµô*Yð¼5n*Ijdp*Yü½YÔj½}8·n*ZYHQš¯w¿Yn?0jYdRëdq¯d÷Y8¬hYw¿›d½ô*–ÌY_nµÙæzdjüõ‘r€Y–Ì=Ø_Orœ–ÌYZr6d(ø-Y«™f¯”nY@û•dó?Y-*•dn}¢D®n1tY´…pf!?}[OÔǎ{Y*ÜdI•½šcã~›uY*d¹¢ónY}ì9Y9O7ˆ8pJSu»dfÍ¢A”I©dónY[O}8lˆÖµUS·ÞY;Hn*Z=

PAGE 8

ÜÑ6dŠ¾HêYËüAš‰YÖµ›YÖ·å_d(ò­ÞaØ_Y…nâdþ¯¢ón•¹*kY_ô*YÆ;Ǘ^e®Yd»”\­![OnY´¬*ÜJnW®—«ßHf¢A…Í”ÐíË¢ónޝuY"6f(¯¢ón«I4¯ø]ƅdƒ*r ¡Øk!ÁÖdY*ܕd@ãMÀH?}[O¤Ú·Fd$9ø5jO¤ÚHø{Y*ÜúéÞµÇsk'vYr td'vY[Od!Bà•r6OnÄ[åÀsdr†Y—‚ÌY Yn}øFdí”(Xn{*kA8MŒ/Ïkªä””årQ¢Aï¬6nÙ&Y®Ãf¯@Öµ¢p€$”Çs£r½rñdMò›Fd\3—w˜dhY¢r¢uY*Üf‹M¯µó*ܕ»»yöMYr _HÂd«™~–Ìǔ5À¯ðyÃd(uޔÇ![<Ô»YfµuY*ܱÍÞI$¼YS&d¢AY­rYˆ*kj@{f¾nlÁrVµ,*Üd”r#\oY8r3*ܐ¹Þ´…µpØkYÈd¯d0„8Iµ”(X˜÷-dÛrY­:µ,*ÜԌ$Yƒ*r tÆY_6ìUdA5?*k¿Øk¯ ©Æjnð,”BYޔYmofdd¯r¤dÚþL•Î8Y*•~*•Yë·jd^­5™œdY"i”r¯ rYn?þjdÁÞnD=”ëÐ[O}8øF+8Y*kkr†•n‹•#Y­rY8¬dïhÖµ YøFd:Qd÷~»ixrEh‚nfµýÖµhnjY%Þ rÚÞ­rYøFYrĈËôÈd¦”ÀBàžqf$SÙ&d_õƒ*r tHÃYš|ôÈYÀ¯d­—~§W¾nlȃr« ;”ïdÁ8ÁdqXøH[Y»Fdԛn¡Ð¸ØfµusŸYU·Y"}d(NYA®@rføFd**øFCYi# rYaÆÙæfª@µ,yÃd©BÞ¢èÀÎ8d1””'©¢A¯¢ónYÖµ6njd”Úސ@ãjß½[eãã‹[YÖµ#Y8¬Ùæi$9Ð'©¯¤ÚۂYð‹r ljdJÁrVYÌ*r tYÖµ ¯ÖµUS·ÞjYï¬*\f¦YÖµ6ndã•…Ã[OÀdÀœƒIYøFþ£µ÷;d¢AKSrY‚nd/‹½mÌ*r tYÖµ ¯ÖµUS·Þ•Yï¬d[eM½YÖµU·Ard¯Öµ![OnY<ÙæhbËÖµUSÇÞY"}~ixd\Ö*Ün!Þ;õ[OYœlZÖµU]·7lY]›Ì3$@ÌÖµ•J[OYS…dÍpn~qS›[OÞëYA7øFd½@Y¤Úd¯YÀ'dÀœƒYnYSÀe

PAGE 9

dÀ®ôY^ÂdÀœƒÄYùrRdFOôdÆ_f¯µÝYøF•d¢AÖµ•qIüO8Sud@r²L•SçdøFd8f@¯¤Ú·F•¢µÖµ•r†˜7lLödOrœrÂrˆ*d…ÃYšÀEP§Ú›6n•dÖµ•Ap€L¤ïŒ€dµJÖµ•!Bà[OS›YA7øFþL•YS&f(Öµ•¯S›[O•fÞüAY$ÌfüAøÖµ!InY˜+8d&½Iü_8k**46pd<[dŪ•SueõJÖµ•f@r²¯ÖµÍšø«YnY˜znjd rÎ8d·@¾nlYÖµøF[zd![O}8þndµJÖµUS·7lY$S&fÃkJS›ÌYdkJ$ÌYd$Ì@r²n}r{›Ìd(p”øS›Ìþ$ÌfšÖµn*Z›å­jšÖµn}õA7YKSHìIn*ZJ¤ÚdªäcYÖµˆ*k/‹Ð¯¤ÚµSÃj~c.YS²ÖX•µ”• rÎ8fIãdÐNOôUÃj+órÎ8d¯µ7ÃjdÞSŅֵ•1”Î"dªäd rYÍP01”5ÃS,fŽIãdЯֵ¢Y$n*Zzzµ”*,SÃj rÎ8f¢AJônuÌ*r t$¼ôÈYdfÞZŅ[”Î"dµH0rYÍí76»ƒ,f¯SHn*ZjÞ rd¯$d+n*dZj1ÞøFdÞ­rYn›!SHA7ônuþL•d½ônu¤·dÀ'jnfrndI+ór~øFë·Jnõ›ÌYd4(”þÖµY$ÌYn*Z½Öµ d*,d–Ìnkªä”nøÃkY r~øyYddþYkfµ1J­d¢A”ª!¯HYA7ônujf¯HYA7øF•YçÌþ_nÖµjYøF­rYn%¯Öµ jÆÍÀ¯¢”SçПÁmfµp1J­d¢A”ª!¯A7øFYS&dÞYSÛY rd1ófY¢A¯Öµ jøFYS&dÀ@8­du”ª!Öµ Ù&ÞY˜F­rYnd¢AÏn¸nÝYA7Ù&Y+órfd­9r9µHn*ZÞ¡G'Èskµ™øA5?¢A¯¤Ú·FÛüdødE!•ÐYÖµUS·7lYï¬dJIï[@rÄYy¬iÛp™ø­ü!¡G'@ÁrVÌ*r t Yï¬dø¿¢ón•øï[YÖµïn9j×Yfw¢A€¾¯¤ÚYfzhd¯FOôYfzhd·@HYA7nþª=µYÖµ*• r¯SÎd”MüAYÖµ Yw¨¬9fµund(”Jy¬YdþJ¢nl@Yf!YµGA7jY+órdG…Y øFp0„ÚޗÁ+f(n*ZJ¯d…¢A%k•Q¯S›YA7njÖµ•˜rœY r~øFÛd¢A&&™¾Y¯Öµˆ*Y$ÌjÖµ•˜rœYøF~ rn*Zi¢A%!QŒ$õI7njYÖµ•Y n*ZdþÁ+YŒ$¯ô*zn•YÖµ•Y n*Zd¯SÙ&¯Öµ Ù&nYøFp1ÚÞn{QÐÞY rVfÖµ•”rÃJøn~TSA7n8nõ[OdþòÐøüYÖµzn8nõ[Ofy¬YÖµ ™16s”YüYÖµznfÖµ YøFY‚nMJ!Bàd÷ïnÖµ6nY"d4G•[OøFY;BfªädA5?¯Ànìø.YS²*•dǐ¯Öµ![OnY<Ùæh£Ãr†ÉdÍ?S²ÞMÈnþÌü½©ÆYƒ*r tdŸ*r tY*•ónÝIÁ[OޔYÖµ d'©Öµ@r²![OnY#dÍ?*²'vYƒ*r t

PAGE 10

4I¯Öµ jYyÃdr†SÉ©BÞr†]!ˆ5}8nY·Þj8¦µMJï¬Öµ6nYª‚f(¼çjd@@{ÞµÄY+¼i¢Aø~S7ˆ Æ~¢ArwN”´…ÃY*•dš r›Þž¬Ë˜ndþ¢An}8ÚÞ©A;rš&®üAY*ÜG…Y~@Y­rYˆ*dÁõüAY*Ün®_”n*”rY"dzÈIJ¹Þ´…prŽØðY*•d¯¢AY r@û•dðY¯A7n*Zjø.d¯ÖµIj”n{QÍ?þd÷dr†Élïf¼çj¢AJJÞÐrÚÞøFd””/JÖµ·ÞjYˆËeîÈfÚÞ øYrdŒ£jS qdöd6궕ZNfdµJU·ÞjY®8d¾”Îjì*2Šd>n@xx–×f¢A…Í–nCnÌp![OnY-*•dupØ@bF_ü*•Y7ndr†Éf$¯Y*•AÇõ¢H”Yr Çd'1YÖµrÂUY46nd$9¯Ö@Üjj‹ÞY´…YJ‘Y*•dËüA 7nd½”JS™ø+dþò[zj¾äp”Ä™ønŸf(…äOnÄÝ&7¢YëŸËþdÖµ•}µpÁõ[OøF+8J@㧲ëÐ~n‹Ydp1â0™ø¯TSHA7+YHS{•=ûrÎ8eµ1rY´nŸd´k´M©ÆY»Ú6d¢A@r²rõ;\µGÚ6dn}IüA7øFY r•dršÖµ d*,–ÌdqÖµcY¢Ù&n*ZY´À?Üúdø:Q#jY­rYdd6n?I@Y#Ù&Y]ÆfÁõüAY·nd”˺:d(Ë®ÎIBY~©Ædþ¼r†Éf¢A¯U·•Y øFd@r²ìBà,e[!rYF_"d”J…þYÐÖ¿Y­rYQdA®”ónÝ¢AYn?ImdÛp!QÁÙnŸaYûdˆˆø­#­n‹"´ˆdª¢AYM½Yï¬ÙædS·¯ r~øFYHˆ*•dþ”J±Îޤ̼Yï¬kö"fšÁõør†YS²Öª4dŒjð}Y·d2eqœ×f*ô1•Y­rYd;nl@r²b’ÖªjYvf%Þn}­rY:QÆjYYrsÌYÛId‘øn{ÃY46Èf›XZË=LëõÖµïn9jÐArnUS·7lÍ*²«YøFdn?Ij”õÁùÀnÖµ•lÀ'vr tYn\*•f±9rn¾¢7lJ@Yf¢A»»¶Þ£nñrY•dÁõø)446**•d¾nlDøaFd"åY­rYd”rÔ;õ3>rdþòüàY­rYYaÆdµÊÀrHè)"d~[OÖµY mdÚނ´˜ˆfÖµU·Y]r~­rYdÐJdšÁõ¾dÁõ¢G”Y‘kd¢A"ÐJÞL•dÞ­rYdÞ¢G”YL•dÞ¢q”Y­rY›[ããYÖµ*‹?

PAGE 11

gm+Y­rYˆ*Öµ­rYJUS·ÞYŒ$d*A®n7rfødÛpJršÖµ#Ù&Y46~­Yð»Yœf¢AY­rYˆ*d”êJÁTH*•ÐTH*Ü*HY±d”Jø7ÂYïn¢*ܕԌ$)r tà{d ìU!dp”ÐUªråvQ¢-$¼ôÈТ-ôÈjrrL®Ì1+fš¢AY­rYdpЙ¢¢G¢rµ”ÜY_)Fi(J2kµ”ŪYz_røˆ½Y­:d40-tYµ”¼d÷"!0÷tYµ”I4J÷tYµ”d·nQG•?}7ˆ8øFËYµ”dpJŒ@Yf›ããYÖµ*n¯ÞS;*ܕԌ$YA7HÃd”ÞT,yÃd8µ£yÃd(”s”¢A8Û'©ruY*ܯ$Ù&Ԍ$YA7jY=*\dp”s”¢A8'©µuY*ܯµ”Œ$eYTG"1**%µ*ÜY½”Þ(Xn{u›Y=*\qµ”"1f­rYkA®”ŠIA7HÃYT,yÃþÛnèIµ”jT,(Xn{¢A8u›Y"˜ˆdÛÁA7HÃM½þÚÞ»Yµ”–ÌY*Üdp”ª!¡›IA7HÃþÁ+ÁIµ”–ÌY­:fM½ãã‹[Ô­jš¢AYËJA7~µ”YUSd«™~–ÌYUSr'vYA7«™~8÷Yµ”–ÌYU7fydöµ”ÌYµ”ÜdÌA7j#ur†ÉdpJÚ?!brŽYfªä¢AA®ÀÁ«™Þ”Yµ”ÜdpÀÁ%z«™”z–ÌYÔWšz§yî̛YrÄ£d¢AÐr†Öµn*ZjYGnâ·ÞøFf›”jn­rY•Y*,dÐJøõ4vd¸øv­rYÙ,!Í7døüYµ”ŪYmkH­:ÊG*ÜԌ$Y«™Y $H_6(Xd¿Iµ”–ÌY$Ãdr”ŪY­rYÙ,dfYJ!YUü¢AYn?ImdÍ?*•A4I®Ãþr†Éf¢AY­rY•dÐn}õ4všrÖ'Y¦›dõ4v¸øvÁË'L4Y­rYd$9J¸øvšrÞ4vY¦›dµ,rnYr46•dnŸa.,Ydˆ½Y­rYÙ,~"fn±šjr›j\KSЛM½Y­rYdِix~ïÖµYUS·Þdªä¢AÞ#_Ën}+­rYˆ*kdd‡Û‡®ø+Y"dn}+ˆ*fË8¢A¶Q”Çiåd‚ÌܘY­rYÖ¿dŸïTT*•jžY#l¦dÐJÀYr[ÖjruduY8dǔJ·˜YdŪY­rYf¢An:@QÀÁµGrÄ£Y¿—dª!µGrÄ£sŸY¢A…ÃU·Yb½Ùæ*A®n7rf­rYf!YmM½Y­rYˆ*d¢A¦ršÁ­rY•Y­rYdÔWrš­rY6AjY·øÁõÖµr*YnŸad¿*r t"Y*ÜY­:d¢AYÙæÐJšÌ*r tÁõ*r tYÖªµ”

PAGE 12

*Üp@r²!«FIÀnYA7Ìdþ%­:®V×Iµ”Ìf›ããYÖµ*Áõ…ÃdGOrœ–ÌYn*Zd¢A­:S›Y[fÌÌnâ;P;Yn£dbËã㝛YšÁõr t3`r tY–Ìdd¢AJ(”Ür;\Yd(µ,–ÌQY¢AY"(drY·¿dr†Y-«™p1n"'vY![OnYY›¦dóÁÜ~¬\drM½YdGw¿~d÷Y´r•Y}8·YÙ£f­rYˆ*Yn?Imd2Ìn*ZYЅn}šÖµ![On›YHÃïd(rÃrïH7Âd®Ì·d46nâ·®nB¼çY­rYˆ*d”rԐïn¢n*Zp”@Qn*ZdpÌ,4Ö&j¢r¢u”1½YrÄ£fIr©@ÍJjš8rĈ›YôHôÈfÆH6nY62kôHôÈkYônÐþÃr†d´ÀYjµGôHYônÐ%ø—xÖµUYI=û~"}fªä¢AYÙæJn:5aÆYmd¯¼çøF•dì½HnâþH3z®6\¢AY­rYœfl)­j­rYYmn:›”Ed­rYY·”[n3zd#~¼ç´r•dn}¼ç•d÷Q#Y÷f²<ÀYµHY­rYdǔJÁ½Y­rYjfANÞbYM½­erYd@r²žÖÌ*r tY Ù,~Öµ#d¦»»YªfõôÈYãö Ù,~Öµ#dJ¢AÊHn}+Öµ6nˆ*kY@Zf,4š|ôÈYrÄ£Öµ·ÞjYš|ôdÈYrÄ£¦JHen*Zfš|ôÈNYU·Yïdps”YÖµ6nYr†Éf!Yi9Ü}US·Þd4Öµ·7lnnpïdÀÁš|ôÈJd±@Yfn:5M½Y aÆøÀÁy¬rÄ£d”Jš|ôÈdšn²ôȌ$õÌaÆYFddxdÁmq”r•fÞ[øàÖµ¢•Yš|ôÈYa‰JšÖ[´À›ddµI¼%Jê&Y#_dIn?IìUJ_õ”n:›ªeÖµ![OnYaÆf»òLÖ•j€¾ï$YšdI›¿šËøn›GHO¦ÜhÅÔUYy¬ddršYrMY­rYfšµGHO¦Yï¬9*[p”JªM½Y¬=L[OqAvj8¬Öªˆ*kYzAY;B*!ÁÖªˆ*kY뷘1½dþJø÷[Yd¾Y*l1J­dnq³Y;B!IÁÖªˆ*kY뷘1½f_õüAiôNrS¾Y·dÔøüAÁÞ(XYdÀµ”YdmNA{Y*ܔ­rYfÜõüA”Ên{ƾd©î1Y¢nl”G…Y*

PAGE 13

…r@YµGHO¦ÔUYy¬ˆJð™ø*[š|ôÈY&ÈUf…µuYn‹–d¯•n7YÖµ¢í8”J´…wAYG'kø;”ë·dønn‹ë·dø¸&ë·!n?þdÐøÁaÆÙæYTA!ÜYHÃ!n?þþ´k•d´n¡dz&dzødz¾dþ&&™¾YÖµˆ*J£?}YØkd£[Oª‚Yf¯µG´Y▕d¿—BàšŠôÈYmr=dããYÖµn*Ze­n{»jš!¡G'[Yn*ZJ*HÅIYn*ZdaÆYn*Zd@Þ,›YFdxdÁmd”+órd(”J¯)¨HìIYaÆn*ZjdþJ¯S,Y0ãYŸÌaÆYn*ZjdþÁõµHn?In*ZdFYPÙ@JÚÞ¡G'±rId@J;÷SçYdÇÞTGûYÀrVˆ56dmN7ˆ8YrÄ£fn›¯¢AYÖµ¢dJÀ¯BàµuY$reeµSÍ*•qSÍ*•´8Üd¸¿d»…BÞJ¯*¡G'Öµ Y·'Yd(úZè5ÈÎ8düAYn?åÖµ ~ÖÐô‰jY$I¼@J´B¤duÇJàNYr Y aÆfõJ¢AYÖµ¢p1Þµ3‡Y$redÁõšŠ[›Yy¬d}•Ðk”d̽”–˜rˆd(S¶š9[›ÞYruYy¬1Kbør}nd…nšn[›Su®BØfªäÁõ­rYd1nlnl”Jr ®ª4…n jY´ƒÀdˆ*jY77n¹]f­rYkª­rY…n!šø[›n¡d!š9[››Yˆ*d—­rYk*¶Á‰Y8ÜdõjQYd”J­rYYÁ”ÁYn*ZdþJjÞ[¯š'Q.Q›¢k­rYkq¢Þ¡G'š$-¤›G'kjµGGn‹–d0„”S›JŒ$¯ÞY›èYÖµš|˜rœd1J¯Œ&j(̚|Yr†É*••d¼çjp»»nQBàµGÌaÆYš|ôÈ dfrJ(Xn{¢AÊ7H[©BÞ*¢èÀYfup”öµuY$rejøŠYƒ*r tHÃÜYÌ*r tÖµ YTIaÆÙæddS dS#døä8 r~¢´ÐÞ;õ¢Y[d"SHƒr« dn°FIüfüAv!ÞaÆYr•d(üAYšaƛ”J£[Oªdþ%J£‰µHƒr« ªYfªädì½üAYšaƛdÁõš‰[›jYƒ*r tYr¿¦dø–™˜!·økY'CdþÁõš9[›Y±¦dÆkå!xdrsešÆZ?{rs»fð¢ApÐ8d½ìBàÌ*r tYÖï YaÆd(%]8¯aÆ??jr†øFd”Ñn{Û”ØŒ¯aÆmjr† rdpJ6¿"š|ôÈYfãã­jš€SHUS·Þ"&d%Þ rþÌøFdÐk%ÞøFþÌ rdþ¼½@T£›Ô¼YrÄY³%ôÈdˆËôÈdÐkš8›rÄY!«.ôÈdš|ôÈdÇ

PAGE 14

J"!ÔWr|Y7£YArfA7j½ädµ”jpJ½ä›M½®g¯aÆmjd›J@ãA®Ëdfm.dA®+órdføFYf¢Aö¯Ì*r tYÖµ ~S²ƒ*r tYÖµ ˜rœYn9þr†øF­rYrf¶µpYƒ*r tJâ0®rÄ£õ'vYdJ»r†ÉYdÔø1ÃøÌ*r tY aÆ8+órüAdd÷üAdÍ?üAÃr†fÌ*r t¯ÖµUS·Þ•Yï¬*\²Jm¯øF~ r´r•˜•fš8›rÄYš|ôÈ~rÄYˆËôȝuJónÝY¯UZ·Þ•Yï¬*\f_øjÔGG$redø]8d”Ð\šq›šS¬q›8@Qš|eîÈdÌaÆYq%Þ#ANš|ôÈYrÄ£f4š|ôÈd1@r²d÷Öµ6#$qÖò caÆÌdÞYYfY¯ÔÞr†É*•Y&Ãd!}•Sç'©d}•Sç8!˜þˆ*d!˜þ d¯ruYYhdn}+ô*d­rYdlO¦de**G'š|ôÈ1ÚÞnTYq®fÔøããd‹¯Öån*Zz•dÖµ![Ond!ˆ6nYn*Z…nJSHðn?IYaÆn*Zf±Íãã‹[p8d¯¢ón«dšµHn*ZÖµ!¡G'[Yn*Zíµ@Qdª!,®ÙÞ[ÀŒvÖq•d”+üAÞQˆ56³8•Y_›d(r%J­díµ@Qdþ”J­”É@Qe¯µŒn7[OYÀÀÀœƒIY6}A7øF£¢AYÖµ6nda"‚nYÛId¢A´¦dÔµHn*YÛIJÐ8Qf¢AY*•A­rY•Aí8”Ðn®_»r Y"ÁÖµˆ*G'k(½”ª£‰-d£‰tƒ7ˆ¾ªY"BÞM·n!£[OY"dÖµˆ*jYr Ì~aƁÇJdf%Þ¯?}[OYŽÜ"!Öµ6n•Yð÷aÆYÛIdš|ôÈYrÄ£‘”Ž•fþ!:QµfYd1@r²!Ì*r t ï¬hM½®6høF~ rYÙæ"}qixÖµUŽ·ÞfÜk§8ër8HìÞ«Öµ YÀ~­rYdršYfµJSH»Y$redüJ¯À~­rY•rœd¢A@r²aaªešf­rYf+ór›µSHaÆf¢AY­rY~ÀJ!Y»ixq"}Öµ¢Yrdø‚ã•ÆHY'v·ÞdF_-Oô[È'vY÷;fÔøò±n¾dn:5aÆdÀÁÌaÆYFdš|YrÄ£d4 øF~UZ·Þ¯SHˆ½Yn?þqërjïdµJ¢nlKYf=‹[µSÐÖÝdÁµn*ZdYS,aÆÌYdŽnÐØk!äÖd¢AŽnÐ"Q¢Ù&dn}#!,n*Zjd?Üú…ÃÖµUS·ÞSHHYdï8f

PAGE 15

SH-Öª6n¯µH[Oó·F(dµÇË8qìõSuY6Bàd"a¨4ÀY[Od$¯ŒÎ8YfüA©ÆY‰YbrŽd©ÆYüAJ-•n7Yô[qô¿kdüA\Î}Yn°†@YbrŽdØLrÐbYê¤dnª@A7SYž¤d£-•n7Y-_6f¦Âdr†ô¿-•Y·øYOdüA”(¯£-A7q-¾ödÛpÞ£-Öªq-µ"fnH-¼ªq-µ”d1J\nŸ¯[O•rœdø[OnØkdø[OY[zn\¿dø[OYônÐd*(»dn‹7onÁre8ô*fµuY*Üd¢A¦Â¶QYdÇJ*H–ÌdËå€rYÝMfJ*GdrxJSGdd¢GBÞ¼YB+dõrªYr­tJSGfd¯µ3‡Yô*LdÖµY}8·d~$¼Yr•d~[Or•dµ,?iOµ”Yô*aÆd¦Â‹¾n{QY¼5fµH¼5”(ªÖªn}]?4VƒYn6d¾ó8dþò44n}«™Q–ÌÎYSH}n·f•n7Y-Öªn}ž,YÛþršd(JJø]ƅ!ôršYf8Y'vÖªdìBà![O·øYÙdaÆeø$¼[znZ¿døŪ *8¬”@¯¼5Öp”ÚސmN]ƅYn6f'vÖª”(ø]ƅnôYØkdø.ÖªnôYÍIi¯*kIÙ&ÃÍÀ¯Bàâ!Yƒ*r 4Y¹d»d*,dWõn‹7odÆf¤”þ#*kdÙr*kq[OYnŸCd*kp%ЯHr½.YÝ(dÚÞ8ÉN YbrŽfd¦d¦Âdµ{-Öª-µ”Jšn}[O•rœ8dQ[O•rœ›Yfô*µG*Üd”(Ë*k][OY[zqn‹ndþòË*k4‰Y¹Yìµd£[OªfeÛË?}YANÞbY[OÌYµ”d8Œ$üÔ3Y[Od¯µSH4dªfdÛËY@ûÔd*kqüYµ”pnZN)n6qdn{Q-Y[veƒ5š7£8¼®›Y·øP‘

PAGE 16

¦Â¶QYónY*Üd±Í”QÎn+dÚÞ:Q?Y÷dp‘,”·r†Y®Ùd(Jd4Ԍ$YANoYbrŽdBÞ¼Y[vd@Q”JmNY[zY*•AdÅ[zYŸœ8½$¼dÅÖ¿Y¦78n•ŠdrHdcY‘xYY*ÜԐâYf-Yµ”Y»üYˆ>q«™d­ü%Þ[Oq[z‘Jµ”[vYpUf$ì¯?}Yz®q[O•rœY-Öªô*d4¯«™d–Ìdrôd§nd¢Ù&Ԛ0Y-Yn·dnZ*[mN„·dBވ•n7|•n7*,YÖªd[OYÖªf¯•n7Öª&jdµJSH-YŒÛþY6n `rYt¯¦Â'v·FY},s(d¢AnQ¢ón¢µ*•AY*ÜJÝYfJd¯µH-µ”Yˆ>˜¼d¢A»nQ–dSHn*ZjJ”J¦ÂrH*ܯˆ£¸ÝYÙ£kd»…J¯SX,gËd•n7ÝM¯=Lrš@S㝎6df=LYÝM•nH@˜d€¾Þ@Sã­6dªüAYr«­rYdd_=ܯÃnBrd3Y¦r•YÝM•f¦ð­rYH9Y*kq*ܘ.dÆHY­8düA=•d*•´øY¦7dZ'Yå&dd?JrYÝMi”@üABn{ªf„rµ”Y®ÙĵdŒ$•Šµ”Y$ÃÇdüAdSHdŽnЕ*•¯ÝMµ”šOnÄ$ÛÙ&Þ»}Y]Y"1f
PAGE 17

.n7"8YÖª¦78nCnYÛId”¯.ŒjÞ,¡G'"1d¯¼/j%JWr»dJ]ûY€£fµ¯BÞMY}Är¢h&d¯BÞ¼Y·ø)£&d1”n{”‹n¦YYrfÍ»¾”ÎÝ&qÛþY, dp”6—[OÔYfsYìÞÖªdqIüYŘSud@/«q$¼r•dq·ør•ff$¼ôÈY)d(”%JSnâ©Æ$¼ÐkŒ$$¼Y)d4r^Bàn'$¼YÙüË![O+8 ›dŪY—ÇY jdµ”Yô¿YbrŽd&W$¼·øf¯I/jdµJSnâ·øY)f¦NY$¼·øYÖªd]ƅH[ôÈ1§]dY¹dn‹7o16¿—Î8d*•1™øþd‘•dnq³d¸Ýf7½*••rœlA!¢d¢/}d¢n¼‚YrÄ£d¢ø!JðšˆYf'v*•Y¢­:dd¢ªfYZZdÃr†ÛËYÇd6_õµG¢d¢/æþ¼n0dªþB¤YП0Yr ®r†¼5Y@QÐfµudÖ· jdÐ#­rYjÞSHn*ZÀYd[A”rÃnõYê&YY4dþòJ–ÌY¶NY¼54f*•A®MrV$¼dp”MrV n*ZdÖµn*ZdÖµ©@ÍYˆ£¸ÝYf7½$¼ôÈYµ”Ëô¿šJ褕YJè[J›dµË][zqµ”d"YîY7
PAGE 18

¦Âd#­rYˆ*kd½¹ðn?IYŪ#?*þÇڑd%J¯BàSš'v›š[O›Y¤rZdSÃnõY7Âdn,Jn,ÐYhdƒ*r tYÆ?Âd1µuYn}+#­rYdµ”rÃ4#­rY%-Yå_dþònr¾YHÃd&rÆY4YÈf*•ÃNBà[OdmNY[zdánÝY d0Yr«d†ÎBàH[Y[z;BdµGqX]ƅH[ôÈY[zdf#6”¿[µuY¼k7½dÙYšË囚€›SóYÝMdaJ[O[zYÎßdnnpYönYdþQ*jd1n"YSG7"Yd9O[zYtåµ5¡PÜd“n{[”…[dJ”…Jd[JÇ"YPnqPHf¢µ[Ç©!µJ-ƒdµG$re­üY¦ÂÖª#mNY·ø¼5d›YÌaÆYnr¾Yn‹–d­üYÚޗ4Yµ”HÂYB3d­üYsYH[ôÈ[zn"YrfÞSHš¼56n›¦Âd_õ$¼·øn‹rÐY²q*•ìÞYsr¾d!Y9rðY]drš-Y8)dÖªˆ*kr²n} d[zdQˆ*d*SHµYèÀqìIY'-dÖªˆ*kêÞHr Y èÀf¢AO]8dÁõH[OYÖªˆ*kd J/‹ YiÚÞŪY 1”Þˆ½Yndp”9rðd]ƅYìzY¹dn‹7odÆf YˆÏ¬*k]$¼d£[Of¢AÇ]8[zJSH!d[E‡,5ø#AN'v Yn:q·øZZYö÷dÛdµ”[vp%Þ¯µH!ԑ¦"–f¢AÇ]8ô¨Ù,J*•Y8æd%Þn}Y$¼ôÈY)d‘Q?Yµ”dq[O6•f(J¢?AÇr Y¼SY¼54A ^µ,aÆY¼5ëLBàìIYn*ZdµJSHYîY·øq4f¦ÂY 6n1˵,aÆYøY¼5µ”JSHwjdYš6n›þJ7£8¼®Yš¼5›fÖª6n”J–ÌjY6nfSH*•d½‰Y]q®Ã1ÍÀ¯d‰ÌÐpÌb'ð4d@{8BÎ-Yéîd÷n(-Yµ”dµxÍøn{QS,brŽdJdÞSH"Y«Ð3ûÀ¯dµGš-›p%n,-Y–ÌjY+JæYf⽆dµJ/ÎY[OYd4JøþGÐïYdJd½”][OY[zqn‹7odnnüAB¤üAd%Jn}–Ìj|5øŽ•ƒ9OY3bd%Jnq³YƒY'š-›þ‹fuYdÖªˆ*k½”'š-›‰d]$¼d1Jq[O¯SÎd3YJ[OY[z·ød­YJ[OYz³§dr

PAGE 19

ƒnŸšErn›‹Jk+…Ú­YG»[k¢¼¯”…lk+r¢*YŒdÊËr+jH—ˆŽGj¢Y,2®dQ˘Qnndª¢Yˆzq®ÔBYdÇr+ßY;d#¢YünOoËfËdQå!+¢!ŸG'؅n{ÆY»[+k¢+PJª!oj¢npª!od¢…™^”Jª!ol¢.ÌJª!ŸG'n"kª!¢…4Y+S„¿dd8rïzO¬kʔ”Y+dr+YžË—9dÚÞên{Y"rnndrª,2®®r+d¢‘oÎ8l¢n}ZeXKxÎdxY¬Ëd"YBdaYdtYdoYdpn{9r\\Q¦Ëd}•”­¢Jx[dL‡Bà¢d#¢YJš™^{›dµJ+ü]•Y¸J\l±þÚÞ#+ª¢z}Yd¢rzQq$Àrµd¯O•J+Ydnn[d%JªSXÚI[Br†8Yd}••”j_€d‘QÚގ…™=l8®Ù"Yn)ŒY¤Úì½®d¤ÚA´¯(·r¿td€dƒnndª¢\Qí\ÔQ†Ôrš®fn}µÛÎd¢fÞ®"YdÞ"YdÞrµ¦Yd%J”r+×8¶¢AaîaíYünOlµV^Ë8d±ÍpÚÞ3„hŸG'•…dproY˜eìd'h*2&ÁdS}2†¹f¢rã+×8=aJ8"¢YünOdIÚÞÐ+8q+Q#PdJ×8ød¶}•p”]8ø¢nn+Adp”]8JÊ(j¢rH™^ddô¿-Yµ”f¢A¦Â”Žë¯"rœ6êÐJ*Qd•ô¿d@r²Q[O•rœš7£8¼®{Yô¿f%Þn}µH)d‘@ãq[OY-Öª6·Yôtù6•f'vË[OY·{7£8¼®d*YîY·ød'vY$¼ôÈpõ[OY*•½äf[OY*•@r²n:5µH·øfSX,^˞Ü

PAGE 20

ÙnÖªYô*‘¾?ã¯0•ï[YÙnÖªÀdrš˜1nmBà”YÌ/f½@QÙnÖªd}ÇJn}+jïYdG'dµS+×@{Jn}ô*¼5ïYfÁõµHF=Zd/‹ïíYr~QdüÀÁ}T®ïÙnÖªY#•Jjš¯µÙ&d¢Aï$SGn£dªÙn…*ÛùYrrrd”¾oz©"8Ð\dnnþò3?Ùn8dq$:Ð\YÖ¿ŒmNd¹ØY;dËãYpßp” drЩÁY[1»”@­Yfµ3*µdÐ7ë·d¶”d7¨7fn›=›KZËK^‚šw¿ˆ*Y;ۛ‹MüYHÀÞnNqrÞÞ²½Y®Ùd@{ÝJ¯dmfüYn*ZJn}Áô*¼5YèÀïYf”ndrHÀïrš8fr”(mYٜ֪Y#ræþdÛpo}YµÙ&Yô*“tj;HÜ8d*[Y¢µÙn|eÙ?º3eÙSõB+eÙ*õqÙnOÖrf•rœpÞ3´…´øYfµJpbJÍY+n‹fª!µHn*ZI8Jn}ô*Y¼5•ï[Yd4èÀq@QI4JQ+Y‹Yrp@Í+×nªr†ô*ç¼5d"}ô*Y¼5fnÐ΄ÃYÃÄd¢A¦ÂYÙnÖªô*d””@JHšrš›f4b¯SÉSÉ®ªfô*YBÞ¼r†ÉdðHY_6nâ.dÍôJf*•AõÇþrÏîY¼5=Jd#jY8ÏÐÀ*pJ”ÇYf!Bàµ{~_d¢8n3S,QnõYH[fZ¿ZÙq*k"ÙnÖªdn}¤rZj¶d»…4Y$ÌJ¯õ§nf4qw·Öª”Y®Ù%JŒ$&§jYfªädQ4Yô*dd»Ð%"õ§nЖÌÙ&f(¼çjd¦ÂdGÙnÖªdԔrÃrÃJ§nYe–ÌYn*ZdÛpJ«™Yn*ZfGk¼¯ÞnW²Yë·f”Jd¢A@îîŽ8ô*k0•?È¢µwqƒnJjY§ƒ­q¬/Ïd”JšÙnY›*ÜG'kÐkª-Öª6nø8S,´ø*Üøð¢¤r9·G"§”1n{YG'k½+Bn{

PAGE 21

+n‹(”JµG'nnd1µÇÇü¦ÂÙnÖªô*n*Zd”rÃrÃJ§nYe–ÌYYf«™Yn*ZMSu f¢A”@ã}®Á+4fddQ«™d‹Z¿qZÙf*ÜY«™J”@ãNršØkÁredYf4+Y*ܙø­[Öd1@r²4+YZ¿ZÙG•õØ÷Ð"kYêØq#rf¢Aqnô*Y«™d@r²‹½›µG*ÜYÁrefn}¦ÂŒvYÆHn‹rжdn}ÙnÖªn*Zï[Yaª¶d*ÜYWÁreÚÞ2n*J5Oqˆ[kþ¯[yYprŽjq¯'vbrŽYâ jdÃk¦Â»Bà YÄfä.d…Í”Þ{6eƒ9Oe}ƅrd”@â0jã,f¦ÂÙnÖªôÁreA®ÍJM¸[d•Yˆ[q{6p}ÇJn}5À8Ydn¢AY*ÜYZ¿qZÙd/‹1@r²£BàrÂAÐ!BàüA‹o¿@Q›f•r}µpYFOdª!a—‚YeµÙ&YÀdJ/qS›46nÇ®füAÇ[4\Ö¿SüAÁõÝqÀÝø.Y+n‹]8n{Çd#n{|ÔfüAðY†eO­OrœB+qz'rjpÇÖªYÅÖfüAY3bdqüAY+Su®aBàUYíþf…Íd5OY}bq3brJ6nKYf¯[zó˜düAYZ¬p1Ø'BàóÎ8fJd¯¦ÂdÁõS›JóÐb!BàóþøFY5Odd@{ƒ@ã‚nÐÄ÷dò®#üAd"Z®dAüAf$>lo¿eˆ#Z¿òÙYaÆdÐJn®\üAÔ"²êYd(ˆ#n{4üA™dø#q÷3nŸvfµ¶8…nd¼ç@{´…bífª!¦Â¢AµpY*•d±Íq jnn‹jJgV[OlÙd(n‹ônZ‰Yö* rüAfJd_õe46nYë·d_õ;Ã[zq5O^NYë·jÁüABÞ¼YJ>kËe enn‹q3brd”5´…^ßfþüAYJ>enn‹rf”JQˆSudÝn”nYf¢AYô*@ãBވüAYêdçnüAYn3d1¢Þ=}Y@b”fµ(”rÃrÃJHÀo¿eŒ$Yn*Zdþf&J*k[ze rY·¿n*Zfn}*›n‹–j¶drsJq[O$¼[zY{=ƒqËrnŸYZ¿ZÙd1rs™ø*[ÖfE½­d;뮈wA¯çÖUds£µA!+YÆFq|¸¤FY*Üd½3n{´…BÞ¼d16—[O÷3nŸad(Ú¦B¤QüAYnfŽÅ,¼çY*Ü8n7j»…r»¹Ã‹[Yšå›dJ3‰¾Jåèþfšaœ›YOn*n‹–YiF£‹[YŽ¢Jî5›dJ35À—8d¯Ç:fa G„dªþ@QÐ'vYönkYfµG/dùõ,Þ´Ð'J>Y[d1ØÎüABÞ¼YnÐf44üAGrÆdUøõ§Îf(Jd_6q[[YGG+}8#d(”J¾ä˜mYf4A»»´ëLfµÙn²ÎSì“dÙp1µ[*ìn:f¦Âôª5OrnÁreYÙnÖªY«™dÍеµn®_üA²YÐ$õtY+req8#fJd@{”øä!"f4@r²¯

PAGE 22

Þ·SYaƘhߝršf7½r¦Â?«®5O3Y*Üdpø_¿Ù5OYdjˆ[YæˆdÐ'6¯•Ysdø¿/ª[YÀÀÀ§Úrfµ,+n‹dÞY¶Î8»qüAY[zqøF”}Þë·dI¼J´LYf”@n®\µGZ¿ZÙd*k¯nrRrôjd»ë•Q[Y#e3bqµ”f'ræYfä.d¢ø!”ÞSHøn®_Z¿ZÙYUd1JOrœÖªd[O‰Yµ”Af¢AÇ]¶jð¢Öª&jdÞ¢µn}Y*•Jn®\u8Yô*drç¿"‰YrsYµ”Yf•n7OrœÖªYAdM¼®hY$­u®.,f¯µGO8‰Yô*•dM”ön[YB+qrnYBÞ#f4Y´(Þ>˜IԔJ¢AYô*Ԑ@ãn{jf…Ž³Yw¯÷L{Zdq¶¯vYÖr†??ûSynMÐr­dGÞÈY¹d(”%J*HOnÄÔ$ÞYf•n7þY¦rœô*•…·èÛÚÐìM•~rZj½@ãjß½®ªe4a8YÈdMø3"´…Þ(XYöf$¯OrœtrÂYB+ei•(Xn{Å8Žô*rH»µY_OrœÖªYZ¿ZÙd”nJ[O™ønB3bYdþòJÁüA´…¿þYfµnâ8)d;ÃY[”ÇdJd¢ArAŠ­jJu©BÞh,dס@Q”4ü0nÐfä.dëõZÙn*ZdÞSÃ(Xn{¯µÔ$9dd1J¯µuÝ&7±YÛIdÁõ_6Y¿[[Y+‡d@r²n}-[YïYS&ªe4YÈfrud‘@㲕Ý&r†ÉYBÞ#jdp‘@ãÞÖ®46?}Y[Ofd«™n*ZYKZr°dJ*kY"fÃðÏ,3¼ôÈÐÍôÈY*•Ad}ǔu+‰Y n‹nr†*ܕfüA•YS}ª1µu­@jšµ”q*kŒÚލ·Y®ÙfjSüAÔ@bqènYdJ¯*ܕL‡rš‰f¯¢A¶Î8dµG"”(J”ÐYdþòpJ”YfSH[#@ã¯ÞˆY®ÙnüYBsküÖ'vQµJn}Yª˜dü±ÍJH3¼ôÈkdJd@{ø!*kÁ+[JYôH"Jµ”*ÜðjYao˜f{Áõ‰Ô\3Y+J”ëÐÚÞqRdÚÞÎ"qÀÁdnY*,dJHÞX÷n‹ÁYµ”•Ô@Qíœ×Yf$¯YÖª|d}Š¾ªµHn*Z•#®@QYf*kЯ*ܕŒjüY:ÙqRf4?Jn”*ÜA[brŽYZH8Uf‹µaÆd”M\¡G'§n3*Y[ÇÐ`fJdaÆQµ””@JaÆd¯HYÐ\j@r²Þ,±9f_õÖªóY”dµGôH"YŒ$”@ãÍSfE½æ¯n‹ÐXPjd+øÐÐn\®®Œc+YÁ+JY:ÙqRfJ¯AŸ+Ì/Y*Ü7½ƒ­e'rnjd+1”4\u\Yn,Yf+n{ª‰YJ¢Y:ÙdRYn‹nd]¯ÁH+JY3•f+øn}+ree[JYo¿ãÄjdÐkn}*Ü[JYy•d+Y"fv{â-J—¶n¯I•L‡'Y‰Y*•fpªädüee

PAGE 23

Yô*Ù,d—Hnšv{â-ÌY›dþqôHôÈYnYô*Ù,ÁmÎ8f(Jdv{â-®¯üY*Ü6êÚrzYküÁõHþM®Œ$UY+re[JdÚÞt£ü[Y"G'k¢A%ÃXSHr971øücYfšÞrŠr:$›J®©Yv}ðn}Y*˜fxHqY'ÁõÌøƒÉY—åîdìBà#uY"skJYdv}‰ÚތQ(ÃÁ¢A­d¢µÉYËDã[iÐk­dq¶ddµ+çyJÂu´SºÙ\lFJdüÁõŠ*ܕYô[}BÞ®ÚÞSÃqR˜nG'k¯ÁõµDãËînq­YŒ$•dŠ¾À£BàüY"fJd(”1¯rûßÉfü>Bàîn[y•Y8r~Hnfðdüf´ÑþîY˜n(µ3‡Î'Y)jš½üîn?!îdü*›Jð!þþ/›\nÎäGÖn”Þâµ»9r–Y"G'kJd¢A”™¾dv}J\SGrœnŸYÙ,¯Œ$‰Yn‹ Yfü@Q”+üYn‹ |®N0…‰Yµ”f˜±ÍJ*›ô*YdÙnÖª*kp””pfª!¢¾¶Þ,AŸ+Ì/Y*Üd_õ”G…®Än°‰Yn‹ e4I8øŒ$n{»M¦»[nY+re[J"YšåÌY›fµJ”»YfI¼dµÃd*›OrœY*kdp}ǐ@ã8füAYAŸ+*Üd¯+re[JY3jd@Q”Ð"®réj‰ôHY n‹nfü%Àõ+YAŸq[JYŒ$f»…š¯o›ešÆÚÌ-›˜ód¯AŸ+3[j&k*k(ÚÞ#uü­!‰YqRf(G°RJü®À¯Yf”@Œ$Y",”æYfµJ(Xn{ÙnÖªY*kAªfYdføjÁõÙnÖªô*«™YAŸ­e”5´…ª+qn f»…ëõ3rƒ9OÐ}ƅr¶Y*ÜÙ&d1ìÇdQf(¢ŽnÐ֕ԭY,aÆdÞYµÇ@ãr4f€r"d¢dSH»7“YaÆ8f”M+Y*ÜYÁreJSó[d”M+\YJ¡G'Z¿ZÙd”M+¯*ܕ#uŒj‰Y"dÛp”M+J¯#}Q¤hWwnBrYd¦ÂÁõô*«™dÇ@r²êµHaÆi\nŸÐrœnŸ®nõnlÕn7[On}Yó+8z®"4Yϵ÷;lµJS8aY¤¢Þl½ÀÀ^ršYdüY*ÜYÈp10YfrRd§n¢AEQÛÌn*5f/‹JrRf뷋[ÁõËón*[Y*Üd€¾nYHnÃY±f½üY(EZd]ÞSS¦G–ÌrRndKSJ-–Ìd}ÇJõЃ­iKZJ·Ê@Y–ÌÐOr–Ìd»…šq›n×YB+›š½•YnK›riKSšJô¿ÌY–Ìdšîrn~½00›eš½Þ‘e›rfüYrJjš¯–ÌÙ&düAjn}Tn®\9r

PAGE 24

–ÌþÛ}üª-Ynð!]–ÌqOrœ–ÌdüA46[Or†ÉdÛf£[Oªfd”rt@7ˆ8dÛp”n7ˆ8YˆlµÇJ(Xn{¢A_,Yf›InKShešÙnÖª›‹aÆj¢üµHftë‹?[¯cYÛIdp­@Sljš'j¢G–ÌÐ+4AÛ(Àdïf‚µ”–Ìd%J@ãÀH[O}8Y$¼[zqøF~Ý&Y«™YdÇЅ+IÀ7"d®Iïnfjf¢AY‚n%nZ¢Gµ”@ãÌϬQSHM½YÙ£dþÛ4˜*´ã•d¢8ԗf›šŒ$-Y7ˆ8Ûþ›‹µpøA5?¢A@Q›ˆ#ÙnÖªô*–Ì*nY"f¢A+ª@;HÜô*Y¼5n‹–è5ÈShd}jpMJBàµGÄ°fn1òÖ8­dÞw†dw²dwÝádwdZÜYdµJÙ&dfÞn®\šž,›ø8-–Ì3*YddµJ$SÙ&fä.d”Þ\,)·¹b"—Ðdô*-@+Yd»…}‹[Yš4¬›d–É‹[YšˆÜ+8ù€rš›f‹1prŽj­d6\–ÌY͵,fµ(”J#u”ÍДÐY$refª!µnûÙnÖª6nY*[qïdJE›õ4µ”»rh®ÙY[O}8fOrœÖªq·³Ö7¨J[O}8‰YÖª–ÌddÐqüAâ0nŸYÖª–Ìd4”(™ønŸv,d¯TGû«dp¢”â0GõŒ$üAY[zqn‹ f}d¯–Ìjq¯=™jSud¦Â¢AnÑd÷[Oµ”Yà'qô¿bd1@r²‹rhüAaÞYšµ”n?®›dnŸÔn}"÷ºÎ8f6\Orœ–ÌЖÌdrMJ¼5µG‚nYSnââ0©n Y)…Í”Jn“SY)fÁõ6\Orœ–Ìd¢nô­ ÃfKSJd;ʾó\YµÙ&Y–}”Þ"f@r²»"}Î8fOrœÖªq·³ÖªYGóJ.XYf¢Aïn¢Ydˆ*I8nn{”@ãd6\YÍP@Í»&e,f7½1¢H[Ô]8k?qê9Y²±µÊpSunOrœÇÞSGnõþ@vYšÁ›d¦rJ©õÐ\Yƒ–Ìff½¢ˆ|Ù'Ybd»…“È'Yšù€@¨›rdn–Ìn dò,õn3dˆøÅ8Œ$TGÛ+Ðð"f4ÁõT,5ÀЃ켕YO8dâ-“Yz»n3b£µ”@‡©7¨SZ7æYfOrY–Ì;\kMµf¢A”n3-ž»d-d rŽd”3-idšðŒÂYÖª–Ì-??ndŸõ-¸NlKZJd*k6\Y–̦ð»J‰Ôžn„YdÛpJO8Ԟn„YfÙnÖªdôJš®Ù[Y›Öªf”(ØkÐ"kJ®Ù[d*kp}ê@J®Ù[fªä*ÜÔ6\Y–ÌdÍJ®ÙÌYâ0Gf7½¢A?ÙnѪY*kdrTG§n?´e•Ð“È‹®nYØkÐ"k3ÐòÖdüø¯®n6êo¿GõŒ$üY«™Y–Ìdˆ”@w։qO8ǔ}žn„YÙTGOYøfª!»»J¦bþJ@À»Y+n‹fµ”YK²nd¯ô*kÐ.akÇJ Yfš-»›Jµ”Y@ªodš$[›@{”S›Þ¡G'»ˆdf<˜d¯6\OrœxÞY–Ìjšžn„›ð*HÐd

PAGE 25

!YaÆfõ6\Û@r²nmޚ'-›YbdµÃ­Y[‹¾µd¢ø”@¿kdYfÃ&Š¾­@dn®\-–Ìdô¿-–ÌdµJ@Yf(Jd4@r²ƒÐ®ëHQ;ÃO8Y[zd qµ”rYxÞf'fµ1JÔWš•*,›f»…\-–ÌnšÙn›JЅYfeJd+Y–Ì@r²qaÞYÜÞ£nŸY®Ùf7½)Yr"d±Í”@-g†˜óG'Æd@{p”‡©<ÀaÞYf'fµGf'dÞ´…Y[#ªÐ§nªYì½fnñµSÃjdL®nЋ[šÄnOjWn@›rÐYn,dJîG…YffsÖ*܃­˜ó‹d±ÍøBN·³ÖªÐOrœÖª,š®Ì·Y›–ÌdJdµÇ@r²­5BàGxޖÌ*ܕYT,$Ãd»…dB+ÌØ´…âÎdµ@Ç\ådÞpµf9r9fÞYµ,$Ãd1JSG-–Ìp”6s”O8Y#qnÐf<˜d-–ÌY“np»d–ÌYó\p»dÇ@ênW²!;ÃØkÐ"kYÖ·ûlqµ”Þyf”‰Bn{Yd1ø!øë̜fO8Y;we˜ØqÐÔd‘J:›+Y*Ü(XY,œfIãJ,Šnf¯ÙnÖªYô*jd§nn*ZdÌ2J= YSHn*ZfëõÙnY6\därÖµ¢Y¾d‹¾ïŒ@¢µ=YÐn=YfÞY­dб9r9ÙnYr tÌd”ªtÐ^Âr tY§nd…nˆ5Y§n4\eÆìk½nã5¢‹[‹ÞY­dš¯k•Q[OYÖ·å;YaÆhšøºød›„#‹[‹dÞY­dЪaÞYo¿Å8Oˆey dr¹Wrte‘®e÷r¢¢‹[nÞY­dÐgˆGšÇ\ýƒÉY"§¯§˜ód»%1vYn£f›Ù9r‹[nnµ,Ç(Xn{¢A rVf¾n{|n‹[¯­rY`Ùn6\YÛIdp€¾8YS,yÃd1JšA®Çþf”Zf›G§n^BàS,ޔYO/dSGJ'ÌYn(cd$ÞGJ}ƅY§n*ª[r"ffš§nJS›·Yd”Œj/;[JYÌøqHÌf›ddšŒ$-Y7ˆ8Ûeþ›nµJS›Ùnô*™øUY7dÛpJ=@r²9rðYã7ÁõµHn*Zd¢nyn+®dgÃfKe6\Ùnd44"!ÞzYdÞ[vYf}•Ç]8jÖªY§nd'w·¾+e­#Y§n”}´f4@r²nmBàâÎY[z¹f4Ð4+JHޚŒn‹›fµud‘#ØkÐ"k”nJ#}®]8dÛ”nn‹®çnf@ã4[nn‹®çnd§n1¢HÞ[v”l¢A¦ÂÔøÅÙn83*d}Yaªd9ͯ4$›ÙnnY[O}8™øÑn{dÇnŸafJdÛp!Bà4¯Œ$j»©;õ3"rÂZfµÍJrÃÁõ@ãÑn{qÐ\µGÙnY*•­YfnJd:QµGµ”Öd*•@r²ÞSGM½Y@bf+¢¯µ"Ï\Sl'

PAGE 26

­rY•Yæj*•ªÙn\#Y j4\YÛIdÙn1n"YåYÙnfr%JÙnY–"jY|wd”@ãn{QSÃ'YÖf'µ´Àd*•ªÙn][zenn‹4\YÛIdÙn1"Y«·BànðY§nflSÊ­d'Ùn*§o d'4S8id'4*8[zYÛIdÙn1ïhBà'ÌYÖf}†jš$þ-›nµ,±ÍJ%1'ô*Ù&­YdJdÁõeƒ­e*rô*d}pSuG\fÖªY§Ç@r²J[zYenn‹Y§ndþS›YÙnd¯[#jp¢®ö[÷Yd¯Œ$[zqn‹3Ù&d»»@÷@,Ð\0?Yw·fJd+n‹p”Jµunnf\Ùnô*d¯¢A”xHrš˜d",jí5$[ÐQ÷fþ»cNYdJ¢AÁõ[O}8[zen‹nqüAY¼ç§nY[/fªäd¯ô*jµÇ6*[,ÞnŒYrÄ£fµaJ´…ÍY$ref(Jd*•"‰Y‚n1@r²844f4n{ϵd&n{Q»}Y"frh[zdVnn‹drh 6sY dµJS²Öªô*§n@bYzYdÛprMJdÙnÖªô*§n@bYzYfKZe'a(ïnO8§nYn?I$Ãfn}[zeøy•*[0„adanBàúG[zeøFYO8§nd”M¯$?SÙ&d4nmÞ#uYyØdJ4Yn?I$ÃdJ½²dJHdJnüdJoÎjJ[nfµ,”nn¯*›§njJ´Yd1¯Öªµ”Y§njpJ´Yfð¢Öª&jµÇn}Y*•dÈYµ,$ÿY‰”ßYµ”Mn@f¢AY-Öªd@_r*•q46nYë·dŠ¾¿Y¢µƒ–ÉKd'/©YšÖª§n›f½¢A$¯”$9ƒÐd¯ÙnÖªYô*jµÇ6'Y@Yy¬dG'dî¡¿8YZZœd1ª!4þ¯ÇæbYf¢A\Ùn3*d”nnn®\}8y˜j$"Yn¼'vY§ndÛ»rHЪfüA§nY$Ãfªµ,´Y$Ãnn‰Yf¢A»@bïnµ,$Ãf¦Â-[Y}8ÖªdÍ¯µ,§n$LYn?þj&dnZ8»÷tY»"Y}8ÖªdpSu¯µ,§n$ÃYn?þj&fµ,$ÃJn?IYdÛpJ÷rtYfKSSøS›®nO8y˜Yz§nnôd(Þ"S®]-§f¯Àµn*ZY‹ÛdÞS,[ônuÅn7§nôd¯@Y®ÙC]Ùndµuø4®ÙrnyÐn‹n{»üfrGônud8¯À•—I›YfI¼dµp(”J¡?-ônuf-Öª*[ø8d1µµÇÇÞ[¯¼5f¤·ødƒ­•µud3Y»µYf¢A(”dìIÀÁµGn,dþò¯¦n7§ÖªYô*jd4p¢”—nª?ÐANfJd¢An{üc8dµq¦ÂÔ$9ee

PAGE 27

dGYÙnÖªÞÍYn9fÙnÖªdJ\š¢n7§Y›$›®nY§ndr$›®nYS›}83*Yf§nYôd…ÍJÙndþ¯@qÞ"SYnâh‘C]§¿-§feÆJqŐ§nôYÖªÚÍ¢9Y¨JdqÃ&Y´ÀdpÞ[ônu\šqXÙn›3*fµp¢J@M,f§n‡Bà_6[zþnKqnSf¯µuYðþd_6ndt·©;d1Jâ0nYM¸ÀÐ9G¢d§np”Œ­5SG‘âqqXYK"WšqXÙn›dµp”@%JûYn*ZæYfµ”J1ÍÙ&­Yf½Žn}46Ù&­dT3§n±ÍSʯ[Oy˜j”J[/Yd(Jª!²êd¢A1””y˜ÐÖ¿zirüAfÍdµGzR@r²¾@ý1f4ԔJÍYr~Ð-“f•QüAYnŸabf½øziYJÖª*Üd”•Q4YÌ/qŒYqf¯µSÃjd¢Bn{ÙY-~ª‰¾nY»Y7f»…šîrn~½00›4aY}…ÍJ¾@o¿H Y5Oy˜Yz§ndJ•rœp\Y»,-¤rZdlceÎe;re¦ØrŸeNjrŸ;"'ve_rnNrfª!+¼jYÀ¯q@dfª!*kµr!Y37dµÚ-¤rZ\8(”O[Bn{Ä;ÐPfµMJ(Xn{FCYSnâ8)f999µÐƒdI8Jç*šÙnÖªnY›ŒÅ±•YS·fª!InÜk8pd%n{+#t\fµn*Z¯ÙnÖªíjdJâ0rOíˆ#YdøÐ7Þ"d»”™¢t®3fµ%QJSHšê™}SæYf¢ŽnДn@ãâ0ZnW®ShfzizlSX^ˬܬÚ*k¾k

PAGE 28

ZnÁr@dË8Ö;6nY@dË8¤·^Ëq·ZËnYÖµ6nS\J¯OnĤ·U*·ÞYÙæhr†YfµHn?IÙæ¯ANr¯YA7 Yï¬hd¾@*BªYdËrœdJ^ÚÞn(ÐiÜYfͯ¼çY6n•d¾@µu—YÝ&nâY·dŒÚÞy¬ÐyØdJYd(Jd_õ‹r†Yr«YA7brŽYÌrœÙYï¬dµ,y¬qyØdű¿Û®—gMY@8dűpdÎY*•AYFBq#djfªäd¯µYíYdËrœd‘4tµ¹nqA76nYr•dîanWþ1?Î8d4Öµón¯n?IÙæjd^ÚÞn}A7)Þjr…mf_õµM½Yn?IÙæYn:5dÔød¯dË8YÖInKShjdIn”[šÁ…ÃÖµ6nYd›SÖïŒdn{QY«.¢Ù&ØkV[Yrn”ǧµ4¢AnQ¢nl3§f¢AÐÖÝda­ü@J*!ÀYršLd†nТÙ&Økq¾[d1µ,n*Zr¢A8M(ršÀf$¯¢A‹ª*ű×QYÖÃq¦ïŒ¯µÖd•ÍŽnТÙ&Øk~¾[d1ƒšø846d(1¢9n*ZjršÀfþ¢Ap_êZ®?Üú¢Ùdr†¢èÀffërKZhšÖµô*~ôH›*Öd¢Ap×QS,d_ê¯h‚nfI‚ÖµUS·7ldÖdu¸¢Ù.jYfµ-ÔïŒY¦•dðKV·Øk£Ühųã.dIqÇJÜ}nTr÷[Y¦•dª!ÚÞDËQ3¦k”dB”Ǥd(¢A´¦dµ,rnÇJ(Xn{®ršdø6}•nóqÀYf/nÐr¢A8jY¾AáfeÜnM6ër…ÃÖµ6nYÃøÊëršÁ…ÃÖµ6nY›YÀ

PAGE 29

µón•d4¢A¶YS;HYסfKSeÖµ6nqA7øF^­5BànW²Yã•d$9Jn}SXg^ËÞÂdKÇ'Eød\QSX,¬Ë¬Ün7Oc?Ό&«·ßd¯ÀÁn7OcY USdF_nH_Y6n•d¨”"JÃ]1dn}ÌrœÙYd·Û¯ Ed¯úüd¯írd·¯jd¯;dÇL•Y´…?9Y•rœ*•øFfÀnYn7OcA´^”™ø¬QnùBØr†É*•YÚ6dpŒJ_õµ0?9YnpY"fKZeÃr†Y-Öµ6nYB¤Í™J"}Ydr”rïón!Íd¯n7OcU7npJ½ädŸ¯Øn7½Ä;q·F˜ÃYjnpÚÞ7.f0·³Y-d-Öµ]YnYìG¢eM¸Àø¿ÅrŸ˜•dŒJ¤·ø8Y+f¤·‚dn7OcYU7…®Sr£dt·Þ—n[²n{'NNŸdþ¯}ÙHYr†ÉÖµO¦/VQžzVw…dµ””QUõ-ÖµØk‚Y0Ã"}f¯ÊSH0Þ-»bYÖµO¦jd<ïg±˜*ž±˜SJ-*•Y*Üdþ¯·Û$dQ$¯”Œ›7£'YDãË*•dp”íXdHøjY¤¿ddµ,dǔ”­JdË8-Öµ6nYסfõ¯n{QA7brŽ§?Yónd-Öµón¯[O}8˜•»Þ=?}þn:¼YršdJ”­YfKgedS›£jY*•¯·F•d[zÍÇ´…®"}Yn®Ð—®nfªädô*jd¯Z¿Yµ&·dµu·¿446nâôÈd®ÌôÈSÃdÞY´…Yr†Éd믤rœ(3ˆ5'vYrÄ£Šž«=ÇYf¯*ܕd¢A‹ï,â0[nY{6e5Oeƒ®ônƒn [e³Ú±dïn7íÌknjfY–redþ”Ž"õ]Ʊdµ””­J*Hr†Éfµ,סdJ””åõ‹r†YA7 ¿r«brŽYï¬dqU·ÞYn?IÙæYn:5YfZndË8Ö;:nYôy؋M'©dË8YÖµónÞYjYסdüµ@{(”n•t¢A¯µ6n•ÔŒ$YyØfôYyØd¢Bn{øn}•Ù&8BàjKU¯6fnÙ&d¢A±Ín:5YU*·ÞYÙædq•rœ*•*Y¢Gûd¢GÙÌYL•dqDãËÖµˆ*kлkd·@*Üdr«6Ð\ï[YLûd(Jd¢A@{ÁrVY Yï¬q46f¢AÁõ•rœ*•»»øtçþYB¤døÖ1ÜþYF_dø‡qþY­rYfþÁõDãËÖµˆ*kÆø+nLrþ 46dŸïƒr« rÄ£dnZ-r†*•rV*‰YIdn•üAYyÃdøç¿"?—üAY”nŒrÄ£YFfÁõ·¾d¢Af»»nd’­rYd†¡øq8ix rfrdÀrš´d´¡šd¿"­rY”@ãd+órp”@ãdŸÚÞ­rYdpÚÞ rYGØ7o…fµ1J¢A b®®Ð[®¯Öµ6n•Y£öYs£ a

PAGE 30

KZe¯ô*Ù&dZ¿YͱÍâÃ"}þµud(J¢A@{yöÁõÆ,rOYo¿Y±qZYbrŽd¢A”n}$¼Yo¿•ïn¢^ÈdkBàÃ{fªäd¢AY*Ü=͌$YS,$¼Yo¿dŒ$Y*ÃôHYônÐd(J@{”ïhZ_6$¼e±r të·e8jïÃÄY*\fn}Œ&j¶dµ®Ã'÷%Œ$¯rÄ£šHôțkYÙ&dI¼d! šôHZZ›kY*ÜpuJŒ$BàµyÃYf%JdÃkøo¿Y¯8n•ŠüÁõ$¼©ÆYƒdþkÆød9Y n‹8HñüÁõ$¼±Y^ÔfGkYìUJSuYdÇJ_õ bY[®f½\š8›qš›8ŒjµGyØYÌ/dKdj¦Ù&Ԍ$YyØÇJ_õ rÄdÔø­š rěJdË8Öµ6?YôyØÐn£dJ(̔|Yfgn,-"yØYªo¿"jyØYôaªJùG'sk/‹d¢ø!J_õ¢AÖµˆ*k±Íp¾nlnBà¼çYA76nd(J¢A»»ÐµÐÇ®lNY$¼YøFd=4”JŒ¯øF˜.dpJg¯øF˜ÙÐøF˜Ùd¢AY a$¼øFY Jâ0Àþ÷rœnŸYdªäd1»»”@ãn½Zdp”@ãÆZ a¯$¼øFYrOn·•d¢A»»Û¼”jdþ™øÝÉjfIãd¢A¯@Y6n•dĔïh­rYY*\f¢A”Ñn{šÚÞ­rY1ÚÞr†É›Y4#d¢AÞ۟!Yj5š* q›Y…&þڒ­rYdµS­rYd¦ªäd4­rYk»»ÚÞ­rYYÇdpÚÞ­rYY»,fþ—­rYkd»ÚÞnŸa­rYYÇdpÚÞnŸa­rYY»f'fµ1}}®œY¢A Yr†ÉfjGÃdÇJnõ¢A‰Ù&Yaªfä.dn7OcÀnU7dË8Áõr†ÉYÖµÖ·n6nqô*YžÑUSqAC”d¢AJ@Q”ÀšYlÍd¢A”ôøn[Y”8—‰YyÃd(¢Ap””'©n[YÀ½¼rY¢AX}Y&”f·Ûƒ1Î8Yš¡ãO¦è5ÈS›”]ÀnèYµÇ*Üd0„4µÇ*ܔŠt*dÁõ*•YÌ~VYZ¾·dWžÑYr‚Éd.nè7½rd½Øénd%Þ.nln:ANY[‘4‰Yˆ*$9Jô*n”aìrƔlk#dÀ%4ÐÞYÚÞnX*ÜÐ_n*ÜYZZˆrþ”4ÐÚÞYÞ#*ÜYy؋f(+¼jdÁõøF̔@ãn:ANÐøF¾9”@ãY*•d@{»»64ü!Yڒ”d”nÐÞYZny&nÚÞdŸ”ÐÞY/©ÐiÜnpÞYlµxÍ*•‰Ðª‚d(Sp””Q¯n[”Y*jf,n…ÃÖn:nÐ#unkãã‹[7"Q•n7Y-OôôÈY'vÛ­išÌ*r tï¬Yd[O}8YdÀÁn7ôÈdôÈqœƒIôÈY'vd1J•n7Y-OôôÈY'vf

PAGE 31

›¢Bn{µpJÁõ…ÃÖµ6nYðü½YQfÌ*r tï¬Yd[O}8YdÀÁn7ôÈdôÈqœƒIôÈYÖµd1J¦Â¢AÔê–YÖónYÙæqÌ/f¢Aø­jÀH5ÀYz®·'YÖµÐJ¦ÚÖµYôtd(@{”­µ1J-OôôÈÖµYŒÅdª!-O[ôÈYÖµ”@r²r<ÀHì9Y[O}8YÀdÀdÀœƒIYøFYÖµf½%´fÃÖµYH‚nþ™¾Y•n7-OôôÈYÖµY<‚nq)w)Þdš16Ö0Ù£d16ï[8(Öd16rj¬¢AYˆ*f›-OôôÈY'vn}Œn7âdJ”;EYdì9qM¸À”MdøMnqón”dI4Jónp”ÞündündnŸnnq-nY”fÔød¢AYÖµˆ*@r²±®nd±r ld±É7d±Áre®8"-ÖµY<)Þq<‚nf¢A@r²±Hn‹1d코Ynn9q”YÝ&n‹1þ±9®r*•øH‚nf½øÁõón*•YËõøMnY*•jd1@›6Uy¬d60n»lµ$!®nY”;EK"”ræÂÀ¯dI¯[OYL•A´"mðË«dp”J6À¯YfÔødµG±®nd±r ld±É7d±ÁYÖµˆ*Ù,(¢rÛYdþJG\õ´…—Û‚Yf¢AÔ­Yš[O}8›Jšrrµ–rÐþ8YÖµIïYËdÁ@dËÖµ d -8SæèÀdÌA®"*•d-[*•d?}Økd¢Ç@©!JS¢nl²Y+f}8ÖµÉnÙ*‚šÁ…ÃÖµ6nY›SÖ/‹8fdË8Öµ 6nJˆ¯rÄYK"•dµG¶,d¢©!JM½YfÔWrÄd¢ÐJµuQdIJ¯nB¢AY¤ÚOnÄU*·ÞYÖµAr•rœd¢AÚސ@ãn:›r

PAGE 32

ªeQ4Yˆ½Ymq «™døçÏÎÖµÝ{$¼fSX#ZËãã‹[YšÖµn*Z›1JµHÖµArdpJÆH-Oô[ÈÖµ6nYð.,þ9rxY«™ftÍÁrµHaÆÌY8jJÐì½rHH¤~ۂ3z6\d(aÆYIJr”™¢B±ÔYf¢AŵHÖµArY«™8èrVShdË8¢AY*Ü~ˆ*d¢A”í¶d̯!ˆ56nYÖµHÃjd¯+órf­rYYÖµ§US·ÞY«™jd¯}8·YËjdr9®O$YrÄ£fÍdµ(”JI›YdË8Öµ6nYr†Éd"8qסd¢AJÞr†ÉqסYfþÈIn}üYÝ&Èj8­dµGr†É~"6dn?IjÐ/‹u›Yf7½¢A¤·•rœd_Y»µYØk7ˆ8d9rY»µ*•rr†ÉA7﬘hd£À·k”|X®F_HnY_d(µ(”™¢¢Ar‹ÞYסdþÁ+YS+ ™Yn*Zf1*Ü8­d¢ApÞ@*,nnpY*Üd½s£,v$nÆFYšu™›d½!®À¤r½.rÐbYš¡a›d½3[On:AN·øÌYš;ƒ­r«›d¯µ”jdÞÀH{6YZY¡*šÉæ›rrdµ,ǯ467ˆ8jÎY=YB¤d(Jn}Œ&8­d¢AY*Üd̃­dd'qIüµ”jdŒ¢¯ˆ56}8Yr tmjdþfïï½[Œ$ˆ56Y[zqIr tÆY*Üd@{JrYýǧdµqn}Yd˕n7Ý&dnéÌ2n*J”´Hf¤·‹‚d¢A*ܕS›”ÞGûÉYnqYn7 n‹dþQYA77ˆr½.øSd›*Üd”(I jY[®dþònn‹p8r8d=ÍÞ[nQ”dÛËdÔW·øY n‹dÐݍ¤·‹‚Yûd(JNršY[O}8Ym~Æd”n}¼çøF•d·¿‰YÆdµG@bYrdˉefþ¯rÔd¢A”ø¶Qd¯GÐH¤Y#_˜¼dŸ*[YdŒ0A7mYÇpJÜd½¯ðÌ+nød~±íÞ×øÃd¢A”¯3q/Ïn7OcYIS÷;r†ÜdJSHüY7fÍþdµGrÄYìU¯¡G'®Ùsk½Ôt]d•n7-ÖµYˆ>rÂUJ•'vÀÀYˆòrÂUY*HfþµHÀÀY øFdq¯A7jSud@r²_Ì*r tY 8ï¬dªä*•%Þ]ˆ56}8Y'v¼5rsÐdÆIÔ*[Y*ÜYn[brŽprsMf‹[Ø1£¢A8šn“ÞfÌ*k‘ÞnZ8›Yü½8zdµS«h8YÖµ6AdÇJ_õ¯µÌ*r t Yï¬hþ_n{IBÞ¼«™Yf¤·øÃd¢A€¾ÞBàšOnĤ۷FµÖª›qšn7#Öª›YdqFd¼çjIJµuSHaÆÌYFf±Í¯…Û#**””@ãü½d””@ãq¼çr•dÍþ¤·‘ïøYrHyîdÌÃkkdnQÀnQ dGkYÞÚëLf#uk¢A1*\€!”*»]SY?ÜÀdË_»ü½Y@Qfªä¯ øF~ rYn*?

PAGE 33

ZjdYaÆÌYóûf!Yk•US·7l"!ónÝ øFYSG—fþ¯ô*jdp1yöü½Y8zdn}þ1ƒÏ¬ô*Ãr†dlY­d¯¤+‘ïd¢Ar†É*•YaÞr t )£ÔYd»”?9]z!õÊS-[*•Y3ûˆd·"ô*¼5Ynðdþ´ÀYd[ôÈ dµn‹–e©™øñ˜Yd¢AYÖµ jYrÄd¢ø!Jn}µ"8YfÞ[­dêÌ+nøY—‚A7'tJÖµ rÄYôŠdµJíŸYfA7YÀdJœŸY6n?9ršYðôaªdµJÌ2n*Yd(Áõ'v*kY 8­dµGÀл¦ üYÆ~ø›d»ANüÁõ$¼øFÈY©ÆfÀn|øœŸ¢AYˆ*d«ß¢A)*Üd(”´·H'vÖ[•Y ~›ªäd'vÖµ• jY®Ãd@Q”øA{ÀY#_8kd»”ª4*!Öµ rÄYôªfn?IYaª•ÐåQ*•IY qÖµ ï¬jYn*Zf9999ëõÖµ­rYd¢p"QS,d7½l8ÖÉK‚Á|4•‹[š%zY›Y­rYdÀHYðwAY"ÞGÃjSe|3YÛrœJ¯¤·÷;Ãdªäø¦Â5O}YH¶¶|d'”®;Ze|3¯}Ùdšîrn~½00›3¯ónddrœ”dGk´d0„dpÞ®;f¢”8|‹[Yd¢%>ä"+QS,ëõ­rYYn*Zf¢[Bn{n*Z”¯Ûrœ~drœdn*Z•¯­rYYn?Im~n?IHÃd±JIˆ½f½­rYm~n?IHÃJ½Yd±JÁY@Q”6ÞG•r¦ÂdG•r䮔G•r®Yn*Zf7½'v*•Á5On*ZYn?I"d¯·Ã·F•~·dÇÐJ*çYi¯ónТn¼ndpÐJSçYd}Y­rY•Y*ܐQr”ßd@㯂ۂÇÞ4YÈdIJ_rü[eYM½Y­rYHÃdq*YŪY±f(J"Yn*ZdJÞ@…9Yf/‹Jn¾˜±dI㯾[•rœep”Þ4㘱dª!nŸaYûޔd*[yÃYnâÞ”d­rYkÐdHªeµ,n*ZfÖµ­rYa8”JSÀfY+dšð÷Y­rYdÐJ÷õô*µô*›n}þd]Öµ­rYdY½”JnqY8Üd4Ðr8ܘd@ã8ô*JÞY-ïd4ô*»'dÐk»Þ[ïYÃÄdÍþµ”J­d­rY”ÐÆZd jYÆZd”rr‰sYªåfš¯­rY•Yˆ*jdçl]J”»YÀ*kdþòÇÞJM…Y®YŒ$f(JdÞ,ÛIdp™¢n}­rY•YÐԆÝþYÂY“qUYnØd9Y­rY•ÐØkdø¿/‹KJ*•YµÇÞ,n½nY>AdJÑn{¡G'®ÙÞUYÍYnAd¡G'®Ù-nnYFYf›'vn?nd5

PAGE 34

­rY|Yy0d¢ø!µÊJ¯ÚÞn}S&8Üd&»]õT$›Ûd*[Y*d8|ÐÞYÃÄKdþn}8ÜSÙ&­d¢JÐÖÝÔ8YyÃYfrX,^e#ÜdÚf‹8¦(í}Ük99jnnÖÉKS‚¢Ðd…Û‰ZØ@dÈI˜*ÐØY”ßSãdIrœ½Ár¤·‹‚Yšddxx›YrY§dÐÍôÈYH«™½d”Ì2n*˜Ãd(J%J,ƒdþŒÐYô j©!_r¢7ˆ8YHÃdÚÞ7ˆ8L©døçï[¢G”YrÄrÄ£iþ4µ,rÄ£dn“Þ~7ˆ8L©dn}7ˆ8HÃïdµJ¢nl˜M½Ydd±Î"dµJ½½¼¼´Y7ì(hÁ8Y¹fÖµjYl²n*ZdÇ_ä#Yn?þøËrdIÆÇJ··YdŸifIp€q¾A¿@µ,n*Zd=ރˆ”dþÇaQµÐÖÝYÄçdȧShnn9999jdÉnÃG‘×Qd¶r‰¾JjܵnTYf(òJ˜dn¨îd•(Y¦BÞÄÔYfS×QdŒImM1ØYf¢nl»d+'HnJ¦ÂJêYfKSÐÖd®Mr d”Œd”@õšrěYÙ&d”Bn{ÞY”ꌱShd½jtYšJh›dš'j9rÄ£›d¢µ(”J8n"µudþJI81J½äYdµµJJ4YdI/jYd”nnpY]ƅrÄ£YŒ$iŸšÍôÈYrÄ£›d”Bn{p”ŒJÆYrÄdþJq [zëLBàYSG$ree”]Bn{#uknnnjf8[ôÈSÃd”B=! dµJ¦Â¢µ×rÄ£Y8UdŽnÐÞ¿Ød¯µHZfjŽShd”6Þ»}ÈYfdjn999jõ«™Ù&d”‰¯r9[¦j­@,d$¯n";Ãd6rnójeKSÐÖÝ3n{=»dur¼d«d]nõd´aaÆdø­JÝ8#ÖÝ;ín{Yë*˜fÔ8ÜY@Yyÿ”rÄ£dÇ­n{Mþn{…f(Þ;â©!(Xn{Àj[d-Ù£8n{•rö?QÔd\­Y-OôôÈdþµJcËÃØd@þ(J¼Î8Yd$¯•3n{d9d1ò”Þ®Ù jYnr¾d½š-O›~šƒ/›Yn*ZdSÆ­š!ƒ›YÖµdŽÆ­šƒ*•Y›ÖµdgÆ­š'vƒ›YÖµdn•”±d”]gk}ޔfš!ƒ›YÖµqšƒ*•›Ô*[YÖµdI/jJGnû+Ed

PAGE 35

õšƒ*•›Y'vÖµqšƒ*•›YÀãÖµdÈIG+×+d#^Ônm@kf½š5O![\3Áre›~š5O6n!-OôÖµôØ«™›dµfJG«+d”n•Yfª!c35OÞGG3,dÀnÖµü\35Od'vÖµpg3dAN\35OdÞ8"k-OôôÈÖµ˜Ôøø56!ô«™d”J1Z¿YY™þnd@J1 «™þnpnn-OôôÈÖµkd jdøÌ*r t !eîþr<5O¿Iƒ*r t µuYUdY™jdøh4[O[zY\3!ôþ”n°FIü‚[zY\3ª!ÞY jY­ædþÔøANI!ôYdJ!Y²¼ÀH…Ã$¼˜B‹–Ìjdø}8ÖµY´rÂUYô¿Y–Ìr<q»"7£!ôdþ”n°½S²‰dY–Ìd”Ûô¿»-Y–Ìf¢YYd=Q+Y­81J½äfÜk2i䈵ªaÖÖ¿”tnWÞÔ¬6da֕J8/;¯Œ$¦Â-OôôÈÖµY•Ð«™jdš5O©fÍnZ"!Öµ» YÁdþ$SÙ&dÀHì9Y7ˆ8øFdp•J YôZÙ£d›µqjùÞ]dþò(Ì!«F\3Iü[z˜dfërÃSn*Zda֚¢ApÐÞ!ƒ*r tYÖµd'vƒ*r t¿*•¯ÀÀY·øxÑeÔ*[Y*Üdp•![OÔǎf›µÔI81J8Gnû+d(Jn!Sf¢A€èÀdÖÖ¿j”@ã9r9dçøÏάdЯä©fneèÀ¤·ø8YÖµ
PAGE 36

[d…šcã~›YEd¯¢¶dµÐJ•n7Öµ;dË8YÛþYסdp1J•n7A7øFYn}Èfnn”dQÙÖµd”d*Üd¢ÊµÐÖݔ6Þ4ÐÞY@_fni9999njfùn*ZdZZ?ÜúÎ8dJµYf…Û¶YÖdpBn{ÞÃd(䮔YdÎ8pÄ?Od$¯ð}Yn*ZJ}8·Ynªr†d}8·YrÄ£M½µ*ÜYô*iÞ»µYô*d#n*Z‘rš@Qf(}8r”¶åÄnnq&edÐÞ¢GûY)ÄquÌd4ãqûJø”fÁõ­ÖµøqA7NršÐÀ}8·YÐrÄ£dÐ̙n‹®Bؘd(ˆ#Öµn*Zdqˆ#¼çY[O[zjYn*ZSud²šŒSl,qvÌfnn9999nj¢¢nl”+AYdµJµÇË8d'÷”JQruÞ8¬ÌYÖÝdjY¾A¿S›ØkdÇ¢nl!f¢AÞ^H¾dpª!+AµÖÝY.j~|¸d€r«@@»;ãd±Í¯ƒYűj”ÞSԝYd(}jJŒYfjndŸrl1HdµJ[z¯ruYn6(˜Bf]ƅr†·¿d¯µGn6ÙdBÞJĔ™ø+fnn99Üh‹[j/‹Jš-Ù£›SÖt«BàY•Ð dJÖµ7ˆ8ÌfµSâA©!J¢nl þˆ½Yd@Öµ#¿*ÜGGn£ï[YìUdJ¯õmN7ˆ8YH]ôÈiþ¦gMr,n£YðìIYnâd1Jô*ø7ˆnÑ!Áred­rYÁ7ˆ8d(ò!@ã»»®nQµGÃd”Öµ•Y[zrÝdǔn{mN7ˆ8düÃq7ˆ8dSÎ[zdfn{7ˆ8Y enn‹dŸõfn{7ˆ8YŒ$–Ìfµu*8f*•‰1n{"!7ˆ8•YSpdq7ˆ8nW²r•Y*pdÍÖµ‘@ãr±;®£-Y8)fµG#JrÁM½Yf±Í¯}YaÆjdn?I#jd¢AǁŒi(J¯ƒY®Ùdp”Þ,2YÐk©!/ÞtYfE¤·‹‚dIJÖµq7ˆ8r•Yð»Yršdp1JÖµ}8·¼5Y~ÄYršd¢®s¯YÖµ•dÖµ*ÜdǪ!ã•¤·þGÐ7ˆ8YØËdjY-8)nŽ…Û™O”©d*Ütr”?dþ½rQ˜˜óød÷©usfð@ã$r«Æ#d±J@ï$[ë*d(p­”›Þ´…»Y*ÜnljjY}8·¼5Y8)r*ÃdIø¶*JnlÛÖµ6nY"dªä¤·‹‚YÖµ6nš––!!›Íޘ›dšddxx›©îíÙnYff½ÍôÈrÄ£Y8dª!Ö•ÚÞ7¨¼çY7dØÞÃÈ)£ÔdÍÞ,*ܽÍSYš–

PAGE 37

¢AnŸQS3Øk8¦d¤DS,¡¦ÁÏCYn¡d¢A$"Y73.‹[3YSКÏC›dÁõÏCYÀn ¼/qI$"dY*SHZY±dµÐ­rY¢Aø!J Yf»"#‹[Yƒ­dJn!ØkÔǎYdIhïŒüšErn›SÐdø”nZ1ƒïŒfSÐ?Áõ[J~_6ë·Y±d¢Aø!JMYfjhDËÀH…ÃønøFY¢G*d·Ãd¼¯YB+rd‹¾×QY»,ÃdµhnVY»dÇJØk³Ãd¢A"²ŽnÐØk”ÙYnTr¢Aµó*Üfd¾›JrBÞAN®Œ$-[YS&dn õs£ÚÝY&fI¼µGd&aJS+Æd®ÝkYÚÝdkjBà-[kYÅ[d˜G*Ü©!Þ$¼ôÈYrÄ£Ðk0˜ÍôÈ»&…3ff½üÛéYšF2€ršYÛI›dIn jÎrY\3d±y}:óY”»YS&d(7¨8*ÖµòtYôrÄ£dp¢Ÿ@|…fͪ!*kYmN7ˆ8kjÜYÌ_GÐ7ˆ8YËdøç*kZZjYò.d*ÜnnbY8c®dr)‚rÄ£JÞYdþòJ”»Yf%JëõþâAø!”r²â08YèÀd_¼çY7­ü6»»,fä.½Ö•8Y@õ rV r*փeyö­rYï¬YrÄ£pÚÞ7¨7­üfI¼½n¡¤Y*,dÁy¬Y@™œdr£ÇJµGrÄ£YHŒ$ddþµ,–¦p”5hS,”»YB¤fÁYèÀYfYdÍôYJ!Bà-Yfïfª!-Y$¼n‹rÐdÁõÖµÞ-YËdþÖµ!BàYM…YïdpЅ_n{Áõ-n‹rÐY»G²Yã•fÔø¢Ap©!Ð!e$¯YÖµY¼5d¯¢G”¤•Y¢GÖµˆ*Yr†fdf%dJTA!$›Y¤•d*kÌ,'tBYYdr†ÉYY}8r•dÍÖµˆ*aY"SfŸçõ*k‰YÆpaY"SfÁõµG$HYnâd¢AЩÆ9r9d(J}8p»d r~øyp»dWHYnâ"Sp»dµ3ǔJåYdx›Yd¢AYÁre1Í?}n{d¢AYˆ*p1Í? n{dþ¢Ap©!Ì¯#uY¤•dÇÞЅþnY+fÈIJùõF•YÀnrÄ£Y*Ü¿.YBØdÁõƒ9OYÖªô*~­rYd¯$›Y®nÆJ» Yd¢Ae”ª!
PAGE 38

99jd¢”rÐ+3µÐëõÏCYÖÝd¢$¯Þþd¢Ä”rŽbdÔÔréréYrÐY+fóQY0•d"Ù%ÞgK;IãdÏCY*Üd»ýÇfü¼­d¢ªü8S<9r'tdµJd±íYfþòd!Y.rµdÆÂ46ãdc9(ÚÞêMdrdQYnÉjd[97=Yj©ÚÞ3*Yn‹7odÊÁnBrdØddxxd?OY³nªjÐ8d r¾Ydír9S¿i»™ø‘n{r«•Zbd pShd(JSHcÞdnm8Y97d"ÌfÎd©pÌþrfµJGÜ8Yn‹[dÔøµrÖrÀdSîŽîdîQY¦Údì=Yl(J¦nÉ¢”rŽîYdÁ”ξd¢BQq+*ށ˜dkêYGr0B[dSâ©d»ª=­¼f*ra+d¢$¯l¯Sƒ}Y£(jfJÌKÌÜYd(0„ƒ‘dn}”ÃY®Ùd––rÂ8Ynq³?›Y€€dmmYÛ"JiS²?lÇ9YO:dÚHYKr†8dµuYd4¢”_n{јdqnT[¯Ç9(¢¢µµÝ(\úYê³Ö[zzüAÞYJ•7Y,ødÐk@1Ür†ÉY.Œd(+n{…ÐüA-YJæQ’Ðkmol;âA1Þ¨JèY7zzÄn{ÏCf¢”JršPidñ¢¶8dÏC1Jet곔{ÌYÖ[f]ÞªüY´•¦Y7dÐk¾n{ÎýY[ødþn{w1+ƒipÞªüYKüž—*e@1eœúdþ¤›*Ûfêz{ÌYÖ[ÞYJS,AfÏCµ¤¿d¯•n7”QJ$[dp€Þ@SHۂd¢µDãËrüÖBàd;Ë8ü»r[nñ™Yf(JËdSÜrU'Öª¤–ÉÍÍrÏCdµn¹ÏÎY¢µ¬~Ï1dI¦¡n7«ÐHYÖ¸jdpÎYS+*dO¦jÛÛ¶QS,n¡YÐkåYÖÝd»Þ;ÌhYÖ[µçy—dyüY”¤fð¢pnŸQS,n7«DãËY8¦dn*¿¢ëõÏCYfÍ+ø… øµ,8¦Y«™dÞ3J1}YX¶dÞ,J2YrYDfË8dÏCªüYšn}=Lå8›YOnes£üYÀnYI8&fd@Ž6¶ü¯Ë‡ØYndÁCí$dÎ!öÌ´d‹¾Ø![åd!ŸG'ËU'Öª¤–‰p6dùçDãõµÌ\YçyskõJdS›Y2n*d©7ÏC3.

PAGE 39

QÏC*ÜYI/fJ”JÏCI8rÄ£”xdîÞ_Y d(:YqËd[]ü¤dJ5Ôréd¯Yy¬Y\BdÛþždóµuÀnYnk¢A­rYSrH*•Yµ¤–+d}+6QSæfU`¤–‰p6dË8˜ˆÀnd¦‘n0d‹¾Þ[8ª@Yd¢”\r­fü¼­d¯¦Údr†ÉY[{Áõµ‰p6Š¾”ŽnT~ÌqŽnÐd¯[O¶8dµ¤–˜Í~d0„”JSHò‘Y@¿dþJSÀnY ™fG'dÏC˜n{¤dÚޟG'ýƒiýƒYd@Jµçy!ŸG'¯¦Â•n7”Þ[¯n¡üdøçDã˔¯dÏCJ#uY[µn*Zd@µµê³”{-YJŸ¹sk+¢ABršüYá;dd¶¶"*&Y¬Ìf9999nŽ¢"ÙÚÞüYŒÅ*ÜdèÀJ5bíd¢n‡©Y1üSÐsÖlZ¤šž€~_›zG;lr+¶¶jSHnJ%JSHž€Y•"f¬J[Àd²[3¯[À•.€d…ž€.ÜYÛId+H4!¼i…ž€n(YÛId+H4!âEfBÞYdͬreGj¢Aj[J[8.€YdJœžnYÛËd4n{”Jö}d4önk“‰d4=ÐfSrš/dü‹-YS’æQ¹iœYžnJ[vn,SYnÚid^[ÚÞ9YfYd%¯œYžnfÌ#uY'dJf+#u44'd}F”À¯õ#ÌdþÀ•dn'd\¦Úd¢zn{Äí+Yf[n{½ÚÞ,ÆdÍ"_-Y,Æfócl_cl¢nçnА$QEd¢©£E†fn'l+d¢ÔY[d'¢8æd¢nm+QYµEd!YJ+ørzÃSÃfõJüršYSnâ¹Ùd£+°Ej'¢8æd+n{ánÝY#Ìd¢nZnm+QSHnçnÐY€räiS²,Æz”¦d(¢@{ÞH-Y,Æd+ò"µ,Ææ

PAGE 40

¢ËdÔø¢ÊÂô¿SHjdn}¢tBYërœd¢©nQ[À˜nçdÌ"YpT[Àl!ŸG'èîþYž€d<â”jž€þpYîèµuANskµª!uèîÛd+¬.”™0n¦YYžïi(J¯=ž€YÛId+n}8”6Q5ðYYèîdª!ž€J+YIÌfÊÂô¿Sjd1J­d”Þx›Y¦ƒd%0pÛ˜žnYnçnÐdr¾r¾\dµJšÚÞ,ÆY,ƛf½µ[rœBÞ½µ+œžnôÈkԅYu'd…ÍS²½d­úî€dwOèQØd[[©”6ï[n*ZfnŽ$¼Yð¢0„”Jxud4Yg·q”’5Y0dœžnd»»\£dõJÏC„8jS²u›JÀ@I›"Yf+Á‰I›YS²dnZ_n{[vd@bu›‰YdnZ—I›i—I›YYdnZ—u›dތšš›dn{Œš_›fÚÞ|’d©ÚÞBzd"žYYd©" 7Ød+BQQÃ&ÞYd6YrBd+#u]87ؼ"žYsk‰!4n}jÝh8cdS²7ؼ!Yšš›þ"žd4¯ 7Ø("‰fÀ@I›u›dn}š•_dn}|’•r†Éjræd7Ͷ8d'÷”0!•#Yqr†ÉYd(J¢A…ÐüY@1Yr†ÉclúÞÏCÔ_YdJŸG'skͬreÔOSYJœYïnd44£—d4€ïd4\8@dÍYIÌdÜY€¿rr¢ˆUd4S²[3qSd46<%"**d·[daYÍYnd¬JOSBàð}Y±Edð÷YBdËr†ÉnnµÔø¢n}œYnBÖân}ãI(ªfn{»µdµÔø¢ï$ãIâr¢ˆ»nÌ.fYSHn6d­YSæ'Y{ndÏC^õ7Qüa8YïÃj[ÀYn,SÈd%JœYžnqnçnÐYdS²Yšž€›84dS²Yšr†É›J!Y4dõJ÷dÏC©qqn{Y­jÌÔWýGdpÌÔW,Æd¢”•*²Y³]žn˜Öd+ÍY7Irœd¢ÚÞr**ŒÚdn,Þ¯œYnaÖd¢AY[v¬QBf[[Yž€d%¯nœqnçnÐYd‹½ji(r†É:µ½Û0skê·'Yd”(Jµð¢dþòJ[dG'µHš-[›n}û*[sk”Jn}.&Yð¢\d›ddn}+Y«ÐÖn¢ïüædM½n}ÚÞ®RY$ô(d r»–dn}+‰Y ÐÔd r-[rõŒ$+˜Ôfø!+d9aœúdÊH[pÞY‘d´¦+‰YbrŽ~+YDãFdnlnlʼn­jS²Œý¢fÍYeÏ?Wšr†É›J8«ÐYïdþµïJ=L[ôÈYqHÂYdküY,dS[øNršY7ˆ8d¼Y_6d%n¢ï‰Y«Ðd©ød SH-]dµš-[›ÞÅ5!Yšrt]›dø›

PAGE 41

œS²dsrV[7ˆd”aS²Y"¼dõJnœqnçnÐYd©ø:Q=çYnn9999¶¢d¢YDÏJ5Ÿ—d(Jn}$Ÿ¢AøYÏC YCÊqüY*ÜYnÚf+¼jdÏCµtY—^rrÚÞ9›Y¦ÂdþòÛÛ´g·Y[dJ­”jޟG' YûYdªþüY*Üdn}ŒÅèÀdp@ã”jޟG'd¼YnÚdÍþd*!üY YìµY;HÃdI4¯j&;lYÏÇÔpÀrY8dµê+š”{Ô-YQµJæQ’qmoæYl”ydÏCJrH”Ù®¯nY*•düY*ÜYôZp.nlOùqµ&ÌiJSnâ”r»ádÌJÎðdDã‹edÐJÐ`Qµp4[(‘ÐYd‚ÏC½Y@1qrndp”64üI8Yb»»f¢A”#À@üY nY@ûÛ;´üÔrz@Y)fKSr¢A‹¶¶ÏC½d8’ü‰Yš-[›fÏCYˆ~*m'C"¨S^XSnYô[}JH=L[ôÈqZd[ÈYdü”õ$¼ð¢Yxr¾qdhÔdõJ̶.¯ð¢YS²dÏÚõÐ3YƒˆdOSBàÇÃY#dqWºY3¢fÛIdÏC]¯d^KdBàn*•Y¬dÌ2Ydüâ YaQ…ÛreD|YB:dü€S~reD|}tõÖ''‹6dž³®YÁüX0dÏC€­@ž…Ë¢½¼ªü¶*SË[dþ½¦p­\µG¶,nn¦Gn}ü•ÔêïYˎd¯SH~ð³rÝY¤z•dü4Bàq{›YŸf+Èn{Yd¯dXðÏKâFrªõ,†Ö•jYJ8ÖYÍôÈqõÖ'ßYreDôÈiÃkËMÁ$¼d@b£r5[ÌYr½ Ã&ddØkR'$¼Y›Fdªþڒ$¼dÏÂõÐ3YƒˆdGkYrÄ£±¢[Ld(J'©$¼Y›FµÃÆJSçYd¯,†Úˆ£IôÈYÚÝÛþd[z=8C&ÝYˇ_6ÔdµŠÆjYÀÐJ@ÍYrd…ÛYDãËf”rÄõ8Ö©rÄõõÖ''dk*Ö''¶8dr$¼Yeð¢'BÞ¼Yð¢˜iÜdþn,Þ4¼×ð¢JQ)Yð¢fY+J¯(BQ)Yð¢dÔø[Yª‚d¯õ¬0$¼rSåd"}µ£rSå¶$¼˜.YQ)dÔø*Ð3Yƒˆd¯«Ð(ØS[Y'¬f_õÀ¤ÍôÈd_õreDôÈÎþ4ÔyÇYƒ­ÛIreDôÈY*ܨ”µ8JnÏC©3YšÌ›d1εóÌ*Ð3Y‹ˆfšm'C›qšÌ›Y0n»J•Y+dü¼­dreDôÈ*!À¤=LYÍôÈdp€ÎYSps“d(J˜s“%JSÛY$+¹æYfQYÏC”îÖ•YÛId4‹¾J¸-ݘ‚d4Y7"YÐ#d”@ã=…Û˜

PAGE 42

žnYˇ[YnçnÐfµGI*ÜJ€ÏΠ!YÀËdÏCÆQµ0n»YaªfSKü—^Y[JÑn{7nY@YfõJÏC7nYfš¢ü_d¢ÄücµGÁ.ð¢YrVԐ*[Yri4@Í6°E+à£[zf]Ú~$¼rYÝiüZ½4ÖªÝ]äre~Vr¤n9Yšˆnù¢1nQÞ Ör~.ð¢\nŸnŸCd\n+QY]±.dddþ…¢ù€YÛId%Œ¯Bà˜rÁfÞ,[ªê¢÷d¢ªüA¸d¢›¯”‚SH]eò[Ð~]dþrþn‹inn‹dÐn‹d…¢ªr~S[YÛId¯¢%J[˜dª!¢”ôn}þ1”$S<é[d¢p”ô¡&‚S[Y~Ði…ÁÍSudÁ[rœ¢pJ7Ikƒþ¯‚ˆÔdS›n¢©!JdÀMÈYiô~8[ˆd¢”ª‰r~S[fÍYd¯ÏCY&ÃJGnâ)**nâJnçnÐqIYd$SnâdJ=LYH[ôÈfKSnâ)Jø#YdÏC^JœžnôÈkdIYpkfAN!YNqNYÛËd^‘¯üY«ÐÔf¯ü‹ü*ÜÖd3¢YOSƒ@JÆYÀSd(J‘ÆYÀ¤^õNYµœæd  Ys£8djµ@û1Jü˜ÔWšó›fM½HF"ˆ~Nà"d!YnçnÐYd©pÌ®rš-dµu®

PAGE 43

ÏC©n}«Ð(nçnÐrHÌYrË.¯Yð¢dËnçnмçYd(JSHnçnÐYfnm8Y$SHnçnÐdõJ”ÙYó=nçnÐj”ÙYËnçnÐYdüQïrÛË(døäæQ‰dæQ9]fš¢YnçnÐ$QEd¢©£E†›dÏC©ªœžn©*[[n,SY¡Úd©*ð÷#Y[zfµG­46@³•Y.€Yd=NYd&ÝYˇ:'-_6YÞydœžn"Y-YE*dÏC"Y-Yn…d+¼jdüpJrr 4Yþn[dÏC¯&ÝY,†Ö•j˜Ôø¤›SÛd”JnÍY+cl(Jµ@1Yr†Éd@{ï[Y4Y­beޔÇYDã˕Y4YmodI¯•n7dpÞ]ü—d½8‹r6‹[¯šÄC!ÏC›S֕­jš_õAN!Yn‹~dž®Ÿ»»—¬©*JpnçnÐ~IYSIãdÍd4™øš[øTGód@çÐÞ=LHÞNxÌY™red(ÏC=dæd£ÌYP#HJãLYSű8C~rÂU—ÀmÎ8dÏC^,88Ð8ÈY[{´µd”ÙYJaüAYrÊdˆª!üY ϵ®NxYüAYnkJdü”Ê49]Љ›dªS²u{"Y8…ü¯'þ Yr¢ˆhf›š®›˜HÞNÌd@J+¼dÍd4YNxYÁreJ…Û,†:'-_6Y8C~rÂUfÏC¨”µS[¯Ë‡dÞÛ*õ‚YÚdøž©+×iü[z¯:'-r 4ÖdQfþYJOlÇ9YÆFdü¶YŠr nY&Ýq@1rd¯€tYŒ&hHn•BàY/{[zd¯š46Hq8CHÀShYÛÛ]nYBAÆqnçrÄ£d_õÀ¤µ,dü©~c®"Y9[YЉYu{d~c®ËnçnÐYddþò~c®nœžn![[n,SYfYnn\QµÃdøüY~cYs£dÇõ*r t¢­:dÏCJ,Þ'vÌYq£jÌYd(JrÃrÃQµÃþ‹d@YrW¢Ãdü©rz£h½Y)d&ÝYrÄ£dª!ªœ˜žn~nçnИnª=Ldü©ØÝQ%pI~nçnÐdþÏ£F­ôÈdn,NôÈd8CYÌA´ôÈdÏC¯}®jK"ghYGd‰×QšF˜€›fõÏCY£ÌYP#HskJú]YúælÏCn}JÞ@ŸG'£ÌY­46d¢j ­@dÏCÔËYJnçnÐYd(JnçnÐQÔ6dªnçnÐY©nm8Y-YnçnÐdÔøüQÃnçnÐYÛ˕BdµÛË©Œ$!ÏCYg·dnd”Ädƒgq,rr$ÌdSHšÊÂôâSHj›Y[J”6Þü#Y¦ÂdÚÞü½¦Âd£ÌYP#Hn}*[sk­NxI1J£KdÐk­À@Nx£KdM½ÏCŠ<­šÞŒšÞŒ_dÚÞ|’©ÚÞBzd›ÏCI›Y‹þu›Šdªþd Sš-]›j(JüÔ_n{YY@{JF˜€d”ÙYÛËnçnÐ$šrÄ£d¢A;ÃY-[JHÏÚõœž€Y=LH[ôÈkæYlf

PAGE 44

½¢d8‹r6‹[Ô©!ÏC ˜HÞ£Ìkd}7J8GÃ***eÏCn}3YOSóY8dI&Á$¼dªþÏ»Q[z”JnÙ&YiZeü³]$¼Yð¢d[zdªþB»Q[zIIJ46f$¼kü¼­dðY,reDôÈkq™;YôÈk˜.d$þ*•Çޔ&Á$¼Yd(JÞ[n}$¼•V_46Ådm&]YôHY¢iÞ[@{À@&]Y–HY¢8¶$¼dªþ ÜY$duÞ[¶QY$¼ÆH&Bˆü&qr½.&d#Q$¼YBÞ´d6¶þ@ã­:$¼iÞ[@{%ìf‰Yr tn6«¶Q$¼Yê&dõJøµê&þYŒdÞÌ®rÂY~$¼´ÀY46nddªþa$¼Ô¼-ñfÃkJBÞMY‘r®&Á$¼Y[d½÷'n?e¯n¯•rrdkJ@1Y$¼–ÈkdÏCJSJèdÏCY;Ödµ$¼Y[rœJÛ˜žnY½ˆ•˜€rädJÛËnçnÐYY.€ôÈkYü•dJ÷;YšàCk›Y€(dJSHšÚª_Y!›Y[ôÈkY\˜®düpTµ$¼Y[rœª!4µS²iü rœdª!4ø4üÏÚd(J$¼Y[rœÔr}Yg·d—ÀkYh_d—&”kYd[OY[zîènn,ô"]rœŒÅ&BY$¼dÏCn}J¶S¶dÐkÞ®Ðj‰Y;’fÏÚõ$¼Y.€d'ڒ$¼ÞŸG'±9skQYKd$¼0„”JÏCuHÀYÍS²&ÝkdàCkd[ôÈYÐ3JüÔQÐn¢ïYïn9düÚÞ¶Q[[Yµ&Ìdü%¶Q:'-/{[zµS&d½üÁµS&ìI›Yd­rYY$Ydü””0!Çõ­:‰Yr ÇYr†É*•dJüÀøµÝ(#-dŸõpT'd¢A©”n{”s£üYa–dršæd+d-¹Y곔{lršæl+dB_îYƒyl¯£hY[z•46‰Y]d%"SHœžnôÈkd¢f\µ­k9999øjYd¢îO­8d­n{ĵYd¢¸5õdš®›ÀÄndÌ2YdµÅ±*ÜjYÏC Y7©Ãd1J­dün}«ÐYnçnÐrHdYd7£Ë.¯Y\nŸYnœYd¢A1ƒýÀš®›øÏCYd7nfeµGœžnôÈÏ£ŸG'sk¯šn'MnjY®r•›ÔdÏCdYÔWšÚª_Y!›ÏCYš8C›dÐk»MBìY­?Ï&YšàC›d+¢A¶¶µ,Úª_Y!YhYï**n}¢tBYërœd¢©nQ[À˜nçdÌ"YpT[Àle

PAGE 45

ÁõSH[3dÊS±Yž€dJâ7BàüqÐ3qnœÔ@ãnŸaqÔÐnŸaYfI4I›U¢Až€rÃrÃSÃEd¢pBn{—^ÂfÚyd¢”]8j¢J%[˜Ãd¢JIê[vH»(¢A®%[YdÆÁžY*²J¢ÔÐn{Ynn¢ê.adµ46Å¢ª¢fÃY*²·"ž€fšž€~r†É›nª!Ë.až€YÆ;dÔø1Ëód(Jz¢ó(”Q¡G'dbíYJ_Yf#uskšàCk›nBÞYdÏCØõr}YîHqg·dnçnÐJQÚޘ‚dG'n{QYód©f#uskõJdü©SÉ([8CYÌA´ôÈf¢Á¢‰Y!!ŸG'ªsk¢Y!I8JÚª_Yn'lšàCk›nµJµ'GY°En'lµJ!FkµY¶n'lSH]ø!Ônç!dø”a‚í¼dø”‚!Yª‚dµð¢J!¢þ[d¢ø‚Y'ã4fd¢”@ãa‚Yí¼d(J¢ø‚í¼‚]d51Yšrt[›rš,vôÈø#jYì½dÏCYšÚª_Y!›rš4ø!jYì½f½ÏC%J£:'-r èršršPiþ‹d˜HšàC›pÞINxÌYqs£ÌY*\Jd(”dÏC¼¯ª4©*[ó!Y›dšª_Y!›¯µ”jJüYô*YôZd¯¼[zjJü‰Y!YQJµGšÚª_Y!›4n{šn'MnjY®r•›Yô[®ÌÝÌBYnè[fJµGšÚª>Y!›9šàCk›Y=L+[ôȗfšàCk›3SH=L÷;kY!dünƒYSl7dfüYˆYƒÐØ#düYBaYdJCQ¼ª!@öqrÂQþn{Yl7dü@{¶p”¶¼S;fü0„Úޙ¾¼ÁüYq¸n‹düp”JÌÔWýGdpÌÔWÙ,d¢Ìí¼®³]žn˜nêd+ÍY7Irœjnn,Þ¯œYnaÔd¢AY[v¬QBfe

PAGE 46

”¼d™¾Y¼dG'd!rÃG'ü+Üunsk!YJ**[óY!IøÚª_Yn'lpJµGšÚª_Y!*¯š@1Æ¡¿k›(Q!ŸG'e{Jðn^÷YdYCf8‹r6ø!µ‚rœÏCY*ÜdJnmXPÌЭrYÌYdÏCJÀ&®Á[z*Y­:dšü¯µ,ƒ­ÔÔÁBà[zÔdYn*Zdüªr,n*G5rØk pþ”*‚½›ÌYrf›µJrVY¶,dü™¾YÏCS²*ܕÞ+š¢›¯d¨”µÏCŒÅY*ÜdÇJôHÌYbŸâdün}J€*@Ÿ8‘YHÌY­kÐkHÀf1J­dÏCY*Üø¢Œ$!•Ðd”@ÏC)š¢›n}8Jn{QXdqSd;Ei´@®d4QÃBà”Ädndg·dÌx›Y q¦ÂfªµHµ]ÌYdµ ÌYš¢›dQ[[Y€(jdõJØk©—½HàÏCY*ܕˆˆQŠdQ9[d‰YyØd9[YyØfZN[¯DãFYÛId<”5Þ¢µy¬dÛËdÆFdÐkÚª_Y&Ýd(J[zY¾d46¢A½n›SY‹i$¼Y46¢A½_n{YnçnÐ~›rœY;Ed¢~ð¢rœYXdDãFYy¬©Ynñ™f¢A¬n{Y[[YfYdq[zY)°dn:›®Çr®Ãr†d¢A”6ŽÀ•d”65øDãFYy¬fJÏC8Ydüª+n‹™¾YYy¬dg·d”ÄdÆFdn}$•Ôn¢Î8d0„ò*ra+’y¬dg·d”ÄdÆFdJ'YdÞBYdnnpYd%Þ4AJ[[YfYdõJ+¯ÏCYš¢›d¶QŠYš¢›**ÏC1Jµóµ&ÌYrnY°Ekfµµ&ÌYÏCYš¢›94n{S›­rY©Cðð”ÍßY*•f+¼jd½¢AücYüYœžnYônudÚÞx›¦ƒdqÁÚª_Y!YpdÆüYµ&Ì1”íYYfn}ZZYKÝj­dÏC]•Y5•YšH[9­›dš >AøÃvn?Yš­Ì(X›dÉæ4YšyØ'›dÉr:4YšG=}F›**üJÀnYd™;YdZdYÖªr*Y*Jd(Jü@{ÚÞn}µ(n{;Ef_õþGšÚª_Y!›düQš•›ÚdQšÀ›Úd¯Odün‰}ãYY[8Èd€SY¯üYÐÖB÷dü¶Qr½1YaþnQ”;dünQ˜á◽JŠY”dü¯Ü"hæ•÷'mYdÛIYü4Øk;÷™@{YüYn,NôÈdF­ôÈnnJü0„”ª˜ãÚþ·nYüYHÃfJrGšÚª_Y!›4ürzQ=LdJüŒ8@{nmBàY»ÀnY&fpJµGšÚª_Y!›46ü¯Ë‡ØÁCT$dŸõ®ršÌ´Y­jš·¿,†YnZ”J¢AdþJü**Žn¼pf›cdšÚª_Y!›d»SHÌ´kd&ÝkYLl(JøÏCY¾Ï!´Y8‹r6d@{ü—­rؚ]‰]n›fµš/õ7£Y¶›}7pJšÚª_Y!›æld9999ÂnZ•Yd(¯r½.”ÐÅBàYÛId¢A(Xn{8r˜²,®~Y›"dÏCršlr½.ršl+¢AǎÄr¢ld

PAGE 47

šcã~›:0•Y®dn{QY˜.Y"fµŒ$¯H8 !Yjdqu›Y‘jdpŒ$¯Öµe'dµ”ˆ*k !Ydn*Zq—jf­J.Y"dJ!¯0•µH®nÌÙþfJŸO®Yn 8n=˜ddnmÞÙOrœµ”$rG'â Y-èdføS£aqq*€46n¾×Y€(ˆ*kd8Ù5ÀbG'Îd+‹””+iQ¢µîí4YHYqôHYbídþµ,bíY}çY4df­üšcã~›µÅ*ÜIqn}+®Yˆ*[pd‰¾n{QY=}Yýfªädø­dšcã~›¯0•®Y"dJµH-诌•n7Í«Y"i4J®Ùrny=âÎYd(BNYS²®Ù'ÔaQYGt®nY"Sfµã¯0•Y®q¯nu•yY®â0Î8d¯ÈjJ]O}8-YfSã÷;Yסfšã~›µHIdM®ÀH•n7'vYÝ&YôZdr«•®s£®ôr tnè[YÆFqüAÔU7Y_6Yr½.~Ýi¯£_6ZZð¢Y†I~œúdÑÈ4YZ~úµSÙ&df8YNðÖ¦Y46*\fS›[õ®eîr tYnè[Y^ÂSYnBd_õ—üYf'dþn"æݔ YdÇÞ[Bn{•n75OYÊî[z1J¢[Y[zfšcã~›çSH¦®Y5~d_õ¤qË[YNnÐdÚY_6Y¯®cd@BàSGÉ[Y¢[[zdÛddføúÉZY¢$¼YÀ¯þŽ$õ_6(&f\µHڒž†@ɕS›Y[zdªþã{nrþ0[–Ycã~dd8\3ShY5~ø¿S›Êî5OÔ@Y¢[[zYB+k¯Œ&j¶8p¢4[Bn{ÄNƒþ¢$¼Yd(”dÞâµuNƒYB+d»rª—®s£®ôr tYÆFq—À]OYØèYG'k½­rHB+JÉrKd¢AЭ®ô_6I1JÉYfªäd\ÝYZÉB+d8grš®ô_6øj5IÀYZÉ ds£II~r½.Y¼/dÀþANY*ܕ8¬[O[zY=*\fµHI3YSH'¶•j-YÙ£r¹Wrtn}šcã~›Y

PAGE 48

ŒØÑY®ô¢dqµHØnñYð¢¯$þY5Oó6nY㈘ÃþB[nr®sicã~ÔreDY5O}8Y¢[[zl]®ôr tY^ÂJø”Ù®Nx5OY[*bþ4üAÊbQ”n{”@É[Y[zz¯µ(n{Q¼/YÀHfµ¼ÞI[¼ÞI+(¢*•rHôY*ÜdÞBàâZÐrôY*ÜÔÚÞ:QYMYBÞ¼Ìiµ1Jšcã~›r¯A7jqµ”jn{n}"1Y®Ùf­šcã~›JšOnĖÌY›dJš•n7KSśi­š4¯[Oµ”Yï~r†ÉjJHÞ"û¦Yțiµ£­,(”Jr}Yfšã~›Áõ•Y8­dJ–ÌY'-kd4q·;d·®Ù'dÐ|wYqJÞn9Yf4/‹V×YY$ÃdøÁ™!ôi(_õH8'f'YûdµG}c}j”J6\'Y¢§WÙÌdªäd4zn}@¨QYG-Y–Ìf²%5h–ÌY6 Ûd-!@ã1$¼Y-«™dn}'–ÌYïÝ&¶8d}7CBàµnâ)ÞïYfõšcã~›Yn(q*€Å±Ænõ¢n‹·Yn‹7oYqô¿fªäddII1r^Bàn}µ+}TY“nþ8Y¢µ2”jYn*Zf#u콕n7[O}8'f'YËd?7eq€(Y$rõSe8ô¿•–ÌY-è€dµJ¢A-'ˆ*kd*Vˆ*kø¿H8M@bYZfµ¬ÇdXYId(”J"YY•n7-è€dþ%JSH¼Üf?Üú4Yô¿dn(~Ácd€(~nYÄn°dø¿¦YuÌ·~3¼",Yë·iµÁõ£•n7-€JÞ}YÍ?YfªädµH'YpJÃÌÍ75Yk@r²ÞršôYZZdn}¿Á¬,•P;Yd(J”í%õ;ÐYHÂqf'Yf1IþdnÅKgÇ8­KdKS¯IYÜ¡jJqXY€d¯ÆHIÖrSJâ0ÉYfYdÛIdøn(q€(8Œd:qqYn‹7odJ´…Æþ"fnŸBàh&YKZqKgÆ}çJqÁcY–Ìd$9JKgJ\;–ÌY@'8ô"YkµJA®JfJYGn•–Ìd½\Yz_8ErŽdÍí5Bn{Ä·þ”@ãÆd(!k•ÚÞ'f'YH8dµp¢J@ê¾@Y@ûf”@µSÇ(&~YG…Än°dÆ•ÍÞ(Xn{Ž?ÜúYq®fÞ]ônupÌ·Ü!d(µ”Jô¿•n7-€Í«Yn*Zfªäd#u4-"€~~€(YoÞG…YÄn°d44AÞÚ®´Xdþ”J[÷®@M•Ÿ´Nxd4n(~Ácn{Qqdn~€(n{QUSr4–Ì»´'d»n]µˆJ¦ÂnY•AÔd8Àq†˜@QYn*Zf

PAGE 49

µã®dn}¬QÊS€(ˆ*[pd¯4¢GbínâjÇ8Yð}Y@bdrGY"dJ(Xn{¢A…=Yf(Jšcã~›JSHnŸadOrœµ”þïY-€d4I1r^Bà´g·Y¢GŒ$",dðn?IY1JrÚÌ·~3¼",˜rœYg·dµHg·J«·QÆH'Y¢Å…Yfn}5㮶8dÆó€(Äøƒ8Hpnj$3¼~uÌ·˜rœYg·fªädšcã~›µH'YÞô¿Ìþ0ƒY/;dJêdS£ÃdnâYdâ½SH@ã]••n7dÙM¸z'ee*€e€(¢ÅY.,]Æ~¾Y¬dqa@•n7Oq•n7€(ÅÖY€(ˆ*kf(µ(”J­dµã®Jné̵(XnéÌ"1Yd½¬îr…Ô­Yjš¯“n•nŸC¢AØ#Y¢µn*Z›dn¯ïn¢n*Z_n{¾j­8dµã®1‹¾ÞYrnY"1fµ£"1!nZ8ô¿YÆYBhYn?þfšcã~›Yd/‹@r²¯ j"a4YA7ÈdIãd@r²´a•·YÙ£dKgd”ª4…*Sǁ"YY*Ü8ˆ#dÐÞ}TY·'~ô¿e¯A7ªejdµã®Þ9Y®Ùd”ž5BঔÚÞn}A7Y®ÃfNz }Y¦dn•ŠY®ôr»ð YÆFd:H8™re•n"Y'nèYJ }þ”Jr»ð dµ1NxYn‹YBÞ¼ÌfµJSG_õŒ",Yg·d3¼Y~uÌ·YndÚÞn{QG…Yˆ#þ*[YA7jYÀ@_d1”­JnqY¦”jYn*ZdþJÚÞì½A7Ë8ó\¦”Yn*ZfrGÚÞªA7Ë«ÏQZK·jY®ÃdfŒ$¯Á-_6Yn—q5ô‚rGrˆ#n{ć©jfÁA7ËYÀ¼ªed%ÞAN'Y@_dþԔ6J´ÀYfZeµ'¯/;jÔ$Y•n7·YûdJ»rŽÆH€(ˆ*kš¢·¿›Yz_i1J­d_õ®µ'dÐk_õ²I•Y*HrdAŠ‚I•YSŅYˆ*d½€4Œ€(ˆ*[pë®À²Y‰d·"Bà‰fÆ'YÙ5ÀYânñd[JBÞ¼ÌYAN®dŒjBàÊHˆ*[pîßpY@bY}ƒdpŒjBàüAq•n7—À[Or•ûYnõf¯µJn*Zjd¢AÐ'©HY†íJ}YfÙ&¯šr[øÛS֕d8Yµ&YÐ)îÂføSHp8døSHÌÙY—n[—¯ì9Y]ƅ8ÙY5OdþòfyÇ5È?ÜúY©;nâdµJSÙ&Ybíi¯$Ù&”Þµ”ˆ*kq—8ŸY5Onn‹mVYn*ZeëõHn*ZdÙ&¢nl~cY­rYBà‰fü­jšÁõÆHrðYn‹~P˜.d¼¯¦”rœ]œ‰Y­Yüdp¢Jƒ*r tYÝBfJd€(Ð~¼‚ndppOBà”Zj®YÐ#nd®;Bà

PAGE 50

‰d|€Bà‰›f¯µã®•dÙ&Ôt@cöYrd›®­J"Yf(p½¼ø¶n{8dü¾"1J•õš€(Ð~ª‚n›jîÐØnñYßpn{8Ydþ”J_õÁµHrYZ·žn„þ8YdµGµ”ˆ*?qöî[O˜rœYrwNd½¼®ÀH¯SHp[eSHnn‹´^ÄÃYrYYíqèîjfµGÛËBÞ¼Y¦"Jr YdµG"¯Iüpjpø¶n{8Yf½n}µSH80Ër»ð µHr|rçn{”@ãÆYaªdXJª!pÁõ®ôr tÞyq5OuYR'Ynn‹fErŽšcã~›®"6YÉdêJ¶µã®ª5OY nn‹Ž$¡G'ûd![O}8ÔnŸaQ¡G'ûf•n7·Y¼/J[O·dJ¢Aµ”ˆ*YÙ£dÁõrHÙ£Y©ÆYqnõdªen{aqfdJBËQÊSHrY"dBËQn‹YBÞ¼ÌdBËQÆH'Y·³ûYf¯µã®•d*€Å˜YFJâ0 !YfµSÙ&_õšcã~SJ›Hd*€qn(¯•&Bà Y®d(ô®”Jª!µdSŘÁõ•·Y£â0ªen{”aYaBfµã®•ª•n7-*€6nÚÞ@ãerV•n7Orœ*€Yn££Y8jµSÙ&­ü¢AY*€ˆ*k;oÁõ•n7€œY?Üú~ÅÖY”@ãwAdªäd®ÛÌ,}%6\•n7€œi$Ù&­ü¢AY*ܕ±ÍCBàŒn7·YÙ£BàOO|Yô*8)d(ªä*[YS,´øY*Üd”õåÂq46nâYšªë|›Øõr¤d(¯OO|Yn(,jÍÝõô*zndrޅYµÇY¾ô_õÁn(,Y?Üú”nd¯µHÍ«pÀHBàr†8Y*€ˆ*kq[O˜rœ^Bà}YrwNf¢A$¯‰¾ÞY;¯ð¢j£&Yn(•d(ø­”ÚÞZ8®Y•n7n9ODY"fr­ü¢AY-*€6n%j•n7·YKSÉd”ÚÞ(KZÉdp­ü¢A%Ņ®ÖmYšªë|›YB¤dþ(ÚށŒÖmY4YB¤fn(,jÞÚޚqn(,›kޚqn(,›dJª•n7On(".n7Yn(,dJ”n{Yn(,fÞÚޚz,n(›kޚÔn(,›dJOrœÍ[—Y"n(üA‰YOO|Yjn(,dp!•[OÔf'dYYn(,dJ\šÅªïJ,›8d÷Yn(,fšqn(,›dԔþqd÷šVn(,›d(šzn(,›@{J·@ŪïJ,dRën{8Y•n7OYµ”n(,Yn?þ¢AÀÁq46nâYšqn(,›d'©q©ÆµHq46nâd!YJB@4dÄJd±Þ@YndJ”#•n7§M¯•n7Í«­JEK®ÙnY$ÃdÀrV[Or<}K"Yµ”ÚÞô¿ÌYSGn(,f¦Â¢dA”ÚÞ»YO"d@”Jª!J€•aYŪïJ,YÅÖYaBdþJª!ÅªïJ,Jq¬dün©nŸaYcqïJ,dÛpnŸaYq46nâd0~•n7Orœ*€YLûdÚÞ}TYô¿bf¢ApÀ

PAGE 51

†Yšmõƒr«õmšY†J÷;ÃYšÛþY*E›d4ÉNY-a8Yn6d4?}Yì9"Op"!4YkfÛd­rYYµ~ !pJ“nr«ø8ÔÇYfÞYèådÞYT'drwN}f‹r«ŠgHÐãd$¯eµƒr«¯ÛrœjJa(BàjSIYf•Þ¤å•ƒU*Z'YbHf•Æ›Z¬nëÁ”Ë—r†Yšzn(,›dµ%JS›[¯Ú[znl•‡©n(n(Yn(,dd½n:@QÜr9~d÷dpø­JSGš-n7X|›Yn(,f?1J¢H[õšqn(,›~šzn(,›Y¶,fÞÚޕn7ïJ,k¯f'jrïf'j‹JÞYdS,ÙY¿•r¾rYïJJű®Ð}ű®¾@•#YÆ~Yd(•5ÀBàJ¾•#Æ#YűdµGïJ,•ÃS,‘Yn(U8·¿Yd¯´…—³Ûrœ«dµGïJ,•ÍÀ¯Yfge¢A©!šcã~›JSÅô¿•n7-Y"û¦Y*ÜdË(”sŸ¢Aª4©!JSÅ£ôY*ÜdÐnÜf$ŸuY©Æd1J4ÊSãY®dǐ@ãn{Q»µYY¾dÊSHnˆ*Y€(ˆ*kzz¬epe*€ˆ*ke€(•e'•qrY•dǐ@ãÁaY\~Ü¡d»µY·' ^©ÆµH'Y£ôÌJÞ»ˆYdµ4¢A¯ÊSã-Y˜n{Q-Yô#!dø©:QÆYiÛdµuY©ÆÁõ4ПøqYS›µ”HÃ8ErŽµH'Yn£dpJÞ»ˆYfµH£ôÌJG•Bà[O}8µ”[zYËdn}Orœµ”Yn?þdª[OYµ”d÷Î8Y£ôÌfªäd@r²n}[O}8Ym8~4dþ”Ðn}Öd·rnnÄYm8#4fn}Ö·rnnÄYm8¶µÅ¯£ôK"•Y-–ÌY*Üdp¢Þ[624Y(X”ru›4Y"1dŸþõBn{4J¢W¢õYf(½¢A\[O}8YÐ8nBð¢dKd”Mµ*ÜÞBàµÇ_£ôþ8YyÃd(4Y"11ÍJ=In}Yfr

PAGE 52

Þ;Iãd7½š•,}•nědšœƒI›rrdÇrª—®ÇüÌ/AÆYA7~¾öYÌqrolÌf¢dÌ/AÆÁ[OYžÑYÀ~^ÂYI/ø¿À~^ÂYÙ,dHÞÌ~rolYP ÈdJÌÄ2Yi([ó!”~ j±ršd…µ›çyrMÁ[ODIžÑYÀq^ÂYÛIdüAØ"¯Bà¡G'sk¡G'JqüAY!´ã•Y#ì½k”M#už,dµS›Þd‘4üA¯¼D3Àq^ÂYÛIdÐÄ#n{d#\oi(µúÞJ¡G'sk‰­îd,ÌãdüA‰JÖ·YBÞdMdJÖ·n7zY[ædÌy"­BàgOžÆp»d,j^Cp»d}ªe•nqen,[n,åp»dǔ@nnþSrüA‰p”Y4ÉY¡G'd”Y4É8Y§nÔr^Èfšepnd”eN-âdÖ֐nd”N­•›dJ”…*[¶Yf*QüA­Ydp1JüAÔYKdŸ¹üAþn[r¹¾†dzdÏn}ÖYn¯«dpÇÌÞqdþrol̔iIq½áGdr§n@rdÆføþŒIrolÌYS&fPÙRêd'ÌyY÷ü#•d1%»Q9YS[•¬d±Í3[qüA¶'/ÃYf=û‹[ïŒ@GÐÖÝjSeš[8~[ƛnZšZj•n7[»r×k›niZešH•ÞHoM•›nZšžwKµHfr»f°Yîvùù›nfØ@˜d”«éé#rfš8N›i̜ˆdn{8Œ”rlÛþŒÌ~rolÌPÙRê'ÌyY÷ü#•da81J=û‹[f¢]8¢)Ê#dµÊ”Þ»÷üY#•J—ïdp]8µGÐÖÝ%J=û‹[Yrr9*•YSƒÅ…dÐk”%JµG÷ü#YSHršLd(¯ï»µ»»Y#q#•˜ÃdrÛ%»ø=û‹[qµÃË]Y86!fšH•ÞGHoM•›\3YS+×YoqšKþüY…›~šûþÔnY…›ÁõoY#~ÁÐYÙ,rr˜­jÞ[­dªlÃq7O(J”•OôçtYf¯OôA7•dA´~[OY뷔JN~dþJ®!¾#~pYë·fÍþçt•d$¼p•¿f~I¯p¾#¤Èh¼Bàû…Yë·d””½_N~nÎdr†Qp¾#Yë·fµÇ[7šKÞ21J…~ûrørøôÈ)º

PAGE 53

ÅA›dI¼7Y”JšÅA›dþJÅYÙÌf¢µ •OôYd'”n{•n7IÚÞDëdÞ«âdÞ<ÍdrÔÞO&n7•YŒn˜dfµˆ½fr»f¦°Yùdùª[•Çudpnm8dpÈõdpîê•Ydhf”][e,*2
PAGE 54

I8ùrRY”JùrRhKdeI8ÅAY”JÅAhKinŽ½­ÅA‹*r¼YnI8E¬Y”JE¬hKl\”Bàrné·nf¡G'Oô6nn'd¡G'z®·'n'dÇJ¢$¼YnEoY$S&dCÀOnÄYdp1JrolÌY*&f$SÙ&d±Í¯Ã&YÏ֕p¶µÇLNdðF Yrª—d@{¯š[8~[ƛÐ}t•fü­üšlBàS?›w¯)jšáYž›dš%r²?_&nªShd¯nÅV©ø7YÎ8›fõJdüq!Údžm¯õ)•rœdnBàPQdø›?8,[¯ÍÁ äörÐd£@»YÛÑËÎ8f›?\,ueZY@8d¢A¹ÎêršdS?-”Y|4@8dþòJdBàYd!Úr֖Y¢AS;d†p½YSpr@YffS?nnfS?nn»™ø8YS?lBà[Y94nj"&Ènõ…rYô[&̌n‹®VBàÛïf¢]Qy­š‹[nn›fürSrš£YG¶–ëndÁüYÃYSJšrš›nnkr^Bà?94YàBd¢––Á—ÂSnÐdŸYyˆ­jšµHjn7•¢ÍÚsdBÞJƒ+l›Íþ1¯äÛS?›wu8dþò”r¢AÝm1þh8YfH‰!ÚY'n7•Ë[\”÷düY•Ön*š¡G'+k›üJ[düJZn'l¢†jãüQfüµ+×\õÖ­jš1JSnªr×kęøY*›ü@•YdÁ¢!Ún*Jš_ê›GS dG?›wŒzYf¢*¼8£ü8}dn*ü‘¤dü2ÌÔ2®­jšµJ…ÍYdÐYl›88nñnñ'÷8YÃI±'Ydd½B[dršYf+¢‘¾Îü›w&ÃBà'n7ï+œY¿uføhJ;H•n7[~.n7[YÁâj[e•n7[÷d'[š,J,›d@Q”·Did•n7[*˜i'n7[SÄÄdJð­ÂYqc=|n¶”'dK¬FÀi•[¦'dõn7µJõn7nÆÞB…NX6f…ÍYrJjš•n7[»k›dš”»l›šµHn7•ÚsdBÞJƒ+l›G''n7[»G'kß»lß»lšüJ[düJZn'l›4»r†SÉn*j•n7+'n7[8U7½k=û‹[¯µÐ}ÖÝ"JdQµHn*Zdª˜pÚÞré½dddrép$"d$S}֚oM•›"”J­š½ƒÂó-hSeHBވY}ùrRkdQ•n7jnd›%ü­Çïr[Oœd÷d"dšn}oYžwËYùù¶8düJ-µµHþùrRYrørøY›G'kµHš}ùrRk›A®­ÇùùY2RdfANùùjªd«ß@ykd³Úd‚\÷[dˆˆÇ¯ùù£düJš}ùrRk›düJDãÂ}üulüJõüYËjdüJèNdüJZd©lBÞ«”jšBÞHôpl›¢”Pn‰)ÊE‚dd

PAGE 55

¢n}8”€¶@½ä0YOnĦbd½äÐZn‹ô+.n7[8U7•n7d½äüfnuœ®ônuÞ21J…d®rš'©ø.n7!ªGGЪrørøY#lBޔ]8Ú"@1AÆY#•zYJS£¡G'd»”]8üA!¡G'ÚÞ¯ç=û‹[d=û‹[f!¡G'ÚÞ³@_fðYSHJÚIdSHJ'n7µÃ±9ø.dµG=LYÀOnÄ dMJrol¹YÆYHŒ$dqÃ&­@YGÀOôY SÎdˆJñ/AÆYÌ~rolÌðêYƖ"ÞSGwÐYP,#nš­{›fâ½­dš[›I%Þ,Hd­Î{8døn"žZHfIÞSÃÃì½dr¾­S·fn,ÐjªpJ­{dš¢ =û¢¯›ªÀ¯~ jQš@Î8d\µQš@YÙ,­{f@U7kYjªdÇJn,ÐYdp1ÇJQš@Yfð¢ÆHûUÇJQš@Ydn,ÐbJûUYÀ¼ÀHf¢”J­=û‹[J¡G'jª•d(üÔ­Y[O~A´Y뷘ódÇJ¯­{dþòªHBÞ¼Qš@@8Y­{,f/‹d­[OJùùdA´J…dÌ.­[OJƒ`A´nBàYfدeì˜çd1Þ[ØþjšÚþ*dÚ]þ¹ddœþQØd^þ.dbÞõ¢Ôl›µJ­[OJø‰Yöbnz‰d0„”ƒrA´f—7­jšöÐk7[döbk7õ[i7õ[k.[d7[k.dõ[›dµ­jšOkdrr÷ærø+Ijkp›fO”(Šnz‰dþnz,ÀüAYU7kfq=û‹[Ô­Y]]´Àf(=û‹[Y¢Ìì½dì½1¯[OBÞYÚÞrµ¦fµp”=û‹[¦Â‘¶d¢AYˋ,pØޚ.›dšOø.!Âd^y˜•døÌôö›dš.þÈ3›rrÌpY#qŒf=û‹[”@ÞÌ®=ÎüASÃÃqæYfn}ƗQ$¯Š¾ZwµËYdÞYG'µ»Y#qŒd!¢G'[O”JÚÞrµ¦sk­Qµ"d1@r²8dÞSð ÃY+¼dJn}ƗQ=û‹[ÇÚÞ¶ÐnÚÞ¶Yf£Sd[OšÚþ*dÚ]þ¹›dšJrr÷ær›YG”kd#6ÚÞrµ¦kQWüA˜jYU7kdš,”rÏdž”±›d#6ÀþÞrµ¦þò¦n{»kÌ¢[OYrµdrU7k\U7YÙ,'rzjøÃJ®ôqþŒ®ôYAÆdõËjn7çn7ôÈdªüAYrµ'rzYdšíAõ‰›f,šíA›”('üAYrµd”≻®¦YüAY[äl3'[OYrµd¦[OIYU7kd½”'e¦düI1”À¯Yi#6+[OÞrµ¦dr[Orµ¦k½+drdüØ1”'”¦Y ^G'dÌ#u+[OÞrµ¦Y#~òdðYr%Ù7krø.d”6Þrné¼çÖG'kIãd=û‹[ø![O%rµ¦1@ãYd\a8Y­d%2R1@ãYdÚÞA7ËdÌr²üAYA7ËdA7Ëd+üA¦sYrµ<3zdªäOôYA7dÇd¯¦ÂdJ¢$¼YdnE
PAGE 56

{k\A7Ù,'YrHd@r²p\A{Ù,‘®•f[Orµ¦dµ+n‹I1JA7n*ZdpJ*²A7n*ZY•Ðn*Zdn?In*Zd¯S›YA7–rИhd[O‘6Þrµ¦j$.Y–rÐ1”6ÞfdS›·'¦ÂøÃYA7–rÐd[O‘Þrµ¦d”·'1”6Þf[OÞrµ¦d4[OÞrµ¦dðY·'A7r<·'_6S‹ø.@Q”6Þ$.YÙ,i$.YÙ,@Q”6ÞÖfªäd¦rµn*Zr<46e58eå;e®)e›)rrr@Q”nù@QdЯA7·'˜Ã@Qf‹[¯SÐÖÝ"±!!­!!ª!‰Yô[J.[dø!‰¯S²•n7[˜jifª!‰J•[dÑn{•n7n‹d¯µSÃjdfâqú÷ü}nfÞBàµA!´rsnY!!Т8Y!!dS&”J.n7[dS&‹¢S›Y•[düYÅ"»'dJŒ¯•n7[q.n7[Gk˜.døKgk\t§­šKgÙ&Yøn›dš_›®±dâ0•n7[q.n7[frJ™ø]8Yj•[d¯ü¶8dq™KÄ[Þ¡G'”s[šµH•¢ÍÚsddBÞJƒ+l›k.n7[sdš­n{ÄÀY6[rÆÐY›š[8~[ƛ•§nª!Jrü¦Yô[dü¶üHÞÌpY'?šüJ[düJZn'l›nf!!dJ®0-YroliþroldÁ”În{dJGn7”JMÌÈnÁÛY¹dp1JSeAÆÐJeAÆd€¾¾"ÐJ€¾"Y-n7f=û‹[Y”±þóJf/‹û‹[J¡G'urH•n7[skS=l›wYf¯aþl›wd®QJ´…÷YdüJ÷rr6[Ð_÷rr6[füÔþYH•[fJ¡uY•n7d[skSHl94dÈdVÛïdK/ëYfdJ÷rr6[Ð_÷rr6[f÷rr6[d0n{dÞÛ1Jrol˜9¤fµ d=û‹[+]8üJšl?B[®!n#›dMJrol˜tY[JfBÞJ}å@H@²î=d•”©Æ•[dGH÷rr6[ ¯SrïEYd*Hޔu$SH\S\d(”u\dßµp”@yön‹d”u?d”zšYÖ8Cš[8~[ƛ•§næYdõkr^QšµHn7•¢ÍÚsdBÞJƒ+›skµÊS&xÍJSÛU'dS&pÞìI¶”Εn7[Y"¯‹Kk½Jµud1íÉjµH÷rr6[A®¶”Ő[dH÷rr6[pø¶”Ő[dü¯+Y;•JSH•n7[d+ødkr^üd+¯üY;•pJSH•n7[dü1ø”Í?+fÞ3˜=dGH!!ÐrolÌY´rsnY÷rr6[S´ 1$Y½JYƒ{l(Ì#ud¯µ•d=û‹[YšZj•n7[»r×k›ÐJš÷rr6[¹ük›šµHn7•¢ÍÚsnn›Ykr^p%Á÷rr6[þïd~9Y•n7[J”´YfõlšÞ'n7ï+œ¿u›Y›wY'ù[düY…»ü½dJ'n7n7ôÈ|8Y[JdµuY[JdÇJ{ž[¾YZüúdJÇÍ?r6[Ydª!SÃÍ?nlnlølQS­”QY}סfâ

PAGE 57

½\S\dQ¡skɔBÞY%Jš8YI±G'›k÷rr6[@{_¹®£ü€‹÷mjšüJ[düJZn'›YzzµÊS&JSÛnçdS&pÞn^0'n7[Y"z‹KlµuY'n7[ 9Y•n7[-rr6[n#G'usk½Ôt]dJ~ª[1ANýdJr»rÃ1BådJ7"&ÙsÉYr[1ÝQå"nýålüJ[düJ­ú\lþòµuY'n7[Á÷r .[YÍ?dÉß\\Ûþ‹düA”\–©eæeõqJeŒ+•e¦”[pd¯•n7ïŒ*•n7n7OãY}4Ð$4Í?÷rr6[r¾älÁ-rr6[dfÉßAN¹dBåd¡G'Yþ”8h¯üADH˜hY•n7A´YrŸd£üA:_lršûlršTléŽAlnèllSuY'n7[dÁ#uY•n7[1n#u!d#uY•[1ÁüAï[#uY™reqnd-rr6[@Q”6ndçüAr÷rr6]\ø¿–©dæ˜óYA5?d÷rr6[ÁõüAANýdBå-rr6[У-rr6[:_d©!J#ԅÍd®®8f]ÙÇmjšüJZl›SÙkr^düJ­úlÍþš#•›Ûi•n7JÚÞr tYl­=û‹[ŒÚÞOô dp”®8dš[8~[ƛ•d1ÞµuYfnn*!OôA7n?þY[Ư•!¡G'”ïöf[ÆJ[óYir·d•#·d·d([ÆYï@r²J[8dJ­dôHÙ&šüHüø¿[˜ü›dHÙ&d'©ÊHóð-YÂ(Æ;fn*ZJµÃÃOô Yˆd¯6}YÀOôYr½.•dJ5@±®dÀþüYÃGGg·jn[O”Jùùkùù]8¡G'[8~[ÆskZ‹Oô”J¢$¼YnE
PAGE 58

[8”/ [Æi-rr6[¯üA˜Ãd=ÍØÁ÷rr6[”[8d”/ [ÆipÌ,f%Þô[‘1nMd1nMÌ,ô[i%ޜœ‘œ;jr;OÌ,œÊœœip%Þ¯ÆbЮ”9[d‘ª”[8À[ÆYÈïhQ=çfþ[8~[ÆYËdf%ÞÁ”[•À[ÆYÆbk­d‘ÞðÈfâ½üÔXYnM~Y…nMk­j+Ðz[dК/ nM~Y[ƛlkdÌõ¼çjÞÌþBd̚nM~Y[ƛµ¤rZ^Æ~Id<”…iðÁ—YnM~­jš+Ðz[8d/ +Yô[Ð9[Yôƛd1ŒJršPiYf¼œ¡G'”[8Y®Ùsk¼§UY[Æsk•JHüYn7•dõË8‘n!ŸO®Yn7•dµGn7•dn}a@IôÈÖ·YyYqª[˜t¶8d=ÍJ-rr6[Ù&KdŒdÚÞÝ$red‘Jƒ4l(Ì#uÝY$redÇJ;wË8U7qõË8~n7ôȍU7Yri4I(”Jaªd%øÇü•n7ÐÖ,q*r t-3‚Y·'ZZd­:®nŸaq*r t-3‚YÖ· jŒA7з'd•[OY[z~ jYþ#ÐóiþrófMø•Yùmeî!Ãdf@Q”Çü•n7[ìI”n¹¹dìIÚÞA7ËqA7bdЁŒ_n7ôÈd¯$r ljd'n7n7ôÈ8U7f+¼jd•n7õË8YOnÄó6nIOô6ndd‹¾dM¯dnZr,q1erole¹e-n7Y#~nø#uY+×Øf<˜d=û‹[YJÀOôYdÛpJÀOnÄYfüY#A7eJ'n7n7ôÈQ•n78mršünYdSA´f1üY½d\S)7wd1JÞ21J…~ûrørøôÈf”\­dqõË8•n7[OÀÀYË]]´ÀiþqÌ/AÆYÌ~rolÌYP ÀnÆ]]´•füJÌ/AÆYð•GYþn[fÌüqÌ/AÆÞÚÞùG'ë·dÌü#uH!_ôÈklSX,^,Zže

PAGE 59

SÃñ•n7Yn[ځ¯“nèn["Yn7n'+nõnYS­î¶ls"Y"[f$£YÙüA®1š5ȪL›Yn£r6ª[rš`nn¢A”Jìqú¢A”a[‡©¨¼¢Az!Y'v~_¢AÀ¤lšæl›šæl›…r½.ðÏ"ËК46·FŒr6Yª[Î8Yzz­8ªLJÀn|Y'QJ”6æ'YüAYs$YnnšX,^Ën,ÜXÚYY?K-€¯•n7YÂd"YïYªÍªëY}˜7ˆ‰¯nèr†8n¯µGYr½ÚÞjn¹¢AY^HyaYmBdf—VUþ»µYyY(Y—HJYiïÀ”r†Ü

PAGE 60

QÎY)jYr»z_ÎnQrd_rnQr½4\­BàÀn|Y&–4¾1BàqYn›ra44¢AY @t4¢A#n{ï'YwŽÍn$®m&·jþ*7?Qš›*zv[#YJ*…YÛJkîØnË£ÊHÝïjšÀn[nè›Y¦îfSãn}YøFršYZïSH~J¯mšªëYrŸ|ršjYG@Ƽžl¼žl”Íd®6FÀ8rYnn›¢Aµnð.\;u#"*ИYn¦6¦Â¢A«ª_·ø÷;¢AJ—´"þ\Î8YrŸ|¢AJ—žn覠8Y8št¢Ay8èíY"¢Ar®dr½rYï¢Aód—9«YÄr¢¢Acó}]nYÉ}£]nYrQÐ:YrŸ|n°Bà46n¬dzªd?46dª[!«Bà§S²!MÈþíY[A¢AdªÀ”Y}é÷÷®XÎ7¨Î7¨Î+;9OŒ@8lg@8¢An:@QYônÐ

PAGE 61

1JÊSH9OYônТAc£š«›Ãr†g6•¢Ad8Yrs@FYFêÞd¢AYrŸ|d8Y¢An},&^Ù8Y¢AJ}Yye8šˆYyªëYy9rr6Yyò/Yy¢Adn}”kY"®_n[`¢Adq5îk*žÉø«Y@Qø¶clSnunuî#YSHHGUçnYU+¢AªUÎ8ªèîq¤'YbrŽÎ8ãÃr†¢AJw¬nâê&r"r«¯êesd'Yq¢AUYqd»qª¢A†\Y*ùd»oSpSpJ.\Yçtt@t_[JmJdƒY[7ˆ}¢A3§n{$îzÀôo*lÀ”¢AYJ*rs#rs¤¢A\88UrïYbrŽªU#8ª¤'#8¼dn›raYz¼\8ŒYbrŽ'”n{И.yYnð¼cÝršYwd÷J®£w¬ónuršY>Ajš¢AÚ,ê¤Ú,ê¤\,n›rayîmBà[J‘¤Bà[Y„[Y\SH*ù\@¼dÎ8Yw¬ó;y\nÐB༅n}¼j¬—”Y”Y[v

PAGE 62

zzÍ'‹ª—BÙYh*eBÙY>A**›µØ#YJ*¦µY§ncl**J¼µu®ora¼ûBà˜{nu}Y;’¼YUdr&.\Ynð¼Y"Q•®7¨Î¼YлrļûΘ8dëv®#[šr®¯rls¯f¹ršYGû¹ršYGû›µ{æYJ*JS¶rÅA4¢AY;dÚhY;µJ*jJdåsY#JcNJnmY#J¯n[YØhðåY#cµJ*JSª{`8£¢AYÚ¢Alr¢Amîc*\Šn²ÎîY“z~‰"zB@$n\µJ*#¢n'¾Yn›rarHs¢A™”Y\¢AÇK;¶Ydzz,A=hzz,ݏ**,›“£s¯5hY‰œ\¢AÇK;¶Y¢A™”YzjYt¯—njn"r»z!örY—e”kY.r¢A_⻐Q_YÈ

PAGE 63

ž rYbrŽYþù@ãY¦Â¢Aø‰n­ÔÎ8YbrŽjË9rµ¢AJS æê·µH÷êYð¢¢AJS æk•µHr½.Yð¢¢A7£hY8)Jq9ê´·Y”J—ÉYªn}µ)jå8©JÏr¾Y[7ˆ£9ê¢A\›""YìgÀ[pÈmYg8#ޔÊ$nNr”a—zYUnœúlrYyîÉNr½Yr®ì.YJð÷Yr½Y}¯—ÃY.\YÛrœ"”ÊFÀ®6¢Adg•Bà46n¬dzªd?46g•BàS²”ZJa…mY]¯µ"ø[vQ[ÆYÈ«ån:5¢AY˚Qó—ɝª›š~‰"›¢Aw¬¶ŽA¶_µáÎrY}˜r‘Ž\¡G'8QÛrœk%Þ¢AµttBàYnð¢AlrBàY[v\zðY÷;%ÞånnY÷;¦YæËÃ÷YþŒ JÉüYJ*ƒ•YmJ*ra¢Aš^ª‰¾Qó›¢A…"BàñnÅY*Î8¢A•”n{w"Yûèd

PAGE 64

3v®îmjš r1JbrŽ›š+ór1JbrŽ›ýlY[c1Bà÷;4QÃjBàrYrŸ|J”·÷Y¬å8n¢ANršµáÎrY—M¢A•cn}r½"¢AÎ"Qn(S'-+×¢AYJreDBà r¢AYËüY46n¬ËÀYzª?46S+×**n}—”Yèí"]z«c+׶arÆY”+×mY·¾nûqaíYye"+×c«#»µY46n¬¯SÎ#»µYzª?46¯SÎ#»µYpˆF¯SÎ#»µY_MÈY[A¯SίSίSÎ# rY¾8ÅÖ¢AAŠ…hSãY·øVå8n¢Ac£æYrŸ|£ˆYrŸ|Y[7ˆ8ŽnŸ¢AYcüAXBàæªcBàž†uþ8ŽnŸ¢AY¢Ar†c+¢AYˆ›dd

PAGE 65

÷;Yˆ>¢A€Jun:@Q®n¹dŠY”¢AÞÆ;Ž£æªÞÆ;£$$Yæˆn(¢A**1Bàˆü1Bà÷;@c^Oô?<&ñˆk•YOô?ÌÞe?gB࣢AÇmî©(jY[zYš¦Â**Çü r1JbrŽÇüÀ”YrŸ|›š;rzüª!»µYˆ*r²ršªAYØÃ'¹ŽnŸüÂY-‚n**›JY¢AYœ”óh”óhdYn›raÚÞ^ߢAï-Yî-Y·øBØÀn|1ƒþ8YsbXr½rYÚÛrœÃr†Bà¢A¯Ð°Y@†nèÔÃr†Bà,Ð7îY5N**Ž$nY‘fŒBà»mÂY'Q£¢Ar†¸¯,ÜdSÚY•¹üAÇS7ˆÌ]Yª[np­Ì`Y[

PAGE 66

Y—n\Yšˆ6›š56›šn 6›‡roY}­Y$nNtF“r"S'‰YrŸ|78Ynnµ,r½ÐYçy7¨Bàݏ›“CBàir¢H}ª¸YµSÂs¯A‚´Á'nè)LY¢AYçx)LY46n¬YnVxfÍ®iBàY¢AJ[s…mYîå\zr†¢AY˜¢A#”:k¢AµS7ˆ—"û›“ݏõ`¨¼BàY[¢¡Ž”cc—Bå_~`J”±NY¢4L4•8#ø+À”Y·F…,sSuYršK—nèkpnè[}Æ*c£Oô?†d r}6¦ÂJ,Üd,Ú¢Af¯Oô?rš6¢AY6n°B໵Y[¢AYìÞ"}Bà#*¢-Y[n¬zª?46ò~ˆ¾çFqn}ì.¼8Y¢çþŒe

PAGE 67

µJBNÏ}Yn7r}6¯g*ÚÃQBà˜ÅVBàl:YarÆYª‹8*˜S*}•+ór#ê,5N»#ê¦[”rp;Ynu}yY­î**›GUYn›raqª—þŒAYz-Jæ•qŒšN%›qšYÚ¾›#¢A¶9rsY+¼ nøBà¢A”ÚÞs6FN¯6.nî@·Bànn”Yr”ÚÞð¢AGUYЯn*JBà¢AækVBàl:YarÆYª@8Y¢AY;’QÃHkBàüAèîYGUYBdSˆJ—”Y[AÎ8ŽÃr†j¢AÚÞå¯j*›YÛrœ"¢AYAŠ»Ð ¶‰Ytr®fŠ¯¢AY˜jA;w”¯¢AY7£h½g¢Aµ6níY¾³cj”r™lâA”J"SH?%¡Y3ûµ

PAGE 68

o G'k¼åYJî"n?nèåY”J\ûAeJ\š•‘›\Ä`Är†¼YhÅzzdåY¼**…¢ASu\!Y˦srµþ—ÄåüAõZdµ[—ˆB—r‚ÉYSãfSãµuØï[¯"ÇY;aj”uï[¯•n7IüY®ÙG'k—”Y[A¢AÀ¤\n}Y&¦@n}Y†(@n[`JüAYþ›J¢AY¢AÎ8\ŽÃr†…Är¢È@Yr½Žn}ÙRÎÎ8\ŽÃr†£NrSBàYYÙÝnn**X,^d,dS¬*S^Ú¾…‡}š,X›én¹rÂ8YÛId¢Bàrèdªa8t¤Bà÷;YmµšˆJ›ciþ$3"µSД"!ˆJYšˆJ›d¢Aíad!¡À”r†ÜÚÞSHÀžY÷;YˆJ**+}•8r"4KlõU

PAGE 69

ErnH[d¯À(âN””fÀj]­üKSHã7J"”¢dâÙüQë(dë(Y[<;Ë˶Bàü}˜‘óÐdüBn}®(@d®(Y[1n{!Sh®!W˜(YB[›i•éYrdBà}æå[d=„B$ÇN”Yüf­QÄzdErnpJ¢)Z·dSH[êSd%JÚ[\n{ü**jÞGãz1+%÷dÞÛI•Y®!WY}Ád‚¯Pˆzdpüï;ˆ*l¾üþ@YÁd1”™øŽríYfJ1¯GeüYÛIdpnlnl5ÐdÊür±©nnY¡G'çFf8ª!ü…YT|"düYü•—îü¬z}üdü1nnrzYd\QËn[³%ød^)ršQüÀSHµÜü‘«8¢AYnŋQüÀ(düÊd#ü¬¬ÊìdJSB"Àû[dÇSç­üJÝr”n{Yçyd\Q»µYaîaíYM|[ødnÅErnErn—QdZKdü#1åYdü…Jª•"[Y[dk€:8nzErnfE?J»dZd•ddZgK1ªn{X^dd¬VKn"˜z1êSH}[d%JÄ?”¨SÃf1¯µÛIdü…früYHXKYrúnIfµà~#'€d…•pÊd#…Ø1åYdirûnz”Y¼dS»©Ô@8*rnrúf”@'€r†˜ø@{ÚÞa±zErn…JHüc[dfÚÞ[@à~dªäªrúnI…à~¶fÀހ+dErnpª6Yn('n}ƒ…ƒrz²nd—}Yn(M[dn(n{»f'€8YKZËMÜdž¶'d¶QErn8d9YA1*²¼­iš'€dPl+~%8Yl›­#¼”» d8'Ydp1”­Yf'€˜;˶'d%Jƒ¶ ;"i8}Y;KdÔԶà 8l@”JÑn{'dJ¶‰ò[B²Î8âÇ•**ÊÁ=Ôn(‰À(Y€+d‘ÔÔB"üYZ8Ýf»"#

PAGE 70

”#uÎd<¶¶dröʅ­d%¶QErnhY(1«8YfÞ*ãErnS\n(QK]d¼nû8¬Ynrµd…åYSmd¼à®(%Jif9[”5dErn¯(j@{¶¼YÐ+8dªä¬Yrµp¦”ɼd%ººYiBà'¼­S)jš”ØnŸ8›fZErn—QYZdSü…n{Y7d¦YˆŸf¼‰p]8»”Ydn*p­ØÃ_êdErnp¬Ðn@¹³Y<[r¶@;ãd¦Y;ù¹p”ÖfSÂdErn…'nέjš¢¶¢µ7pN$"Yf[nl­ž¦Çƒ¦BOd¦,~”¦ÇŸd½¦JVÜÂdǞ¦n{YdµÊ¦ËÂ1@”f›nÎÚ¼Y8jš}rû”á r¾Kl[¦YžÅ”[èk›Ern…­jš¢‰Y7‰ücfå¢@”ÊlzYž¬dKY”å”n{n"k¢1%ÞSÐ+”YjrErnrnrú¯}jBàd”"S•[fµà~pdžYd¢ruB࢔šBà;r¼jj˜d”»xp1Qª¢rdÃÐ8QYf%Jᵃ•]dÇ^Ú"Ydæh+QÛIr¢ÝmÝm›nÎyHTdfn*YڂdrÐr¼‹rŽA5lfVÜZd¬JErn~'€rnNYÚd'€…•iip8Ô~f'€>nΕ(ðj×dñ¯ÀÖ7YSn6dfñnûIëdhY×»nfn@nÙlBàÔ~*ƒ[•S,2®dÚÞ9Y8nÐdʔ”Yü¬Yü•—îü¬8ÑfErn…röujn┻d$9nèYS%RdnYHæ¢,uf”»xKd+n‹
PAGE 71

zd8Ë1rü¬Y—ˆf'€n}Gn⃎ynž”Bàk€ÛI1ªk€d½¦±Í”@d¬Kd@{‹ª"Yk€»"fƒGyÊÂØjÎ8dp”rÅd1¢¢YYfdü¬S‡Y,HG®ydüïˆy­”pErnd¡G'zS­1·füïˆÃdËJ»ªÌd½¦üYdnΦbz8ê”Ernd”@[•BÞJ·•dErn'^•ªY»µIïf”±ª!jSËErnlYnN}+dª•(Y.\YdrSËSjˆ1>;Jd\>QòåfdÜhˆYÛIdü¬2FÂ;JSQjˆz1YdÞYgdrïzY;7ldrï$^ãfgdrïzYÖã@",drïdü¬ÂIS8JI•dZ8J•yd+Y^ã;fE仅Gzn­r†ÍJûdrsArsdK,Ë©QXdµrïzYfdÜÖQ*d¹ˆznm‰,2®qhY.êrü¬””@ãfµËM܋dd'€[Y˜SHf'€…•%ÞHrûdˆÜ¯•Ým[d”8dErn%»¯•r¼Ÿ÷·f.‹¾rü¬ßY;d@YË1Ú¦Yf'Б[Ydm÷·%\Sª÷dErn‰”'¼¦S¢rµdf”rªŸ÷·Yºª÷n°rµ¦d%»ª'€÷·¢(õhY÷®®5GyQ7mf'€üGÂÚ¦rµd%SÃ÷®dÐèn{dÖüYŽy\of,d,SÂd€+€=(n('dBï[8#EifErn”ÛIon{Ðd%»nªØ%Âjšƒ‘SZ,Âd•(N”Y[kÐf›cÂÁù@YdnÉj¢ü”dBï[#Y;ãÚ#8d#9[ßüY(µh”fÞ,[­jšËÀn(H'ü1ŵG'}YVdñpn{ªüñ8l›nί>"}j"µd¹Î8jš+Aǔ]8l”J[•YV}l[••ÖÚ¦Ydg,ÂÚÞ¦rµd%[•rúnIÃ÷®®dráAn(k›nεG'S#d(j(hÇr¾­jšüؔ­kˆÜ””rüÅHYdnέfšµ.d[d”J”­é[n"k¢r[•Ôœ[•”rö”» n"l›ü¬¯_"©­jšŽ#Kl'ü­üd8Y#üQrµ˜µ¦;0d_( 7ll›n*ZQJÔYd_Öp;Hzdn('Y¾ApÔü;H_d‘6Bàün(YµgÂ'f_ԔÞHIdÊˈÜn(@'d'rn('Y[S,ƒrld”@p”µdH[”@±jGãzdErnJH}ªÌd±rügãfÛI”J_6dMÜÂÀÖٔY+ùjdcµÂÃàdü‘n}=Ö±Ygãz8dS«+[YDãËAªü4íd'üØØzfüÐ(”êd"Bàd³

PAGE 72

«Ým'€dr,ËÀ]n5üdÞY­ü۔hýnOdÞY­ünµ”n{gãz**ÞY­n{”»"jšgãzJ+vk›S”r[•ünO3„‰k›­n{ü”» ršd1'}•r{Îz8füJH7]dÏn{"Êd…ƒÛIkQMÜÂpnl'9Yd5;ËYÚ@n{”ruБ?ÃYfü'µ,ËÀ[r{YS6d1ªüAJûYjpYpJ@ãSrïµzfž+×Q•d'€­jšüïˆ]‘8¬+jˆfü­MÜdžp@Yd¦ËFnõd[”­#Ø,jˆn"l›Ern­jš”K”Jcan"lár[¢HdÜ[•SrïiáÞ[•Xd/d[•S܃ágrï¬dðr[•aYîdSܔn{VGrïµf;ېrhQ˜k›'€­iš””Jrhn{drsµr×k›Ern­i²h,ˆAŠAŠ??”0Hzzf›'€­iš08zz1”Jr[•0r×kµÚBޔ@Ysl›Ern­jšØ1”@Yd+‘]8k™üpJ”@d”p”@dSu”@d!¡G'SHz]#üükšò”rüd‹3 Z×÷Ž­l›ôS›d£'€­üf›Yyd›©»r«jBÀ˜ÎSHˆ“•˜y@d"Þ[r{7ldær†S¶”JuÂ3DãËfÞS[rz8ü8iš+µ[+YBޔü¼luÂ!ŸJY1k”Q[l›Ern­š+CªY#¢'+k›­Bà1˜dµDãËå”ódS"ÖBàüd"éBà‰y›(YÖ©8jšú”Y+l%+ÞI+d”Þ+2õYl›Ern”Yd1f'üAr{YS6dpÚޟG'}iJfµÛI8YH}ˆ“dÚQjhYSrï$qY!dƒDãËp”r#üµS!dÔÔÇäYzd%õh,žH[fErnMkêäd]‘ÖüDãËf¯üà8jšErnl+%Í“¢d YS}ªÌ1ª+Y'qYl›ErnðÊ[­ünŸG'”½[d•ˆr{YSªd&&r{ÎYdnè@rïq8f]fn}}no6ên±Grï8h¯!j#üBfüf”» ­!Ä}d÷Bà˜dBYSªdfnèYf[ÎYædfhYžrïdü··)fr{YShdr{YGÎSHddÁzf7Q9["6êfÄÛIdüïˆf0üjˆdü­jšppŽ­Kl¢””›”n"j›HDãˌ¯Ernà£üïˆ8jš+”¶µJŸÛIkJSªêa;HÜdiSªêJ;Üd(”¶n{ÎSÜSrïˆz8k›üïˆÚÞ­ŸG'Yf^”}6dƒn}˜.rzr†8#8jšžlüÀ—8´+8Yl›*)­dŒY[d”+Y¶Ydž$,srzYˆd¼ü¬QëÔdHp”YfnÉjErnro÷•8dü¬Bïïˆ#üQ•d»»46ÅYüSæd•#ür‰dü­jšpød%

PAGE 73

>SË;Jd›ü¬•QYShjš2®BhY;J”@ã‰j;dŽ>h;J8ŸG'”k”•Qd”½$‡[d›µuS'td©­š1QYd”@ËY;zõVrïd”1n{Å8l›Ern­jš,2®ûŒ®r+Kld¢GÀMpBn{”@ãr+f›1µG'nndpSGÂdü¬©#«»µ®ÔAŠdErn,µ;ˑª®!WÍn{ÆÆYd½¦r[•GjYd”¶”[dŽp”ôQ®ÔfJ®d˜<–¶dªänl]¯+”>8d+”+÷ANk›üf@pÁd‰nn{¹Sº÷p”(XYe”­¡G'&küÚÞrdr†nÔdS61ÇYHN„ênœYfü¬Bàà8›d[Ê j[dñÀ(ÚÞ+BàkÀ8dnnnn»D¶*hdÀÙÞ;H[SnnÐBàüSÙyyooBàfüÚÞ"9r9JdpÚÞ"9r9J¡G'*%"BàErn—Ernõf+ÛIdüL‡prˆL‡dðnœpڈd)f”éYd%ޞ

PAGE 74

žrzfdµãƒYGº÷dJüãn"Y˜9d•åYp#üdDãËA´åBàPdp»­jš+”Yd#ErnÇKl›8ËMÜ(n('d[•p”üYdÇrö'üSrïé[d$lYH-ªÌfV[nn{ÚYUd>+p1”zúYdǘ€™on{ÚY,dnn+ÌX¬údÞ[ jYdå;)BàUadB;hì˜"d”M.”Ud¦jrªQrÞSËÇdü¬YK•8Yd­ErnnnYüÀÔ[YáúdnYZdrïzdÔ¯üÀÀ®Ôdn¹rÂQ'€ï(d'€Ëü¬­n‹dI¼ü¬YK•1J8B"Ern•(”Þ*8ÚÞdÞd1#ü¬rürеr*dÚÞ1_êªüÔQ$(dü¬BBàüYb2®±trY‰úޔÚÞ@"åðd@ò”ÞG­"dZdrïz””"n*Zdrr›+”øMMd©Á'€­jš+ŒKl`@]`d"@ò"dÁjr,”dÞ¡G'l,k›zprÐYd[pó+×8Ydú2®qgrœn@nÔåð3rYü¬f3@Yðdü¬qI•Sn rŽd46ŵHn»•dnÉjî•"h8YZdµH[dªErnÁ¯˜.Yú"jdü¬ï?jšBleå°7ô¬BYErnβfErn…nè%Suª#d'€,¯ü¬&Ãå *fErn"YrmBdnYSÜrÆdª'€Ë8²h8YZ‰µ÷p¦Yf^rÆn»Yd'€­jšø”Q.ÙrzKl+¶Ê”Êk›ü­š”rz¦¡G'k›'€p”/;l,dÚ­Yd%tG;fµËÂüfYdµã”âSãpANk”jS<é܈Ã+×8plYdfr'€Ô+מrïz8d'€n*ü#u“8Ydü­jš”+”\n*l›'€p1”n*Ydª#;rïzrmY,÷dfrlY™fÀ(Y[ErnYlY-œdf'€S£”Q9[•Ô'÷dٛErnS›nY}édéY'zYd0Y’yYdÇ2Jüf8ËMÜdìÖ*r}{[ædrü¬ïYSnurfü¬ìÔÎd"T|"An(2–'dJ*»âErnf⩞dGHT|"8}·dü¬¶ÞSJErnddErnp¶©jÞü¬f¼aªU©@SÙf+Ydü¬qErn¢+וfErnð±Y;rïzd(”Bn{‰nY¡G'x+dü¬BBàrErn@{¢ð˜”fµÂnÉjdü¬r«Îî•"hÞÃ&Y[88jšErnµJz@ãYlÞr¯ìԅÎT|"8l#

PAGE 75

]•.[]8Ydáî•"hY[”Þˆ]\k$SYYdÆnªYÛrœd56ô©*Yrš6YÈdÞ,ØrnY]A”÷~d”ôq™^¯S6jrš6fErn”Mµ,[ô”ôd1ïÎn8jš8üuAl¢+×8ÜYd¬H[dJ}•ÇÊ(j¢µ™^dd%¢¯6êSgd9Y]1ÇL‡ršYfÁ”l¦ÂnÉj¢£¢ü¬•—ï46ï46d}•n}Ù"S"f”Êdn¼nØ1Úޙ^SYdáµ(±J-óndnZ8pJ]ufü¬ud¢•#+žuŸl+ÁBàµG™^”1n{aÃ]láuAµnn9r9i¢Þ+YJgdrïzdGiµÅi¢r+YdJgrœ"d,2®d”r+@žË—ˆf”@+”Êl¢”J'+QµHl¢J#+­­¢úÞJ»[\Jx[k›ü¬HYS6d¶¶}•df¶¶ErnjšrÇJd+'¢Þn?G'@”ø\­d¢n}Ã^Â@]•YÇr&@Yd%õ+rS"Yd””9rn‘9r#k+”¶¢Ú®Yd}•”r¢5BàHWn"l›Ern8jü•—l¢”J­l¢”+r&¢ŸG'd%+­d¢JŸG'[l+”­¢‰­j¢n}ƒ”Qxd\—QZd^KdnÞ@lÃá+l›¢µü[AÇ­jšÁl¼l›ErnnŸBà­jš8xYl+ùdnn[d…™^iŸG'é[+¢Çl¢]8¢Yydµ”JŸG'ˆò+l¢‹¾¯9ˆÀ²@YfS?¼nŸK+S?nZd

PAGE 76

ÞSÂd¢Q:4rž¾fAŒö QYS‹[qÃ[füAq¢SuÇJn[Yf‹[¯•n7@S˵f€¯»r:rð3@â0r†ÉYeBId$¯f¯r6'rQYîrÌÞe?gj&YSHf¢Jr¤ŠnfÔøÇQüfª!üJSHÖ·[f[•<ø!Ö·[JrõHÀ[n‹J#dYÖ·ˆrÐYfä[mmccd”÷”žd”Û”°fïnŸ§ÞÃà”ö"dnlnl—üHyÆZþ}ªYÄĪ'@fä®õJ[{uYаÎ8d»…yjnBà}FfÄÄuâiû…}Yd;Kf(n‹nŒ$j@{âüËÏDãf¯¦rµÛ¢A€¾QY}•YSH¾f}•ÇÁ4Ö¾ÞÃø!”ÍfµÄÄ$9JÆZY;”dnlnlïÃИdp”JÚÞ8#fªä¢pǼdBn{µ[´…n½Zf¦Yrµl¯ô[YB6êfÁõô[dµ¼¯JSGìY+n‹fª!eî[ÔaYµÔƒ}0j'ñ=çH¡åuuFŒf"»…JSHZZjY}ÊÐdŠdddÌÔÞdÔøª.&“n{€€``dõ›OcfU grœ"dÊrœ"Ç\΀w`€w'ñÎ8dŽø”"œY0åðnun¨¯6êf”Þ(@ž!ö¬rY獯r„fr†[”rš;’fô[ø!‰Àb”BQ¯µOcY'n7n¢dÔøÁùBàh8f(J Q¾AQ8d-˜ïîÛdü1 gRDª‰Y®ÙiSædøQfµÛüM¯iiY­jš1Jµudr¾r¾Yf»…+‰˜ÇbBà•­­YâãSudÆÆYJSH'n7•*r tY[JdÛnl#¢Îð=LÔ­rYYþ*€d???fµ”Ú­dn[YiÃ1ÁͅЩCnYSuªô[BÙY¨ü[{ÌYŒ$2dÐJÐY­jš­rY*€•YµD+d¢¶Jy¬dA7eSYy¬f›1µKS)ÏÎYS}—d“YSHnÉjf#H[dô[d[GÃnIq¢X8Xf}çJô[q¢g¯SÙdGÃnIŒ¯*Ùf$¯!Ù©dª#H[#*€~[q[Yë·½nÌ'n7¡n†˜Zdd

PAGE 77

ndò’d~df#Jªò’YnŸ@YfDš+µ¡G' k#G'#A7y¬k›òvvÖÖfÞ,Ŕ›‹š¢Y JjüAMÜ­=LÚÞA7_dÚÞÖ·>fµH7¨nö•üAYhdÁõ}ƅÞ}YB¤f›dš¢Bn{µ+”@ãu¶fÖ·ArJ!YgMSGÖ·rÄ£dd÷Ö·¢q[OY©Æd4S›Ö·@ãr†Éf4”J.tArÈI”Jn7çArjYr+n*Zfð¢+­=LìI1”ЭrY*€•d”ÐgM*€¢Ù&YSGrÄ£fõµã7¨nYA7y¬dçB¤rrd¼¯~µHn*ZÌëYf›¢˜Ôøðȵ*ÃÞHaªf'n7[J¼]ôÈY‘f¼\ôÈÞ»Þxfx˜=L¯õ4n?Ij̚ÙdÌaÆdÌJ¢fnQ"Y+dn"YÙ,Jð»Ydð#YfÔøüAÛ˦”dÛËr+fnþn˜r+þY+JYIdnþn˜dìI”zË©Æq±9+Jdr+1J+Jf¢øn}}Qƒ7¨Ìp7f­SHðüYKgc6nfµ6naJ\r†ÉYA7©ÆdA7fz8 r[OdBNAcYœƒÌn›Sdm-Yr tÌYAcf(¼çjª!r+¬ôÈYaBd$¯1nY˜%¶YÖCdþ”zËA746q©Æf+¼jJr+ôÈ؊4n{¢µô5[q}ƅÔ9r*,A7n*ZY=™qÈd‰­”j©Æ9r9d»”#9[©ÆdÔøÖC1¾®Èn"YðRëaÆfÁBވn*Z”ËŸdnYzÖBüd¯fÃY'pJðr·YÙ,frH6nYÃÄrYS,šˆYÌd³%-”6J.Yïf$¯‹LNfµJn7«ÔЅ!Yf$¯+¢AnåbrÂf‹[¯­fš¢pJµH f!YÀn|á­^8=1‰ƒÐHHª‰nY+ǔrnf”z¡G''vdz¡G'·¿kd^dXðÏ*r t'v•G?G³%-d}űaªJ_õäf=L˜Ôøn"üAY;•å”J_õ¼ÁrVYr+dþJª!¼n:5aÆqšÙdn:5Œ¯r†Éq[OY;BÙ&fâ½*€=L!ùG'ÊÀn|¸Ød1"‚SGxrÄ£1ƒïhd4[OY*€”~€rŸ*€•tsk›òf4Éf4É®nš¢1JBn{µ­rY”Á’f#G'ªävrëj'dw~¢põuY[\A746nâ8Mk›~ÁÍèЮ‹šþòüA'©y¬lw~¢pÃ'©y¬lµuŒð¢r¤Y[lBÞJ´"l›dšÄÄ+Ñ*€r×k+nl"w~¢pÃük›~šnl"lÌÞecÂÂÞf¢Yd~En\J—w~¢pÃÖåYdu»Y*€l$¯üAü&Æd”z¡G'**ܔÁdBÞJ´"l´"l›¢ÎÞSnõH¾­Yd1]¼Y}Æ8Ufµ[­n}=L­rYw~¢pÃrYn¹8d'n7ÌÞeÁÍëÐ=L÷€Î8dªn}8”u×ÔY€vrëj'w~¢p¦

PAGE 78

ÃÂÂZd,HR˜×Ôf¢¾€­idø!=LЪ*cn­rYSmdø©'n7ÌÞeÊÂZd,HR˜×ԍ*cnfnžšr”JH[Yn*Zf(”JSH[9¤1r6Þy¬dþò(6Yp”¢­rYfµGn 8_6YüKn^0¯=LJÚÞYf›~”JIßnšy:6êskS,”Ñ*€Y[8z¡G'*d*ÜnÅd”Jik›òšÄ¯d+]81J'-r¾kp­ïn­rYYڗ~ÃJ*€Ù&Yü"düZ·*€f›[šn*Z”¯µ6êdn*ZJ=L*€•”Jª*€…"Çp/•Y÷˜d%ÞüA‘¡€d‘Y'f=L*€}8·Î8f›dš¢Bn{n*Z””päfj6ê&rYSHMY[Yn*Zf¢(”Ñ*€dpÚÞÛrœnl"dð¢J‰$9ÇY;H[f(Jþ墶Y*,dp"YSÐþ*€f=LÁþå~€Y"JSçYfþ¢qüAdn}¢Y¾dþåBNYf'YkÈf'Yô¡dBNYÃ{q{dBNYr«•q±sYë·dBNYqSfüAª¢µg·Y”PY–re¯:&j)'ršd4ÊH–rereDü‰GHÂd*Gnn‹dSGrefµŒJSGreDôÈd\8Œ$ü‰YÉdg·dhd0dÌnÐfS)dŒ$ü‰NŸY[fþ¢¶Y,+%Bn{µhd8Ñdxr¾dNŸdWõBn{JSGh-ÌhY¢×Qd¢s£d=Lå£8ÜrµSA!,f*€Ù&¢"YSÃv$ÖÖvn?Äkf¢¡G'p"”Qd%Bn{J*}n<+¢\YJ$Ë"Snr¾?fŒÚÞqSf(*€Jâ0­å»íYd»íªefª!+"4YÛId4'Bà”þ5YÛrœn¦f”âådü¯6êdøü¶dø?ÜúYfÔøþ*€”]”B¯=Lï[B¤døµA!*€ÔŒ$Y[I=LԔô*[ÐkÚÞYf›~dšþ*€•Y*€pJþŒÌYf4þŒ[0„”ˆJ*€•‰f›dšÁ\fMª!4JþŒ*r t_66êÉdg·d0dn~dNŸY[f=LÔYJ-YdUSYdÆþ=Y[d=LÔYJïYqSdqSY[—Y[f=L…Í”ôÞGg·NŸYÂqnn‹dn}IôÈ_6i]r†fíª!r"Þõ±˜XdY[ï5Ðk*r=Lp1Ð_n{ª57i=r×k=LdGJ*€Y,ÆdMª!J*€½}Ôn{dµádJÆYj—ô´n‹ÁYŒ$f›òdš¢”Bn{Þ¡G'$9Y=L[f[ÇJ[dJwAYdSuYf›jdš¢Y¶,ˆ»´Àf¢”©Æ=L[dIÞ@&Ydp­”jBÞ©Æf(¢Èn{•n7[q'n7[1}}”f•n7[J•nÄ_6Y*JdµJsYd"ˆY58¾ödÔø•n7[ [n‹dzÙd»rsd­dd

PAGE 79

”nf)in7[J*r tH[ôÈ_6Y*ÜdµÖ±JIôÈ_)FþyÙY¾öfÔø H[d +ndz\nŸdËanudn”f•[‡©SH¾Ì+j˜dhÂf¯'n7dÌ¡G'[Þ+&dn{BÂed"»ÛrœdQl®d-,­d±RdðµHR˜d¼aÅz)dIÆ+Ún{ÆüdüpJrš¼f—¼8d+”n{ɉ”…H[f&[YÛrœf[•”+d+Qð”Q¾•¦SmrµfÊH[^n{-gSóƒ7'Yfµ”Jƒ+f+A”Jnlnl­•n7[”ÄŒ}þ'n7[[[!Y”ÄŒS}nlnlï5r×k•n7[Y”ČĵYd˜Ì\drJSfIãd•n7YKnÄôÈ4[}nQ‰nõSH0}r« d”JSH[˜úSu¯SH[ånû7Y)¦„vf'n7[”Ífn}ƒèN1#üÜdhd-zf¯¢µ)FY•n{÷ƒQµzd1a/ ddn}ƒüY(X1n¨¯üJIù)Fƒzj&f}Y»Jµud”Mü\¡G'ZÌFäY"ld%ü@ã´ÄdƒQzdü1J÷r®Oe,"lpJ÷rYdÐYf½ü”6\µ,"ldE”jdÞzdü1J_6Y®Rd[Y®RfSXgZøÃdŸõr„‚µ4ü08ddüpÌrV‰Ìf“QµH®ÉdrÌKn—¾©!‰Þª‚ÐÍ?üfüAÇ´¦Ð+š­ú´rzn{ÔY[d›+AÔWYflSËn}µu¶•n7[q'[ðY}•Ç¦dd=drnNrr˜.d¢¶”¡G'wASuY®Ùf8f›~í@®šJ\d¢AÇJµHY¡G'_8z?“8Yf›XšµJÁYf­Q[”øˆÅ,ÂÍNnÐ8S7þd­}•ÇJSufÂÍNnÐJ­•pÞYf”­¢Aq­•ÇÞµ,NnÐd1©!¢Aq­•JwASçYf[~[˜”¯÷üAJ¯¢G”Y¾ö_6S˜hdI[zYÈÙdfzdÙÌd!Ç}}Y”dªäüAY nn‹d"ø¿²dCY,Æd[~[rœYë·Ç”fð¢SH•n7[nŸaS,'n7Y[zšÙqÙÌd•[”6'[ÔYdÀ@8d'[ð”nŸa•n7[z6êYS,dp”6•[˜rœYë·f›òïšë·Þ¡G'zúsk[…Í¢[ޔdë·C¦nâp”6e

PAGE 80

ªüf¯¢A¶dµn\”J[dþ¯'n7[¶d¢AªèNKn—Á¯‰jd“n{SnœdXnĺÂdpJ[Ԕ#Y+fÞèNdވd1ÍJ[ÍY•ÌYë·fþ½ˆ#Ár,ë·dJ[rtõ•YÍf&&p1J¯”Y¾–_6[z(d”Yˆ#Áµ,ë·Y"qŒ$4µ,ë··nÌ/fèN!ÌjYn›SS²YèNd~èt˜!S›Y¾YèNrÌ´Y®Ùf4Œ$YGGóèY[f*r t¯Ij—‚ï$YùmYd/rnYH[d(J4ÚÞï$[Yë·f¯üAd[~[Yë·J¬Æ¯Œ$dJn ÜYL©f¼çjüAÔWYùmY/rnYH[dpJ¬Æ8Œ$YfSH[ÚÞr”­¡G'_;rdün\1”J[düJfŪY_6ôÈMJn}±èÀ*r t_6µG[Yë·Y¾ö+¼8Yfø­=LŠ¾ï$YrH jµH¯¾öë·dr<[*nrlrr˜jY[˜ÔøŒ$I![Y[rœë·f4[e4dï4dϬþçõŒ[YqSr†Éfª!µud4”@ã+*r t_66êŒ$NŸdg·d˜ùdµhd8ÑY*€¯6êrÂgdÀ4¯[O•[—Y n‹dUSr£jdqSYn‹Áqôd4-Y[d-Y뷔n{QŒ$f¢Bn{µJÍYf›mš+µJÁYf(J+­=LŒQJôȔÁf=LdG¾J*€ddGnÅ~qJdSÙ&ª!J*¦€J*r tYZZbrŽ”JN*d”(JNpddÞ,®Ù”Þ}[YÛI8YfµA!*€JÆd£jdr†ÉdËYŒ$f$.SÙ&dpª!J*€NOrœ*€”nd4nmBà[OY[![OÔYf(J—=LSŅ*€•ÔnŸaYþ*€@{ŒJSHNŸþ0n¦Y¦Y_68Y|O–Ìd…¢r"Sudq=L[OÌÝ*€•AnŸ×Yµ,d%Þ4‰Y*€drHe®öe˜mdn"*GÞ[vYÌdSGdxY–ÌfÔø¯ANJ˜.d”üA+×:[Od"[OYJ*d¡¿?}[O£jY*€f¢jn Ô­}8·ÐJµu¶Yf›š+µÁf›dÁÃnIø1Ú­¡G'*fp”]üA3¡G'fµ˜d”nd¢ï$¹'n7*r t€rY•½ô"ÛYe5v??ÇT'‡L*c•/‰p6YµH7¨nfL­rY}ŅÙ*€yÇ «™dÚÞ¦ƒd,øY;de5v­ü!H­rYgm¬Kfü‰åµGÙ*€JšnCYµ”Y™;f›å‹MådüA”JÚvÐn¹rHGnâzŠ¾]YzYd*[µG™;YÖüfŸõ”nŽ\aAŽn¦S²dŽnÐIäÐn¹"fPY*r t_DÎY*€•Ad¯µÔðï5˜.d6ꐬQ¦ƒd¬Q d¬QTYY[vbklSX7£^˞Xϯg^d7d

PAGE 81

¤·˜ZG"Ed"ÇWn@rQršnu@S•·ÛH_dÝп”JÆQð‹[3YdnY˜Vn/¢®HY·ÛØJd‰pH¤·n¹sdYƒ¨d6Ðr6YØkf·ÛH_YüH#@8[düJê=[d}"gdKd÷HdˆrΗdSÁrV;dVBàSùr½Ù;Ýdüq[*&1J n‹Yid n‹Ye"don"on"Yz­if8n[Á,‡Y}–ŽršYd@üY•/s¯"Ç.M¸hfüÞHNKd”Þ”Šd•(YrfüõJQˆ¬ˆ*Rd¯Zd^ËYhËdü‚"Ç·³Öµq"ÇõÖÚG•nYï]füÊÂr†ìd
PAGE 82

š·ÛH_H@ü\l›š#G'düplêYk›¢ƒ¿YÛn*fzšÉ(lêd¹[lj¾ÚÞY›~¾–YSyd;1žh8YfšµË˜Ed*drY[J‡Ûǐlênè˜Yf›¼;’ÔêSrUYèîfš@üdü'¢Aë¯SÎf¯Srœn"dòò~~YëjSZdHf¯üåYÂh¹d¢A"QY,J¦­…ÂnÉjnè[d(Èn{JSHf[
PAGE 83

n‹–J#uskTÚA‰qTڝ›YSHn[YB+jšBQ}9†ddm-Yì½®*…n[ïB¢µZn}·+†¡Ûd13ñYdXHÚåÛf¢ÇYÉNYn[YAdAN¨ç&dn[1†¡!ç&~n&˜rœ8œ¢}Ãr†f^ÜͬÚnÉd¢Q:n&¦T®¨ydµOr«r"ÞV¬µY[õب&dì½Ú—q¢Y5Èe&åI8ø¯d(¯¨&˜Ãdn&j¦ÉÍåd¢Ô`ø¨&Y%Jfn[Nxq@[ÔõhYd8óƒÝuf!½:nQ—*ra¢­dn[Y,d^ªeVªeždªeªedZªecSÚrdXHÚÛØ¢Ad¢A@Q›¦üG¨@dn&f‰ädü#¢Ú@r²¯dZÃøèf¨&ršYd·{AS­S­Y¨@dÛrœ`n{$9ždk›YÛrœžQYd¨&Ycp'BàÎr¾Î8d¢rz*nQ—düS\aÐBà*dð­jšdS›¯hG*聛f¢frzQ¨yd¨&YcŠ¾}}·rdS±RÇÚÞrldQÎ8ÈANø2Û@f(SJdÁÍÎYSì},dÊSuY8»dÛrœ#*4øjdÍd`›YÛrœJŒ”@ã±ãYYd¢Ê"¬±f½dSQÚÈdrŸ|¨&JbíYf¢Ú[p%&µH¨y¨&ÅrŸY,±˜Sr½»¢Ú1&SHƁ”µYÛrœdG'dIqY[#lsk¢ÚÞ¦ÐYf£Á˜8hrŸ|@&fS6d¢QÚ8hÔfÚ8hÔ£¯&¦Srœƒn(deNr/—AǯµÔd}•nÚ­l)dǯ\Ørnd¢·÷n&”fS\QÐ BàY!vpÁÍn*¢dš&åBÞY”n|r×k›šQˆÇk›¢u›Y+×rjšQˆÇSulQˆÇ”rl›!pfn*¢­jš&jYüõ‘ǵu­dn&ÁÁÝdn}8ÚÞ[r¯ån{MYÛI¯k›š+A¼¯Kn5ÈÐn@ÚÞk›¢­jš‹\ q¢A‰Çn5È@dn@f›!p”JZÐYÀ'Ûn*n&¢Ù&Yn‹–dð2Yn*8jš+AJiJ¬üM¸5ÈYdÞÚÞµ¬;HüM¸n*n*k›!pQ¦c‘°YnÐYnÐBª”éYn&YädmI@Q›‹ªüY8h[p¨@SŅf¢+×Q¨y1Äd”S6d!p8YdürYSì—YöÊd”]Jrü¬8µuS씕GY"Âf!pîcuÛdž‡üdÜ•Š¾ÝpYdÖø•¢süYr½Bd¯uÙjShYznBàd¢ƒÉüQµ¯*¡dÁÍ¢"ü¯uj}J¢jš??dV×\d¢nY»µ®Ù&åǔ}cf›(ò\bYjš*ra½nQ—d#ün:@QV×l›µÛ¢‘%Í5º»da8!pJ¯uÙK\öÊ»rŽåYf¢nBYüYvdWVuÛfnŸQS¦dj3jš&å”dt¼Ÿàdde

PAGE 84

;9rr6}ªÌç˜.ÞHÀ#­EÅdÞSõµ"[•dÇð+®îY%5qÞ®Yƒ©ø¿S,fš¶´›@ÚY[ffš¶´›@ÚYndòY…T|"dnõˆd¾Ãrõ-i~YnæÞdpÞYšrzy›ld1JldQnu•ydh€rä©gG׃÷QÀ(8-drzS«øƒ;¦Y}ëdîüYünOrI.1Jfšrzy›@ÚY¼‘ÍVKd¾nör6rä.SH~[Iº*½nQ—V×l›¢QY̦d!pMg¯&Ù¶¢A¨&dY¢f#¢\üY¤È3¦r½nQ—d8S²l,(˺V×dü(òRn¢¯¿YÙÙj‚n6d¢3¦dØrü"YSAdü­jš¯n6n6Y.ÙdŽjSÇn6n6f›¦ïYd!pfn'¢­jš&åŽ}1”åYf›(ò\ìöÊ»®j YŒBàdf r**)jš”åYl›üŒ¯&ÙdüYq4&ÆS\Ð f”SMd¢|[ª¦ÔQÁ¦dµÛ&7Á¦Þ,·{@8Yd¢În*HücdüA­Þn}n&Yjt¦@8Ydf!p]‘­Yjšn&ÁÁݛYSÃp”yd¢¼aªrH»n¹3¦*!pd¢fmI7*½nQ—dü”V×dü«¦­dªÅrŸžY1nm@Yd¢nmBàÌâY3§YÐn‹Q!pÖdµÛÄr¢‰¾º®;Þdµõ·õ÷YnZ^Çg¯†Æh^iYnÐBàüÌnYnl÷dw¬õ6Bà\öÊz¦BàYåj)Ñd±",)dž)d¬)::Y@n&d·÷w"—¼ðYSHíë›[Küff¼iÃügd¬Kd”Bàú$5dµËfïn{rzd©¯ìÔ؎Yz•8frúnI@ÚfË8d;Â)·+rsBrsadæ¾nld·dÌyÙfBn{‰fšrzy›Y[1Úm¦YfrI"S•@Ú»îd”J¦SmJJ˜d1J>zroù6(Yõrµ8¦fËdÜ¢A9rr6ª"mYS
PAGE 85

›fnŸ¢Ad1¦"ùAdûâfprI.1µuŽ”üQ9rr6rä8Ydp1u46üA;5Yd*HZüY~[÷—üA;n{”…=[f9Üͬڦ@nÉrµ¢A,HªQÀ6궼f¢A"­¼ï5Yd¼—;ï…Yn‹d¢A@{”9r9d9[p”r­fÔ¼j<ëd¢AfÚÞzd=ƒr†Y<ë”S›7n{»i¢A%»‰ÄL¼fQY¼•d/ËYÂd¼iÑ+¢Ar†¶¼f¼ÈYSfNfJòYnGd•¯.Ùdޘs{d=¯®jdJ%zdG;ïDãdjvY%z1réYyÎ'Yf¢An*¼©n{”©n{¢Ad¼G;ï\nÐnТAdÍu›®­jš”©n{f›š¢J@‹[f›¼¯®jSnõSÙhBàdšGGlrïdzl*+#Grïzf›š¼1Já‹[d+¾n{k›šáÎ*j¢©n{+f›¼”ٮØd¼'÷rš\_S³išáÎdۋ[dGrï7ld¢Ç©n{+Af›š+ޟG'”r,k›¢An*¼fšáÎd¢Ð6êíaf›¼S+SH¿d r®zBàfš!ŸG'íask›šüAdüA*lœ´¢\njüA­+AJ^)d­¢pJ^)f›¼fG;Bàn*áÎjšQµ+J”J^)k›š¢”J^)d¢J^)d¢p”8YdØQ^)Yf›š+”Jd›­Bà¼ÖáÎY"jš¢'üA­+A”J^)düA1å¢\f›Éͼ7¨Î"8}#SJ**š+§d›šüA#G'å+k›šüAdüAd›Éͼ´ÎSì¬(ꯕj­išüA¢µul™dš”µuf›¢AʼBÞ0åd®Y¼Y¬df*ra¼iên`d¬×Î8d5м0åfµSd¼;‘YdYS61ÔÔ®S)­S)jšÂdüA¯=6êrš6d¢n*üA!ŸG'”46¢Ajrä(nzkHš[O}rŸ›YdHåY×ã¾n"düJH­+dI¼J$n‹©[¾¢d”46¢¸­EiÅn"füA”B¢\njf›'B༪áÎY"´n{aa®­jš+A”\düAB¢d¼¢njTfš9Êd›áΧB༭jš¢Aǯµ(­+f›š+A9n"l›¢A46¼iÃLYå8¼d¼5YSy­©Yf¢Afn*¼jš”¦rµk›¼%J(˜f¢An*¼iÃdü­¼5Y¬ÂdÞ,ÂÚ¦YfõJ¢AüÅS¡8Yƒ÷r8¼d¼”u5d¢A1ݼ­J¢A$nmr¼YfS¼‘5Y yf­jš»&ô\l›š”üdJ»Yf™dd

PAGE 86

8Bà¡­jš+A““f›SõJ¢AÊ[YSyd¼‘un(YdJÚ;y¼f­ü”uYfáέiš¼a”ĉYdÙ&;ÂÚ¦ÖïîdfSÙ&Ê[•r¼m¹¦dÔø¼¢ApfµJa”\f›ˆ­Bàdš[On}rŸ›H‘½Yçyrzr†8YdüM¯=(d"­¢A8Ydø!fޟG'š*P;›dÈ9*`ÖÖBà8"@H@HYrz8YfSr†˜©n*¢Ajš+AÞl,k›rI.”rü­d1#Î8jš[O}rŸd[O}rŸd›šl›šl›µ¿rsrs}drsrsÊf¢A%»Ý¼jšüJrÈg}Y"‹[dü­ü¬+þŒµf›¼@{\2Yˆn*¢AÊH[šüBÞJYr×k›þYS¶d¼g(˜­jš9rr6Yª[¢Ç©n{dü”JdüƒJl›¢AŽœú¼du›®­išüJYf›(¼À¤®­išü”JdüJ[O}rŸd›'Bà¼à"hjšll›‘½YYd¢AGH[©'üf‘½YCBà;’dnÐnТAdn*¢AJs([dnuª+×r­üJ†[füfÛn*š+AJØsûYk›¢A­J_6ûYdü­jš_6ûrOf›¢An*ü!ŸG'dü'HY‘­jšrOf›ü¢AªrI.nmQªç(n7d­üµE”™vSH5dü'÷ªæh+nªr¢And@{fµn*¢AJ”Jš^)›dJüSufYpÞ:QdÄÄ®Yf¢A]+×r†drI.f#YÎ8jš@‹[dždü#nÛrŸn"fžcdüA´+AYf›š”ÊdüA”rYf›µÛIžrjlYG¶ ;"Y[f¼S¶È®}#jšnÛrŸfnhrŸ8n"f›¢A#G+[ršdf‘ÝY¼fáÎr¼ÜYˆd}•+¼r†nÖ=Bf¼@¯fjpªáÎÖ@¯fjd¼±YS˜ráÎd©aa®ìáÎd”+¼ršfrÛ¢A'¼ÈÃdü­išp”JÚl,\dn[•rš6d¼rzr¾­d+ו8;"H®'f­YS}Ð8#d]•jY¬Ë}ªp¼”j¼\fr¼¦YB¹p”»dѼ`Šd¼¯d®jÖhG1e‡dHnI´[Å/;$;d¢A”ÔUµ””@Úknnf›ÍþüYŸG'l,sdüA´¦5øBtdrJüªrI.Bn{.ïDãf‰Bn{”@ãd”ªA5BàBfžr½Yd¢ÝrI.­jšá‹[ˆÄêd+¼yHUŽ8=Kf›¼‹”ueÝY‘óY"f@S6¼n*¢išá‹[YdJ”Jk›¢”ݼjš¼y.Yf›š”d¼Yd¼ü”8”8ef

PAGE 87

gHn–í½*ì6µJSHünp*¢­Yfš‡0Âd¢AµS7ˆünYd—-,nmYfª!üA¯ì%YSÂd¢A—nmQM¸rœfÁ¢Ad+¢A¦YâüA‰¦Y”»fJn*YúZfn*@˜d]8¢A%JƒpdÚÞ¡G'd©n*¢Aô5h”Jônûf¢Aª!¢[Çޕ¬;HƒB+ݼÐj;’d¢A‘8d}•SΒªçfKZÂáÎfYd¼Î‹•ÍJÞd8‘;‘?8f¦ÂÍXÚnÉrµ¢Af¶¼d¼]ï*@d@´…;‘dÐ*ʱRXd^ãd­YJ*pn$Yf””®­edš×ã¾ÅY[˜dHdGHdg+nn›¼.j”þ®ärndeaY¹dfÚÞÇ'vdüA©S[ïrZdØåd+¢Anûf%­dø”üø8^Âü‘Yf/;YÀd"­‡Š¾—n74d©r¬YS?zdnªBལì6êdQìÙd‹¾r»þYd"õr†ìd©ì˜ÙdìjY6d}J5n*J¡G'Yd¢A©÷Jr8jš¢AJü…YdÃ;—^)Œ°íd$¯ª¢Aó8Ydü
PAGE 88

düA]8úwSrrD@&rÚd©S\@HnªÌY@À¨y}dÎ8f¨YÛIdÚëIËYf$—SY8rŸ—p”]8ÞµÇ^)d½n{Sû-Â.dr¾"S d´58dˆÝånýåY©Þ;dHdIÇ"hYfµ¬^)dÎÚëId©Á+×Y$ìf›gÚÞ@µuYrŸ˜rJ¢+×M¸dL¢½üR*ra¢Yjdgܵ•/1n}µ6êši$n»×f»çyd9)nè9)dNnèNd[1´d’y1ÖdÖ1JÚB3fr±Bà®)gd"d••“n{ˆˆZZd̵hÞ*É:pr+8f[Yœ#r½rYfÇ­üÚpÚÞrG'‰füA@d^)8Y±Íp"­üAÏ»dr´¦k¢Aüõ‘dJÚ@ÈZɔœüõ‘{YfÔø…¢Y’y—|ÔüAYÛIdüAY­Y±Í)dJ¢ŸjdYfn}â'@;d6¨d"Bd"åd”r¦d”rdÖˬZܔJGH¿i”óf;Bà+‰rzYdüA-’y-f1J0Bà»Ð;YdóY+dpJKZãKgãŽi¯+×8Y)j#´+×fXXåSr§rz”üAY"Ðf¢¡G'^)X)d”]8z•€fÃÙ6žõr¾Zd;¶1òådfü]8’y^åšÖ”+×8dÐ(SðQdØrzØ»d¢¯)jBà»d®·ddéY’yrz+×8Yf]8d^YGgÂdÀ6êY’yÇ+×8Yd­ÔSÂ1SÂdGÂ1GÂdQÛI1ód+×8rH)nâdp”ŽæhdS)M¦M5d­'”Suf¢S"­dBÞJfµ¾fBà"dÐ
PAGE 89

¦ÂØj]8dÀ§ÚLîŒ9}•ª[Q.É'ï+œjþd¤D'sï+dž»¯'Ûn6jY¨÷dLxfµ½¢AYÀ'§Ú6nYzfd¹"Q8¬¢SÎd)jÞJˆˆãÄPnjdFÀ±ÉIdjÄ`dÖ{6dŒnft·Æ#\Fpd”Yda8……Ø1ˆÐG®_êhG¢À[OYbrŽf;wHrQ˜št·Æ#\p›*Ç·"b{Y aS)jd”Û"QµÈYdb•n­Ô'YFê#Jd¯dçnš@dS??YÎFêd-Íd£,‡)×d)[­JrBÚld¬Üžî2¤^)1#}•rš6f¢µü˜AÇ­»[»dÛnltöÊ[d”ô±fš+A9¾l+AA®ÍnB”±d©±Q9YÀf›Aˆª‚Y›­f©ª;J.S«6Qd".Yr«jYf»Yz>86nd­jš~I.À±d½‰±d}•¦Y0@”dÊøŽ”nl›µS­dÀ6êf|^þŒd­jš¢AršYd”J±Y»f›Aˆª‚Y›¶ÈYd­jšnÉYf›”u±f»Yzf86ndYS7ˆþŒpAˆp­išµ3;J.d±Í¯»•óBàd(@{”JüYdJc6Y®;Jdc22Yf›Aˆp¶ÀYd­jšJ÷[YdI8”kê+ÇïÃdA®ÍJ22Y©”ïYf^õdªµ,;J.d±r;ÀYÊ[Af…,»†YšþŒ›YÛIdHAˆp­iš+A}"”©n{¢d»•Y+¢Œ]8f¢1J»Y‘f›öZ}ªdZ}ªYªS£Œ¯^On76nYðÃÞdµãZçøÞõ±˜^dYª8njþrŸ|d8JJQÀn|YDã™Y…¢A@.ÉYÛId¢çªnyY‰¾µYlJrŸ|”r†].É®rädI8}•k꯮t(r«•ŽrŸ8dÍþd®r䉾rFÀ&ïlrŸ|\n{g¯Îî}A;hY[8jd±Í¢A]8¢Hôblt·eöeBGej,ǗrdJ8dªA@{•Í !®rBàd¢A£Á&¶BàYäyîdn(Üd*raüA¢A8Y!YfµÖ¢””G设¼Àn|!Y_n{"wn7ôY'5d”nŽZ̮ތ®8BØd㞵Hn76nd¯Î8Ar˜.düA¦ÂÁõÞY[Op£YSH·+**n›Sôbdr«•brŽBØdr‚ÉH9n7ª[düAS&rP>¢}ªd&¯rŸ|"r†®ršr‚É

PAGE 90

f¢ç$nq®ršYFœdã•Î8d8hFÀ¯rŸ|(88;,ï¬Bàyîdn(ø¿ïrÂÜYªdªüAî8d\Ødie“eIÖe›n⯘jeyeÐÅeà‘jBBàd7Bàjndd\d»ÎY½Y8e'”Yª6Yh8dJ,vc¯'BàüAYë*d»@bY:BdüAgž"7ˆdö¹þ8îYªdrJˆÂ·Ú˜hY.Ée¯Yn7Yz®jdn•¬wä8f;;˜hY®ÍYÆlNANód"KdrJ¢AY+×rf**]r{@Q¡G'd¢Aö˜÷dEÎ8dŽÃr†nl›f¢AÆ#»rŸ|d\"KS8gÀrŸY#Þd1ƒ¢AYyîfšÀÁ'n7{”ÚI,vB‘l›šêSÚ¬d\n7¬f›š«pÌ•›»iÚf›š`Ér•n7ïÉáYÚuf›šµ9rðÚI+rÐbfenn@QpQdü­üii]¯BGÉw8f}7BG}rŸJ”68Ylª!FêÁBàç˜d”XüArŸ>8f­J˜ÚëIJÌn‹YdršIBå[d”ª‚f,vc¯A™¾YüAJdr»‘dSÐ% $'dn}gÛrš}­FÀ©UU18fnm8nÉIf"dÚInõrŸ¯rŸ|YtÑG® …Bàd¢ç¼8n8©n7ªY$n»µYlNA((ˆËd8+×ràBàdHfSHYª—r‚ÉYlüA”NgÀrŸd©$"QrŸ|Ô8d´ªY˜{î,dfSãdªr´YlfSãdüAnéGHšT®¯DãÂcژh®rš®÷‘:BYl,۞۬ÛdFÀS@8dJ¢AôbJ”¼QYlþ”•1ƒhd!Bà¦Â—‚Yn76nBQd¢AýGônÞ×dµ´¦ä6aYd¢A£@<`;dgÃËj‹mIQó—ɝªZ›+¢çªrŸçZ‹Þך”ªÄŒYFÀdr۞wµª‰¾Ø]gÇnWnWYr•Yl&J——YSYõrŸd&JSn°YŒnFÀdÌEJVBàÚIYÎrFêdd½lÚÞG'™øfYšFÀªSnâÐdûy£.BÚIf›OÀª rÎ8dÀÁ'§”ÚIf›šÂh3sd¸ÃÞªf›š^ˤ·!Ykkk[”'q[k›nrryîfJ]8…–rÐanun{”ÚÞ8n{¿+ªýGãSnYÛId$n‰¾84FÀbsrŸ|YlrŸ|n}&rš—sf¢A}•±Íaa®ÐBàQdfaa´Œn°râd^õê”GÙÚ8YFÀAYûnÖYYÀb**rÚÙYl¢A7£5Bà7£""®×dÊ[YUrÇn{›Dãf¢A6¾n†AYl]Sþ[õrŸªªS­S­®±9¼jƒ)+}¯)ÙY$n‚´üAÔ´Y[f¢]¯råürä)þhdÝmfSHÛ8dY¢S;jšd+Ô8Ykf›ü´Y¢Y"QdîYfÃ&Jdg?

PAGE 91

šjl›Ú™¢*jdÙÙ8;H$n»¢YydàjBYdÐaëëdÚ­d¢*jYfüAª¢C¯>YÝÔdj=Bàž¬fHªfüAY;y\"®†Yf¯˜jdUj½BàdÞSj…J•YS`dc֌QÎYlþÖ®p”h_dÞSHJd.”'YlWršYÛIdfîj8GH~ªfšrš99±…›¢-hY˜d}΢YUd¢”¶µ,"JYxf¢”ô¶µ,—íYªfš+JŸG'ªçkŸG'¤¿k#+8Ykªç(8Y;k›Ên*Shd9rŒY[J1B¯Ujfm#+×rfËÇBnnul8šédñd›š”\"[Bd\“d]“f›š¢Ø1+”nµznYf+”"f›n'lçYtªpJSu®hm"š+iiø­Ç+kºl¢ii1Jè?cf›še+Ú-8k-Y8øQ99nnˆ*Yl›S¹FmY¨åd1r+ ®S“Z“f}7JüAÄÎKlÞÚÞ¬j¢fQ®ö<ëd rÆYªrÔhYf$SH­ÞÐÔ7dŽnЪüpÔ]<ëfšî^{dµÛI”7slBå+u”U,dŽr+GË[l›ªAd+ø!$n”Ñ[81yYlA®ÚޗBdfÚÞr†j;’Hþêud4¢ÞÚ6Ú­ç*¯hnr¾YÛIf«Q•ÔdŒ”*ra¢µY[ÇrÉjf…;@ˆBd‘n*dŒrÔ]¢ž”[OY,v´?zFÀ…f(J]OY›J”¡YfrŸ|Jr,vm"sYd•r6OnÄ´ø‘YˆòrÂUZZJøFdøFdŽøFl¢A”™¾OnĚÚd”™¾Ý&î"Y4vdõJŅdJ— ¨sYªdr«•YÎ8d7¨Î”@Y·éd¯Ì/)jÃr†ffJ—$YrÂndÔrY9Od‹n$þÐKåYªr²@b®ªS²*raYä

PAGE 92

nZd+Ÿr×kØG'S7ˆN{}Y[µG'S7ˆzfQoY]JYd1JüAlnZd+Ÿr×kk£ÌÙY[OpJS æHH[Y$'ǯ»Ð(ðlÌÙqي¾Sn:AN®ŒÎ8ÌÙqÙYQv‰Ô£adÌÙqÙY"[‰en{aaÌÙ+A”@¬ÌٔJ+AYÂn@k£+A”@¬ÌٔJ+AYÂn@ÌÙJ'vYrU®ÌÙ[OY†\n{½.êSuç!l+A”@¬ÌٔJ+AYÂn@U7k+~nÄÌÙñٝupJ+AY$lJYd1JüAl+Ÿr×knZlnZd+Ÿr×k1JµG'S7ˆ;nlY[4+µþ,‰‰Y~4Yn4+µèrÁYÍ@ríYþòdY*+Ÿr×knZlnZd+Ÿr×kJµ®÷ØrJµG'íç_Qµ1JµG'S7ˆ—+H!š"•›Y[üA°íY+üAÜhY+µ–ÐïÝþòd”Ørš}68ª+2n*+Ÿr×knZŒlnZd+Ÿr×k+µ6,ãj”€Þ@Y+¯É6ÁJej”€Ø@Y+¯jtY8•Q”6QY?

PAGE 93

µG'S7ˆN{èY[µG'S7ˆzfQoY]nn6(¢Yõ®•ïrSûcõfn¨ûn^)j·õJ»žõûJ»žû¶¢ƒyŽK}Dãõr½ü$Ž”Þ«Û(gµS”ZŒf}«EøFªüAY¤¿#nš[O›+Ÿr×knZŒlZ8¯Ù¤jlÙ¤,+,nÊõrªÙ¤ÞÊ%Ê%nÊ»EM•õrª“»EM•Åûjõ­•M¸½mÙÄ;j ˜r¤r¤ur†nu•½r®{IrŸjYüyîo󒊠Ö}ŽŽ¶d¶µÁ-ÃnI»¸ã\Er ’Š Ú[\å{ª7£rŽÚ[ª¢òr鈐üAËÀY*þ\nn"1Ü8-rúnIdn(H”n(”¢+h-ÃnI0®56—d…ônN‰ô‚ªTn}*c£áAYãô©+SZHþf

PAGE 94

Æ+ðj•EtþBjc˸}ÃÌwjؚnۛI‚dZ¬ndZdžršISΨd¼n/•ÆZ©fk›ŒêdZ‚drוƞ©dˬ‚^Stfn7.›"d$r‰rldŒËZ©ËZtnrrÇ2n7«›"l,dLÃr†nZ…뷦Ц÷æ¤ÍSË[øIG¶6do*ü†üH˜ø.E+nO蕑ÀË[øIäÞG¶nY1ƒ­Y}èÖµÈJônîVWSHƒDÜ+·tþBøʗrtôÜ<¾n/…/­HÜkn_îXXg8qβX•0}Zî¬d8üþ¹²X!c•¬E§È?)8g•^Iæ,",,îî@{nûk}8ÖµÉn˜gÖµU*·7lgdBÚVÜHr9*k=rHk}8ÖµÉn_<¾n/lzã³!k"g¨•Æ¬©k"¬¨•ÆdZ©*n¨*r‰r”$Ϩ›•ÆZ©Me

PAGE 95

ãëh~©Æ_6ïn*Zçv'v~ºðñ*n'•YÙ*j•n7z®n*zgdËn7ç뷃&.ð¢A7®#zf=LÖ4Û'µ”7az$d"kʨgn/•ÆZ©ÁÂo`•n}Ø7ˆïn°•‡WZdXn"an°™•‹írtcd¬n±¸™O•n"agdnÑÆïn°•nÝ<`•n€Gn«`•‹ïk"d©a›Zd©‹.n=r‰rl$fgh΅kd$Zdž©f$ek"‚¬ÜdXÚÎVÜZdIÉãÊhd¨dSwBd‹SZGhiKgh‹g¨dIqV¨¯n°™•d”ƒHdXܵdK*Gh$ÊhX©a›d^©ddV©f‹Kghzã}8]ÆYDã˪Y8æÆ•·i›j~